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流传在东府郡附近的一个习俗,新郎官想要把新娘子接走,都需要应承岳母的三件事,若着三件事办到了,这才可以把新娘子接回去。

  这三件事自然并不是什么难事,只是讨得大家一个乐子,大牛当年也经历过这样的事,只是他没当回事,也就没把这件事告诉小虎子,小虎子如今突闻此言,倒是心中不免疑惑了起来。

  如今李小婉倒是很认真的扮演起了小虎子“岳母”的这个角色,她挡在了幽怜儿的身前,冲着小虎子道:“新娘子在到夫家之前不能下地,这第一件事,就是从现在开始,你要一直抱着她,片刻也不许松手!”

  小虎子听了这要求顿时一愣,二话不说就走到了幽怜儿的身前,一把将伊人抱起,瞧着伊人微红的俏脸,心中着实一阵欢喜。

  幽怜儿被小虎子一把抱了起来,一双玉手环抱在他的脖子上,倒也不是怕自己会摔下来,只是想着如此能够与小虎子更加亲近些。

  李小婉似乎当小虎子的“岳母”当上了瘾,接着又起哄道:“第一件事并不难,这接下来的第二件事可就没那么简单了!”说着,李小婉还冲着自己儿子诡异的笑了笑。

  瞧着李小婉这诡异的笑容,小虎子顿时感觉浑身有些发冷,他可从来没见过他娘这么笑过,谁也不知道接下来李小婉会安排意见什么样的事。越是如此,心中也就越是疑惑了起来。

  也正当小虎子疑惑之际,李小婉缓和了一下突然开口“新娘子的唇妆实在太浓了,这第二件事,就是你要想办法帮新娘子的唇妆弄淡一些。”

  虽然这句话说的很委婉,可话里的意思却是简单明了的,小虎子顿时紧张了起来,一瞧怀里的伊人,不知何时她的脸上竟羞红的跟蒙上了一块红布一般。

  两人倒是相吻过几次,可每次都是在四下无人的地方,如今这里这么多人,就算他们有那个心思,也实在忐忑的紧。

  小虎子实在感觉为难,问道:“这能不能换一件事?”他这一开口,可就引起了轰动,在一旁收了他的红包的伴娘们,这是也开始起哄了。

  “不行,绝对不行。”

  “对,就这件,不能换!”

  “赶紧的,别磨蹭了,大家都等着呢,过了吉时可就不好了!”

  听着旁边的一群大姑娘们七嘴八舌的嚷嚷着,小虎子实在有些头痛,目光中带着询问的意思看向了怀里的伊人,只见伊人却回应给他了一个“任君处置”的意思,顿时使得小虎子感觉自己都有些口干舌燥了,下意识的还舔了舔嘴唇。

  小虎子也没有再迟疑什么,直接深深地朝着怀里的伊人吻了去,此刻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两个人多少还是有些羞涩,这一吻没有持续多久,两人就分开了。幽怜儿原本红艳的唇妆,此刻倒是浅淡了几分,而在小虎子的嘴上,却多了一个红红的唇印。

  “从今往后,这小两口要恩恩爱爱携手白头,这第三件事,就是赶紧添个大胖小子。”李小婉再度开口,这句话不知在她心里压了多久,如今说了出来,心中顿时有些豁然开朗的感觉。

  一听这话,幽怜儿的脸更红了,将螓首埋在了小虎子的胸膛,羞涩的不敢见人了!

  小虎子抱紧了幽怜儿,冲着他娘喊道:“行,来年一定让您抱上大孙子!”说完,就抱着幽怜儿朝着外面走了去。

  房间里的众人纷纷为这对新人让开了道路,等他们走下去了之后,也就跟了下去。李小婉在房间里没有立即走出去,而是在那里愣起了神,此刻人们的目光都聚集在这对新人身上,也就没人注意到她这般举动。

  没过多久,李小婉也跟着走了出去,临走时还吩咐好了客栈的掌柜赶紧准备酒宴,待会家里的宾客都会到客栈里面来,若是到时才准备那定会手忙脚乱了起来。

  这家客栈在东府郡都来说,算是最大的客栈之一了,可若是所有的宾客都来了,倒还真不一定能盛的下,掌柜的连忙招呼伙计,从后堂里面搬着桌椅板凳,临时在街上搭建了起来。

  今日是小虎子的大喜之日,大牛早就跟东府郡主打好了招呼,除却他们家的宾客之外,今天这条街上不会出现其他的人,街上的空地方,也就由他们随意占据了。

  小虎子抱着幽怜儿,一直将她抱进了轿子里,轻轻地把怀里的伊人放在了轿子里,这才赶紧跑去直接一跃蹦到了马背上,迎亲的队伍也就朝着另一个方向走了去。

  所谓新人不走老路,小虎子来时的路程还算短暂,可这要想从另一个方向绕回自己家去,那可真得费上不少时间。

  莫约过了一刻钟的时间,小虎子的迎亲队伍绕了城里小半圈,这才回到了自家门前。

  此刻他实在是有些等不及了,刚一停下就直接下马跑去把幽怜儿给抱在了怀里。紧接着就又朝着自己院子里走去。

  李小婉早就回到了家里,此刻就和大牛站在一起,大牛的身前,坐着四位老人,可不就是小虎子的祖父祖母跟外公外婆。这四位老人今年已经足有近八十岁的高龄,有生之年还能看见自家这孙儿成亲,心里实在欢喜极了。

