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气之中,登时出现了一种灼热之感,迎面而来的火山,对那虬须大汉来说就如同一颗阳星骤然降临在他面前一般。

  他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紧接着就开始疯狂的运转自身的道宫之力,左手握紧成拳,朝着火山猛然挥去,登时一股强悍的距离顺着他的手臂贯彻而出。

  无形中,空间开始震动,虬须大汉的这一拳直接轰击的火山后退了十余丈,可那燃烧着赤金色火焰的火山并没有因此而崩碎,就连丝毫的裂痕都没有出现,略微停顿了之后再度朝着那虬须大汉轰然而去。

  先前的那一拳,已经是虬须大汉所能打出的巅峰一击,除非他的修为在此刻突破,否则以他道宫中期的修为,根本不足以撼动这迎面而来的火山!

  在这一刻,他的眼中露出了疯狂之色,在强烈的危急之下,他居然炸碎了自己的道宫!

  丹田之中的道宫碎裂之后,他的体内顿时出现了一股道宫后期的波动,只是这种状态不可能长久,莫约半刻钟之后,他就会因为灵力耗尽而修为也跌落至开元境巅峰。

  “吼~~”

  虬须大汉嘶吼了一声,这一声嘶吼就如同龙吟虎啸一般,声震百里,登时响彻在整个小镇的上空。他再度挥拳而去,这一拳完全可以发挥出堪比道宫后期的一击,这一击足足比他先前所轰击出的那一拳,强了数倍不止!

  这一拳猛然而去,顿时出现了一种诡异的声音,这种声音就像金铁摩擦的声音一般,而可见的是,他这一拳所过之处,虚空之中都擦出了许多火花!

  轰隆

  堪比道宫后期的一击,直接轰击在了火山上。顿时,火山镇压而来的速度骤然减缓,更从这火山的里面传出了一阵咔咔之声,这火山的表面上,终于出现了些许裂纹,可这些裂纹的出现也并没有使得火山因此而彻底崩碎,在空中稍微停顿了一下,火山就再度朝着那虬须大汉猛然而去,可见的是,这火山的气势比之先前要减少了许多,就连山体表层的赤金色的火焰都开始逐渐消退了起来。

  那十几个道宫初期强行的压住了体内的反噬之力,再度开始飞快的掐诀。他们这十几人配合默契,与先前一样,他们的术法完全一致,术法完成之后再进行逐一叠加,术法的威力骤然增加了将近十倍不止!

  S、酷6匠网s、正版e}首☆f发n

  这十几个道宫初期的术法,顿时幻化出了一只巨手,这只巨手猛然间伸出了一指,朝着姜恒骤然而去。

  姜恒猛然间一枪横扫而去,直接与那骤然而来的巨手轰击在了一起,只听一声轰鸣顿时响彻天际,姜恒的身体直接倒飞出了数十丈不止。

  那是十几个道宫乘胜追击,再度飞快的掐诀施展着术法。

  正当姜恒的身体倒飞之际,只听身后传来一声轰鸣,正是那虬须大汉骤然而至,那虬须大汉在将火山彻底轰碎了之后,如今也就只剩下了一击之力。

  “给我死!!”

  虬须大汉运集了体内剩余的所有灵力,猛然间冲着姜恒再度轰击出了一掌,这一掌,绝对堪比道宫后期的全力一击!

  这虬须大汉在轰出这一掌之后,缓缓的朝着地上落了下去,他如今已经不再是道宫境的修士,体内的灵力也根本不足以维持他再继续飞行。

  他的目光死死的盯着姜恒,一直不敢移开半分,这虬须大汉炸碎了自己的道宫,想要恢复简直难如登天一般,只见他的两鬓在这一刻瞬间多了许多白发,脸上顿时出现了许多皱纹,整个人在一瞬间就变成了白发苍苍的老人。

  道宫一旦炸毁,修士自然不能再继续享受道宫境修士的寿元,如今这虬须大汉在炸碎了道宫之后,几乎在此刻仿佛看见了自己生命的尽头一般,若是不能在短时间内再次开辟道宫,那他将必死无疑!

  “破!!”

  姜恒顿时一声嘶吼,刚一稳住身形就挥起了手中的金乌长枪朝着虬须大汉的那一掌骤然而去。

  枪尖刚与虬须大汉的那一掌触碰到了一起,直接一股巨力顺着枪尖贯彻进了姜恒的身体,使得他就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般倒飞而去。

  正当此际,那十几个道宫初期的术法也即将完成了,这一次他们所打出的术法几乎耗尽了所有的灵力,就连体内的道宫都随之暗淡了几分。

  随着最后一个灵诀的打出,顿时空中一股强烈的灵力波动传彻而出,十几个道宫初期的灵力凝聚成了一柄巨剑,此剑足有近百丈之高,刚一凝聚完成,就朝着姜恒的所在骤然飞去,速度之快,简直就如同奔雷一般。

  姜恒直接掉落在了小镇的街道上,此刻街道上已经没有了来往的行人,有的只是云家前来追杀他的人,刚一稳住身形,就有一柄高达百丈的巨剑朝着他骤然而来,顿时使得他浑身压力大增。

  “给我破!!”

