劳斯莱斯啊亲!

  坐在车上,吴刚伸手抚摸着真皮座椅,看着窗外飞快倒逝的街景,生怕眼前的一切都是一场梦,这种豪车以前他也只是在电视上看到过,起码也要千万以上,光是这一辆车,就够普通人奋斗一辈子的了。

  “少爷,你今天和那陈豪发生了冲突,以后还是小心一点。”开车的司机转头看着脸色微醺的吴刚,叮嘱道。

  陈豪在上流社会的人脉很广,最重要的是,陈豪与吴刚的二哥,也就是吴越交好!

  想起吴越,吴刚微微一笑,他有两个兄长,大哥吴明,二哥吴越!他大哥吴明十九岁的时候,就进了部队,现在更成了一名特种兵,听说在军队里的地位不低,吴明性格大大咧咧,粗犷霸道,一向对他这个小弟十分疼爱。至于吴越,这人十分精明,十分有做生意的头脑,现在吴家大部分的商业都是他在打理,唯独吴刚整天在外面跟着一群公子哥花天酒地,不务正业,和这两人比起来,也难怪让人瞧不起。

  但吴越与他和吴明不同,吴越是抱养进的吴家,并非吴家血脉,但吴越这人很争气,也知道自己严格来讲是个外姓,所以从小到大,就表现的惊才艳艳,无论是学习,还是经商,都有着过人的天赋,十分得吴刚父亲的器重。

  不过,虽然是兄弟,吴刚与吴明都不得意吴越,因为这个人太精了,太会算计,不光是算计外人,连吴刚也算计!吴越最讨厌吴刚,即便是在家里也时常数落他,吴刚甚至觉得,陈豪等人一向欺负自己,是不是有吴越在背后的示意……

  毕竟,谁也不知道,吴家下一代的掌舵人是谁,大哥吴明心系军队,不喜欢家务事,这样一来,唯一有可能接掌吴家的,就是吴越和吴刚两个人了。无论是从哪方面来看,吴刚都比不上吴越,但即便如此,吴越似乎依就不放心,想要把吴刚彻底搞垮。之前吴刚可能没意识到,还很重视这份兄弟情,但眼下的吴刚已经非之前那个碌碌无为的富二代了!

  从小在社会上摸爬滚打,一结合富二代生前的记忆,吴刚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想搞老子?”吴刚嘴角扬起一丝好看的弧度,一扬头,对司机笑道:“他能翻出几个浪花来?”司机一愣,瞅着吴刚镇定自若的表情,不知道该如何应声了,以往吴刚可没有这种淡定的神气。

  半晌,车子缓缓驶入了六平市的富人区,这里是一片私人的庄园,吴家的驻地灯火通明,足足坐落着七八栋的别墅,都是欧美风格的建筑,园子里还栽有花田以及山水,别有意境。

  “我操!这就是我的家?”下了车,一路上,不断有仆人对吴刚打招呼,那感觉让吴刚有些飘飘然,稍许,走到一座四层高的别墅前时,吴刚吞咽了一下口水,爆了一句粗口,光从外面看,这别墅的面积足有几百平,更别提上下一共四层了,这么大的一个房子,只住着吴刚自己一个人。

  “妈的,太不公平了!”想起自己生前住在那个阴暗潮湿的出租房里,吴刚深呼吸一口气,有些不忿道。

  “二少爷!”就在此时,一阵脚步声由远而近,一名跟在吴刚身后的仆人见到来者,紧忙面色一变,拘谨而恭敬的弯腰道。吴刚回过神,循声望去,就见一位穿着白衬衫,打扮十分休闲,气质十分冷然的男子踏步而来,在看到他时,眉头一皱,说话的声音虽然不大,却带着一股训斥的意味:“这么晚才回来?又去哪里鬼混了?”

  “二哥不是明知故问吗?”吴刚嗤鼻一笑,淡淡道。

  来人正是吴越!

  酷l匠网永}}久v免#费hM看Z5小't说9}

  吴越被吴刚的态度,弄的没回过神来,以往吴刚见到他,可都是显得很胆怯的。

  “父母眼下不在六平市,你就不要添乱了!陈家的事,我会去解释!”吴越说道。

  “随你便。”吴刚一声轻笑,扭头朝别墅大门走去,就要推门而入。

  “你这是什么态度?!”吴越冷着脸,厉声道,他隐隐觉得面前的吴刚有些不一样了,最明显的,就是面对他时的神情和口吻,分明没将他放在眼里。

  “我应该是什么态度?!我告诉你,我看得起你,叫你一声二哥,哪天老子不高兴了,你屁都不是!”吴刚停住了脚步,回过头来,与吴越四目相对,眸光暴戾十足,别说吴越,就是一旁的仆人都傻眼了!

  妈呀!小少爷今天这是怎么了?吃了炸药桶吗?

  那仆人哆哆嗦嗦的,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声,谁都知道吴越对待下人十分严厉!整个吴家上下,没有不畏惧他的,小少爷吴刚更甚,但今天……

  “你!”

  吴越瞪着眼睛,以往冷静的神色,变得不可置信。

  “别以为我不知道!这些年,你没少在背后怂恿一些人搞我吧?你想要得到父亲承认那是你的事,但别想拿老子当垫背的,至于你能不能接掌家族企业,那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吴刚对着吴越小啐了一口。

  吴越登时感觉一口气憋在了胸腔里。

  “你是不是在外面听人说了什么风言风语?!我不管你怎么想,你毕竟是我弟弟,我不可能害你!”吴越不愧是在商海久经沉浮的人精,心里虽然对吴刚的变化震惊不已,但还是立马镇定下来,义正言辞道。

  “我呸!”

  吴刚动作十分粗鲁的吐了一口吐沫。

  这下子,吴越的脸色更难看了。

  “哼!爸妈不在,我要是再不管着你点,你还不上天了?!我都是为你好,你以后会明白的!你眼下要紧的,还是想想怎么把公司的账给堵上吧,不然等父亲回来,你没法交代!”发现自己根本与吴刚没法交流,吴越叮嘱了一句,就扭头离开了,他虽然表面平静,其实内心已经乱成一团麻了,满脑子都在思考吴刚到底怎么了?

  听他提起这事,吴刚神色猛地一变,大叫道:“我日!”他这才想起来,一个星期前,在陈豪几人的诱导下,他们一帮少爷们出国去一个赌场玩,那一晚上,吴刚足足输了三千多万!最重要的是,他是从公司里偷账赌博的!听吴越这意思,恐怕他老子已经知道这事了!本来吴刚就不得他父亲喜欢,恐怕等后者回来,打死他都有可能!

  “好狠啊你!”望着吴越远去的背影,吴刚深呼吸一口气。

  有脚后跟想,都知道去赌场这事,是吴越联合陈豪几人早就计划好的!

  为的就是让他在父亲眼里,彻底被打上烂泥扶不上墙的标签!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