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昏将至,我叼着一根烟,拖着疲惫的身躯与工友来到一家破旧的小面馆里,顺便点了一碗面,拿起筷子就狼吞虎咽起来,样子颇为狼狈。

  这个时候,街道上沸腾了起来,我抬起头闻声观去,一辆十分高贵的宝马朝着这里缓慢的驶了过来,宝马车的后面,跟着几十个身穿黑色西装,带着墨镜的大汉,看起来特别的威风。

  我旁边的工友用胳膊碰了碰我。“知道车子里面谁吗?”我摇了摇头,他接着说道:“是这个城市的地下皇帝胡攀。”

  听到胡攀两个字,我并未太过惊讶,倒是不以为然笑了笑。“他是我兄弟。”我喝着面汤随口说道。

  “你兄弟?那你还在这里坐着,你看看你浑身上下破破烂烂的,哈哈哈哈,这个笑话不好笑。”

  我的头发凌乱不堪,衣服脏而破烂,脸上沾满了泥土,听了旁边工友的话,我不由得愣住了些许。我无奈的苦笑了几声。“曾经的兄弟。”

  宝马停在了这破旧面馆的前面,他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小眼睛,小嘴巴,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与年少的时候一模一样。他看到了我,缓缓地朝我走来。“沈天,好久不见。”

  我努力的抑制住自己的情绪,但右手还是伸进了兜里,紧紧地握住了枪.......

  八零后剩下了沧桑,留给我们九零后的只有满腔的热血。我自认为我狂妄,所以我目中无人;我从小就是个混混,认为没有人敢拿我怎么样。但事实证明,狂妄自大是要付出代价的。

  记得在我初一的时候,因为我的狂妄,招惹到了一个比我还狂的混混,他二话不说的提起板凳就敲在了我的脑袋上,接着一脚踩在了我的脸上,我当时就被他的气势吓倒了。

  他叫韦庆,我们都叫他山鸡哥,因为他比我狂,而且长得有那么一点像山鸡,这个外号便盖在了他的头上。

  我也不知道怎么的,我和他的关系慢慢地变得很好很好,就像亲兄弟一样。

  但是最后又因为我的狂妄,把一个年纪里的大混混惹了;那天那混混带着一大帮人来找我麻烦,我被踹倒在地,脑袋不知道被什么敲出了血。我也不知道山鸡哥从哪里找来的一把弹簧刀,一下子扎进了大混混的肚子里。

  我的山鸡哥,就这么进了少管所,他进去的时候对我说了一句话:等我出来,继续罩着你,带你狂妄。

  我也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是自己的狂妄将山鸡哥送进了少管所。从那以后,我从一个狂妄自大的混混,彻彻底底的沦落为了一个不折不扣的屌丝。他们也就笑称我为‘屌丝天。’我在等,等山鸡哥回来,继续带我狂妄。

  “屌丝天。”我听见身后有人叫我我,我转过身,看见三个人朝着我走了过来。“靠!”我笑着对他三人骂了一句。

  他们是我现在最好的兄弟。矮个子,留着斜刘海的叫朱涛,我们都叫他小涛哥;长得十分帅气,方寸小平头的叫彭君南;而那小眼睛,小嘴巴,一副高高在上的叫胡攀,我们最牛逼的攀哥。

  除了彭君南,我们几个都挺普通的。他的父亲是南海市警察局局长,很是有威严的一个高官,但南哥却跟着我们过起了小混混的日子。

  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在隆艺中学读了三年的时间,总算是解放了,所以学校组织了今天的毕业晚会。我们四个人,穿着四双长长的甩尖子皮鞋,一摇一摆的走进了学校。

  毕业就毕业呗,有啥大不了,我是这样认为的。但唯一让我舍不得的,是那叫殷亚飞的女生,不是吹牛逼,我整整的暗恋了她三年。

  虽然我狂,虽然我叼,但对于这感情事情,我真的一窍不通。而且每次见到漂亮的姑娘,我都会脸红,妈的,老子也不想啊!

