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色逐渐开始昏暗,夜幕随之降临,此刻的天府帝宫之中,到处都点满了灯笼,就连那些没有住着人的宫殿,也都挂起了灯笼。

  灯火之光,照亮了整个天府帝宫,将这里映的如同白昼一般。

  帝王宗祠的殿前,群臣仍跪在那里,只是他们已经跪了一天了,多少有些疲累,有的人都开始打起了瞌睡,甚有的都已经跪着睡着了。

  距离第二天的黎明,还有几个时辰,也就是这段时间,是最难熬的时候。

  突然间,一声异响传出,人们四处张望了一下,也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也就没当回事,只是人们不知道的是,此刻的帝王宗祠当中,已经多了一个人。

  幽怜儿缓缓的迈着步子,朝着那青玉石的棺椁走了过去。当小虎子的“遗体”呈现在她眼前的那一刻,她的心就如同被刀割了一般,顿时一阵刺痛之感传遍了全身。

  “你不是说了,你会等着我的回应么?”幽怜儿的身体就如同被抽空了力气一般,直接瘫软的坐在了地上。

  泪水如决堤一般从她的眼角流出,嘴里还轻轻的念叨着:“你不是说会等我么,为什么我回来了……你却变成了这个样子!”幽怜儿哭的嘶声力竭,说话的声音也越来越小。

  “那你想好了么?该怎么答复我?”

  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到了幽怜儿的耳边,她还以为出现了幻觉一般,喃喃道:“既然你都不在了,那我等着我,我这就去找你!”说着,幽怜儿从腰间掏出了一把匕首,正要冲着自己刺去的时候,却被一个人抓住了她的手。

  “你还没给我答复呢,怎么又想离我而去么?”

  幽怜儿的目光顺着声音的源头看去,脸上顿时露出了极为震惊的表情。就在她的身前,她心心念念所想的那个人,居然就站在那里!

  当啷匕首掉落在了地上,幽怜儿被小虎子一把从地上拉了起来,接着又将她紧紧的抱在了怀里。小虎子凑在了幽怜儿的耳边,轻声道:“你别想再跑了,这一次我绝对不会在放开你了!”

  如此简短的一句话,却如同惊雷一般炸响在幽怜儿的耳边,她一把推开了小虎子,又瞧了瞧青玉石棺椁中的“尸体”,这才发觉,自己居然被诓骗了!

  “张凡,你给我解释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句话还没说完,小虎子就直接捂住了幽怜儿的嘴,接着将他拖到了宗祠后面的一个隐秘的窗户边上,从那里跳了出去。

  长明殿,如今宫中的侍卫都在宗祠为帝王守灵,所以这里根本没有人,也就没有人会看见,他们的帝王,居然活生生的走进了长明殿内,而在他的身边,还有一个白衣少女,两人举止亲密,像极了一对恋人。

  此刻宫门紧闭,他们也根本出不去,所以小虎子就带着幽怜儿来到了这里。小虎子拉着幽怜儿的玉手,一起走进了长明殿,紧接着关闭了长明殿的大门。

  “你别碰我!”幽怜儿进了长明殿后,憋了一路的她,终于冲这小虎子发作了起来,她冲着小虎子一声怒吼,却没舍得使多大的力气,生怕伤了自己的爱郎。

  虽然幽怜儿没说,可她的行为举止,早就把她给出卖了,小虎子是个聪明人,自然不会看不出这一点,他再次一把将幽怜儿抱在了怀里,这一次他可是使上了全身所有的力气,就怕幽怜儿再挣脱开了。

  幽怜儿若真的想挣脱开小虎子,只需运足内气便可轻而易举的脱身,可她并没有那么做,反倒将自己的螓首埋在了小虎子的胸膛。

  “看来我不这么做,恐怕你是不会回来了吧。”小虎子轻轻地抚摸着幽怜儿的秀发,开口轻声喃喃。

  幽怜儿的玉手绕到了小虎子的身后,一把掐住了他腰间的软肉,紧接着又朝着反方向拧了两圈,痛的小虎子直咬牙,眼泪都差点流出来了。

  “你这个坏人,居然还敢骗我!”幽怜儿轻声开口,言语间满是幽怨。

  小虎子咬着牙,腰间传来的剧痛实在让他难以忍受,又十分痛苦的道:“要是我不这样,你还会回来么?”

