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色清朗,如今的天府帝宫被皎洁的月光映的极为明亮,天府帝宫占地面积极大,单单只是一个天府大殿就占地千顷有余,整个天府帝宫,更有着无数个宫殿,只是这些宫殿之中,多数都没有住着人。

  十余年前,这天府帝宫可并非是如此景象,那时的天下尚未统一,小虎子也没有担任天府国主,那时的天府国主,虽已年迈,他的后宫之中却有着无数嫔妃,有的自打进了这宫墙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当时的天府国主。

  直到小虎子成为了信任的天府国主之后,他将宫中的嫔妃尽数遣散,使得此刻这浩大的宫城之中,如今却变得冷冷清清。

  小虎子终日长居长明殿,上朝之时就在天府大殿之中,而下了朝就又回到长明殿批阅奏折,几乎根本就没有什么空闲的时间,所以天府帝宫之中的其余宫殿,他也都没怎么去过。

  现如今,他追逐着那白衣少女的身影,不停地在天府帝宫之中绕来绕去,使得他都有些迷路了。

  偌大的宫城,也就只是居住着些小虎子的侍从,还有就是在城墙外面有着羽林卫的驻扎在那里,平日里轮值的禁军,都会住在宫城之中,而他们的住处也是极为偏远,从长明殿走到他们的住处,没有个把时辰,断然不行。

  后宫之中的大殿都没有住着人,所以这里也就根本不需要守卫,小虎子足足在自己的后宫中绕了得有半个多时辰,实在有些晕头转向了。

  好在他时常能看见那夜空中的北斗七星,在这偌大的宫墙之中,又没有任何人为他引路,否则想要回到长明殿都是个难事。

  小虎子找了许久,实在是找不到那白衣少女的踪迹,便找准了长明殿的所在,缓缓而去。

  “看来……想要抓住你是要用计了。”小虎子暗自腹诽,脑海之中时辰浮现着那白衣少女在月下衣袂飘飞的场景,实在难以忘怀。

  不久,长明殿已经近在眼前,长明殿周围的禁军们此刻都一脸严肃的警戒着四周,瞧见远处走来了一个人,顿时心中都生了几分警惕。

  “拜见陛下。”也不知是谁先如此开口,可当着句话传彻而出之后,所有的禁军纷纷下跪,就连头都不敢抬起来。

  小虎子都没发觉自己已经回到了长明殿,瞧见眼前这一群身着盔甲的禁军朝着他纷纷下跪,浅浅开口道:“都起来吧。”虽非刻意,但这简短的四个字当中,却充满了一种低沉的气息。

  禁军们纷纷起身,却始终都低着头,不敢与这位年轻的帝王直视,他们都是天府之国的老兵了,自然清楚他们这位帝王又多么厉害。

  数年时间,未起刀兵,未伤人命,只凭借他自身之法,就能使得天下统一,此等壮举,又岂止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这么简单?

  等了许久没有动静,这些人倒也奇怪了起来,可却始终不敢抬头张望,直至到了换防的时候,这些人才发觉,他们的帝王早就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回到了长明殿内。

  今日的朝堂之上,李清寒如惯例一般在最后再次催促了一番,想让小虎子赶紧立后,小虎子一听这个话题就有些头疼,随便编了个理由就推脱了去,紧接着又谈起了对付不法之徒的处理等事。

  待得下朝之后,小虎子连忙跑回了长明殿,并下令无论谁来了他都不见,也就将紧追而来的李清寒给挡在了长明殿外。

  今日来的并非只有李清寒一人,跟在他身后的还有数十位朝中元老,显然对小虎子立后这件事,朝中大臣也是极为看重的。

  可偏偏所有人都看重的这一点,小虎子他本人却根本不着急,如今他正坐在长明殿里批阅着今日所送来的奏折,只是眼前时常会浮现出昨夜所见到的那个白衣少女的身影,尤其是想到这里,小虎子就会不自觉的傻笑几声。

  今天需要批阅的奏折很少,几乎都到不了往常的十分之一,似乎是小虎子所下达的命令起了作用,各地所呈报的事情,也就越来越少了些。

  批阅完了奏折,时间还尚早,感觉腹中实在饥饿难耐,便传唤侍从为他准备,不久就有一个侍从端来了两样小虎子平日最常吃的膳食。

  小虎子简朴惯了,他最不喜欢铺张浪费,每日所用的膳食也多以清淡为主,而且都有固定的量,使得宫中原本油水最足的膳房,现如今也根本没有什么油水可捞了。

  用完膳之后,小虎子走到了长明殿外的花园中,此刻花园之中百花争艳,虽各有艳丽之感,却没有一朵花能入的得了他的眼。

  在他的眼前,总会浮现出昨天夜里的那位白衣少女的身影,小虎子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无缘无故的总会想起她,想了半天自己连人家叫什么都不知道,下意识的叹息了一声。

