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他妈的小兔崽子,敢打老子的媳妇,你是不是活腻了?”黄毛混混戏虐般的拍打着我的脸颊,冲着我很牛逼的说着。

  而我,不知道是不是被打麻木了,我冲着他点了点头。然后就听见‘咔嚓’一声,不知道谁将啤酒瓶砸在我的脑袋上,不知道是酒水还是血水顺着我的脸颊滑落而下。

  “你他妈的再点头试一下?你挺狂的。”

  虽然我不怕被打,但也没傻到让他们来打我,傻逼才会再点头。他叼起一根烟,掏出打火机很牛逼的点上,一口浓密的烟子被他吐在我的脸上。“你说,为什么打我媳妇。”

  一旁的赵倩雅显得有些慌了,倘若让他知道我上了他媳妇,还是他媳妇自愿的,那我不敢保证我今晚上能完好无损的离开这里。

  然后我找了一个不知道算是借口的借口。“她骂我。”

  “咣。”他一巴掌打在我的脸上,我很愤怒。“就因为她骂你,你就敢打她?你他妈的很狂啊?”

  “呵呵呵!”我无力般的笑了笑,然后死死的盯着他。接着他又是一个巴掌甩在了我的脸上,我已经麻木得感觉不到疼痛。我只记得我当时一直盯着他,眼里满是血丝。

  “怎么?不服吗?”他一脚将我踢到在地。

  “知道老子是谁吗?”他很是嚣张的问道。

  我艹他妈的大爷,老子怎么会知道他是谁。但是我还是象征性的摇了摇头,结果他又是一脚踢到了我的身上,倘若我身上还有一点力气,我一定会冲上去给他巴掌,管他们多少人,但是现在,我真的没力气了。

  我不知道我脑袋上流了多少血,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打了我多久,然后迷迷糊糊的,我就要昏过去了。

  在我就要昏迷过去的时候,我听到了混乱的打闹声,我眯着眼,迷迷糊糊的看见小涛哥手里提着一根钢管,冲着面前的人都一阵乱敲。南哥跟我们一起玩得时候比较安静,打起架也显得很镇定,跟我们最牛逼的攀哥成了最鲜明的对比。

  我们最牛逼的攀哥血红着双眼,嘶吼着,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手里不知道拿着什么就对着他们一阵乱打....

  然后,这个暑假第二次进了警察局,托南哥的福,刘叔又一次饶了我们,关键是错不在我们,倒是将那黄毛混混们拘留了几天。

  我醒来的时候记得是医院,小涛哥们脸上都有不同程度的伤痕,他们十分平静的看着我,我冲着他们笑了笑。“没事,没事,小伤小伤,不用担心我。”

  然后我才知道我误会他们了,我本以为他们会看在我被揍成这样的份上会好好地对待我,结果....当我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小涛哥一把就将病床上的被子在掀开,几个人就开始‘蹂躏’我。

  打闹了一会后,我嘴里叼着烟,听着南哥给我讲昨晚上我昏迷之后的事情。

  当时我一个人跑进了南梦,给了赵倩雅一耳光,然后又被他男朋友拖到了南梦对面的广场上去一阵殴打。

  小涛哥三人来到了南梦,在里面找了我半天,打电话我也没接,知道我可能遇到麻烦了;最后才在南梦服务员的嘴里问到了我在KTV里面狂妄的举动。

  小涛哥得知我被黄毛混混拖了出去,便在南梦KTV四周找了起来,幸好黄毛混混没有把我带远。小涛哥三人便在广场上找到了我,与黄毛十个人打打了起来。

  还好君南哥聪明,在跟黄毛混混们打在一起之前就已经报了警,导致事情没有搞得太严重。受伤的人总是我,哎,浑身上下都是伤痕,真是作孽啊!

  “对了南哥,那个黄毛叫什么?”我叼着烟问道。

  “刘晓东,还是三中高二的扛把子。”南哥说话很淡定,我他妈的就淡定不了了。我招谁惹谁了我,还没去三中读书就惹到了三中高二的扛把子,我艹,日了狗了。

  小涛哥在一旁吃着苹果,然后砸着嘴说道:“又多了一个儿子,很是让我操心啊!”

  然后.....我说了一句话,又被小涛哥按在床上蹂躏了一番。像我们这样的年龄,本就该吃吃喝喝玩玩,肆无忌惮的年龄本该没心没肺的惹下一堆麻烦,长大了谁还敢胡作非为啊!趁着年轻,多做一些能让我们老了拿出来吹牛逼的事情。

  所以他刘晓东再牛逼又能把我们怎么样呢?虽然是个扛把子,但他敢在我的面前狂妄,我就一定会比他更狂妄,看着他一头鸡毛就恶心,靠。

  我被父母接回了家,这件事让我父母还是很操心的,我们一家人毕竟也只是普普通通的老百姓,也怕别人的报复。他们知道我被一大堆人打了,心里一直很担心,不肯让我出门,生怕又遇到刘晓东等人,搞得我在家里憋了好几天。

  我还得记得我当时自认为很牛逼的冲着我爸吼了一声:“我是男人,不能逃避,要面对,你懂吗?”

