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明殿内,帝王的遗体早已被装进了一个棺椁里面,只是此刻还未到盖棺的时候,所以并没有将棺盖封死在棺椁上面。此棺通体由青玉石构成,青玉石乃是天下最为坚硬的一种石料,若是将棺盖彻底封死之后,无论用何方法,根本不可能再将棺椁打开,就算是用火药去炸,也不会在上面留下一丝痕迹。

  棺椁的表面还雕刻了许多花纹,其中还有许多晦涩难明的符文,看起来像是文字,只是这上面的文字太过古老,恐怕没有人能认得出来这几个字。

  l酷匠$网y正‘¤版T首%发@

  李清寒一脸凝重的吩咐着禁军侍卫,将青玉石的棺椁轻轻抬起,朝着刚刚建立完成的宗祠缓缓而去。不得不说,这青玉石的棺椁,重量绝对不轻,足足十八个禁军侍卫一起抬着棺椁,纵是如此,每个人都累的气喘吁吁,行动的速度也根本提不快,想要走到宗祠,也是需要耗费些时间的。

  宗祠虽然建立的比较仓促,可却没有丝毫简陋的感觉,这个宗祠建立在了天府帝宫的西边的偏殿。

  由于时间仓促,李清寒则吩咐人将原本的一处殿宇,略微修整了一番,也就改成了现在的宗祠。

  这个宗祠很大,却只有一个牌位,牌位上面没有名字,只写着“天府帝国,千古一帝!”若是自此之后,还能有人如小虎子那般,不起刀兵便可一统天下,那也只能屈居在他之后了。

  帝王的遗体被放在了宗祠的正中央,群臣需要禁食守灵一天一夜,而待得明日清晨,就是帝王入殓的时候。

  将帝王的遗体放置进去了之后,所有人都退了出来,随后殿门紧闭,至于殿外的群臣,则跪在殿前为帝王守灵。

  一天一夜的时间虽然不长,可要是让人们跪着一天一夜,那着实是有些难捱,毕竟帝宫的地上都是平滑的青石板,无需一天一夜,只需一个时辰,恐怕跪着的群臣,膝盖早就会红肿不堪了。

  出于对帝王的尊敬,谁也没有丝毫的怨言,一直就在殿外跪着。殿外摆放着一个香炉,香炉里燃着长香,等到长香就快燃到尽头的时候,就由李清寒来换一根新的长香。

  炉子里的长香不能断,如若断了,就是对死者的大不敬。故此,跪在殿外的群臣,每一个都精神抖擞,谁也不敢有所疏忽。

  “看来,帝王入殓之后,这天府帝国将会有一段时间会不那么太平了。”李清寒心中暗叹。

  回想起了今日清晨来到自己府中的青年对自己所说的话,此刻他的心中仍是波澜未定。

  ……

  清晨,李清寒一大早就被管家给叫了起来,本想训斥管家一顿,可却听闻管家说府中来了一个持有天府令的青年,顿时让他从床上窜了起来,连外衣都没顾得上穿,就直接跑了出去。

  这天府令,乃是天府帝国建立初期,由他亲自监制。总共制造了十枚,帝王赐给了他一枚,而另外还有两枚赐给了天府元帅凌子龙,禁军统领洛恬。其余的六枚天府令,从未听闻帝王赐给过什么人。凌子龙和洛恬的年纪与李清寒相差不多,可管家说的来人却是一个青年,着实让李清寒为之一惊。若是说除却这三人之外谁还有天府令,那就只能是帝王本人了。

  李清寒连忙到了府中的偏厅,此刻偏厅之中正坐着一位青年,这青年身姿挺拔,虽然身上带着几分书生之气,却没有丝毫孱弱之感。

  “参见陛下!”李清寒瞧清了那人的面目,可不是当今帝王,此刻他的心中疑惑更深了,帝王殡天的消息已经传遍了天府帝国的每一个角落,如今帝王竟然活生生的坐在他的面前,这又让他怎能不惊?

  “丞相快快起身,如今我已经不再是天府帝王了,你不必再对我行此大礼。”小虎子连忙把李清寒扶了起来。

  小虎子似乎是看出了李清寒心中的疑惑,直接开口解释道:“丞相可还记得,先王在临终前对我的三个要求?”

