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往吴刚在外面受了欺负,都只是忍着,似乎也很少和家里说,所以久而久之便愈发让人轻视他!他即便在吴家地位不高,却有一个十分宠溺他的长兄,吴刚说要让陈家或是一些家族破产,也许他做不到,但他的大哥,吴明却可以!

  因为融合了两个人的记忆,吴刚隐约有些明白自己占据的这位主儿,为什么时常受人欺凌了,因为可笑的自尊心,即便在外边再如何的丢人,他也很少和家里人去说,是怕亲人看不起,也不想麻烦两位兄长。

  这种念头,在吴刚看来简直就是笑话!

  富二代,富二代,拼的就是一个爹妈,一个背景,有这样的资源还不利用,不是傻叉是什么?!

  有钱人的圈子却是虚浮,一个小时前,陈豪还是宴会的主人,众人拥簇的发光体,但这一转眼,吴刚就成了大家关注的焦点,以胖子龚林和长毛马睿为首的富二代们一个劲的狂拍吴刚的马屁!

  这样的氛围,致使陈豪被救护车拉走时,都没人在意。

  虽然发生了暴乱,却也没警察赶过来,原因很简单,规则只对普通人适用,一来没人敢报警,二来,在场随便一个人,背景都很复杂,像是警察们最讨厌的就是吴刚他们这群二代子弟,出了事,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今天我很高兴!”吴刚举起举杯,对着众人敬了敬,一群少爷小姐们很给面子的都举杯示意,一些聪明人相互对视一眼,知道六平市的上流社会要变天了,就冲今天这事,就会在各大家族引起轰动。吴家虽然势大,但陈家唯一的三代血脉陈豪,被打成这样,陈家肯定是要追究的,就不知道,吴家作何反应了。

  “大厨,整点大葱和大酱来!”吴刚无视众人无语的神色,对远处一位金发碧眼的外国人,大声吼道。

  这满桌子的西餐,吴刚吃着难以下咽,虽然味道很不错,但他就是吃不惯。他骨子里就是一个卑贱的人,他不否认这一点,既然是吃东西,自然要大口大口的吃,而且要吃得爽了,细嚼慢咽的那种,对于他来说,不适用。

  片刻后,有些紧张的外国大厨拿了一盘大葱过来,还让人从外面买了一瓶老干妈,这都是吴刚指定点的!

  果然,喝了几口洋酒,混着满嘴的辛辣,再咬几口面包,那味道,把吴刚爽的不行!他现在整个人还处于一种亢奋的状态,换做是谁,突然间从一个民工变成了富二代,恐怕都和他一个熊样!

  他现在需要时间冷静,让自己完全接受发生的一切。

  “你们别愣着啊,也吃点。”见马睿等人一脸呆滞的望着自己,吴刚笑道,他这一张口,刺鼻的大葱味立马扑面而来,胖子一群人一闻这味道,差点喷了,但却强忍不适,干笑道:“我…饱了,老大你自己享用就行。”

  “不行,人人都要吃,我高兴了,你们当然要和我一起高兴!”吴刚绷着个脸,有些生气道。

  “好……”

  马睿绝对是一个十足的马屁精,他可不想惹吴刚生气,步向陈豪的后尘,他点点头,拿起一根大葱就塞进了嘴里,两个眼睛立马流出了不知道是高兴还是痛苦的泪水,一边嚼着,一边还咳咳的赞道:“老大就是老大,我以前怎么没发现,大葱这么有味儿呢!”在说到最后三个字时,特意加重了一下咬字。

  一边的胖子龚林给了他一个眼神:“为了讨好吴刚,你也够拼的了!”

  接着,十几个人围坐在长桌前,相继吃起了大葱蘸辣椒酱,不一会儿,金碧辉煌的大厅弥漫起了一股呛辣的味道。

  几个小时后,这场聚会终于散去,各大家族的继承人逃命一样的开着一辆辆豪车,绝尘而去,观他们从酒店走出来的神色,那叫一个痛苦,好像死了亲妈一样,之前高贵的气质全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狼狈,每个人的身上,都飘散着刺鼻的大葱味。

  他们都被吴刚硬逼着吃了大葱!

  “老大,以前是我有眼无珠,看低了你。什么富二代,什么少爷,都去他妈的,老子是男人,老子就该像今天这样,大口大口的吃饭喝酒,谁也别想管我!”

  、看_●正\版;章P~节上酷匠网‘\

  “胖子,你说的对头!我他妈活着太累了,家里面整天规矩这个规矩那个!我之前为了讨好那陈豪,也没少让老大受气,老大你打我!你要是不打我,我心里有愧!”

  吴刚和胖子长毛等一群人,相互搀扶着从酒店走了出来,每个人都是脸色醉红,神色微醺,他们都喝了不少酒,但和之前不同,这次喝酒,竟然让胖子和长毛体会到了一种酣畅淋漓的痛快,吃大葱蘸酱,一开始的确是有些接受不了,但随着一口口咽下去,竟然越吃越爽!喝了点小酒,两个人憋着的一点心里话也都说了出来。

  吴刚也是一身酒气,但是他没醉,他知道胖子和长毛也没醉,这两人是人精,今天惹了陈豪,怕陈豪事后算账,所以才装作很诚心的说了这句话。

  “行!你俩竟然这么说了,我要是再装犊子,就有些虚伪了!咱今后就是兄弟了,要是存着心事处,肯定没办法交心,我今天就把这事揭了!”吴刚很重义气的点了点头。

  听吴刚说事情就此揭过,龚林和马睿心中一乐,他们还真怕吴刚把以前的旧账搞出来算。

  果然,人一喝多了,就好糊弄!

  就在两人心中窃喜时,却发现吴刚低着头,转身在地上寻找着什么……

  “奇怪,我明明看到有砖头的,难道是我酒喝多,眼花了?”吴刚喃喃自语。

  “哥,我亲哥,咱别砖头了,你就大嘴巴子甩我吧!”胖子顿时吓尿,醉意全无,拉住了吴刚的左手。

  “我嘴贱!”

  啪啪啪…

  那头,马睿拉住了吴刚的右手,自己已经扬手抽起了耳光来。

  “老大,明天见啊!”

  十几分钟后,胖子和长毛脸颊肿得老高,并肩站在凌乱的风中,对坐上了黑色劳斯莱斯的吴刚挥手送别道,两人欲哭无泪的笑着,嘴唇肿成了香肠,吐字不清。

  “好兄弟!”

  吴刚将一条胳膊伸出了车窗,对两人竖起了一个感人的大拇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