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娅飞,这么晚了还不回家啊?嘿!屌丝天,怎么?刚才在学校出丑没出够?跑到这里来出丑了?”虽然我喝醉了,但我保证,我脑袋是清醒的,当我听得这声音的时候,我真想弄死他。

  三个人缓缓地朝着我走了过来,我喝得有点多,靠在墙壁上,眯着眼看着他们。走在前面的叫金宏志,算是老对头了吧!初二的时候干过一架,打得不分上下。左边那个叫韦银,只是个小混混而已。右边的叫蒋宏亮,貌似我记得,他追过殷娅飞的吧!

  听着这语气,我就知道来者不善。还好,我亲爱的小涛哥三人走了出来,一把将我搂住。胡攀在我们前面,双手插在裤兜里,很是牛逼。

  攀哥盯着金宏志不屑般的说道:“我兄弟出丑管你叼事,有多远给我滚多远。”不得不说胡攀的气势很大,我都差点吓趴下了,不对,我是喝多了。

  此刻,殷娅飞明显感觉有些不对,两边火药味十足;只见殷娅飞走到蒋宏亮的身边冲着他说道:“别闹事,别闹事,这是我家门口。”蒋宏亮当然很听殷娅飞的话,冲着殷娅飞点了点头。

  我了个乖乖,看着他与殷娅飞站在一起,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顿时一股莫名的怒火就冒了起来,我低着头在地上看了看,看有没有砖头之内的东西。

  不过在我低着头找砖头的时候,殷娅飞就已经进了家门,在关门的那一刻,我看得清清楚楚,她对我笑了笑。这一笑,倾国倾城,这一笑,美得甚人.......

  这一下,我心情顿时就好了起来,也不打算找砖头去敲他们了;我笑着冲着金宏志笑了笑。“金哥呀!麻烦....麻烦...让让路,我..喝醉了,等下怕帮你撞到了。”

  说完,我率先迈着步伐朝着大马路上走去,金宏志三人也没拦我,走的时候,我还假装摇摇晃晃,一下子撞在了蒋宏亮的身上,没办法,哥就是这么屌。

  金宏志看着我的举动咧开嘴笑了笑,对我竖起大拇指,这搞的我多不好意思。“你们四个的确挺狂妄的,不过对于我来说,你们就是他妈的垃圾,小混混而已。”

  哎呀卧槽,我们最牛逼的攀哥可不乐意了,不知道他从哪里捡起一块砖头,就准备往金宏志的脸上砸,还好我速度快,急忙的拉住了他的手。“在别人家门口了,别打。”要不要看在是殷娅飞家门前,老子肯定跟着一起砸。

  蒋宏亮当然也不想在这里打,毕竟殷娅飞说过的。接着他对着我们说道:“有什么矛盾隔天再说,不是冤家不聚头,下次你们可没这么好运气。”他的样子很嚣张,右手指着我们。

  虽然大家的确都很愤怒,但都没有再说什么了;金宏志三人便迈着优雅的小碎步率先离开了。

  我的酒醒了一大半了,回想着刚才对殷娅飞做的事情,真是刺激;可偏偏就在最关键的时候,却被他三人破坏了,想想真是郁闷。不过小涛哥三人可是在一旁将所有的经过全部看得清清楚楚的。

  记得小涛哥说得特别认真,他拍了拍我的肩膀。“我以纵横情场十几年的经验来看,你完全有戏,没看见她笑得多开心嘛。”

  对啊!顿时我的内心就如同卷起了千层大浪,蹦腾不止。前所未有的激动,然后那一夜我很晚也没睡着,三年来的心结就这么打开了,真他妈爽。

  “那一夜我喝醉了拉着你的手,胡乱的说话.....”我躺在床上,翘着二郎腿,嘴里叼着根烟,模模糊糊的哼着记不清是谁唱的歌。脑海内还想着殷娅飞那倾国倾城的笑容。

  然后,然后我的门就被撞开了,我妈拿着衣架,看着我嘴里的烟,二话不说的朝着我裸露的大腿打了下来,火辣辣的痛;我急忙猛地吸了一口烟,然后顺着窗口扔了出去。

  “哎呀,我的亲妈,别打了,痛痛痛.....”

  “这么小就学抽烟,在门外就闻到烟味了,不学好,我叫你不学好.....”然后,我摆着大字型的睡姿躺在床上睡了过去。

  毕业晚会之后,就得放假了,再过十天便去学校拿通知书;我倒很想知道,哪所倒霉的高中把我录取了?