  “自然记得,先王离去不过数载,没想到如今的天下,已经变成了另外的一番情景。”李清寒暗叹了一声,言语之间满是憧憬。

  小虎子从怀中取出了一卷竹简,递交给了李清寒。这竹简似乎是被他一直随身携带着一般,片刻都没有放下过,取出来的时候,还费了一番功夫。

  李清寒带着疑惑打开了竹简,待得瞧清了竹简上的内容之后,顿时脸上浮现出了一种震惊的表情。

  竹简上的内容如下:“孤今自知命不久矣,故,请帝师暂代国主之位。孤膝下共有七子,七子当中却无一人可担此大任,为今之计,只能请帝师暂代国主之位。望帝师能将天府之名继续传承下去。”

  “孤还有一孺子,只是此子并非宗亲血脉,所以并不被世人知晓,若帝师有意,可寻一良机,将国主之位传给此子。”

  吧嗒竹简掉落在了地上,这上面的自己,李清寒再熟悉不过了,绝对是先王笔迹!

  李清寒震惊的看着小虎子,问道:“先王还有一子?”

  “不错。”小虎子点了点头,肯定的道。

  “陛下此般行径,莫非是想要将帝位传给他?”李清寒突然做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再次询问道。

  “丞相所言不错,我正是此意。”小虎子再次点了点头,肯定了李清寒的想法。

  李清寒连连退了几步,紧接着又冲着小虎子接连三拜,沉重的道:“陛下此举,实在令李某钦佩。”

  小虎子摇了摇头,紧接着又轻笑了一声,道:“此子被先王安排在了一个极其隐秘的地方,我在半个多月前才刚刚寻到,他的性情比之先王的其余七子,大不相同!”小虎子的语气越来越沉重,说到最后这四个字,言语之间的沉重之色也更为明显了些。

  “哦?不知此子现在哪里?”李清寒倒也有些担心,先王的子嗣虽多,可这七个子嗣一个比一个纨绔,若当时真将天府之国交在他们之中任何一个人的手里,此刻天下恐怕早就没了天府之名。

  这位帝王将天下收归统一,若是他不主动将此遗诏拿出来,就算他真的将天下占为己有,也没人会说些什么。

  可他偏偏在此刻将这遗诏拿了出来,显然他并不恋栈权位,此等大义之举,实在非等闲之辈能做得出来的。

  李清寒最担心的是,若是先王的这名孺子也如他那七个兄长一般,那纵是小虎子真想将帝位还给他,李清寒也断然不会答应。

  “丞相不必为此子担心,我会寻一适当的时机,让他出现在天下人的面前,依靠他自己的努力,夺回属于他自己的天下。”这句话意思明了,却被小虎子说的慷慨激昂,实在震撼了李清寒的心神。

  李清寒还有一个疑问,直接开口道:“不知如今那长明殿中的是……”

  小虎子哂笑了一声,道:“那里面是我托人做的一个泥人,做出来倒是逼真,当时让我见了都为之一惊。”

  “竟是如此?!”李清寒这才恍然大悟,小虎子没有子嗣,身为臣子的他们不能触碰他的“遗体”再加上这泥人居然做的如此逼真,竟将所有人都蒙骗了过去。

  “不知接下来,陛下还有什么安排?”虽然小虎子的意思已经表明,但是李清寒却仍未改口,一直称呼他为陛下以示尊敬。

  小虎子也懒得去为此事争吵,直接道:“就请丞相静观其变就好,不日我将离开天府帝都,帝都中的一干事物,就有劳丞相了!”

  “陛下放心,李清寒就算是肝脑涂地,也不会让帝国再出现任何的乱子。”李清寒刚一说完,就听见小虎子接下来的话,却让他又是一惊。

  “乱子肯定会有的,而且也不会小,就有劳丞相费心,待得新帝归来之时,请丞相助他一臂之力。”小虎子说的这句话却是挺轻松,可这句话传到了李清寒的耳边,却是变得极为沉重了起来。

  ……

  “想来,半月前陛下突然离京数日,而且还带着禁军统领洛恬一同前往,看来他在那个时候就已经开始准备了。”李清寒顿时心中暗叹了一声,心情却越加沉重了不少。

  与此同时,天府都城外,一个身着白衣的少女策马前来,看她的样子风尘仆仆,似乎是从很远的地方赶来的。

  天府都城之内不允许骑马,所以到了城边这白衣少女就将马儿拴在了城外的一颗树上,直接急匆匆的朝着城内跑了去。

  “张凡,我来了,如果你真的死了,那我就跟你死在一起。”这位白衣少女轻咬着下唇,心中低沉的喃喃道。

  这位白衣少女,可不就是接连两日不眠不休从千里之外赶来的幽怜儿。

  她断然没有想到,自己的一个决定,居然会将事情变成如此地步,现在后悔已然无用,她此刻只想着早些能进入天府帝宫之中,她想确认张凡是否真的死了,若是真的?那她也没了活下去的念头。

  天府都城的城区很大,幽怜儿从城门口走到了天府帝宫的大门,足足花费了将近半个时辰,此刻帝宫的大门紧闭,幽怜儿顿时皱起了眉头。“看来想要进去,只有等了!”(未完待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