  瞧着那一步步从院门外走来的小虎子,这四位老人的脸上,简直笑开了花一般。

  将新娘子接回家里,还要先向父母长辈行礼,小虎子一直抱着幽怜儿走到了自家长辈的面前,这才有些不舍的将怀里的伊人放了下来。

  两位新人冲着长辈行了礼之后,接着就着急忙慌的钻进了屋子里。接下来可算是跟他们没多大关系了,大牛带领着家中的宾客朝着自家的客栈走了去。

  此刻客栈里面已经准备好了酒宴,就等着宾客们的来临,好在掌柜的准备充足,宾客们到了之后纷纷落座,倒是正好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座位。

  大牛带着李小婉,轮流在每一桌酒席上纷纷敬酒,如今就连不怎么喜欢喝酒的大牛,也在这个喜庆的日子里畅快的喝了起来。

  至于小虎子和幽怜儿,此刻没他们什么事了,只管着关起门来造小人才是他们此刻最重要的事。

  新人的这道门,会一直从此刻关到第二天清晨,里面早就准备好了些许糕点,也不至于这两人若是饿了还没饭吃。

  小虎子跟幽怜儿都是初经人事,谁也没有什么经验,第一次自然就很短暂,等到第二次的时候,两人有了第一次的经验,维持的时间也就长了许多。

  这一天,小虎子一直在幽怜儿身上征讨了数次。直到最后,两人的身上都没有了半分力气,浑身酥软的躺在了床上就深深睡去。

  幽怜儿就枕着小虎子的肩膀,即便是睡着了也是紧紧的抱着他,生怕等醒来了以后就见不到了一般。

  这一天,大牛再一次喝醉了,距离上一次喝醉他都不记得已经过去了多长时间了,他很少喝酒,可这个喜庆的日子里,也使得他这个平日里滴酒不沾的人畅快的喝了起来,也不记得到底是喝了多少,他只记得自己头昏脑涨的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清晨了。

  清晨,小虎子在醒来之后,却发觉如今还在熟睡的幽怜儿还紧紧地抱着自己,他又怕把怀里的伊人吵醒,所以也就没敢动弹。

  一直快到晌午的时候,幽怜儿才缓缓醒来,此刻她身上仍是没有半分力气,想要下床也是着实困难,抬头看见小虎子正一脸深情的看着自己,一张俏脸顿时蹭一下子就红透了。

  “怜儿,你赶紧起来吧,你都把我给压麻了。”小虎子刚一开口,却换来了幽怜儿一个幽怨的眼神。

  “我才压了你多久,你就被压麻了?你昨天晚上压在我身上的时候,我说什么了?”幽怜儿满是幽怨的道。

  “咳~~”小虎子尴尬的挠了挠头,道:“那什么……你饿了么?我给你拿点吃的吧。”小虎子刚要起身,却发觉幽怜儿抱得他更紧了些。

  “你哪都不许去,就在这儿给我好好待着!”幽怜儿调动着全身所有的力气,死死的将小虎子紧紧抱住,使得他根本动弹不得。

  小虎子现如今口干舌燥的,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瞧着幽怜儿那坚定的眼神,小虎子顿时无奈了起来。

  看(正~版C&章节上!酷DG匠#网f

  两人这么僵持了许久,一直过了晌午之后,幽怜儿实在感觉腹中饥饿难耐,这才放开了小虎子,让他给自己拿些吃的过来,不是她自己不想动,而是自己身上根本就没有力气,此刻要是让她下床,绝对是个难事。

  小虎子连忙穿好了衣服,走到了桌前端了几盘糕点过来,重新坐在了幽怜儿身边,拿起了一块桂花糕就递到了幽怜儿的嘴边。

  幽怜儿轻启樱唇,轻轻的咬了一口,接着咀嚼了半天才咽了下去。瞧着幽怜儿这般模样,小虎子不禁傻笑了一声。

  “你笑什么?”幽怜儿心中疑惑,直接开口问道。

  小虎子笑了好一会儿,缓和了半天这才回应道:“我在想,若是你以后老了,我是不是还能这么喂你。”(未完待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