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老了以后,就会发觉时间过的特别快,转眼间时光匆匆流逝,大牛和李小婉如今已经是耄耋之年了,想做些什么都有些力不从心了。

  最新s章}E节上V;酷匠网5¤

  这一年的冬季显得格外的寒冷,窗子外面正飘着鹅毛般的大雪,虽然人们的屋子里都点着炭火,可炭火所散发出的热量依旧不是很暖和。

  在入冬之前,大牛曾经找人修缮过自家的院子,院墙还算结实,外面的冷风也多数被阻挡在外。

  大牛的屋子里燃着一个火盆,里面的炭火烧的通红,整个屋子里暖洋洋的,可即便是如此,他和李小婉的身子却越发的显得冰凉。

  两人就坐在床边,伸着手烤着火,可不管他们离炭火有多么的近,都感觉不到一丝的暖意。

  “大牛……”李小婉缓缓开口,声音变得沙哑,而且十分无力,似乎她说这一句话,就耗费了多大的气力一般。

  事实的确如此,李小婉的这一声呼唤,的确是她攒了半天的力气,话音刚一落地,她就开始急促的喘息了起来。

  “媳妇儿,我在呢。”大牛缓缓的答应了一声,他说话的声音也就只是稍微比李小婉显得有力一些,声音显得虚浮无比,仿佛说这一句话,都成了什么特别难的事一般。

  两人的身上,开始出现了一种奇异的感觉,这种感觉,就仿佛是自己的灵魂要脱体而出一般,可想要彻底的解放自己的灵魂,还需要一段时间。

  他们能够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大限之期似乎是已经到了,渐渐的他们失去了对身体掌控的能力,想要说一句话,还要攒半天的力气。

  “你说……小虎子……现在……还活着么?”李小婉的下颚开始不受控制的颤抖了起来,说起话来断断续续的,有的地方吐字不清,使得大牛也就只能听个大概。

  大牛用尽了全身的最后一点力气,紧紧地把李小婉抱在了怀里,轻轻的道:“小虎子……他那么机灵……怎么可能死的了!”似乎是大牛说这句话用了太大的力气,在加上他的心情有些激动,说完就开始不停的咳嗽了起来。

  李小婉想要伸手去帮大牛顺顺气,却发觉自己的手,在这一刻就如同一座山岳一般,想要抬起与举起一座山没有什么分别。她尝试了许久,最终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深深的叹了口气,道:“大牛……我好冷。”

  这一刻,虽然屋子里被炭火烘烤的暖洋洋的,李小婉却根本感觉不到一丝的暖意,反而她只感觉自己如同身处一个冰窖当中一般,浑身上下的肌肉紧绷,开始不受控制的颤抖了起来。

  大牛咳嗽了好一会儿,想要再将怀里的人抱紧一些,却发觉这件事到了现在,实在难如登天一般。

  “媳妇儿,咳咳……”大牛刚一开口,就又开始咳嗽了起来,此刻他每说一句话,都会消耗自己的一些气力。

  “你还记得,我们成亲时候的样子么?”突然之间,大牛的脸上突然起了红润之光,苍白的脸上顿时浮现了几分血色,力气也随之恢复了一些,这句话说出来简直无比的连贯,根本没有丝毫的停顿。

  李小婉在大牛的怀里剧烈的颤抖着,似乎根本没有听见他在说些什么,也就根本没有回应,她的身体越发的冰凉了起来,此刻她就感觉像是自己抱着一块终年不化的玄冰一般,浑身上下开始出现了一种僵硬的感觉。

  “那时候的你,穿着鲜红的嫁衣,当我去你家里迎娶你的那一刻,简直都被当时的你给惊呆了。”大牛下意识的将李小婉抱得更紧了些,仿佛是想着再也不与她分开了一般。

  “那时候的你,可真美。”大牛脸上的红润之光,在出现了不久之后就开始逐渐的消退,视线也开始变得的模糊了起来。

  大牛似乎根本没有发觉自己身体的变化一般,而在他眼前所呈现的,却是当初他与李小婉成亲时候的场景。

  回想起了曾经两个人在一起的过往,大牛不禁傻笑了一声,又道:“媳妇儿,你说要是真的有来世,咱们两个再相遇的时候,会是什么样的场景?”