  一声嘶吼从姜恒的口中传出,体内剩余的所有灵力在这一刻疯狂的被贯彻进了金乌长枪之中,谨言和慎行的本命之火几乎被激发到了极致一般,姜恒猛然间将手中的长枪冲着那柄巨剑投掷而去,紧接着又要面临来自其他人的攻击。

  街道上的确没有了来往的行人,可却有着云家的人。姜恒的附近,足有近二十位道宫初期的修士,此刻姜恒的灵力几乎耗尽,若想抵抗这些人的攻击,除却依仗金乌长枪之外别无他法,可眼下金乌长枪已经被他投掷出去,若是这时将其召回,先前所做的一切都成了无用之功!

  一个身着青衣的道宫初期冲着姜恒骤然一指,伸手掐诀间,姜恒的脚下顿时出现了一根冰刺,好在姜恒躲闪及时,否则必定被那冰刺贯穿了前胸不可。

  紧接着姜恒还没站稳,就感觉到了身后传来了一阵强烈的危机之感,姜恒纵身一跃,虽然没有灵力,可他的轻功多少还能起到些作用。

  只见一只灵力幻化而成的巨兽正朝着姜恒先前所站的地方撕咬而去,若是姜恒先前迟疑了片刻,恐怕早已被这巨兽一口咬的血肉模糊。

  刚刚躲避了巨兽的攻击,紧接着身侧就有着一只火凤朝着他轰然而来,这火凤并非真实,乃是由修士的术法幻化而成,姜恒此刻无从躲闪,火凤自然一击而中。

  只是这火凤接触到了姜恒的身体,竟没有对他造成丝毫的伤害,反而化作了一道火光钻进了姜恒的体内,顿时化作了一股精纯的灵力出现在了他的丹田之中。

  火凤与三足金乌乃是同等级的存在,若是这只火凤是真实存在的生命,姜恒自当避让三分。只是这火凤是假,姜恒体内的三足金乌却是真实存在的。由术法幻化而成的火凤自然不能与三足金乌相提并论,当它刚一触碰到了姜恒的身体的时候,就被谨言直接吞噬,化作了精纯的灵力。道宫境初期的全力一击,自然不能跟开元境巅峰相提并论,先前火凤所化作的灵力进入了姜恒的体内,顿时使得他的体内出现了一种充盈之感,此刻他虽未恢复到巅峰状态,却也相差不多。

  正当此时,姜恒的掌间火光一闪,金乌长枪骤然回归。只听上空传来一声巨响,先前朝着姜恒轰然而来的那柄巨剑也伴随着响声随之消散,一股反震之力的出现顿时使得周围掀起了强烈的罡风,众人纷纷倒退数步,好不容易才稳住了身形。

  姜恒趁此机会握紧了枪杆朝着离自己最近的一个道宫初期猛然刺去,这一枪速度极快,就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枪尖就已经插进了那人的丹田,直接搅碎了他的道宫,夺走了他的生命。

  这时周围的其他人都反应了过来,纷纷朝着姜恒施展着自身最强的术法,誓要将其挫骨扬灰才肯罢休一般。

  “他娘的,居然能引来这么多的道宫境修士,看来我先前杀的那个人一定来头不小。”姜恒自然知道这些人为何一定要杀了他的原因,心中再次腹诽道:“别让我知道你到底是什么身份,否则我一定去把你家投个精光!”

  正当此时,周围的二十余个道宫初期飞快的掐诀,顿时姜恒的周围突然闪现了一道无形之光,光芒散尽之后,姜恒这才发觉他的四周出现了一道无形的屏障,而这道屏障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收缩,转眼间就已将到了他的身前。

  这道屏障足足汇聚了二十余个道宫初期修士的灵力,莫说姜恒此刻还只是一个开元巅峰,就算他此刻突破至道宫初期也根本无济于事!

  顿时,一股挤压之力骤然传来,姜恒贯彻灵力用金乌长枪冲着那屏障轰击了数次,可他的攻击轰击到了这屏障之上根本没有起到丝毫的作用,就连屏障收缩的速度都没有因此而减缓半分!

  姜恒的心中骤然一惊,就连他一直所依仗的金乌长枪都没有办法破解这道屏障,此刻他所面临的,绝对是他有生以来所经历过的最大的死局!(未完待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