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明殿的沉寂,一直持续了很久,从午间一直到了深夜,长明殿里根本没有传来丝毫的声音,因为小虎子在进殿之前有了吩咐,今日无论是有多么要紧的事,也不准有人打扰到他,此刻的长明殿外,已经堆积了许多接连送来的奏折。

  长明殿内,小虎子仍是如傀儡一般的坐着,整整一天没有进食,此刻他的脸上已经没了半分血色,他的眼神空洞,一直盯着长明殿的窗户,似乎是等待着什么。

  “你会来么?”小虎子心里也是没底,他所说的每一个字,都如同巨石一般砸在了他的心头。此刻……小虎子的心中,异常的沉重!

  在说完了那么简短的一句话之后,长明殿中再次陷入了沉寂当中。

  今日月色朦胧,虽然长明殿外灯火通明,却也没人能够发觉,就在长明殿不远处的一座殿宇的屋顶上,幽怜儿此刻就在那里!

  幽怜儿已经在这里站了很久,却始终不敢进到长明殿中去,她害怕进去了以后,又要面临小虎子的追问,她到现在也没有想好该如何回应他。

  清风吹散了空中的黑云,使得皎洁的月光照射了下来,月光映在了幽怜儿的脸上,却显得更加苍白了几分。

  先前小虎子所说的话,直到如今还如同那大道之音一般环绕在她的耳边,持续回荡不散。

  这句简短的话,每一字每一句都牵动着幽怜儿的心弦,此刻她的心里实在慌乱不堪,虽然此刻她很想进到长明殿中去,却始终不敢迈出那一步。她在害怕,害怕进去了之后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心中思念甚久的人。

  一夜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清晨的阳光再次洒满了大地,幽怜儿不知是何时离开的,她终究还是没敢进去。

  长明殿内,小虎子的双眼遍布血丝,对着那响彻而来的钟声就如同充耳不闻一般,他一直就如同傀儡一般坐在长明殿内,双眼空洞的看着长明殿的窗子。

  这一天,帝王很反常的没有去上朝,朝臣们在天府大殿中等了许久,始终没有见到帝王的身影,好在有着丞相李清寒,他身为百官之首,帝王不在,他则压下了群臣沸腾的声音。

  李清寒也知道,这种仿佛无法长久,天府帝国之中,没有一个人能代替帝王,哪怕身为百官之首的他,也只是能够暂时威慑住群臣而已,想要彻底将大殿之中的群臣们给震慑住,非得帝王亲自出面不可。

  “陛下今日这是怎么了,如此这般情况,可是从来没有出现过的。”李清寒心中也是不免有些疑惑,可此刻纵然心中有所疑惑,他也得先代替帝王管理好群臣。

  一直等到了正午,帝王的身影仍是没有出现,李清寒便擅自做主,命群臣先行散去,回到各自所司,将需要禀报的事情,全部写成奏折,呈到长明殿中去。

  虽然群臣在天府大殿之中议论纷纷,对丞相的吩咐倒也没有阳奉阴违,回到各自所司,纷纷整理起了各自要禀报的事情,写成奏折之后,便纷纷呈到了长明殿去了。

  一连两日,小虎子都没有去上朝,此刻的他,似乎是陷入了昏迷当中,虽是如此,他的目光却始终没有离开长明殿的窗子。

  终于有人耐不住性子,推开了长明殿的大门,可推开了殿门之后,却换来了死一样的寂静。

  没过多久,从天府帝宫当中,传出了帝王殡天的消息,这个消息顷刻间就传遍了整个天府帝国,可偏偏这个消息就是没有被传进东府郡,似乎是有人有意为之一般。

  随着帝王殡天的消息传出,东府帝国的很多地方都有了异动,更有许多不法之徒,开始纷纷造反,四处猖狂的肆虐,根本不顾朝廷律法的存在。

  而这种异动,仅仅存在了几日,就消声觅迹了,那些造反的不法之徒,都如同凭空消失了一般,消失在了天府帝宫的境内。

  天府帝宫之中,四处都是哀嚎之声,帝王的去世,所有人都难以接受这一事实,毕竟他还如此年轻,也未曾留下过子嗣,谁来继承他的帝位,如今却也成了问题。

  帝王殡天的消息,几乎传遍了整个天府帝国,又怎会传不到幽怜儿的耳中。

  “你不是说好要等着我么?”幽怜儿抽泣了起来,她哭泣的声音比所有人都更加凄惨几分。

  她没想到自己这几日的逃避,居然换来的却是这样的一个结局,突然间她后悔了,她如果当初直接答应了,就一定不会发生现在这种情况。

  幽怜儿这一刻就如同疯了一般,直接朝着天府帝宫的方向狂奔而去。此刻她所在的地方,距离天府帝宫足有千里之遥,从这里想要到达天府帝宫之中,以她的脚程最快也得在两日之后才能到达。

