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气之中,顿时出现了一股灼热之感,随着姜恒体温的不断升高,他周围的空间都随之显得有些扭曲了,他的身体时刻散发着一种极强的高温,虽不能熔金化铁,却也比之相差不多!

  夜秋雨自然发觉了姜恒身体的异变,此刻她更能清楚的感受的到姜恒体内修为的沸腾之感,可偏偏这种事她却插手不得,稍有不慎很可能就会使得姜恒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秋雨,你离我远一点。”姜恒的声音极为颤抖,似乎此刻他正在承受着十分强烈的痛苦一般。

  酷R@匠k、网首J发Zl

  事实的确如此,此刻姜恒的血液,灼热的就如同岩浆一般。试想一下,若是一个人浑身流淌着的血液,突然换成了如同岩浆一般的存在,此等痛苦又岂是常人所能承受的?

  此刻姜恒的每一寸经脉,每一寸血肉,每一寸肌肤,都在此刻如同被烈火燃烧着一般。浑身上下的每一个角落,所有的地方都在这一刻传来着一种强烈到了极致的疼痛之感。

  姜恒的耳边,如同有惊雷炸响一般,轰鸣之声,环绕不绝,回荡不散!

  “姜恒,你怎么样了?”夜秋雨的心脏,也在飞快的跳动着,她的心脏跳动的频率,似乎与姜恒的心脏跳动的频率形成了一种共振。两人心跳的频率,居然完全的一致!

  姜恒的修为因为与望夜泉的融合开始了飞快的提升,看起来在提升到开元境中期之后根本没有停顿之感,仍然朝着更高的境界不断的冲击着。

  可偏偏夜秋雨根本没有丝毫的改变,唯独姜恒的体内居然出现了天翻地覆般的变化,这顿时让夜秋雨感觉到了几分蹊跷。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若是因为与望夜泉的融合会提升修为,为什么我的修为没有丝毫的提升,而姜恒的修为提升的波动居然如此强烈?!”此刻夜秋雨的额头上已然香汗淋漓,四周灼热的空气使得本就不大的钟乳洞里面的气温升高了许多。

  随着一声清脆的响声在姜恒的耳边响起,他的修为在这一刻打破了瓶颈,跨入了开元境后期的境界。

  修为提升之后,姜恒的压力骤然大减,丹田里的灵力因为修为的提升开始再一次被压缩,这一次压缩灵力的过程极为缓慢,原本如同湖泊般的灵力,竟在此刻凝聚成了一滴滴灵液般的存在。

  灵液出现在丹田之中,那股精纯到了极致的感觉比之先前犹为更胜,虽然姜恒体内灵力的量在不断减少,可一滴灵液所包含的灵力,根本不能是先前丹田之中的那种气团般的灵力所能够相互媲美的。

  而就当姜恒丹田之中的灵力已有近半之数都压缩成了灵液之后,他的修为波动再次开始沸腾了起来!

  这一次,姜恒体表所冒着的白烟几乎将他整个人都包裹了起来,滋滋之声不断传来,钟乳洞里的气温再次随之升高了许多。

  夜秋雨实在忍耐不住,后退了几步之后才感觉略微清爽了些,姜恒周围的空间再次因为高温而扭曲的厉害,尤其是离得他越近,就能清楚地感觉到由他身体之中散发出来了那股灼热的气息。

  “怎么可能?你的修为已经接连提升了两个境界,现在居然还有要提升的迹象!”谨言的声音突然响起,言语之间的震惊更为明显了些。

  姜恒哪里顾得上理会谨言,此刻他正全力的压缩着体内不断滋生的灵力。虽然充盈的灵力被姜恒压缩成了灵液,可随着灵力的不断滋生,灵液的存在也开始越来越多,转眼间丹田中的灵液就汇聚成了一个小潭!

  潭水浓郁至极,几乎到达了一种黏稠的地步,灵力仍在不断地滋生,小潭也就随之不断的扩散。

  姜恒的体内咔咔直响,此刻体内传来的剧痛简直让他难以忍受,耳边的嗡鸣之声更是持续不断,浑身剧烈的颤抖着,却始终没有叫出声来。

  身体升腾的白烟越发浓密,将他整个人都包裹了起来,站在一边的夜秋雨,也就只能从浓密的白烟之中看到一个人影的轮廓而已,再则就是从姜恒体内传出的那股灼热的气息,使得钟乳洞里的气温再度升高了许多。

  姜恒的眼瞳,在这一刻完全变成了血红色,浑身上下除却白烟之外还升腾着一股暗红色的狂暴之气。他体内的神魂,在这一刻都如同被点燃了一般绽放着暗红色的光!

  “怎么回事,为什么还是不能突破!”姜恒嘶吼了一声,声音变得沙哑了许多。此刻他的体内似乎出现了一道屏障,阻挡着他的修为突破至开元境巅峰,姜恒已经冲击了十余次,始终没有将这道屏障彻底轰开。

  随着丹田之中灵液的湖泊不断扩散,此刻在他体内的灵液再次形成了一片汪洋之海,灵液已经被他压缩到了极致,根本没有了再压缩的余地!