  “我不知道。”幽怜儿松开了玉手,接着又抱紧了小虎子。她现在很害怕,害怕出现在她眼前的一切都是幻觉,害怕在下一刻,怀里的人就消失不见了。

  幽怜儿与小虎子年纪相仿,早也就到了婚配的年纪,只是她一直都是孤身一人,也就没人催促她,这件事也就被搁置下了。

  在她的心中,对此事倒是没有任何抵触,只是这一切都来的太过突然,一时间让她难以接受。

  当日小虎子突然发问,顿时让她慌乱不已,她之所以没有立即回应小虎子,就是因为她的心里实在乱成了一团,根本不知道该不该答应他。

  她这几日没有在天府帝都附近,而是选择远离天府帝都,就是因为她在逃避,她遇到问题很难做下抉择,如果非要让她做出抉择的话,她可能就会选择逃避。

  若非是小虎子的“死讯”传到了她的耳边,恐怕她现在都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天下之大,可所有能去的地方都是天府帝国的领域,她也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就那么盲目的走下去。

  “你不要逃避了好么,虽然你没有说,但我已经了解了你心里的意思。”小虎子的声音略显低沉,这句话说出来更是前所未有的沉重。

  “我不会再放开你,我要让你陪我一辈子……”

  小虎子本来还有话要说,可话刚说到了一半,他的嘴就不知被什么给堵上了,待得定睛一看,幽怜儿竟然主动的吻上了他的唇。

  先前小虎子说的那几句话,实在深深的颤动了幽怜儿的心,就连幽怜儿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吻上去的,她只感觉自己在那一刻,仿佛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而她的身体竟主动的吻上了紧紧地抱着她的那个人。

  这已经不是两人第一次如此亲密了,相比上一次,两人多少长了些经验。两人的这一吻,持续了很长时间,两人的舌就如同两条灵蛇一般相互交织在了一起,久久没有分开……

  不知过了多久,两人都感到有些窒息,这才依依不舍的分开。

  “怜儿,跟我走吧。”小虎子突然开口,打破了沉默的气氛。

  幽怜儿很享受的依偎在了小虎子的怀里,轻轻的道:“去哪里啊?”

  “我想带你……回家!”这句话说到最后,小虎子的确是有些兴奋,想起自己从家里偷跑出来的时候,不禁一声傻笑。

  “走吧,你说去哪,就去哪!”幽怜儿紧紧的抱住了小虎子,似乎再也不想再松开了一般。

  u酷+匠网首W发

  自此之后,幽怜儿心中的结也彻底解开了,她不再选择逃避,而是选择去勇敢的面对。

  只有经历过失去,重新得到的才会倍加珍惜,幽怜儿亦是如此,她这一刻感受到了真实,同样他很害怕,害怕突然间小虎子又消失了,所以她要抱紧了小虎子,断然不可松开半分。

  翌日清晨,天府帝宫之中响起了哀乐,此刻帝王的“尸体”正被抬往陵墓去。

  宫门已开,小虎子和幽怜儿也就趁机溜了出去,两人还特意乔装打扮了一番,此刻两人的装束,像极了一对刚刚新婚的恋人,实在恩爱至极。

  小虎子带着幽怜儿,缓缓的走出了天府都城,城外小虎子早已准备好了马匹,只不过马只有一匹,两人必须得共骑一匹马才行了。

  此事似乎是小虎子有意为之,此刻他一脸坏笑的冲着幽怜儿道:“怜儿,看来只能委屈你了。”说着,就准备伸手把幽怜儿扶上马去。

  幽怜儿哪里会看不出此事是小虎子故意为之,倒也没说什么,直接被小虎子扶上了马。幽怜儿在马上坐稳了之后,小虎子刚欲提步上马,幽怜儿抽出了马鞭在马屁股上狠狠的抽了一下,顿时那马儿就朝着远处狂奔而去。

  小虎子一脚踩空,险些跌倒在地,实在狼狈至极,瞧了一眼幽怜儿远去的方向,无奈的摇了摇头。他真就准备了一匹马,如今马被幽怜儿给“拐跑了”,他也就只能跑着去追了。

  幽怜儿策马没跑多远,又放缓了马儿的速度,她也就只想逗逗小虎子,怎么可能真让他一路走下来呢。

  从天府都城到东府郡都,足足有着近千里路,若是真让小虎子一路走下来,那一双腿还不得走废了不可?

  先前小虎子回过一次东府郡,不过那一次他带着禁军统领洛恬,有着车队护送,根本用不着他走路,如今与他同行的只有幽怜儿,若是幽怜儿真不让他上马,这一路不知该耽误多长时间。

  小虎子渐渐的追了上来,瞧着幽怜儿在前面等他,连忙加快了几分脚步,转眼间就到了跟前,小虎子二话不说直接上马,一把从幽怜儿手中夺过了缰绳,似乎实在有些不敢在任由幽怜儿胡来了。(未完待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