  可两日之后,没准小虎子的身体,早就被葬入陵墓当中了,届时恐怕连他的最后一面都见不到了。想到这里,幽怜儿又加快了几分脚步,轻功施展到了极致,丝毫不顾体力的消耗,疯了一般的朝着天府帝宫飞奔而去。

  帝王殡天,他的身体需要在长明殿存放两日,两日之后移到宗祠之中存放一日,第四日则入殓。将小帝王的遗体安放在天府帝都之外三百里的陵墓当中。

  因为小虎子并非是先代天府国主的子嗣,所以宗祠也需重建。建立宗祠乃是大事,原本是应该在位帝王亲自督建,可如今帝王辞世,建立宗祠这件事也就成为了一大难题。

  此刻最为头痛的,莫过于丞相李清寒了,他先前一再催促帝王赶紧立后,为的就是想让帝王早些孕育子嗣,如今帝王还没有成亲,就已经辞世了,更别提子嗣了。

  偌大的天府帝国,居然无人继承,这倒使得被小虎子分封到各地的几个先代国主的子嗣也开始蠢蠢欲动了起来。

  在这世间,至尊之位的诱惑,绝对无人可挡,而他们也有着正统的身份,又怎能不让他们对此有些想法呢?

  各地的不法之徒虽已得到了镇压,可在镇压了一些之后,仍有一些不法之徒开始出来四处肆虐,视朝廷法度如无物一般。

  李清寒顿时暴怒,下令将这些不法之徒尽数斩杀,此刻这种情况,若是不以铁血手段,根本难以将此事彻底镇压下去。

  虽然小虎子先前所下达的命令对不法之徒的处理有了几分缓和,可这件事还没有彻底的实施开来,毕竟如今的天府帝国已经不是只有拥着七郡领土的天府之国了。

  天府帝国坐拥天下,很多偏远的地方,命令即便下达了也很难得到控制,这也正是导致了不法之徒的猖獗的原因。如今李清寒以军队镇压,绝非长久之计,若是长久以此,定会使得天下出现更多的不法之徒,届时天下必将大乱。

  小虎子收复天下之时,从未起过刀兵,从未伤过人命,只是以法度人,使得自己的法弘扬至整个天下,便收复了天下,如今小虎子辞世,法虽仍在,却已经名存实亡了。

  与其说人们遵从的是法,倒不如说他们遵从的是小虎子这个人。

  这一点小虎子自然想到过,而且他已经想了很多办法,将不遵从法的萌芽彻底扼杀在人们的心中,若是这些办法都实施起来,届时再出现这种情况,天下也不会是这样的场景。

  帝王殡天的这个消息实在太过突然了,李清寒也不是没有想过要将此事隐瞒下去。可纸终究是保不住火的,这个消息很快就传遍了整个帝国,除却东府郡都之外,几乎所有的地方都得到了这样消息,就连极为偏远的地方,也都知道了帝王殡天这件事。

  至于为什么这个消息始终没有传进东府郡都当中,这件事所有人都不得而知。

  两日后,宗祠已经建立完毕,就在帝王的遗体即将被移到宗祠的前不久,李清寒的家中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此人身着一身青衣短打,身形壮硕更显挺拔,若将此人扔在大街上的人群里,除了他那高人一头的个子,恐怕也再难从人群中将他找出来了。

  此人刚一进门,却被李清寒的府兵给拦住了,还没等的李清寒的府兵开口询问,此人就从怀里掏出了一枚令牌。这枚令牌乃是纯金打造而成,其上雕有九条栩栩如生的金龙,令牌的正中写着两个大字,正是“天府”。

  李清寒的府兵一见此人持有天府令,纷纷朝着此人下跪。

  更_新hD最3d快上|酷N匠7网

  天府令,乃是天府帝国最高的掌权者所持有的令牌,此令只铸造了九枚,其中有一枚就在李清寒的手中,此令在危机时刻,完全可以当做兵符来使用。持此令牌,可以调动天府帝国任何一郡的人马,除此之外,更是身份的象征。

  此令虽铸造了九枚,可在臣子手中的只有三枚,一个正是李清寒,另外两个分别是,天府元帅凌子龙,禁军统领洛恬。

  此人居然持有天府令,身份定然与李清寒相差无几,可此人相貌实在平凡,也就身姿比常人高大一些。李清寒的这些府兵实在是认不得他,也不敢有所拖延,便将此人引进了府中,而府中的管家,则去请来自家老爷。(未完待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