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人愤怒的冲着我吼道,正准备冲上来。

  “他妈的,谁敢动一下老子兄弟,老子就灭了谁?”众人疑惑,朝着寝室大门处看去。有着五个人,带头的穿着黑色的背心,强壮的双臂露了出来,不高不矮的,他们手里提着寝室内的塑胶凳子,很是霸气。

  “我艹,你再来晚几秒,我就被他们打了。”小宝走上前,冲着那身穿黑色背心的人骂道。我知道,那人就是小宝说的仁哥——任远林。

  “找家伙去了,我艹!”仁哥挥了挥手里的塑胶凳子。接着看向廖宇轩等人。“就是他们要弄你?”

  “不然还有谁?”

  接着,仁哥提着凳子走到他们的面前,很是狂妄的样子说道:“我任远林的兄弟,你他妈也敢打?是不是活腻了?”

  看着仁哥这么狂妄的样子,胖瘦组合不自觉的退了几步,真是怂逼。廖宇轩盯着仁哥,指着他的鼻子说道:“外校来的很狂?信不信我分分钟弄死你。”

  “哟呵,本校的就牛逼了?你弄一下我试试?”仁哥一把将凳子提了起来,我们一下子涌了上去。汪天豪在我旁边默默地将眼镜摘了下来,扔到了旁边的草堆里。

  J看正版章节g上●_酷CY匠网G

  当然,对面也不是怂逼,不知道是谁大吼了一声‘我艹你妈’。顿时间场面就难以控制了,他们十几个人一下子按了上来,仁哥他们五个人提着凳子就开干。

  我想都没想,一把就将皮带抽了出来,朝着廖宇轩的脸扇去;当时灯光很暗,而且全部的人都拥挤在一起,我也不知道到底扇中了谁。

  接着廖宇轩一脚就朝着我踢了过来,我没地方躲,硬生生的吃了他一脚。“我艹你妈!”我愤怒到了极点,将皮带带着铁块的地方露了出来,一下子就打在了廖宇轩的脑袋上。

  寝室楼上,楼下到处站满了学生,各个饶有兴致的看着我们。

  仁哥五人提着凳子就往他们脑袋上砸,很是勇猛。我紧紧地捏着皮带与廖宇轩干在一起,今天老子就是要干你。

  小涛哥体质比我都要差,不知道是谁将他踢到在地,接着几个人就围着他踹。我看到小涛哥蜷缩在地上,抱着脑袋,我想都没想,一脚就踹开了廖宇轩,猛地朝他们撞去。

  一把将小涛哥拉起,他依稀的看到他嘴皮破裂,流着鲜血。然后三个人就朝着我们挥起了拳头,我一个没注意,像石头一般坚硬的拳头打在我的脸上,痛得我不由得‘啊’了一声。

  又是一脚踹在我的背上,我直接扑到在地,不知道多少双脚在我背上踩着。我立刻搂着脑袋,完全翻不起身。

  仁哥们提着凳子将对面的人打趴下了,回身一望,瞧见我和小涛哥被踢到在地。他们直接冲了过来,朝着围着我的人就是一个飞蹬,小宝将我拉起,我感觉脑袋昏昏沉沉的。

  我的脸上紫一块青一块的,很是狼狈。

  仁哥们提着凳子就乱砸,砸到谁谁倒霉,不一会,直接将他们逼在一个角落里。然后我就看见那几人蹲在了地上抱着脑袋,仁哥们拿着塑胶凳子就往他们脑袋上砸。

  还好是塑胶的,不然肯定得闹出人命。

  四周的人堆积的越来越多,然后就不知道谁喊了一声:保安来!顿时间,那些围观的人散得比我们还快,我真他妈服了,他们也没打架,倒是堵塞了我们逃跑的路线。

  不过还好人多,七八个提着塑胶棒的保安根本不知道是谁在打架,只看见拥挤的场面。我当时想:还好是军训期间,管得不严,倘若是正常读书期间,恐怕我们人一聚集,就会有保安什么的围上来。

  十分钟后,我们四个人在寝室内,清洗了身上脸上,便立刻钻进了铺上;过了一会儿,听见寝室走廊上传来一阵阵杂乱的脚步声。声音消失在我们寝室门口。

  几个电筒透过门上的窗子照了进来。“开门开门。”一个保安粗犷的喊道,我当时一愣,难道知道了是我们在打群架?不可能啊!没理由会知道得这么快。

  小宝的铺在门的旁边,他起身将门打开;接着七八个保安拿着手电筒在我们床上照来照去。“刚才打架的是不是你们?”一个体型很是彪悍的中年保安吼道,貌似他很是生气。

  “不是!”我们四人摇了摇头。

  我当时用手捂住了脸,假装睡意未醒的样子,被他们看到我脸上的伤,那可就都暴露了。

  “再问一遍,是不是你们?倘若被我们查出来,立即开除!”彪悍的保安吼道。

  “真的不是我们,我才睡醒就听见你们在敲门,什么打架不打架的,我压根不知道。”小宝在下铺支吾道。

  那保安拿着手电筒照着小宝,小宝本能得拿手挡在眼睛面前。

  “这么大动静,你不知道?你还在睡觉,你这谎够假的啊?”保安说道。

  “我骗你有糖吃吗?男子汉大丈夫,说不是就不是,倘若你查出来是我们,我跟你跪下磕头,如何?”小宝说的话我差点就信了,心里很是佩服他啊!这说的跟真的一样。

  你保安看着小宝这么认真严肃的样子,倒也没说什么。接着他们倒是走了出去,在关门的时候冲着我们说道:“知道是谁尽早报告,知道吗?”

  “知道了。”我们四人齐齐的回答。

  然后他们的脚步声就朝着我们隔壁走去,渐渐地越走越远。我起身冲着小宝说道:“小宝,你说的是真的?被查出来你跟他们磕头?”

  “磕他妈的,等他查出来再说。”小宝说道。

  接着我冲兜里掏出一包烟,一人扔了一支。“小宝,你那仁哥没事吧?他们会不会被查到?”

  “没事没事,他们比我还能说,就这些保安,渣渣。”小宝倒是很自信的说着。“在我们初中的学校,那些保安才叫厉害,想起来就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啊!”

  “傻逼儿子啊!!”小涛哥坐了起来,抚摸着脸上的伤痕。“哎,老子英俊的面孔啊!”

  汪天豪叼着烟也坐了起来,没戴眼镜的他看起来更加的有气势;他冲着我们说道:“先担心明天我们该如何解释吧!我们脸上多多少少都有伤痕。”

  哎呀卧槽,我倒是没想到这个。然后我猛地抽了一口烟,思考了起来。过一会后,我脑海里浮现出土匪强的样子。

  “没事没事,有哥在,没意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