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府郡都城外,此刻正有一辆马车朝着远处缓缓而去,马车的速度不快,这路上颠簸,使得车里的人坐的还算平稳。

  驾车之人是一名中年男子,此人面貌并非出众,若是将其扔在人堆里,肯定再也找不出来了,只是此人的个子比常人高上半头,这也就成了他最为明显的特征。

  “我们这样走了,会不会不妥?”只听马车里面传来声音,这声音听起来像是一个中年女子,随着马车的帘子被掀开,显露出了里面坐着的人,正是李小婉!

  至于驾车的这位中年男子,除却大牛之外,又还能有何人?

  大牛沉吟了一会儿,道:“反正我们都是要离开的,若是再拖延下去,恐怕就不愿意走了。”他缓缓开口,声音之中带着几分无奈之感。

  “若是小虎子醒来以后发现我们不见了,会不会……”李小婉又在马车里喃喃自语,大牛怕她多想,就直接开口打断了她。

  “小虎子又不是小孩子了,更何况他都已经娶了媳妇儿了,还怕没人照顾他不成?”正说着,大牛拿着鞭子轻轻地抽了一下马儿,使得马车行进的速度又快了些。

  昨日大牛在酒宴上喝醉了,李小婉吩咐客栈掌柜的把他给抬到了二楼的房间里,自己招呼着宾客们散去之后,也就安排人将自己的公公婆婆和自己的父母一起送回了青牛山的村子里。

  待得今日清晨的时候,大牛醒了以后,两人也就乘坐着早就准备好的马车,朝着城外的方向走了去。

  5酷&匠w网首+:发

  与此同时,小虎子帮着幽怜儿穿好了衣服,搀扶着她缓缓的下了床,两人这般举动,实在像极了一对耄耋之年的老夫妻,互相搀扶着,不离不弃。

  “怜儿,你好些了么?”小虎子一把揽住了幽怜儿的柳腰,直接把她紧抱在了怀里。

  幽怜儿满是抱怨的看了小虎子一眼,道:“还不是因为你,要不是你,我现在至于成这个样子么?你这个坏人!”说着,就提起了玉手有气无力般的锤在了小虎子的胸膛。

  听着幽怜儿这一番抱怨,小虎子只感觉自己浑身都酥了,若不是此刻幽怜儿太过虚弱,他还真想再在她身上讨伐一次。

  幽怜儿似乎看出了小虎子此刻正想着什么,心跳骤然加快了许多,连忙道:“咱们赶快去见公公婆婆吧,如今都这个时辰了,你再乱想些什么,恐怕晚些就要挨骂了。”

  小虎子一听这话,顿时想起了他老爹那严厉的眼神,直接吓得他浑身一哆嗦,倒也没说什么,直接就是搀着幽怜儿往屋外走去。

  两人出了屋门,来到了院子里,这才发觉此刻天都快黑了,连忙走到了大牛他们的屋里,可走进去了之后,却没有他们的人影。

  “夫君,你看。”幽怜儿瞧着大牛他们屋里的桌子上似乎放着什么东西,连忙指给了小虎子看。

  小虎子顺着幽怜儿指给他的方向看去,搀着她缓缓的走了过去,这桌上放着一块锦缎,上面写着些小字,锦缎上面还特意用东西压着,生怕小虎子会注意不到一般。

  “小虎子,我们离家出走了,别找我们,你也找不到。你跟你媳妇儿好好过日子,别忘了你答应娘的第三件事,若是我们回来的时候,看不见我们的大孙子,看我不让你爹打你的屁股!”这锦缎上的内容不多,小虎子在看完了以后,顿时呆滞在了原地。

  “如今天下纷争将起,你们在这个时候离去,实在太危险了!”小虎子一想起接下来天下即将大变的局势,不免担忧了起来。

  大牛和李小婉乘着马车,早就离开了东府郡有一段时间了,就算小虎子想找,也没地方找去,他根本不知道他爹娘往哪个方向去了,更别提去找了。

  小虎子顿时伤透了脑筋,这天下纷争是由他一手安排的,为的就是要让先代天府国主的幼子重登帝位,东府郡也是由他特意关照过,万不可被纷争搅扰的一个地方。如今大牛和李小婉不知了去向,这叫他如何不担心?

  “怜儿,今天你好好休息,等明天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小虎子说完这句话,脸上顿时变得阴沉了起来,接着又喃喃自语了起来“恐怕从今往后,我们也不能回到这里来了。”

  幽怜儿也不知小虎子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只是瞧着他变得阴沉的脸色,表情也变得极为凝重了起来。

  帝王殡天的消息,在小虎子安排这一切之前就刻意安排好了的,这个消息可以传到任何地方,绝对不能传到东府郡当中,若是这个消息真的传到了他爹娘的耳边,还不得要了这两人的半条命?

