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不说,我最讨厌的就是打架的时候啰啰嗦嗦的了,要打就打啊!浪费时间,还是攀哥最懂我,在张伟骂小涛哥的那一刻,胡攀一拳就已经打在了金宏志的脸上。

  我这一乐,手上的神器一下子就拍了出去,没错,我拍得就是蒋宏亮,敢打我殷娅飞的注意,没活够吧!

  他的速度也是快,一下子就闪开了,他转身就朝着我的侧身踢了过来,我往边上一退,但我背上感到一阵疼痛,他妈的,两个打一个是什么?我举起砖头就往我身后的韦银身上砸,他傻得不知道躲,反倒是用手挡了起来,老子这是砖头啊!你用手挡?

  他疼得‘啊’了一声,接着我被蒋宏亮一脚就踢倒在了地上,脑袋狠狠地磕在了地上,疼得我差点昏了过去;我立马的站了起来,紧紧地捏着砖头,只要你两个敢上来一步,我就使劲往你脑袋上砸。

  我摸了摸我的后脑勺,湿漉漉的,我看着手掌,红色的鲜血沾满了我的手掌。

  我胸口凝聚了一团一团的火,将红色的砖头摔在地上,砖头一下子摔成了两半,左手拿一块,右手拿一块,露出尖尖的一头,直接朝着蒋宏亮敲去。

  妈的,你是不知道当年老子是有多狂妄,现在敢动老子,非要让你见点红,才知道老子有多狂妄吗?

  手里尖尖的砖头一下子划在了蒋宏亮的手上,一道血迹顺着伤口就流了出来;显然,他是没见过这样的场面,显得有些慌了。老子管你慌不慌,提起砖头使劲的敲在他的脑袋上。旁边的韦银似乎也有点怕了,看着我手上的血,后脑勺的血,他楞在一旁,看着我狂妄的举动。

  ‘啊!’听见一声惨叫,蒋宏亮直接倒在了地上,他头上的鲜血流个不止,我顿时就懵了,脑袋里嗡嗡的想着,刚才那一砖头我用的力气很大。

  围观的学生越来越多,小涛哥被踢到在地,说实话,倘若没有我这一砖头,我们必定会很丢脸;但是眼下,金宏志们倒是慌了,看着躺在地上的蒋宏亮,急忙的拿出手机打了救护车,然后不知道谁报了警。

  “卧槽泥马的,信不信老子砍死你们。”彭君南将我扶住,我们最牛逼的攀哥看到我一头鲜血,愤怒得涨红了脸,冲着金宏志气人嘶吼道。不得不说,攀哥的气势顿时就令他们阉了气。

  我不知道我是先听见救护车的,还是先听见警察的;反正我是先坐上了救护车,然后迷迷糊糊的又坐上了警车。然后进了警局之内。

  “屌丝天,没事吧?”我恍惚间看到了彭君南三人,他们身上没有什么伤口,最多脸上青一块紫一块;他们都是用拳头对嗨,而我却是提着砖头砸人。不过我运气不太好,被踢在地上将后脑勺磕出血了。

  “小事小事,对了他们人呢?”我看了看四周,金宏志们呢?

  “全被拉去调查去了,”彭君南笑着说道。

  看着他们一脸笑意的样子,我就知道又是南哥搞的鬼,从小到大他都是生活在警局的,这里面的人他早就混得熟得不能再熟了。毕竟这是个认亲不认理的年代,警察叔叔们肯定要为难为难金宏志们。

  接着一个穿着警服的中年人从里面的房间走了出来,我认得他,当初调查我与山鸡哥的事情的时候,就是他来盘问我的。我只知道他姓刘,我叫他刘叔叔。

  “刘叔,”我笑着冲他喊道。他看见了我,楞了些许,好像在思考,然后冲着我说道:“进少管所那孩子的同学?”

  “嗯!”我点了点头。

  他冲着我摇了摇头。“上一次教训还不够,这次还来,还好没闹出什么大毛病,不然你可就得进去陪你兄弟。”

  对啊!当时拿着砖头砸蒋宏亮的时候,我的确没想这么多,好险好险,倘若又闹出什么大事,那我就得进去陪我山鸡哥咯。

  “桌上的电话,通知你们父母来接你们。”刘叔说道。

  听了这话,我顿时就不高兴了,我可不想让这件事被父母知道,不然要么是一顿打,要么是一顿骂,反正这几天在家别想清静清静的。然后我一脸祈求的看向南哥。

  “刘叔,别搞得这么认真嘛!他们都是我兄弟,看在我的面子上算了吧!”南哥看来是跟刘叔真的挺熟的。

  “哎!我要怎么跟你说呢?这件事要是被你爸知道了,你铁定是一顿毒打。”刘叔冲着南哥说道。

  “我知道我知道,放了我们吧!”

