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一章 云家!

  清晨,黑云蔽日,环盖大地。这一天下着清雨,雨丝如线,细细密密,时而吹着急风,声音如雷。

  半空之中,一队长达数十丈的队伍正在空中不断前行,中间围绕着一人,此人身上捆绑了诸多锁链,几乎想要动弹几分都成了难事。此人的四周足有近百名道宫境初期的修士在轮流的盯着他,若是此人有所异动,这些人也就会在第一时间得知。

  如今被百余名道宫初期修士轮流监视的这个人,除却姜恒之外又还能有何人?

  此刻他随风而行,周身清风微微拂动,似乎他之所以前行,是因为清风在不断吹送,这种感觉实在惬意。若不是此刻他正处于一种被捆绑的状态,说不定他会畅快的呻吟出来。

  在赵国的时候,姜恒曾有无数次幻想自己飞起来的时候会是一个什么样子,可如今的场景显然不是他所想象的那样,锁链的捆绑对他没有造成多大的压力,他恢复灵力的进度也在缓慢的继续着,若他想要脱困,首先就要先将自己的状态调整到巅峰时期,若不然他就算能够逃脱,也只能面临着有一次的被捕。

  “云家?”姜恒回想起了那白衣青年先前所说过的地方,牢牢地将这两个字记在了心底,“他娘的,若是以后有机会,我一定把这个云家偷个精光不剩!”

  正当此时,谨言的声音突然在姜恒的耳边响起“你还是想想先如何脱困再说吧,你的周围足足有着近百名道宫初期,而且还有着一个道灵境初期的领军人物,想要脱困简直难如登天啊!”谨言说这话虽然有些泄气,可是他所说的的确是眼下最真实的情况。

  “你说你怎么这么倒霉,刚一从清源山脉出来就遇到这么多事,好不容易提升了些修为,本以为你能有点自保之力了,我居然没有想到你居然能捅下这么大的篓子!”慎行也开始在姜恒的耳边念叨了起来。

  “你们两个少在那儿说风凉话,还不赶紧想办法!”姜恒顿时一声低喝,却把这两个夯货说的哑口无言,他们两个支支吾吾的谁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顿时使得姜恒心烦意乱了起来。

  此刻他最担心的,到还并非是他自己,他最担心的乃是夜秋雨。

  事先姜恒把夜秋雨收进了自己的储物袋,就连他也没想到自己会遇到如此麻烦,他此刻最担心的就是夜秋雨突然醒来,发觉自己在一个陌生的地方会有些害怕。他下意识的想要去触摸自己的储物袋,刚刚弹动了一下手指,就从那捆绑着他的锁链上传来了一阵电击之感。

  姜恒缓了好一阵才缓了过来,这电击之感着实厉害,顿时使得他浑身酥酥麻麻的根本提不起半分力气来,如此也就是的他根本不敢再轻举妄动了。

  云家的所在,乃是东郡天阳山脉,石壁如同鬼斧神工雕刻一般,奇峰怪岩,树林丛密,倒是一处可观的秀景。

  天阳山脉共有七峰,其中唯数中间的天阳峰最为高耸,虽不比青霄山脉那般,却也足有数千丈之高,平日里云层也不过是聚集在天阳峰的半山腰而已,而天阳峰的峰顶,正是云家的所在。

  其余六峰之中,皆是云家的六条支脉,虽不是嫡系族人,却都有着血缘之间的联系。

  苏翎所在的支脉,在云家如今风头正盛,本来云家的长老本想着等苏翎回到家族当中,便将支脉的族长之位传给苏翎。

  实则苏翎此人生性纨绔,又极其好色,若不是他有着一个身为家主夫人的姑姑,恐怕他早就被云家扫地出门了,哪里会留他这等祸害在家族当中肆意妄为。

  要将支脉的族长之位传给苏翎这件事也是迫于无奈,苏翎此人不仅,还心狠手辣,如今他那一脉的族长已经年迈,早已不堪重任,而其余能够有希望继承族长的男丁早已被苏翎在暗中“解决”掉了,如今这一脉之中男丁之中除却苏翎之外,也就剩下了些许三两岁的幼童。

  若是一直将此事拖延下去,谁也不敢保证苏翎不会对那些幼童下手,此人犯起狠来,绝对超乎常人所能想象,只是于多日之前,苏翎在家族当中的命简突然断裂,顿时使得云家上下一惊。

  命简断裂之后,会浮现出一段影像,这段影像就是死者生前杀他之人的面目。

  那日苏翎只瞧见了夜秋雨那惊艳绝伦的美貌,完全忽略的姜恒的存在,更没想到姜恒的长枪居然如此强悍,居然一枪就结果了自己的性命,这一切都是他所始料未及的。

  而在苏翎死前曾召集的十几个道宫境修士,他们的命简也随之纷纷断裂,命简的影像之中所呈现出来的那个人,面目清晰可见,可不正是姜恒!