  如今天下即将大乱之际,唯有东府郡才是绝对安全的地方,此刻大牛和李小婉离开了这里,如何不让小虎子为他们担心?

  第二天的清晨,小虎子和幽怜儿也离开了东府郡,来到了东山三郡。这里……将是天下纷争的源头,唯有来到这里,他才能确保天下的局势在他的掌控之中。

  在大牛和李小婉离开东府郡的半个月之后,天下的局势骤然大变,四处的不法之徒纷纷造反,就连先代天府国主的几个儿子,也开始纷纷造反,庞大的天府帝国,骤然间被瓜分的四分五裂,如今这局势,若说谁能成为最后的赢家,谁都没有任何把握。

  大牛和李小婉离开东府郡的目的,就是想要去游历天下,两人一起辛苦了数十年,除却在外谈生意的时候,很少离开东府郡。其实这两人早就有了这个打算,只是因为小虎子一直没有成亲,也就将此事搁置了下来。

  也正是因为如此,小虎子第一次回家的时候,两人才会如此急促的想要给小虎子说一门亲事,谁知小虎子居然跑了,本来两人都已经放弃了这个想法,可偏偏就在这个时候,小虎子又回来了!

  小虎子不仅回来了,而且还带回来了个如花似玉般的儿媳妇,原本这个就将要放下的念头,顿时又被这两人个重新拾了起来。

  如今这两人已经离开了原本属于天府之国的领土,去往了许多他们从来没有去过的地方。

  在这乱世纷争当中,就连东府郡也受到了波及,可偏偏这两人的一路上,却是十分的平静。似乎战火的纷扰,根本蔓延不到这两人的身边一般。

  随着时间的推移,大牛和李小婉离东府郡也越来越远,他们所过之处,皆不受战火的纷扰,可偏偏就在他们到来之前,或者是离去之后,战火……很快就席卷了他们所去过的或者刚离开的地方。

  这纷争四起的天下,仿佛成了一盘棋局,而无形之中,就有着一只手,一直在为他们抵挡着危险的靠近。

  天府帝国的这场大战,一直持续了将近十年的时间,在这十年的时间里,每每有大牛和李小婉出没的地方,战火绝对蔓延不到那里去。

  如今战火已经停息,天下也已经被先代天府国主的幼子掌控在了手里,而就在战火停息的那一刻,小虎子和幽怜儿居然凭空的消失了!

  随着这两人一起消失的,还有关于这两人的记忆。这世间或许只有大牛和李小婉还没有忘记这两人存在过的痕迹,而其他人对小虎子和幽怜儿的记忆,皆在他们消失的那一刻被随之抹去。

  十年过去了,如今的大牛也已经有五十出头了,他的脸上已经开始出现了些许皱纹,原本乌黑的长发也有许多开始逐渐斑白。

  至于李小婉,她的头发也已经有大半都变得花白,精力也不胜以往,两人在一路上走走停停,走过的地方虽然不多,在路上花费的时间倒是不少。

  大牛搀着李小婉,缓缓的走到了一座山上,瞧着远处的山河风光,缓缓的开口道:“媳妇儿,你说人死了之后,还会有来世么?”

  “我也不知道,或许有吧?也或许没有。”李小婉开口回应,她的声音比之先前变化很大,虽然依旧是那般温婉动听,可却多了几分沧桑之感。

  大牛抱紧了怀里这个陪伴了自己半辈子的人,再次缓缓开口道:“如果真的有来世,我还要娶你为妻。”说完,大牛就开始傻笑了起来。

  李小婉也跟着笑了两声,接着道:“如果真的有来世,你要敢不娶我你试试!”说着,一只手下意识的伸到了大牛的腰间。

  大牛在这一刻仿佛感到了一股威胁的感觉,但心里却是欢喜的紧,低语喃喃道:“我怎么可能不娶你呢?”这句话的声音很小,仿佛是说给他自己听的一般。

  李小婉也没有追问,紧紧地抱着依旧健硕的大牛,陪着他看着那远处的山河,这一刻他居然有些想家了。

  “大牛,咱们回家去吧。”李小婉缓缓开口,她所说的并不是东府郡都的那个家,而是他们在青牛山村子里的那个家。

  大牛的心中一颤,他怎么会不明白李小婉说的是什么地方,缓缓的回应道:“走吧,我也走得累了,这么多年都没回去过,是有几分想家了。”(未完待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