  “这次就原谅你们一次,毕竟这次是你们比较吃亏。”

  然后金宏志七个人从里面的小黑屋里走了出来,蒋宏亮的头上跟我一样包着厚厚的纱布;他们死死的盯着我们四人,我对着他们很是礼貌的笑了笑,结果他们却貌似很生气的样子。我靠,我这么有礼貌好不好。

  然后,我们十一人就被刘叔放了,感谢他大恩大德啊!不过出了警察局门口,金宏志七个人又围了上来,我第一个反应就是找砖头。

  “三中对吧?”金宏志很是牛逼的指着我和小涛哥。

  “傻逼儿子,切!”小涛哥真是厉害。

  “我还是那句话,我当你们就是垃圾,小混混,我轻轻松松就可以摆平你们,我反正也是在三中,我们来日方长,好好玩。”金宏志冲着我竖起了中指。

  “儿子慢走。”突然感觉小涛哥好屌。

  看着金宏志等人离开,我有点懊恼的摸了摸我头上的纱布,运气怎么这么霉呢?但想想蒋宏亮比我还惨,我顿时就笑了,敢打我小飞飞的注意,这次算轻的了。

  我从兜里掏出一包烟,扔给哥三,摆出自以为很牛逼的姿势在警局门前抽着。然后胡攀看着我和小涛哥。“你们自己去三中小心点,那金宏志不简单的。”

  “几个傻逼儿子让我很操心。”小涛哥说道。

  “几个傻逼孙子让我很操心。”我这话一出,小涛哥骂了我一声就朝我挥着拳头打了过来,就他矮小的个子,我怕吗?我两个直接就在警察局门前打闹了起来。

  我狂妄惯了,根本就不把金宏志当回事,也根本没放在心上,爱怎样怎样,如果不趁着年轻做一些狂妄的事情,老了拿什么来吹牛逼啊!

  “对了攀哥,你把我丢在二中,你怎么办啊?”南哥看着一旁有些忧郁的胡攀。

  虽然胡攀表面没当回事,但可以感觉得到,他其实很不是滋味,毕竟没有考上二中,那就不能实现他那狂妄的计划了。而他的家庭本就平平,更不可能花钱开后门让他进去的。

  “没办法咯,只有去职中了。”攀哥说的很轻松。但我们都知道,南海市没有职中,那就意味着攀哥将要远离我们,去其他城市了,突然间还是很舍不得的,毕竟大家在一起三年了。

  我一把抱住攀哥。“我的攀哥,我会想你的。”

  “去你妈逼的,屌丝天,恶心不?”我这突然的举动顿时就令大街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盯着我和攀哥看,搞得我还有点不好意思。

  “三年的时间眨眼就过来了,我们等你回来,一起再狂妄。”彭君南冲着胡攀的胸口轻轻地打了一拳。

  对啊!回来我们继续在南海市狂妄,但.....山鸡哥不知道会不会一起?应该......或许不会吧!我还是给自己留了一丝期望。

  “让我们高声齐呼,我们是兄弟,我们要狂妄到底。”我扬起头冲着天空嘶吼道。

  “傻逼!”

  ML最#新章节!!上,酷5,匠网P)

  “傻逼!”

  “傻逼!”

  我本以为很激励人的,但他妈的却被鄙视了一番,我是很搞不懂;然后我一脸疑惑的看着一群正看着我的陌生人,我微微一笑,便立马跑开了。

  那天晚上,小涛哥拿到了他幸幸苦苦打暑假工赚的两千块钱,然后他一声令下。“傻逼儿子们,出来集合。”就被我们痛骂了一顿。

  我一直认为钱这个东西不需要太过于节约,特别是我们年轻人,就是因为我们年轻,所以我们才敢大手大脚的花钱,等我们成家立业有了自己的责任的时候,谁还敢乱花钱呢?

  所以小涛哥这点做得很不错,很值得我们尊敬啊!

  “屌丝天,身在何方,就差你一个了,是不是不来了啊?”

  “你们在哪里啊?”我问道。

  “夜都会,南梦KTV。”

  “好,插好眼,我传送过来,最多四秒,等我。”然后我慢悠悠的提上裤子,冲了马桶,洗了个头,再不慌不忙的走到马路上打车。谁叫他骂我来着,让他多等等。

  我叼着烟,很牛逼的双手插在裤兜里,从车上走了下来。然后.....被攀哥三人一顿收拾。“我艹你大爷,等你这么久,你还慢悠悠的。”

  我嘴里的烟一下子就被折断了,我急忙认错“我错了三位大哥,原谅我这一次,我真的好想你,不管你离我有多遥远,我会一直等着你,啊!”前面是唱的,‘啊’是被他们打得痛了叫出来的。

  在我最真诚的道歉下,他们才原谅了我。

  我认为我自己是个很狂妄,很屌,很目中无人的混混,但此刻,我的这些‘优点’的确没有丝毫的用。因为我看着南哥,攀哥,还有小涛哥一人搂着一个女的,我顿时就不爽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