  云家得知此事自然震怒,当即排除了家族当中大量的修士出去,前去围剿姜恒。家主夫人还曾下过一道密令,此人只可生擒,不可伤及性命。

  如今苏翎在他那一脉当中可真算得上是一脉单传,先前苏翎在家族当中如何肆意妄为她都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现下苏翎突然身陨,苏家的那一脉族长老迈,年轻的一辈也无人继承,势力日渐衰弱,自然使得云家的这位家主夫人震怒。

  天际,陡然横生出现了一道长虹,这长虹之中有着一人,是一身着白衣的青年男子,看似一身仙风道骨,实则却是腹黑至极。

  在云家这个龙蛇混杂的大染缸里面,他能混迹到如今这种地步已经实属不易,可即便如此,他虽为嫡系一脉,却也只够给大公子云锦当个跟班的资格。

  此人名叫云鹰,可算是云锦身边最为忠实的一条狗,平日里云锦吩咐他什么,他断然不会推脱一二,这个去追捕姜恒的差使,也是由云锦指使他去的。

  云鹰飞到了云家的上空,顿时止住了身形,回首一看他身后就如同有着一片黑压压的乌云席卷而来。

  道灵境修士的飞行速度,自然不能跟道宫境相提并论,一路上虽然云鹰未使全力,却也将身后的队伍落的极远。

  没过多久,羁押着姜恒的百余人已经近在眼前,云鹰的目光冰冷,穿过了人群直接落在了姜恒的身上,看向他的眼神,就如同看着一具死尸一般。

  “哼,我倒真想知道,苏翎这个废物是怎么被一个开元境的蝼蚁给杀了的。”云鹰冷哼了一声,他从来都没打心底里瞧起过那个苏翎,若不是苏翎与云锦两人关系甚好,平日里见到了他都懒得理会,如今苏翎身陨,而杀他之人竟是一个开元巅峰的修士,起初的时候他倒还是为之一惊。

  在围捕姜恒的过程中,他带去的百余人中,被姜恒杀了三人,其中还有一人破碎了道宫,修为境界跌落到了开元巅峰。

  云鹰自然没有亲自去参加围捕的行动,只是当他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却也是心中一惊,若是换做是他,断然不可能做到如此地步。

  ◇#酷/匠网1首发

  其实云鹰不知的是,先前姜恒击杀苏翎的时候,修为还只是开元初期,因为与望夜泉融合了之后,他的境界才突然提升到了如此地步,否则让他看到杀死苏翎之人,竟是一个开元境初期的蝼蚁,就不只是心惊这般简单了。

  如今天阳峰已经遥遥在望,云鹰缓和了一下心神,脸色阴沉未语,便朝着天阳峰的所在缓缓飞去。

  云鹰身后的百余人当中,其中多数都是支脉当中的修士,他们没有资格进入天阳峰,自然就纷纷脱离了队伍,而当支脉当中的人全部都脱离了之后,先前百余人的队伍竟剩的不过寥寥几人。

  天阳七峰附近,有着云家的护族大阵,此阵平日里不常开启,只有当外敌接近之时才会展现出它强悍的威力,此阵极其凶悍,乃是由柳循天足足耗费了近三年的时间才布置完成。

  这云家的护族大阵,可算是柳循天早年的巅峰之作,如今他所能布下出的大阵,自然更胜以往,只不过想要让他来布下一个如此庞大的大阵,所需支付的钱财绝对是一个天文数字,而且需要消耗的材料也绝对不能少,云家虽然势大,却也不得不顾及整个家族的前景,若是此刻再由柳循天为云家布下一个新的大阵,那就得消耗云家将近三年的总收入才行。

  云家上下近万人,若是三年之内都没有修行资源可用,那届时很可能就会被其他的势力赶超,甚至吞并。

  这种事情在东郡时有发生,倒也算不得稀奇。

  故此,云家的家主也就想到了一个办法,他命独子云锦去向柳循天提亲,世人都知那柳循天特别宠爱他的独女,若是能将柳循天的女儿柳寒烟给骗过来,届时柳家也就跟云家捆绑在了一起,云家若是有难,柳家又岂有不帮衬之理?

  云锦和柳寒烟彼此之间虽无男女之情,倒也还算熟络,再加上柳寒烟生的俏丽无双,其美貌早就冠绝整个东临星,又怎会不让他心动?(未完待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