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怜儿死死的勾住了小虎子的舌,使得他根本动弹不得,转而这两人的舌就交织在了一起,相互缠绕着,始终没有分离。

  这一吻,与幽怜儿最初设想的完全不一样,她本想着在小虎子的唇间轻点一下,然后就离开这里。可如今这种情况之下,别说让她离开这里了,想让两人分开都成了问题。

  过了不久,传来了两人呼吸急促的声音,这两人都是第一次跟异性如此亲密,难免会对这种事有些生疏。这两人的这一吻,一直持续到了窒息才缓缓分开。

  小虎子仍是那般紧紧地抱着幽怜儿,始终没有松开半分,使得她根本不能离开,两人四目相对,幽怜儿的俏脸,越发的红润了。

  “你还不赶紧放开我。”幽怜儿提起了玉手,在小虎子的胸前轻轻的锤了一下。

  小虎子剧烈的喘息着,道:“我放开了你,你可不许再跑了!”说着,抱着幽怜儿的手,随之更紧了些。

  幽怜儿连忙求饶:“我不跑就是了,你还不赶紧放开我!”说着,她也剧烈的喘息了起来,此刻她的心头,就如同有一只小鹿在乱撞一般,实在有些慌乱不堪。

  “不行,我还是不能放开你,万一你真的跑了,我可追不上你。”小虎子刚刚松开了几分,紧接着突然又后悔了,抱着幽怜儿的手,更紧了些。

  “你怎么能说话不算数呢?”幽怜儿嗔怪道。虽然嘴上是这么说,心里不知有多么欢喜,她倒巴不得能让小虎子多抱她一会呢。

  似乎是幽怜儿也默许了小虎子的行径,根本没有半分反抗的意思,就任由他肆无忌惮的抱着自己。

  长明殿中,顿时陷入了沉默当中,时间……仿佛都凝固了一般。殿内的两个人,四目相对,始终没有一个人先动。两人就一直维持着这样的姿势,持续了很久,很久……

  “你……”小虎子刚想开口,却又生生的把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这恐怕是他一生当中第一次如此害怕去做一件事,心中更是忐忑不看,实在不知该如何开口。

  幽怜儿等了许久,小虎子的嘴里自从蹦出来那么一个字之后,就再没了声响,实在让她有些焦急。

  “你到底想说什么?”也不知怎么了,说完这句话之后,幽怜儿的脸面顿时红的更加厉害了。

  “我……”小虎子想了一会,嘴里又是蹦出了一个字之后,就又没了声响,倒也不是他不想说,实在他心中有些惧怕,他害怕自己遭到拒绝,实在难以启齿。

  等了许久,好不容易等来了小虎子的声音,可这一次同样是从他嘴里蹦出来了一个字之后,就又没了动静,幽怜儿变得更加焦急了起来,嗔道:“你一个大男人,有什么不敢说的,想说什么就赶紧说啊!”

  这一次小虎子也是鼓足了勇气,道:“你愿意做我的皇后么?”

  虽是简短的几个字,可当这句话传至幽怜儿的耳边之后,就如同一道惊雷在她耳边炸响一般,这句话就宛如大道之音一般环绕不绝,回荡不散。

  “你刚才在说什么,你能再说一遍么?”幽怜儿此刻都觉得自己是出现幻觉了,她怎么也没想到小虎子居然会对她说出这样的话。

  “你愿意做我的皇后么?”小虎子再次重复了一遍,缓缓的松开了紧抱着幽怜儿的手,接着又道:“如果你没有听清,我可以再重复一遍,如果一遍不够,我就重复十遍,十遍还不够,那就一百遍!”

  幽怜儿的脑海之中,顿时传来一阵轰鸣之声,小虎子的这番话,实在让她有些懵了,她从来都没想过,眼前的这个人,会对自己说出这样的话,似乎根本也没有意识到小虎子已经松开了她,身体顿时失去了中心,一头栽到了小虎子的胸膛。

  B看{!正Q版$章》9节(上酷JP匠g%网

  “你倒是愿意不愿意啊?”小虎子询问道。此刻他心中焦急难耐,只等幽怜儿的回答,可幽怜儿始终没有回应,还真把他给急坏了。

  “我……不是在做梦吧?”幽怜儿喃喃自语,螓首埋在了小虎子的胸膛,始终没有任何反应。

  小虎子此刻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伸着手轻轻的抚摸着幽怜儿的秀发,似有一股淡淡的清香传来,实在让他舒爽不已。

  时光易逝,转眼清晨以至,钟声飘荡进了长明殿中,幽怜儿突然起身,顺手还将小虎子给拉了起来。她神情略显慌张,俏脸上的绯红仍未褪去,她红着脸冲着小虎子催促道:“你该去上朝了,还不赶快去准备。”