  如果可以重来,就算打死我我也不会在我父亲面前狂妄。外面狂妄,目中无人也就算了,在家里居然也是这德行。现在想想我当时是多没人性,呵呵。

  我的父母拿我没办法,随着日子一天天的过去了,这件事情也就渐渐地被他们所忘记了。但随着日子一天天的过去,我狂妄的性子也越来越明显,越来越不受控制。

  或许就是因为赵倩雅那婊子将我刺激的。怪不得她看不起我,她一直都认为我是个小混混,而她的男朋友则是三中高二的扛把子,跟我上床只是为了骗我钱罢了。

  我也知道我那三千块钱打了水漂。虽然很不是滋味,但实在是没办法,她不还给我,我也不可能把她杀了吧!

  我问过君南假如我去告她,会不会成功。

  “在你还没有去告她之前,她就可以先告你强奸。”君南当时是这样说的。

  我还记得当我从家门跨出去的那一刻,几个人就捂着我的头将我拖到了一处黑黑的巷子里。

  然后我睁开眼,看着我面前的几个小平头。不过,我仔细一看,原来是刘晓东。在警察局里带了几天,他那长长的黄毛被全部推光了,倒是要比原先帅多了。感谢警察叔叔又为人类文明做了一次贡献。

  刘晓东笑着将我从地上拉了起来,一脸笑意的看着我,我本以为又要被他们毒打一顿,但是还好,他们没有。

  只是.....刘晓东从兜里拿出一把弹簧刀,轻轻一按,刀身一下子弹了出来,看到这一幕,说不怕是假的,我很怕,真的很怕,想着被一刀插进肚子里的恐惧,然后汗水不争气的从额头冒了出来。

  倘若我跟他们打群架,在不知情的情况被捅了一刀,我一定不会有任何害怕的感觉,但他们的现在拿着一把刀在你眼前晃,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捅我,靠.....

  '酷匠G网◇+永1Z久免0☆费Z{看小6_说◎

  “怕了?”他拿着刀面拍了拍我的脸蛋。

  艹,我拿着刀在你面前晃来晃去,看着要捅你但又不捅你的样子,我看你害不害怕,我心里是这样想的。但还是点了点头。

  “哈哈哈,小屁孩一个,在我面前比狂妄,老子在我们学校混的时候,你还是个初中生了,呵呵呵。”他很是狂妄的笑着,我就默默地看着他装逼,随时做好被他捅的准备。

  “知道我今天为什么来找你吗?”

  “不知道。”我回答得很干脆。

  “因为我知道你马上就要去三中读高一啊!”他笑着说道,一副很不得了的样子,当然还是比不上我们最牛逼的攀哥。

  “哦?这有何联系吗?”我问道。

  他又拿着刀片拍了拍我的脸蛋。“我是来问你,我们的恩怨是在这里解决呢?还是在三中解决。”他说着说着,脸上露出狠意,我知道他可能要对我动手了。

  “在这里怎么解决?”我问道。

  “很简单啊,我这把刀子插进你的肚子。”他一边说着,一边将刀尖靠在我的肚子上,然后又移开,又靠着我的肚子上。妈的,这感觉不说了。

  “那去三中解决吧!”虽然我很狂,很屌,很目中无人,但我他妈的又不是傻逼,谁他妈愿意被捅一刀啊!

  我的回答似乎在他的意料当中,他收起刀子冲着我笑了笑,然后右掌戏虐般的拍了拍我的脸蛋。“哈哈哈,看来我在三中不再无聊咯。”

  我从兜里掏出一根烟,叼在嘴里,很是牛逼的点上。“好啊!陪你玩到底。”我知道他现在不会对我动手,便很是狂妄的冲着他说道。

  “我就喜欢你的狂妄,到时候陪我在三中好好的玩玩。”

  “好的好的,东哥,我一定陪你玩个高兴,不会让你对我失望的。”我猛地抽了一口烟,将烟子吐在他的脸上;那天晚上他也是这样对我吐烟子的,今天照样还给他咯。

  他拍了拍我的肩膀。“好,我等你哦。”接着对我竖起了中指,十分不屑地看着我。“走!”接着他和他几个兄弟便离开了巷子,留我一个人在里面抽着烟。

  说实话,在一个扛把子面前说话真的挺有压力的。我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自嘲般的笑了笑。妈的,反正他也不敢弄死我,怕什么?不怕不怕,我猛地吸了一口烟,平复一下我有些激动得心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江疤儿说:

  新书,大家帮忙分享到空间微信,让更多人来阅读《狂妄录》。谢谢大家了,小江在此感激不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