  小虎子在花园里转了很久,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回去的,如今已经到了夜里,可他却没有丝毫的睡意,躺在了床上缓和的闭上了眼,眼前浮现的白衣少女的身影也更加清晰了几分。

  没过多久,听闻传来一声异响,那白衣少女再次出现在了长明殿中,小虎子此刻并没有睡着,他自然也听到了响声。没有立即去睁开双眼,若来人真是他此刻心中正想着的白衣少女,恐怕他一睁开眼,也就再也见不到她了。

  白衣少女毫不知情,习惯的趴在了小虎子的床边,又开始赘述起了她的故事。虽然始终都听不到小虎子的回应,可她的心中,却是满足极了。

  d更√9新最Bp快上。酷匠a%网B¤

  “我说了你只要追上我,我就会把什么都告诉你。其实根本都不用你追上我,我早就将一切都跟你说了不知道多少次,只不过是你听不到罢了。”

  “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我是谁么?”白衣少女就在小虎子的耳边自说自话,声音温婉动人,实在沁人心脾。

  先前白衣少女在小虎子耳边说的那些话,早就被小虎子听了去,两人距离如此之近,白衣少女哪怕声音再小,小虎子也能将她所说的话听的一清二楚。

  他倒是真没想到,自己的身边,居然始终都跟着一个人,而这个人他自己居然从来都没有发觉过。

  听着白衣少女讲起了自己的故事,小虎子顿时陷入了沉默当中,他虽如往常一般“睡”的宁静,却将白衣少女所说的一字一句全部都听进了心里。

  当他听到白衣少女说道“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我是谁么?”他的心中顿时一惊,心道:“难不成?我被她发现了?”还没等他多想,耳边就又传来了白衣少女的声音。

  “既然你那么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好了。”白衣少女略显俏皮的道。

  “我叫幽怜儿,是一个很仰慕你的人。”话音还没落下,幽怜儿就递上自己的唇,在小虎子的唇上轻点了一下。

  正当此际,小虎子突然抱住了幽怜儿,将自己火热的唇与幽怜儿那温润的唇紧紧地贴在了一起。

  幽怜儿发觉小虎子居然是醒着的,当即就要起身,却发觉小虎子将她一把抱住,实在让她难以脱身。若是她硬要脱身,定会将小虎子的双臂弄得脱臼不可。她又下不了那狠心,只得任由小虎子肆意妄为了起来。

  小虎子此刻浑身滚烫,血液流动的速度都加快了许多,心跳骤然间加快,就如同那雷鼓轰鸣一般。

  幽怜儿距离小虎子如此之近,又怎会听不到小虎子的心跳声,当她感受到了小虎子加快的心跳之后,她自己的心跳,也随之加快了许多。

  她只感觉此刻浑身上下根本提不起半分力气,似乎是身体的本能在抵抗着自己的主观意识一般,她的身体,在小虎子抱紧了她的那一刻,就出卖了自己!

  一抹红晕,顿时浮现在了幽怜儿的俏脸上,使得她那温婉而又娇俏可人的容颜顿时红了大半,脸上还传来一阵灼热之感,这种感觉不光是在脸上,须臾间身体的每一个角落都传来了这样的一种感觉。

  小虎子顺势把幽怜儿紧抱在了怀里,这还是他第一次如此与异性如此亲密的接触,两人的唇就一直黏在一起,似乎根本分不开了一般。

  他大胆的伸出了自己滚烫的舌,撬开了幽怜儿那温润的唇,伸到了幽怜儿的嘴里。幽怜儿此刻实在紧张极了,纵然她想反抗,身体也根本不听自己的使唤,而且这反抗的念头,也就只在她的脑海之中存在了片刻,片刻之后她选择默默的接受了。

  小虎子的舌伸到了幽怜儿的嘴里,再次撬开了她的皓齿,轻轻的触碰了一下幽怜儿的舌。两人的舌刚一触碰在了一起,就如同触电了一般,飞快的分开了。

  可还没等的小虎子的舌回到自己嘴里,就感觉自己的舌突然被什么勾住了一般,根本收不回来了。

  幽怜儿的俏脸如同蒙了一层红布完全都红透了,而且这红润之色仍在蔓延,就连耳朵都变得滚烫,顷刻间也变得通红无比。(未完待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