  小虎子被幽怜儿连拉带拽的硬是从床上给弄了起来,瞧着那红着脸的幽怜儿,小虎子再次问道:“我问你的事,你还没有给我答复。”此刻他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只等着幽怜儿开口能给他一个答复。

  “你快去上朝吧,我现在还没有想好,等我想好了以后,我会再来找你。”幽怜儿把小虎子给推搡了出去,自己则神情慌乱的站在原地。

  “那我等着你,只要你还没有答复我,我就一直等下去。”小虎子略微整顿了一下自己的仪容,紧接着朝着长明殿外走了去。

  天府大殿之上,李清寒惯例一般的催促起了小虎子要赶紧立后,小虎子早就不厌其烦了,更何况此刻心中正想着那个俏皮可人的幽怜儿,哪里有时间去理会李清寒这一番叨念。他的心……此刻早就飞回了长明殿中,准确的说,是飞到了幽怜儿的身上。

  下朝之后,小虎子飞快的朝着长明殿走了去,李清寒带领的一干元老则再次被他挡在了殿门之外,此刻他最想见的,也就唯有幽怜儿一人而已,他始终都在等着,等着幽怜儿给他一个答案。

  回到了长明殿中,伊人早已不在,留下的只有一个空荡荡的大殿,还有今日送来的些许奏折,显然这些奏折都是由幽怜儿整理过的,只是小虎子此刻根本没有把心思放在这上面,也就忽略掉了这一点。

  他失神的坐到了椅子上,随后又长长的舒了口气。当他回到长明殿的那一刻,四处寻觅也没有找到伊人的身影,他的心……也随之变得空了。整个人就如同傀儡一般,在椅子上坐着,根本一动不动,眼神都显得极为空洞,失去了往日的神色。

  “你为什么就不肯给我一个答复,纵然你会拒绝我,我也坦然接受,可你为什么什么都没说,就走了呢?”小虎子的声音缓慢,他所说出来的一字一句沉重的砸在了自己的心头,每吐露出一个字之后,他的心……就会随之一颤。

  到了现在,他终于明白了……情为何物。

  情,能让人魂牵梦绕。

  情,能让人生死相许。

  情,能让人茶饭不思。

  情,能让人相守一生。

  当情真正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他是迷茫的。虽然他早就成为了世间大儒,可偏偏对这个情字,他从来未曾参悟过。

  情这个字,很简短,意思明了清晰,可偏偏在不同的人眼里,它就能体现出完全不同的意思。

  与此同时,天府城外,莫约百里处的青山上,此刻正值秋夏换季之时,山上的青绿色,也开始朝着枯黄发展了几分,过不了多久,这整个山上的草木,都会因为深秋的来临而变得枯黄无比。唯有等到来年的春季,它们才会生出新的生机,重现焕发起最显眼的颜色。

  就在这座山的山顶上,站着一位白衣少女,此女虽非绝美之姿,却也生的俏皮可人,一颦一笑间总是能给人一种古灵精怪的感觉。

  似乎开朗和活泼才是形容她最为生动的两个词语,可偏偏此刻这两个词语放在她的身上,却显不出丝毫的违和之感。

  白衣少女的目光瞧着天府帝宫的所在,脸上的表情却是时怒时喜,实在让人难以捉摸她此刻到底是什么样的心情。

  回想起昨夜在长明殿中所发生的一切,她的俏脸顿时变得绯红,刚刚褪去不久的红润之色,再次浮现在了她的脸上,更显一种娇俏可爱的感觉。

  “你这个坏人,居然装睡,还偷听我说话。”这位白衣少女,可不就是落荒而逃到了这里的幽怜儿。

  幽怜儿捡起了地上的一块石子,朝着远方丢掷而去,似乎是想着将此刻心中的烦恼,随着这颗石子一同丢掷出去,可当这颗石子落地之后,她才发觉,石子虽然被她丢掷了出去,可烦恼仍在她的心里。

  “你的问题这么突然,你叫我如何回答你。”幽怜儿瞧着远方喃喃自语,言语之间尽显一股嗔怪之意。

  她的目光,似乎穿过了百里之遥,直接凝视着天府帝宫的长明殿的所在,此刻的长明殿大门紧闭,里面许久没有传出任何的声音,实在寂静的有些可怕。若是平日里,就算长明殿里再怎么安静,也总会传来些许的声音,今日谁知怎么了,竟会如此的反常。

  侍从们就候在大殿的两边,时刻等待着帝王的传唤,可他们等了很久,却没有等来任何的声音。(未完待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