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府郡都城外,一对青年男女驱马而来,两人举止亲密,任谁看了也定会觉得两人是一对热恋中的情侣,事实的确不假,只是两人刚刚到了东府郡都的城门外,那女子就有些心神惶恐的感觉。

  毕竟是要去见小虎子的爹娘,一路上幽怜儿也没少紧张,尤其是到了东府郡都的城门外,她心中的紧张更加强烈了。

  幽怜儿紧紧的抓住了小虎子的手,轻声道:“张凡,咱们能不能晚一些再进去。”

  “你怕什么,我爹我娘又不会吃了你,他们两个是这世上最好的人了,他们要是见了你,一定会很高兴的。”小虎子抚摸着幽怜儿的玉手,轻声道。

  “可是,我……”幽怜儿迟疑了一下,紧接着提了口气,又道:“走吧,丑媳妇儿还得见公婆呢,更何况我也不丑啊。”似乎是因为小虎子的出现,改变了幽怜儿往日的性格,此事若是搁在遇到小虎子之前,她一定会选择逃避。

  如今,小虎子没说一句话,却使得幽怜儿自己说服了自己,此中的差别,简直如同天差地别一般。

  小虎子轻笑了一声,搂紧了怀中的伊人,直接策马进城。东府郡都不比天府都城那般严谨,街上还是有人骑马的,只不过这些人都是东府郡都身份高贵的人们,若论身份而言,在东府郡除却东府郡主之外,恐怕没人能跟小虎子一家相提并论了,城门口的侍卫也见过小虎子几面,自然知道他的身份,也没有横加阻拦。

  进城之后,两人骑马的速度缓缓的降了下来,小虎子感觉到怀里的幽怜儿此刻正不自觉的颤抖着,虽然并不强烈,却也是被小虎子给注意到了。

  “怜儿,你没事吧,要不要咱们先找个地方休息一下,等你休息一会儿咱们再回家。”小虎子关切道。

  幽怜儿浑身肌肉紧绷,这感觉就仿佛如临大敌一般,然而这东府郡都当中并没有她的敌人,有的只有她即将要见的公婆,她虽然在先前小虎子回到东府郡的时候见过他的爹娘,只是那时候只是远远地观望着,哪里会像现在这样?

  此刻幽怜儿实在紧张极了,她又不想让小虎子为难,轻咬着下唇,道:“我没事儿,咱们快回去吧,天色不早了,若是晚了你爹娘就该休息了。”虽然话是这么说出来了,可她心中的紧张,却是没有减少半分。

  “天色不早?”小虎子抬头望了望天上,又道:“你不会弄错了吧,现在可连晌午都还没过呢。”

  “哎呀,你哪来那么多话,能不能别在那儿磨蹭了,咱们赶紧回去吧。”幽怜儿连忙催促了起来,紧接着她又深吸了口气,本想缓和一下心神,却没想到更紧张了起来。

  小虎子倒也没有继续说些什么,毕竟这种事他也帮不上忙,直接驱马前行,不久就到了自家门前。

  此刻小虎子家里的大门紧闭,门外还上着锁,小虎子没有钥匙,也进不了家门,想来他老爹时常会去茶坊那边,就又朝着自家的茶坊走了去。

  到了茶坊门口,两人纷纷下马,接着把马儿拴在了茶坊前的拴马桩上,小虎子拉着幽怜儿的手,刚想着往茶坊里面走去,却发觉自己根本拽不动了身后的幽怜儿。

  幽怜儿虽看起来柔柔弱弱,实际上确是一个武功高手,此刻她实在紧张极了,不由自主的运气了自身的内气,小虎子自然拉不动她。

  “怜儿,如果你不想这么早见我爹我娘,那我们就先找个地方住上几日,等你什么时候准备好了,咱们再去。”小虎子哪里会看不出来幽怜儿此刻有多么紧张。

  “小虎子?”

  还没等的幽怜儿有何反应,就听见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传到了两人的耳边,随着声音的来源一看,茶坊的门前不知何时站了一位中年男子,眉目之间与小虎子有着几分相像,尤其是那比寻常人都高一些的个头,幽怜儿几乎一瞬间就认定,此人就是小虎子的爹!

  幽怜儿下意识的躲到了小虎子的身后,好在小虎子身姿高大,完全能将她挡在身后,这才让她轻轻的吐了一口气。

  “爹。”小虎子这一开口,直接坐实了幽怜儿的想法,此刻在他们面前的,可不就是小虎子他老爹,大牛!

  大牛的目光自然注意到了躲在自己儿子身后的姑娘,只是刚才也没看清那姑娘的面目,顿时起了疑心,问道:“小虎子,这位姑娘是谁啊。”

  小虎子本想将幽怜儿给拉到身前来,可他根本就拉不动身后的幽怜儿,只得傻笑了一声,冲着他老爹,道:“爹,这是我给您领会来的儿媳妇,怎么样?”

