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源山脉以北,近千里之地,那里有一个小镇,镇上人来人往,此刻正值清晨,也就是镇上来往的人群最多的时候,来往的人群之中有着嘈杂之声,更有着商贩的吆喝声,显得极为热闹。

  这里属于云家的地界,来往人群当中,也有着不少云家的修士混杂在里面。修士若是不施展法术,也就与常人无异,街上的人们根本察觉不到这街道上来往的人群当中,竟不断的汇集了越来越多的修士。

  若是平日里,在这个小镇上能有上个十几个修士还算平常,可如今这小镇的街道上,足足混迹了近百名修士,倒是显得极为反常。

  小镇上有一家客栈,名叫云梦楼,正是云家在此地的产业之一。云家势力极广,虽不及世间第一修仙世家——欧阳世家,可却也是世间屈指可数的修仙世家之一。

  云梦楼的二楼的房间里,住着一对青年男女,这两人昨日来此住下,来时看这两人的样子风尘仆仆,像是赶了很远的路来到此地一般。

  就在两人刚一在客栈住下之后,云家就盯上了这两个人,经过了一夜的时间,云家将附近所有能调集而来的修士全部调来了此地,似乎跟着两人有着什么深仇大恨一般。

  如今住在云梦楼二楼的两个人,可不就是姜恒和夜秋雨,两人从钟乳洞中逃脱出来之后,就到了一个根本不认识的地方,一直走了很久,才找到了这么一个小镇。

  姜恒修为突破之后,带给他的不禁只是修为上的提升,还带给他了一身的异味,起先他并没有所察觉,可当从钟乳洞出来之后,他险些被自己身上的异味熏得晕厥过去。

  好不容易找到了这么一个小镇,接着又随便找了一家客栈住下,昨天夜里一直用热水洗澡洗了足足八次,他才觉得浑身上下再没了那种辣眼睛的味道。

  原本的那套青衣,他自然是不敢要了,就算是能洗干净,他的心里也有所抵触。好在如今他已经不再是一个凡人,而是一个修道者,只需运转自身灵力,便可幻化出一套崭新的衣服。

  姜恒和夜秋雨就住在一个房间,只是姜恒是睡在了地上,而夜秋雨则睡在了床上。虽然两人之间的关系已经明确,可姜恒对夜秋雨却是不敢有丝毫的僭越,也不知道他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夜秋雨对此倒是没什么抵触,可偏偏姜恒就是死活都不答应。

  灼热的阳光顺着窗子照射在了姜恒的脸上,因由夜秋雨的床上四周都有帷帐,所以她也就根本没有察觉。

  =酷!Z匠《Q网首c,发w

  姜恒缓缓的从睡梦中醒转,刚一睁开眼就舒畅的呻吟了一声,可下一刻他就完全是下意识的从地上窜了起来,浑身肌肉紧绷,目光环顾着四周,像是如临大敌一般。

  “看来我们先前杀的那几个人大有来头,现在仇家找上门来了。”姜恒的直觉向来很准,此刻他能够清晰的感受到客栈之中弥散着一股浓浓的杀气,而所有人的目标,显然就是他和夜秋雨!

  如今夜秋雨还未醒来,姜恒也没打算将她叫醒,一拍腰间的储物袋,直接将整个床连带着夜秋雨一起收了进去。

  “姜恒,现在怎么办?”谨言突然出现在了姜恒的左肩,目光凝视着四周,似乎在探查是否有着什么隐藏的危险。

  姜恒皱起了眉头,低沉的说了一声:“还能怎么办?想办法杀出去!”

  “真他娘的憋屈,怎么走到哪儿都被这么多人追杀。”慎行出现在了姜恒的右肩,嘟嘟囔囔的抱怨了起来。

  此刻姜恒的心里又何曾不是做此想法,他在人间界的时候,遇到打不过的高手还可以依仗自己超绝的轻功远遁千里,可如今这里是东临星,纵使他的轻功再怎么厉害,在这里也起不到丝毫的作用。

  姜恒本想推开房间的窗子,可却发觉这房间的窗子早就被人布下了禁制,使得他根本没办法从这里逃离,而能够出去的地方,显然就只有走客栈的大门了。

  “要是让我知道是谁总这么追杀老子,我一定要把他们家给偷个精光!”姜恒暗自腹诽了一声,直接推开了房门朝着云梦楼的楼梯朝着下面走了去。

  就在姜恒刚一走出房门的那一刹那,整个云梦楼的气氛瞬间降至了冰点一般,虽然此刻还没有到寒冬时节,可却依旧让人感到阵阵刺骨的寒意。

  “掌柜的,给我来两个小菜,一壶好酒。”姜恒走到了云梦楼的一层,目光环顾了一下四周,这里的人不多,也就三两个人,他几乎可以肯定的是,这里所有的人,都是来追杀他的人。

  他故作镇定的找了一张空桌子做了下来,摆出了一副毫无察觉的样子,此刻他若想脱身,只能等待时机!

