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军训结束之后,与土匪强寒暄几句,他便坐着车离开了,我很期待我与他的再次相见。但事实证明,我与他第二次见面之后,却成了刀刃相见的敌人。从他坐着车离开之后,我和他再也回不去了。

  有时候命运就像一座大山,我被压倒在地硬是翻不了身。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小宝浩子等人坐上了回家的车,而我和小涛哥却依旧等在马路边,迟迟不见车子的身影。王雨馨今晚上是不能跟我一起回家的,她说明天早上再来南海市找我。

  从未出离家这么久的我,很是想念我的父母啊!

  天已经昏暗了起来,大观镇子上的学生已经渐渐地稀少了起来。终于在等了一个半小时后,那破烂的客车慢悠悠的朝着我们开了过来。说实话,我很激动。但更多的是想冲上去骂那个司机一顿。

  老子等了你一个半小时,艹!

  看着窗外渐渐倒退的景物,我心里莫名的有些感慨。仅仅在这里待了七天而已,居然也产生了些许的感情。或许,我是说或许,或许是王雨馨的原因吧!

  现在回想起年少的日子,想起王雨馨,我总是泪流满面。那时的我真的很喜欢她,真的真的很喜欢她,呵呵,好想跟她待一辈子,好想好想。

  当我睁开眼睛的那一刻,南海市区的景象映入眼帘,我艹,大德大威angla小天回来啦!

  我和小涛哥很是激动,看着熟悉的高楼大厦,看着四周熟悉的环境,哈哈,短短离开了七天而已,居然是这种心情。

  我和小涛哥叼着烟,拖着皮箱漫步在熟悉的街道上,此时此刻天已经彻彻底底的黑了下来。我也不打算去哪里玩,索性直接一个车回到了半溪路,回到了我七天不见的家。

  我长这么大,真的从未离家这么久过。当初去三中的大部分原因就是因为三中是在大观镇,可以住校,再也不用听见父母没日没夜的唠叨声了,但是七天过后,我才发现事实并不是这样的。

  我很怀恋家的味道,怀恋家里的饭菜。然后当晚就大吃了五六碗,疼得我倒在床上翻来覆去的,靠,真是烦。

  “喂!您好,这里是人寿保险的,请问你需要购买一份保险吗?”我给君南拨了一个电话。

  “咳咳,需要需要,给我买一份终身保险。”君南在电话那头回答道。

  “好的先生,我们这里给你登记一下,你一共需要支付金额二十八万元。”

  “二八二八,咔咔就发。”

  “哈哈哈!”我和君南在电话里互相的大笑起来,这样的玩笑我们不厌其烦的玩着,虽然很幼稚,但我开心,我乐意。

  “屌丝天,你想死我了,我一个人在南海市二中读书,很是无聊啊!”君南说道。

  “想我你就抱抱我吧。明天出来活动,我给你介绍一个人,啊哈哈哈,到时候见到千万不要流口水哟!”我很是得意的说道。

  “哦?听你这话的意思,单身十几年的中单小魔王恋爱了?”

  “咳咳,悄悄的,以后不准提单身十几年的事情了,知道吗?我现在可是有女朋友的人了。”我继续得意着。

  “嗯,那也是,好歹中单小魔王也是一表人才啊!”君南说完这话沉默了一会。“不过,我听以前初中四班的人提起过,说殷娅飞没有去南中读书,反倒是去了三中,你见到她没有?”

  听闻此话,我顿时就懵了。怎么可能?倘若殷娅飞真的去了三中,在三中七天,就算运气再差,我也起码能见到一面吧!

  “没有没有,怎么可能?她这么好的成绩,南中的人才,怎么可能去三中呢?”我笑着说道,不过我说着说着,我就沉默了下来。

  有一种人,是靠着实力考上三中的,而另一种人,是花高价开后门进三中的。而一般后者,都是军训结束后才会去学校正式上课。

  难道?殷娅飞宁愿舍弃了去南中的机会,也要开后门去三中?这?完全就是扯淡,不可能。

  虽然我心里这么想,但我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了丝丝的不妙。

  “我倒是希望她去三中,然后看着你和你现在的女朋友亲亲吻吻的,这样的剧情很是好看。”君南看着玩笑说道。

  W更K新W最快上q酷4=匠L网◎_

  “去尼玛的,好看个屁,这样的剧情叫狗血知道吗?”

  “哈哈哈!”君南大声的笑了起来。说真的,好久没这样歇斯底里的笑了,真是痛快。“对了。”君南突然停止了笑声。

  “怎么?一惊一乍的?”我冲着电话那头问道。

  “就在前几日,胡攀给我打过电话。”

  “什么?”听闻此话,我大惊,但更多的激动。“他在哪个城市哪个学校的?过得还好吗?”

  “不知道。”君南回答。“他没有说丝毫的废话,直接叫我借一千块钱给他,说有急事。我就向家里人拿了一点,自己凑了一点,给他打了过去。我以为他也找过你们的,怎么?他没有吗?”

  我知道,攀哥一定出事了,他好面子,从不会找我们借钱,而且,居然借了一千块钱。他不想让我和小涛哥知道,他知道君南做事镇定。我心里顿时就开始慌了,到底犯了什么事,居然要一千。

  “没有,没有。”我回答道。“电话呢?他给你打过来的电话号码,你给我发过来。”

  “没用的,我试着打了过去,一直是关机的。”

  “好吧!希望没事,算了,别想了,明天出来玩,到时候让你知道我屌丝天的眼光。”我故作淡定的说道,接着我率先挂了电话。

  翻开通讯录,找到攀哥,拨了过去。

  “您好,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候在拨......”

  说不担心是假的,在隆艺中学三年,除了山鸡哥外,我真心的兄弟就是他们三个。攀哥几乎从来不为自己考虑,经常为我们出头,我很担心他,真的很担心他。

  一千块钱,整整一千,他到底是做了什么事情?

  没有我们的日子,出了事谁来一起扛?他一个人能行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