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心里面不是很憎恨张志们,但毕竟是被揍了,心情也不是很美妙,和小涛哥小宝默默地回到寝室。

  三个人躺在一张铺上,嘴里都叼着烟,大家都没说话,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我反正是在想我家小馨现在在干吗?有没有想我。

  “屌丝天,艹你大爷,烟灰落在老子脸上了。”小宝一下子撑了起来,对这我骂道。

  我很是抱歉的说道:“宝哥宝哥,不好意思。”

  天豪这个时候从厕所里面走了出来,看了看我们三人,接着说道:“又怎么了?”

  “哎,不提了,被百谷一堆人教训了一顿。”小涛哥说道。

  天豪很是无语的看了我三人一眼。“昨晚打了,今天又打,能不能消停点,你们真行。”他朝着我们竖起了大拇指。

  “没办法啊!他们百谷的太屌了,上来就开干。”我说道。

  而这个时候,轮子坐在铺上,听了我们的话后,他插嘴的说道:“张志们不是那种人吧!虽然在百谷他们的确很狂妄,但,但是他们不会平白无故的跟你们打。”

  看着轮子胖乎乎的脸蛋,我真想去摸摸。什么叫凭白无故,仁哥跟他抢媳妇叫凭白无故吗?艹。

  “红颜祸水啊!”我很是无奈的说道,轮子疑惑的挠了挠后脑勺,我也懒得跟他说明白。

  实在是累了,洗了个澡后,就直接躺在铺上,拿出手机,和小馨聊着天。在食堂打架的事情很快又传到她的耳朵里了,就来盘问是不是我打的。

  我倒也老实,直接承认了。她也没说什么,只是让我小心一点,不要一天有事没事就去打架。随便聊了一会,她就说了晚安。

  我看了看他们,差不多都睡着了吧!至于浩子,跟我们发生了这么大的矛盾,今晚他也没有回寝室,应该是在408的。

  我将手机放在枕头下面,准备美美的睡一觉,本以为今晚上可以好好地休息一下了。可他妈的就是不让我消停消停。

  寝室门被人敲着,小宝起身开了门。是仁哥他们,一个二人手里提着钢管,也不知道从那里来的,只见他对着我们召唤道:“屌丝天,小宝,小涛哥,走,跟老子去干他们,老子忍不下这口气。”

  虽然我很想睡觉,但没办法咯,只好翻身下床。小宝从他们手里接过一根钢管,而我和小涛哥都没有要。还是那句话,跟他们一起打过牌,抽过烟,吹过牛的,实在不好下重手。

  仁哥大概也知道吧!就将递给我们的钢管收了回去。

  来到了他们寝室门口,从门缝中可以看见些许的光亮。张志和小宝对视了一眼,接着也没有废话,两人直接一个飞蹬,朝着寝室门踹了过去。

  只听‘嘣’的一声,408的寝室门一下子被踹开了,好脚力,国足有望了。

  408的人听到这声音,一下子就从床上翻了起来,可能他们也想不到我们会这么快就过来报复,也都没有准备。

  他们寝室原先六个人,加上浩子就是七个人,站着寝室内,死死得盯着我们。“我艹你妈,任远林。”张志指着仁哥骂道。

  “呵呵,老子今晚还要艹你妈,跟老子抢媳妇,老子干死你。”仁哥又是一马当先的提着钢管冲了进去。

  我也不可能阻止他们,倘若我现在跟他们说一切都是误会,大家和解吧!你认为可能吗?当然不可能,从第一次仁哥被张志们打,问题就已经升级了,不是简简单单的女人问题了。

  我们八个人直接按了进去,仁哥门提着钢管就往他们身上砸,还好他们没有往头上砸,不然事情可就大了。

  我和小涛哥跟在后面,说白了也没我两人什么事,他们提着钢管,使劲的往他们身上打,而他们顶多只能拿板凳出来应付一下。

  没过几下子就将他们干倒在地上。

  寝室外面围观的人越来越多,真是艹,喜欢看热闹的人怎么这么多,每次打架都有。我走了过去,对着围观的人笑了笑,接着一把将寝室门关上。

  “我任远林不是好惹的,我告诉你们。”仁哥手里拿着钢管,指着他们,很是狂妄的说道。

  “这事情没完,我跟你说。”张志撑着身子站了起来,捂着自己的右臂,愤怒的冲着仁哥吼道。

  仁哥听了这话,呵呵一笑,走上前举起钢管又准备往他身上砸,不过还好,我出手比较快,一把将仁哥的手抓住。他转过头,满脸疑惑的看着。“屌丝天,干吗?”

  我没回答他,独自一人叼着烟坐在铺上,看了看寝室内的所有人。

  “都打累了吧?”我问道。

  “屌丝天,你这是闹什么?”仁哥问道。

  “没什么!”我从兜里拿出一包烟,走上前给张志递了一支烟,他一脸疑惑的看着我,我跟他对视着。

  他倒也是接过了烟,我给寝室内所有人都上了一支烟,然后又坐在铺上。“仁哥和志哥,因为一个女人,而闹得这么大,你们难道不觉得有些可疑吗?”

  “可疑?去尼玛的屌丝天,你以为在拍电视剧啊?”仁哥冲着我说道。

  “不是不是。”我笑着摇了摇头。“一个女的,来勾引你,然后你去追她;而张志,也是因为一个女的去勾引他,他也去追那个女的。而恰恰正好,这两个女的是同一个人。然后你二人就碰面了,就成为了情敌,就打起来了。”

  “听明白了吗?”我问道。

  他们互相对视了一眼。张志问道:“你是说,有人在故意让我们发生矛盾?”

  “对!”我点了点头。“志哥,你记得上次对我说的话吗?你说王毅已经看不来你们百谷的了,但迟迟没有下手,缺少一根导火线。”

  “对!”志哥点了点头。

  “王毅如果单单对付你们百谷的人,还是很有把握的,但恰恰我正好跟你们走在了一起,他不敢呀!他不敢同时向你和我下手呀!他就只好让你和我们发生矛盾,然后打在一起,他就可以坐收渔翁之利了。”

  “艹,在写小说呢?还玩这些招数?”小宝一脸的不置信。

  我点了点头。“的确,我也想不到王毅居然会玩这样的心机,一定是小说看多了。”

  众人互相对视了一眼。

  “屌丝天,说吧,是谁告诉你这些的,我跟你这么久了,你那点智商能想到这些?”小涛哥朝着我问道。

  靠,老子装逼装的好好的,喜欢来拆我的台,我郁闷的瞥了一眼小涛哥。“天豪跟我说的。”

  “汪天豪?”浩子说道。

  “嗯,一个寝室的,就是上次你说你看不透的那个戴眼镜的。”我说道。

  “那他又是怎么知道的?”浩子问道。

  我双手一摊,耸了耸肩。“不知道,反正我认为他说的很有道理。”

  “那你他妈的不早说,”仁哥过来就是给我脑袋一巴掌。

  D#酷匠z《网St永Z久}$免{费1$看小…说…

  “早说?你他妈的哪次不是你最冲动,一见面就开干,老子有机会说吗?”我吼道。

  “那刚才呢?刚才我踹门的时候你怎么不说。”

  “一个二人提着钢管,火气正旺,老子说了你们肯住手吗?”我再一次的吼道。

  “咳咳,好吧!”仁哥发现确实是这么回事。

  张志走了过来,指着仁哥说道:“那好,你告诉我,这件事情到底该怎么解决?”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