  “屌丝天,都暗恋殷娅飞三年了,还不打算动手啊?是时候展现真正的技术了。”小涛哥坐在位置上磕着瓜子,一脸笑意的对我说道。

  我没理他,因为我实在不知道怎么说。

  “泰戈尔曾说过: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我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泰戈尔还说过:沉默是一种美德。但在喜欢的人面前,便是懦弱。”

  “曾经有一段真挚的爱情摆在你的面前,可你却没有珍惜.....不对,说错了,你是典型的单相思。”彭君南此话一出,惹得胡攀与朱涛大声的笑了起来。

  我早就习惯了他们的打趣,大家在一起三年了,彼此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一起打架,一起挨打,一起被那个叫王艳萍的班主任责骂。然后我没有理他们,磕着瓜子。

  其实我的内心是冲动的,我很想立马跑到她班上,拿着玫瑰花,跪倒在她的面前。“小飞飞,你愿意我做我女朋友吗?”但我的确对这些事情没什么经验,我的狂与屌完全没有插入到我情商之上。

  最后还是攀哥给力,提起重重的书包,将里面拿十几罐青岛拿了出来,端到我的面前,整整齐齐的,一共十九罐,我也不知道他书包是怎么装下的。

  “喝完了,你就敢了。”攀哥对我说道。

  我知道酒后乱性,而且我也经常喝醉酒做一些连我自己都想不到的事情;比如说在大街上脱衣服,跑到陌生人家里上厕所,爬到电线杆上自称是电击小子.....

  我怕,我怕这次喝醉了又闹出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大笑话;但事实证明,我的确又一次在学校里出名了。

  Z◎酷}匠网√{正版L首E发

  依稀记得,所有初三的学生爬在阳台上,看着操场上的我脱了上衣。冲着我们班主任的办公室就开始大吼了起来:“王艳萍,你给本大爷滚出来,你说你当个班主任,为什么长得不漂亮,还穿个丝袜诱惑本大爷。”

  “知道本大爷是谁吗?我是大德大威Angela小天,号称中单小魔王,闷骚男神屌丝天,你以为你能诱惑得了我吗?”

  我模糊的听见了整耳欲聋般的笑声,我还看见了王艳萍遮住了脸,偷偷地从后门跑了出去。然后,我又看见了学校的保安提着塑胶棒就朝着我冲了过来,我笑呵呵的看着他们。还好小涛哥三人来得及时,拉着我跑出了学校。

  就这样,初三的毕业晚会被我搞糟了,对班主任的歉意也是深深地烙在我的内心深处。

  当然,事情还没完,今晚上是要表白的。我被他们拖着来到了殷娅飞家门外的小巷里,等待着她的归来。

  然后,小涛哥一把将我推了出去,恰好撞在了殷娅飞的身上,还好我的速度快,一下子搂住了她的腰,不然她就摔倒在地。我还记得这是我和她第一次这么亲密接触,也是第一次双眼对视,我也不知道到底是我喝酒导致脸红的,还是害羞脸红的。

  她一把推开了我,不知道是因为讨厌还是矜持。“沈天,你在这里干吗?这么晚了,该回家了。”

  我有点激动,她认识我,她知道我的名字。我咧开嘴笑了起来,样子有些滑稽。“嘘,别说话,吻我。”

  然而她并没有吻我,反而脸上露出一丝恐惧;刚才在学校震惊的场面她一定看到了,她知道我喝醉了酒,怕我对她做什么坏事。笑话,我沈天虽然不是什么君子,绝不会做这些龌蹉的事情,就算喝醉了也不会。

  然而.....事实证明我没控制我自己。我一把的将她抱在怀里,她有些惊慌失措,我却感觉很舒服,看着怀里娇小美丽的她,我忍不住的朝着她的额头亲了下去。天呐,我在做什么?这算不算犯罪。

  不知道她哪里来的力气,又或者说是我松开了她,她挣脱了我的怀抱,朝着她家门跑去。

  “等等。”我喊得声音不大,但足以她听得清楚,我也不知道怎么的,一下子安静了下来,感觉特别庄重。

  “殷娅飞,我喜欢你,我暗恋你三年了,你愿意做我女朋友吗?”我发誓,从小到大第一次说这么肉麻的话。她愣住了些许,停住了脚步,转身看着十分狼狈的我。

  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与她对视了良久,然后....我竟打了个饱嗝,靠,这么好的情调就被我破坏掉了,我狠狠地甩了自己一巴掌。

  她捂着嘴笑了笑,这一笑,倾国倾城,这一笑,美得甚人。我尴尬的挠着头,冲着她很老实的笑着。“可以做我女朋友吗?”我发誓,我说的很诚恳。

  至今为止,我都还记得她腼腆的笑容,她低下了头,双手紧紧的握在一起,不知道是不是紧张,或者说是在考虑。我就这么盯着她,耐心的等待着她的回答。

  她总算是抬起了头,冲着我笑着,笑得很开心.......我顿时就懵了,为什么她一直在笑呢?

  然后,她缓缓地张开了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江疤儿说:

新书新书,大家支持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