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小虎子离家以后,李小婉每日都会收拾一遍小虎子的房间,所有的东西都放在它原来的位置。

  这个房间里面根本没有丝毫的灰尘可言,反倒极为干净。小虎子曾经读阅过的书简,李小婉也会时常拿出来看一看,虽然有些她也根本看不懂,却始终都是如此。

  上一次小虎子回家的时候,实在有些来去匆匆,他也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一点,直到此刻,他才发觉爹娘对他是有多么的思念。

  “小虎子呢?快让他出来!”

  只听院里传来一个声音,这个声音温婉动听,传至小虎子的耳边,顿时让他心中一颤。这个声音他太过熟悉,熟悉到此刻竟有了些许陌生的感觉,他怎么能忘记,他怎么敢忘记这个声音的主人?

  这个声音的主人,可不就是小虎子他娘,李小婉!

  话音还未落地,李小婉就心急如焚的跑进了小虎子的屋里,她似乎根本没有看见小虎子身旁的幽怜儿,瞧着自己儿子的脸上竟残有些许泪痕,顿时关切道:“小虎子,你怎么了?是不是你爹又吓唬你了?看我不收拾他去!”说着,李小婉露胳膊挽袖子就要朝着外面走去,刚刚走出一步,却发觉自己被人紧紧的抱住了,而抱住她的那个人,正是小虎子!

  “小虎子,你别怕,你爹最怕我了,他要是真的欺负你了,我替你欺负他去。”李小婉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一顿不着边际的说了起来。

  “娘……”小虎子松开了他娘,却发觉他娘的额间竟多了几根白发,上一次他回来的时候也没有发觉,直到此刻他才发现。而且不仅仅是额间,李小婉的两鬓也已经白的厉害了,只是她刻意将白了的头发都藏在了里面,也很难让别人发现。

  “娘,我回来了。”小虎子淡淡的开口,这句简短的话此刻从他口中说出来,却变得异常沉重。他缓和了好一会儿,接着又道:“这一次回来,我不走了。”也不知道为什么,当这句话从小虎子嘴里说出来的时候,先前的沉重之感一扫而空,反而让他感到了释然。

  李小婉倒是没有因此而震惊,只是淡淡的回应道:“既然回来了,那就好好在家呆着,你爹我俩这些年也攒下了些钱,足够养你一辈子!”这句话从李小婉的嘴里说出来的确很是轻松,可传到了小虎子的耳边,却变得十分沉重。

  “娘,这些年……苦了你了。”小虎子终究还是没忍住,泪水再次从眼角轻轻的滑落了下来。

  今天或许是小虎子这一生中哭的最多的一天,同样也是他这一生中最轻松的一天。

  在这里,没有了帝宫之中繁琐的事物。

  在这里,没有了堆积如山的奏折。

  在这里,没有了让他烦心的事情。

  这里有的,只有等待他回家的爹娘,他一别数载才回一趟家,虽然表面上并没有什么变化,可在小虎子的眼里,这里的一切都变了。

  “好了,小虎子,你一个大男人怎么总是哭哭啼啼的,说出去让人家笑话,还怎么让人给你说媳妇儿啊!”李小婉正训斥着小虎子,此刻才发觉这房间里居然还有一个人。

  李小婉的目光仔细的审视了小虎子身旁的这位白衣女子,长相倒是挺称她的心意,只是不知心性如何,顿时心中又替小虎子担忧了起来。

  “娘,我这回可是带了媳妇儿回来见你们的,你可就别让人再给我说媳妇儿了!”小虎子连忙抹去了脸上的泪痕,顺手把幽怜儿拉到了自己的身前,使得幽怜儿离得李小婉更近了些。

  酷zt匠)v网&唯Si一Q2正;Q版u,…其f他都,z是盗N版5

  “娘……”幽怜儿这一开口,倒是把李小婉给叫的一愣。李小婉别的没什么本事,倒是在看人这方面一直都挺准,她瞧着眼前这个姑娘,心里实在欢喜得紧。

  李小婉此刻都不知道该如何应对了,直接愣在了原地,只听耳边传来了大牛的声音,这才缓过神来。

  “媳妇儿,你愣着干啥,没听见人家孩子叫你呢么。”大牛似乎一直都在外面等着,直到此刻他才进来。

  李小婉连忙拉起了幽怜儿的手,道:“好孩子,小虎子平日里没少欺负你吧。”

  幽怜儿的脸上顿时红润了起来,羞涩的低着头根本不敢直视李小婉,虽然此刻她的心里仍是紧张不已,却比之前要好的太多了。幽怜儿没有回应,侧目看了一眼身后的小虎子,目光之中满是幽怨。

  小虎子连忙上来打起了圆场,道:“娘,我怎么可能欺负她呢。你想太多了!”说着,还把幽怜儿拉回了自己的身边。

  “行了,你们两个的事我不管,只要你们两个能把日子过好了,那比什么都强。”李小婉拍了拍自己儿子的肩膀,顺势又瞧了幽怜儿一眼,心中实在满意,接着又道:“你们两个歇着吧,待会过来吃饭就好了。”说着,就要拽着大牛往屋外走去。

  “娘……”幽怜儿再次开口,心里平淡多了,她走上前去拉住了李小婉的手,道:“娘,你们歇着,我来做饭!”

