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明殿里,小虎子躺在床上,意识越发昏沉,想着想着也就睡着了。好在他是没有继承了他老爹那般震天的呼声,他睡得很安静,睡得很沉稳,他每次睡着了之后,除非他自己醒来,否则根本没人能叫得醒。

  许是这几天夜以继日的批阅奏折把小虎子给累坏了,现如今刚一把紧绷的神经松懈了下来,就进入了深度的睡眠当中。一直睡到了深夜,他都未曾醒来。

  此时正值夏季末尾,长明殿外蝉鸣不绝,几乎可以掩盖住其他的异响。只听吱呀一声异响,长明殿的窗户被人打开了一个角。

  长明殿外有数百禁军把守,可偏偏就没有一个人闻觉这声异响,今夜的蝉鸣之声比之往常更为强烈,似乎有人在可以安排着一般。

  事实的确如此,如今长明殿外除了小虎子之外,还多了一个白衣少女,而外面响彻的蝉鸣之声,自然是出自她的杰作。

  此女虽非绝美,但也生的俏丽动人,眉宇之间总是能透露给人一种古灵精怪的感觉。她轻轻的迈着玉足来到了小虎子的身旁,很熟练的趴在了他的床边。

  白衣少女的一双美眸颇有几分灵动之感,瞧着小虎子熟睡的样子,不时的还眨眨她那一双灵动的大眼。

  “你应该还不认识我吧,虽然我们经常见面,可除却我们第一次见面之外,几乎每一次我来的时候,你都是熟睡着的。”白衣少女伸出玉手轻轻的在小虎子的鼻间点了点,心中顿生一阵欢喜,脸上随即浮现出了娇俏可人的笑容。

  “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还不是如今的帝王,更不是天府之国的国主。”白衣少女似乎知道小虎子在睡觉的时候不容易醒来,也没有刻意的去压低自己的声音。

  “那时的你,还只是一个年轻的大儒。在你没有出现之前,我曾一度以为,我的师傅就是天府之国的第一名儒。可正是你的出现,完全颠覆了我对以往的认知。”说到这里,白衣少女的俏脸微红,心跳也在她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加快了几分。

  虽然不是她第一次在小虎子的耳边赘述着她曾经的过往,可今天也不知怎么了,偏偏说到这里的时候,就有了几分反常。

  白衣少女没有停顿,又继续说道:“当时我还在想,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人,能在如此年纪,就能在儒学上面有如此成就,就连我的师傅都敬佩三分。”

  “其实你不知道,自从你来过我师傅那里之后,我就一直在跟着你,我师傅除了是一代名儒之外,还是一个世外高人,我跟他学习的,就是他的武功。”白衣少女那一双灵动的大眼,瞧着如今睡得如此安稳的小虎子,心中不免有着几分窃喜。

  “或许是我当日对你提出的要求太苛刻了,让你一个不懂武功的人追上我,你又怎么可能做得到呢?”

  白衣少女略微沉吟了一会,接着又道:“自从你来过我师傅那里之后,我就偷偷的跑了出来,你走到哪里,我就跟着你到哪里。”

  “前段日子你在东府郡都的那场相亲大会,实在是没把我笑死,堂堂的一代帝王,居然还会参加那样的场合,实在是太荒诞至极了。”说到这了这里,白衣少女顿时大笑了起来。

  长明殿中虽不比天府大殿那般宽阔,里面的人说话的声音,倒也传不到外面去,此刻长明殿中,充斥满了一个少女娇俏可人的笑声,那笑声带着喜悦,似乎是想起了能让她十分开心的事情一样。

  过了好一阵儿,白衣少女才缓和了几分,又开始赘述了起来,“当你回来的时候,我看到这长明殿里摆满了奏折,当你批阅奏折劳累的时候,我就会帮你把批阅好的奏折规整分类,等到你休息完了以后,也就不会再因为此事而浪费时间了。”

  白衣少女说的这件事,小虎子却是一直都没有发现,这半月以来,他每天夜以继日的批阅奏折,哪里会注意的到这一点,若是没有这位白衣少女的帮忙,小虎子不知还要因此浪费多少时间。

  “那天我正在长明殿里帮你整理奏折,你居然那么快就下了朝,我一点准备都没有,当你进来的时候,我的心里……实在是慌乱极了。”想到那时的惊鸿一面,白衣少女的俏脸更加红润了几分,脸上的笑容也更显娇俏可人。

  “我怎么知道你会突然回来,按照你往日上朝的时间来看,你应该在小半个时辰之后,才会下朝回到长明殿。”听白衣少女这话,似乎对小虎子的日常很是了解一般,就连他几时去上朝,什么时间会下朝回到长明殿都一清二楚。