  “小子,你都死到临头了,还想着吃饭?”坐在姜恒不远处的一个虬须大汉突然开口,伸手拍碎了面前的桌子,直接朝着姜恒猛然轰击出了一掌,顿时灵力陡转,顺着他的掌间,一股无形的巨力朝着姜恒骤然而去。

  姜恒的目光一扫四周,挥手间运转自身灵力,猛然轰击出了一拳,直接对上了那虬须大汉的一掌。只听一声轰鸣,强烈的反震之力顿时使得他接连倒退了十余步,直接撞倒了一根云梦楼的柱子这才稳住了身形。

  虽然修为已经提升到了开元巅峰,可想要正面对抗道宫境的修士,对他来说还是有着很大的差距的。开元境所仰仗的是自身灵力,而道宫境修士则是依靠着道宫之力,两种虽是同源却又完全不同的力量,在这两者之间的差距实在相差甚远。

  道宫境修士,所调动的灵力乃是自身道宫所散发而出的力量,这道宫之力与开元境修士的灵力完全不同。若非姜恒的肉身异于常人,又经过玄黄之气淬炼,先前那虬须大汉的那一掌,就能直接将他一掌拍死。

  开元境与道宫境之间的差距,那完全就是两个概念。虽然使用的都是自身的灵力,可当修士开辟了道宫之后,灵力也就随之变得不同。

  修士开辟了道宫之后,丹田之中也就没有了灵力的存在,却而代之的也就是自身的道宫。所使用的灵力也就成了道宫之中所散发而出的灵力,哪怕只是一个道宫境初期所能散发而出的灵力,就完全可以将一个开元境巅峰彻底碾压。

  修士所开辟的道宫,乃是以自身灵力凝结成晶,一点一滴的幻化而成的,灵力的凝实程度比之开元境巅峰都高出数倍不止,这之间的差距,就如同一道无法跨越的天堑一般。

  “小子,再接我一掌!”虬须大汉一声嘶吼,贯彻全身灵力运集掌间,猛然间轰击出了一掌,使得空间都随之共振,这一掌的威力比之先前要提升了数倍不止,所过之处更带着一阵呼啸之风,极其强悍。

  面对如此强悍的攻击,姜恒自然不敢硬接,心念一动之间,金乌长枪直接出现在了手中,双手紧握枪杆,一身灵力骤然贯彻而去。

  金乌长枪在灵力的催动下,顿时燃起了两种火焰,一为赤金,一为银蓝。虽然都是火焰,可偏偏给人的感觉却是截然不同。

  姜恒猛然间一枪挥去,枪尖冲着虬须大汉打出的那一掌,顿时与之碰撞在了一起。

  只听轰隆一声巨响,姜恒的身体再次倒飞出了数丈,直接飞出了云梦楼的大堂,他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无比,紧握着枪杆的双手都开始剧烈的颤抖了起来。

  虬须大汉的那一掌,再次震断了云梦楼的一根柱子,使得整个云梦楼轰然间倒塌,直接砸在了众人的身上。

  姜恒瞧准了时机,提起长枪就朝着远处疾驰而去,丹田之中所剩的灵力被他疯狂的调动着,他缓缓的飞起,刚要远去之时,却发觉自己的身前多了足足有十几个道宫境初期的修士。

  “杀!!”姜恒握紧了长枪,顿时朝着身前的十几个道宫初期的修士猛然而去,此刻出现在他眼前的,除却敌人之外根本不存在有第二种的可能,他若想从这死局当中逃出生天,除却用雷霆一击打开一个缺口之外,根本没有其他的办法!

  十几个道宫初期飞快掐诀,这十几个人所施展的乃是同一种术法,十几个人的术法逐一叠加。就在姜恒的眼前,凭空出现了一个做高达百丈的山岳,带着轰鸣之声,朝着他轰然镇压而去!

  姜恒握紧了枪杆,灵力疯狂运集,猛然间一枪刺去,登时时从枪尖划出了一道赤金色的火焰,这赤金色的火焰刚一出现,就直接朝着山岳迅速蔓延,转眼间这高达百丈的山岳竟成为了一个通体燃烧着赤金色火焰的火山,而起在火焰彻底蔓延整个山岳的同时,十几个道宫初期与术法的联系也统统断掉。

  一股反噬之力骤然席卷了这十几个道宫初期,使得他们纷纷于空中后退了几步,脸色青红不定,体内的气血更是翻滚如潮。

  就在这时,从地上传来一声轰鸣,那虬须大汉将压在他身上的云梦楼轰击成了碎片,脚踩着虚空骤然而至。

  姜恒连忙闪去,紧接着一枪轰击在了那近在咫尺的火山上,火山承受了姜恒的这一枪,直接朝着那虬须大汉轰然而去!

  火山降临的速度极快,转眼间就到了那虬须大汉的面前,虬须大汉的脸色凝重,瞧着那山体上燃烧着的赤金色的火焰,顿时皱起了眉头。(未完待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