  “哦?”李小婉心中的欢喜之感顿时更加强烈了些,只是她没有明言,反而将目光投至了小虎子身上。

  小虎子哪里会不明白他娘的意思,连忙道:“娘,你们就去歇会吧,我跟怜儿一起,你们就放心吧。”

  李小婉又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大牛,他夫妻二人心意相通,大牛自然会意,道:“行了,既然你们都这么说了,我们就不客气了。”说着,就拉着李小婉往外走了去。

  小虎子倒还真没见过幽怜儿做饭,等到大牛跟李小婉都出去了之后,又开始疑惑了起来:“怜儿,你……做过饭么?”

  “哼,你小看我啊!”幽怜儿娇哼了一声,也没有理会小虎子,就直接朝着厨房走了去。

  小虎子还是有些不放心,也就跟了过去,可当他看到幽怜儿那娴熟的手法之后也就变得无话可说了。

  没过多久,桌上已经摆好了几个冒着腾腾热气的小菜,大牛一家人都喜欢吃清淡的,这一点幽怜儿早就了解到了,这一桌子的小菜,没有半点荤腥,就连油都放的很少。

  看着这一桌子红红绿绿的菜肴,小虎子实在忍不住称赞道:“怜儿,我可真是小看你了!”

  幽怜儿没空理会他,她还熬制了一小锅粥,量不是很多,差不多就够他们几个人吃的。大牛一家子节俭惯了,这一点即便是小虎子当了多年的帝王都没改过来,幽怜儿心细入微,自然也知道这一点。

  不一会儿,粥也出锅了,幽怜儿瞧着在一旁呆了半天也没帮上忙的小虎子,伸出玉足恶狠狠的踩了他一脚,道:“还愣着干嘛,还不叫爹娘来吃饭,待会菜都凉了。”

  “好,好。”小虎子连叫了两声好,接着就跑进屋子里把他爹他娘从屋子里拉了出来。

  四人纷纷落座,大牛倒也没客气,直接提起筷子给自己夹了一箸菜,刚刚送到嘴边,就瞧见李小婉的眼神不对,连忙把到了嘴边的菜放进了碗里,一本正经的坐了起来。

  李小婉气的直想笑,她哪里是这个意思,只道大牛会错了意,却瞧见桌上另外的两个人有些惧怕的眼神,顿时心生苦涩。她这个严厉婆婆的形象,算是在饭桌上建立起来了,她没有开口,再也没有人先动筷了。

  “我让你吃慢一些,谁让你给放下了!”李小婉打了大牛一下,倒也没有训斥的意思,但这句话说出来却又变了意思。

  在这饭桌上,能理清李小婉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的,恐怕也就只有大牛了,大牛瞧着桌上的气氛不对,干咳了一声,道:“咳,小虎子,这下你媳妇儿也带回来了,跑不掉了吧!”说着,大牛还冲着小虎子比了一个眼神,只是小虎子听了他这话一愣,根本没有看懂他这眼神的意思。

  “爹,你怎么又扯到这儿来了?”小虎子挠着头,瞧着他老爹的眼神,除了惧怕之外,哪里还有其他。

  “我是说,你也老大不小了,既然媳妇儿都带回来了,那就择日成亲吧!”大牛这句话说的中气十足,心中暗骂这小虎子怎么不懂他的意思,实在让他伤透了脑筋。

  小虎子听了这话倒也没什么,他瞧了一眼坐在自己身旁的幽怜儿,只见伊人俏脸一红,接着冲他点了点头,似是在对他说,“你做主吧,我都听你的!”

  “爹,成亲那是肯定的,这个吉日咱得好好选吧!”小虎子挠了挠头,原本对此事倒也没有什么感觉,如今事到临头了,却有些恐慌了起来。

  李小婉一听小虎子答应了,连忙道:“下个月初四,就是今年最好的日子,我看就定在那一天吧!”似是说话有些急促,她本没有其他的意思,可这句话说出来却又变成了不同的意思。

  幽怜儿不知何时紧紧地握住了小虎子的手,此刻她的掌心滚烫的厉害,就如同被火烧了一般。滚烫的不只是掌心,随后这种滚烫的感觉,骤然传彻全身。(未完待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