  “哦?那我可得好好瞧瞧。”大牛调侃道。

  “怜儿,你听见了没,别躲着了。”小虎子冲着身后的幽怜儿轻声低语。

  幽怜儿先是露出了个头,瞧了大牛一眼,紧接着又害怕的缩了回去,没过多久,又唯唯诺诺的从小虎子的身后走了出来。她看着大牛的目光,似乎是有些害怕,可看着眼前这个憨厚老实的中年人,与自己心中想的完全不同。

  “姑娘,你别怕,我又不是老虎,又不能吃了你,你怕什么呢?”大牛的目光仔细的端详着幽怜儿,看着她的目光越看越喜,心道:“这个小虎子,一声不响就给我领回来个儿媳妇,先前在家的时候一点风声都不透露,看我回去了不好好收拾你。”

  小虎子也不知怎么了,突然浑身哆嗦了一下,瞧了一下他老爹,似乎是猜出了些什么,顿时心生苦涩,却也不敢多言。

  “我……我叫……我叫幽怜儿。”幽怜儿虽说没有起初那么紧张了,可说话还是有点结巴,一句话说的磕磕绊绊的,倒是惹得大牛两父子笑了起来。

  幽怜儿瞧着这两父子居然都笑了,想来肯定是因为自己的原因,顿时脸上浮现了一抹红晕,更从脸上传来了一阵灼热之感,使得幽怜儿好生难耐。

  最新章*节}q上酷匠Ug网

  “行了,小虎子,找到这里来,应该是没有家里钥匙吧。”大牛缓和了几分,又冲着小虎子道。

  小虎子点了点头,道:“我跟怜儿刚刚回来,到家的时候发现锁着门,我猜想你一定再此,就找到这儿来了。”

  大牛从身后抽出了一把钥匙,找出了一把递给了小虎子,道:“你快领着你媳妇儿回家去吧,待会儿我去把你娘也给找回来。”

  幽怜儿听了这句话,顿时脸上更加红润了些,此刻她的脸上,实在燥热的厉害,她只想赶快离开这里,却也不敢表现的太过明显,使得小虎子难堪。

  “我知道了,那我们就先回去了……哎呦。”小虎子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腰间传来一阵刺痛,他也没忍住就给叫了出来,回头一看身后的幽怜儿,顿时明白了所以。

  “小虎子,你赶紧去吧。”大牛瞧着小虎子,顿时畅快的笑了起来。从小虎子的身上,似乎看见了自己年轻时候,第一次带着李小婉回家的场景。

  如今岁月变迁,如今这一幕再次发生在他眼前,眼前的人却换成了自己的儿子,想到这里,大牛瞧着领着幽怜儿远去的小虎子,顿时叹息了一声。

  小虎子牵着马,而幽怜儿则坐在马上,两人就这么走在大街上,来往的人群纷纷侧目,使得幽怜儿更加羞涩了起来。

  转眼再次回到自家门前,小虎子掏出了他老爹给他的钥匙,咔喯一声就打开了大门上的锁子,推开院门之后,顿时一股熟悉的感觉扑面而来,虽然时隔不久曾回来过一次,可这种感觉……依旧强烈!

  幽怜儿轻身下马,站在了小虎子的旁边,瞧着他在自家门前愣起了神,却也没有打扰他,只是在一旁静静的等候着。

  须臾之后,小虎子拉起了幽怜儿的手,缓缓的走进了自家的院子,这院子里的一切都仿佛没有变过,院门的一旁,种着一颗核桃树,如今这核桃树生的粗壮,上面也已经结满了果子,再过上三两个月,估计就该成熟了。

  核桃树下面,种着几排小葱,这是大牛最喜欢吃的,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家里都会种上一些,尤其是快到冬季的时候,院子里又会种上不少,而大牛也会时常从外面买一些回来。

  院子里除了小葱,还种着许多青菜,如今这院子大了许多,院子里种的青菜也就多了些。

  小虎子瞧着这院子里的一切,瞧着眼前这熟悉的一切,险些没畅快的叫出声来。

  此刻他真想放声大喊,“我回家了!”想到身边还有幽怜儿,也就将到了嘴边的话给咽了回去。

  上一次回家的时候,回来的太过匆忙,小虎子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一切。如今看来,这院子里的一切,实在像极了他们在青牛山脚下的那处院子。

  小虎子带着幽怜儿走进了自己的屋里,仔细的瞧了瞧屋里的布局,顿时眼角落下了泪来。直到此刻他才发觉,这屋里的一切,都是按照他离开家以前的样子摆放着的,虽然时常清理,可任何东西都没有改变它的位置。(未完待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