  “傻大牛……我好困,让我……先睡一会。”李小婉的双眼紧紧的闭在了一起,她的意识开始昏沉,似乎很快就要昏睡过去了一般。

  大牛深深的叹息了一声,他的脸色再度变得苍白无比,此刻他只感觉自己的灵魂很快就要脱体而出了。

  就在此刻,大牛用尽了他全身的力气,说出来他的最后一句话“媳妇儿……你穿……红色衣服……的样子,真的……很美。”这句话刚一说完,大牛全身的力气仿佛被抽空了一般,意识开始飞快的消散。

  李小婉的气息已经极其微弱了,此刻她和大牛一眼,意识正在飞快的消散着,谁也没有了力气再开口说话,两人就这样一直沉默了下去。

  ……

  这里是一个漆黑的洞府,而在洞府的另一端,有潺潺流水之声清晰可闻。

  就在这洞府的另一头,有着一个小潭,小潭的中间有着一个泉眼,泉眼之中不时的往外涌现着泉水。可即便它不停的往外涌着泉水,这小潭的潭水根本没有丝毫的变多,反而在逐渐的变少。

  水面上漂浮着一对男女,这两人一直就在水面上漂浮着,潭水流到他们的身边之后,就开始逐渐的从毛孔中渗透进去,钻进了他们的身体,融合到了他们的血液中去。

  就在这时,突然泉眼开始疯狂的往外涌现着泉水,而水面上的两个人吸收潭水的速度也随之加快了几分。

  须臾之后,潭水上面男的手指突然弹动了一下,他的意识逐渐的回归,顿时有一股清明之感贯彻全身。骤然间,他睁开了双眼,目光之中,似有一道精芒闪过一般。

  他的意识刚刚回归,与身体仿佛还有着一种不契合的感觉,眼前的一切都在摇晃不停,耳边更是传来一阵轰鸣之感。

  紧接着,他身边的女子也缓缓的睁开了双眼,此女生的实在太美,她的容颜仿佛美到了极致一般,相信所有见到她的人,都会感到一阵窒息的感觉。

  “嗯~”女子嘤咛了一声,她的状态显然要比身边的男子要好一些,一股通泰之感骤然传遍全身。

  “姜恒,你没事吧!”女子醒来之后,几乎下意识的开口。

  姜恒没有开口回应,不是他不想,而是此刻他根本做不到。他的身体还没有完全契合,他尝试的张开了嘴,却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女子缓缓的转过了头,瞧着姜恒此刻古怪的表情,使得她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这笑声实在动听,更带着几分娇艳之感。

  “咳~~”姜恒费了半天劲,让自己咳嗽了一声,从他嘴里吐出了一口浊气,顿时感觉浑身一震,自己与身体的契合程度顿时增加了许多。

  “我没事。”不知过了多久,姜恒才开口回应,他终于完全掌控了自己的身体,缓缓的站了起来。

  直到此刻他才发现,原来自己一直躺在水面上,难怪先前总有一股坐船的感觉,晃晃悠悠的难受极了。

  “你干什么呢,还不赶紧把我拉起来。”女子突然开口,言语之间更是带着浓浓的嗔怪之意。

  “这里……是什么地方啊?”姜恒看着四周,到处都是漆黑无比,心里顿生疑惑。

  女子见姜恒没有理会自己,也就自己起身,直接迈着玉足走到了他的身前,就如同那乳燕投怀一般钻进了姜恒的怀里。

  “夜秋雨,你干什么?”姜恒顿时大惊,浑身上下紧绷到了极点,根本不敢动弹半分。

  夜秋雨缓缓开口,言语之间的嗔怪之意更加明显了些,“我抱着自己的男人,还需要什么理由么?”

  听了此言,姜恒顿时哑然,此刻他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也不敢伸手去触碰怀里的人,生怕有所僭越。

  “哇~~~你终于醒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姜恒的耳边响起,正是谨言!

  姜恒不免疑惑,问道:“我昏迷了很长时间么?”

  谨言的声音再度响起,言语之间似乎是带着几分斥责之感。“你已经昏迷了三个月了,我还以为你醒不过来了呢。”

  “就是,你一睡就是三个月,我跟谨言在这里待无聊死了,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又是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姜恒的耳边响起,可不就是慎行!

  “小麻烦怎么样了?”姜恒顿时大惊,他根本没想到自己居然昏迷了这么久,心中不免担心了起来。

  谨言长长的打了一个哈欠,道:“你不用担心她了,她已经被人救走了!”

  “被人救走了?”姜恒刚想到这里,慎行的声音也接着又响了起来。

  “没错,没错,你完全可以不必担心她了,救走她的可是一个道元境巅峰的修士,没想到吧!”慎行嘶哑着开口,缓缓道。

  姜恒还是有些不放心,刚想开口,却被谨言打断了。

  “姜恒,比起那个小麻烦,你先处理了眼前的麻烦再说吧。”说完,谨言还奸笑了几声。

  慎行也是嘲讽的笑了几声,道:“你的女人缘可真好,总有女人扑到你怀里!”

  “闭嘴!”姜恒在心中顿时一声低喝,谨言慎行的确没了再多的言语,可他眼前的确面临着比小麻烦更加麻烦的麻烦,想到这里顿时皱起了眉头。(未完待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越青岚说:

姜恒已经回归,接下来他会遇到什么样的事呢?敬请期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