  “给我开!!”

  姜恒再次一声嘶吼,那道阻挡他突破的屏障终于被轰击出了一道裂痕,这道裂缝的出现,顿时使得姜恒身体的压力骤然大减。

  略微缓和了几分之后,姜恒再一次轰击起了那道屏障,随着姜恒的不断轰击,屏障上的裂痕也随之越来越多。随着一道道裂痕的出现,压力也开始减少了许多,浑身上下的灼热之感开始逐渐冷却,体表升腾着的阵阵白烟也开始逐渐消散。

  眼瞳的颜色恢复如常,那股狂暴之感已经荡然无存,神魂绽放着的暗红色的光,也开始迅速消退。

  “给我开!!”

  姜恒的这一声呐喊,似乎运集了他全身的力气,使得整个钟乳洞都为之颤动了几分。他的体内突然出现了一阵清脆的响声。他的修为……在这一刻终于突破了开元巅峰!

  随着修为的突破,顿时一股清气贯彻全身,此刻给姜恒的感觉就如同瞬间贯通了百脉一般,灵力在体内流动的更为顺畅。

  姜恒舒畅的松开了手,金乌长枪化作了两道火光重回体内,轻舒了口气,感觉了一下修为增长之后带给自己的改变。

  “姜恒,你怎么样?没事吧?”夜秋雨瞧着姜恒几乎下意识的皱起了眉头,看着姜恒就在自己眼前突然接连晋升了三个境界,心中难免会有些羡慕之感。

  随着望夜泉的消失,钟乳洞中再次陷入了一片漆黑,姜恒心念一动,顿时这密不透风的钟乳洞中竟出现了一阵清风。

  姜恒没有立刻回答夜秋雨的话,反倒将目光随着风的流动不断游走,没过多久,他的目光就紧紧地盯住了一个地方,接着浅笑了一声“我先带你出去,其他的容后再说。”

  自从修为突破至开元巅峰之后,姜恒也拥有了可以短暂飞行的能力,他脚踩着虚空,在漆黑的钟乳洞中缓缓的升起,起先他并没有立即适应如何飞行,也是尝试了几次之后,才能缓缓的朝着上面飞去。

  “你小心些,若是找不到出口,咱们在想别的办法。”夜秋雨担心道。

  姜恒没有回应,转眼间他已经飞到了他认准了的那个地方,金乌长枪突然出现在了手中,灵力由丹田调动而出运集手臂,而后又贯彻进了手中的金乌长枪。这个过程虽说起来繁琐,可做起来只需瞬间即可。

  轰隆

  金乌长枪如一柄巨锤轰击在了石壁上,由枪尖传彻而出的巨力,顿时使得整个钟乳洞都颤动了几分。

  哗啦

  姜恒的这一枪将石壁轰击成了碎石,有不少石块滑落了下去。姜恒连忙喊道:“秋雨,你小心一点儿。”

  “嗯~”夜秋雨没有过多的回应,只是轻轻的嗯了一声,一双玉手飞快的掐诀,顿时自己的四周出现了几面土墙,将她完全包裹在了里面,任由那碎石掉落,也根本伤不到她。

  先前的那一枪虽然将石壁轰击成了碎石,可同样姜恒的手臂承受的反震之力也极为厉害,他握紧金乌长枪的手,明显的有些颤抖。

  姜恒再次运集灵力,贯彻进了枪杆之中,顿时枪尖燃起了赤金色的火焰,正是谨言的本命之火!

  轰隆

  又是一枪轰击在了石壁上,这一次石壁碎裂的程度更加严重了些,就连掉落的碎石也更多了。姜恒缓缓的退后了莫约一丈左右,只见他眼前那碎裂的石壁上竟燃烧着赤金色的火焰,这火焰顺着石壁上的裂缝直接就蔓延了进去。

  没过多久,姜恒再次一枪轰击在了石壁上,只不过这一次轰击石壁所用的是枪尾。此刻碎裂的石壁上,竟燃起了一种银蓝色的火焰,与之前赤金色的火焰不同,这银蓝色的火焰就如同跗骨之蛆一般,直接在石壁的表层燃烧了起来。

  银蓝色的火焰与先前赤金色的火焰不同,赤金色的火焰跟人的感觉是狂暴,而这银蓝色的火焰给人的感觉确实阴柔。

  石壁在两种火焰的不断燃烧之下,开始自行的掉落了起来,没过多久,这块石壁就轰的一声塌了,碎石朝下倾泻而去,姜恒连忙让谨言和慎行收回了仍然沾染在碎石上的火焰,他生怕会出些什么意外,会误伤到夜秋雨。

  随着石块的不断脱落,在姜恒眼前的石壁,竟变成了一个足有一人多高的通道,而通道的另一头,就有着一股柔和的光芒照射了进来。(未完待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