  第二天,我起得特别的早,因为我要去买早饭,然后送到殷娅飞的家门前;但是,我也不知道她父母在不在,便蹲在她家门前等她出来,等了许久许久.....我便将给她买的早饭全部吃了。

  第三天依旧如此,第四天,第五天,第六天......我放弃了。接下来的那几天我也忘记是怎么过的了。但我却记得,我们兄弟四人去了南海市的少管所,去看我的山鸡哥。

  山鸡哥的样子还是那么酷,很短很短的头发,有些扎手,他冲着我笑着说道:“我不在的日子里,又去惹事没?”

  “没有没有,低调着了。”我冲着他摆了摆手。

  “那就好,别到处惹事了,好好学习吧!都什么年代了,别总是想着打打杀杀了,现在是金钱社会,呵呵。”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有些担心,我担心山鸡哥出来之后不再带我继续狂妄了,我担心他在里面变好了。可是他说得很对啊!

  我当时有些困惑,对着他问道:“山鸡哥,你出来不打算带我继续狂妄啦?”我问得很直接,然而他回答得也很直接。“不了,好好学习吧!”

  我发誓,我读书的时候,我有很多看不来的人,我想干他们,但我没有底气,我的底气就是山鸡哥。我当时就想:等我山鸡哥出来了,我一个一个的干趴你们。

  可是现在,他居然告诉我不混了。我面无表情的‘哦’了一声,便不再说话。接着山鸡哥冲着彭君南说道:“阿南,替我谢谢你爸爸,他将我的刑期减少了一大半,或许要不了多久,我就可以出来了。”

  虽然我当时很不理解山鸡哥为什么不带我继续狂妄下去,但他说他就要出来了,发自内心的,我很高兴,是真的高兴。然后我就告诉我自己凡事都得靠自己,以前是我太依赖山鸡哥了。

  随后,我们四人便各回各家了,小涛哥不知道在哪里找了个暑假工,便去上班了。

  明天就是拿录取通知书的时候,到时候就可以见到殷娅飞了,心里很是激动,然后彻夜的失眠了。

  我和小涛哥看着手里的录取通知书,然后如释重负般的松了口气,还好考上了,虽然是全市最烂的三中。

  填志愿的那天,小涛哥搂着我的脖子,十分狂妄的冲着彭君南与胡攀说道:“我二人是要去三中打天下的,等我们将三中征服了,再带你们过去潇洒潇洒。”

  胡攀一副高傲的样子,不屑般的瞥了小涛哥与我一眼,随即他一把将彭君南拉在身边。“信不信,我能让二中一个月传遍我的名字。”我本以为小涛哥够狂妄的,想不到攀哥更甚一筹。

  “攀哥威武!”彭君南吼道。

  然而计划永远比不上变化,千算万算没算到胡攀落榜了,他哪里也没有考上。顿时彭君南就不乐意,说好的一起去二中呢?

  “这个....”攀哥看着录取通知书上那大大的叉,有些许的尴尬。然后,胡攀一把将录取通知撕成一把碎片,双手插在兜里,一副高高在上的表情,俯瞰着我们。“不就是没考上嘛,切,老子还不稀罕。”

  #酷Q匠网永s久免Le费!-看小说\

  这逼装得我给99分,多一分怕他骄傲。只是可怜了南哥,一个人孤苦伶仃的前往二中,甚是寂寞啊!

  我从小卖部里买了四只雪糕,坐在花园里,我在等殷娅飞,至从上次表白之后,就再也没见过她了,说实话,我已经想她想得要疯了。

  好吧!我快要放弃了,看着初三毕业的同学些或喜或悲的离开了学校,依旧没看到她那美丽的身影。等来的却是金宏志一行人。我当时就不爽了,起码也得让我见到殷娅飞你们再来也不迟啊!妈的。

  他们大概有七八个人的样子,气势汹涌的朝着我们走来;我在地上看了看,看有没有砖头之内的东西,还好,边上的确有一块红色的砖块。我顺势就将砖块提了起来。

  我们四个都不是孬种,就算他们人多又如何?

  金宏志走到我们前面停了下来,露出一抹笑容盯着我们,这笑容很是装逼,但也很欠揍。“笑什么,傻逼儿子。”小涛哥那可爱的声音从嘴里吐了出来,顿时我就乐了,涛哥不愧是涛哥。

  胡攀是最冲动的,只见他两眼都要冒出火一般;君南虽然喜欢跟我们这些混混在一起,但不得不说他遗传了他爸爸的很多因素,他很镇定,脸上没有一丝波澜,倒不像胡攀那样沉不住气。

  “到现在还这么狂妄,你知不知道,你们四个在我面前就是垃圾,渣渣,小混混。”金宏志笑起来的样子很神秘,但也很欠揍。

  “傻逼儿子。”小涛哥在一旁默默地说着。

  “我艹,朱涛,是不是想死啊?”金宏志一旁的邋遢男生冲着朱涛骂道,我认识他,他叫张伟,对我来说他就是个傻子,一身邋遢不说,长得还很丑很黑,妈的,基因突变的外星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