  “还不是因为你,你那么突然的回来,让我一点准备都没有,你让我怎么面对你?”说着,白衣少女的脸上的笑容凝固,转而挂上了几分怒意。

  她轻轻地在小虎子的脑门上轻弹了一下,不敢使用多大的力气,生怕把小虎子给惊醒了。

  “这就算是对你的惩罚吧,那天我让你来追我,你居然无动于衷,真是气死我了。”言语之间,再也没了半分怒意,取而代之的却是嗔怪之意。

  白衣少女似乎是有些累了,就趴在小虎子的床边静静地看着他,也不再说话,瞧着他安静的睡着,心中顿生满足之感。

  突然,小虎子的眼珠转动了几下,白衣少女立即就注意到了这一点,以她的了解,小虎子这是要醒来了。

  此刻的她,心里实在慌乱极了“他平日里不是只有到了清晨的时候才会醒么,怎么现在时间还没到他就这么快就要醒了?”白衣少女连忙起身,玉足正欲借力轻身而起之际,却发觉自己的脚踝被人给抓住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小虎子此刻眼前还有着几分模糊,睁开眼只看见了自己身边站了一个人,下意识的就伸手抓住了她的脚踝,故此才这般发问。

  %更C新¤◎最快-上/!酷匠c:网

  白衣少女浅笑了一声,足间稍一运力,就脱离了小虎子的手,此刻的她,就化成了一只乳燕一般,轻轻的飞出了长明殿。

  “你不是想知道我是谁么?那你来追我啊!”白衣少女娇笑了一声,接着就从长明殿的窗子钻了出去。看这熟练的程度,显然这并非是她第一次从此处离开长明殿了。

  小虎子这时已经完全清醒了,连忙起身穿上了鞋子,随便从一旁的衣架上拿了一件外衣披在了身上,直接就朝着长明殿之外跑了去。

  长明殿的两扇殿门突然打开,原本在殿外正打着瞌睡的禁军们顿时来了精神,这长明殿中住的是谁?那可是当今的帝王,当今世上,除却他之外,哪里还会有人在这个时间从长明殿里出来?

  如今正是凌晨,纵是这一批禁军刚来换防,却也是有着几分困意,平日里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谁又能想得到,今日刚一轮值,就碰到了这种情况。

  守卫在长明殿外的禁军们强打着精神,每个人面面相觑,却又噤若寒蝉一般,谁也不敢有所言语。

  本想着可能会挨帝王一顿训斥,纵是如此那也是在所难免的,可等了许久始终没有动静,当有人看向长明殿的殿门的时候,那里哪里还有人影,从长明殿中走出来的人,早已不知了去向。

  禁军们顿时松了口气,经此一事,所有人都没了半分困意,每个人都瞪大了双眼注视着四周,只要稍有异动,定能在第一时间察觉。

  小虎子推开殿门之后,根本就没有顾得上看这些禁军的样子,直接朝着白衣少女离去的方向跑了去,转眼间,已经跑出了十几里路,小虎子实在有些力竭,停在了原地不断地喘息了起来。

  此刻,就在他前方不远处的屋顶上,白衣少女翩然落下,一身长裙随着夜间的晚风飘动着,尤其是此刻月光正是明亮之际,月光映在了她的俏脸上,此刻的她,就宛如一个玉人一般。

  只是眼前的这个玉人颇有灵动之气,丝毫没有平常的玉人带给人的感觉。小虎子自然瞧见了远处屋顶上的白衣少女,那衣袂飘飘,就宛如谪仙一般,虽然相貌并非绝美之姿,可落在小虎子的眼底却是另外的一番情景。

  “你到底是谁,我已经追上了你,你现在总可以告诉我了吧。”小虎子喘着粗气,他此刻心里倒是有些急切,他很想知道眼前的这位白衣女子,真的是他亲眼所见,还是此刻仍在梦中未醒。

  “你这人倒是好生不讲理,你离我还有这么远,哪里算是追的上我了?”白衣少女的声音随风飘至,那温婉动听的声音实在沁人心脾。

  “那我若是真能追上你,你可要将我想知道的统统告诉我!”小虎子略微休息了一会,气息倒也平顺了不少,此刻喘息也没有先前那般剧烈了。

  白衣少女一阵浅笑,那声音就如同银铃一般动听,玉足轻然运力,整个人就如同一片羽毛一般的飘然而至,她轻然落地,距离小虎子也不过只有十几步远。

  “我给你个机会,若是你能追的上我,我什么都告诉你!”(未完待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