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牛家的府邸之中,此刻在李小婉的安排下,井然有序的开始了一场东府郡前所未有的相亲大会。

  今日前来的妙龄女子,经统计竟有一百零三十二人,这个数字倒是让李小婉很是满意,她作为小虎子的母亲,等这一天等了已经十几年了,为小虎子挑一个趁心的妻子,这件事倒是让她很是上心。

  小虎子挨个见完这些前来与他相亲的女子们之后,天色已然将近黄昏,小虎子今日实在是筋疲力乏,就算是让他在天府帝宫之中批阅奏折之时,也从来没有出现过如此情景。

  一百三十多人之中,倒也不乏有绝美之姿,但是小虎子死活是看不上,这可真是把李小婉给急坏了。

  待得把所有人都送出府之后,李小婉也将府里临时雇佣的佣人也都遣散了去,如今整个府邸,也就只剩下了她和小虎子两个人。

  +、最("新zZ章`节上S6酷匠Z网

  “小虎子,今天这些姑娘当中,你就一个看上的都没有么?”李小婉一脸焦急,一双柳眉都快皱到一块去了。

  “娘,你就别为难我了,我对这些人是真不感兴趣。”小虎子浑身瘫软的坐在前厅的椅子上,这相了一天的亲,绝对比他批阅一整天的奏折都要累上许多。”

  李小婉在前厅来回踱步,又急促的道:“那你总要说你喜欢个什么样的,我也好给你寻摸一个啊。”

  “娘,这婚姻大事,你们就不能让我自己做主吗?”小虎子实在有些头痛,看着李小婉在他眼前走来走去,不仅头痛又有些头晕了。

  “你自己做主?你自己能做的了什么主?”李小婉顿时一句反问。

  “这些人我都不喜欢,就算我要成亲,也得找一个我喜欢的人吧。”小虎子连忙回应,顺手还拿起了身旁的茶杯往自己嘴里猛灌了几口。

  “婚姻大事,向来都是父母做主,有你什么事。”

  只听厅外传来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这个声音小虎子实在熟悉极了,刚一传至耳边,就是的他浑身一颤。

  厅外走来了一人,生的虎背熊腰,一双浓墨般的眉目,面庞更显着几分坚毅之感,虽以人到中年,但是身姿却不必二十多岁的青年差到哪去。

  这人正是大牛!

  “你个死大牛,这一天你都死哪去了?现在才回来!”李小婉顿时一声低喝,吓得大牛也是浑身一颤。

  “嘿嘿,我不是给这小子寻摸好姑娘去了么。”大牛傻傻的笑着。

  李小婉左右瞧了瞧,又道:“那你寻摸的人呢?”

  “咳~~”大牛干咳了一声,又冲着小虎子道:“小虎子,今天这些姑娘怎么样?”

  小虎子一瞧他老爹过来了,顿时身上似乎有了力气一般,直接站了起来。“爹,你给我找的这都什么啊,还不让我自己做主。”言语之间,略显几分抱怨之感。

  “你这个臭小子,怎么这么难打发,当年我跟你娘年轻的时候,只见了一面,我们就定了婚约。如今你可倒好,让你见了这么多姑娘,你还不满意怎么的?”大牛端起了茶杯,一瞧茶杯里根本没有水,就直接递给了小虎子,让他去添水。

  小虎子接过了茶杯,直接跑的没影了,大牛跟李小婉两人在前厅等了许久,始终不见他回来,等两人到了小虎子的屋里的时候,却发觉小虎子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

  “都是你,说好的十几个人,却足足来了一百多人,今天可把小虎子给累坏了。”李小婉刻意的压低了声音,生怕把小虎子吵醒了一般。

  大牛拉着李小婉就往外走,顺手还拿走了桌子上的茶杯,回到了两人的房间之后,大牛这才回应道:“今天这件事我也是始料未及,这也怨不得我啊。”

  李小婉伸出了手一把掐住了大牛腰间的软肉,使劲的拧了一圈,恶狠狠的道:“那怎么?怨我不成?”

  大牛连连求饶,这才使得李小婉松了手,两人坐在了床上,长长的松了口气。

  “你说咱们是不是应该听从小虎子自己的意愿?”李小婉沉默了很久,似乎是思索了半天,这才说出了这句话。

  “明天再说吧,让我好好想想。”说着,大牛就宽衣解带躺倒在了床上,似乎他今天也是累坏了,脑袋刚一挨枕头,就传来了一阵足以能把房子震塌的呼声。

  李小婉看着大牛这反应着实一愣,转而一巴掌打在了大牛的肚皮上,抱怨道:“你不是说好好想想么,怎么这就睡着了?”嘴上虽是这么说,李小婉却给大牛盖上了薄衾,生怕他半夜里受了凉。

  转眼又是清晨,大牛每日清晨都会在院子里打一套拳,哪怕前一天再怎么累,清晨时分总会醒的。今日同样是如此,院子里,大牛正穿着一身短打,在院子里打拳。

  一套拳下来,大牛倒也出了一身汗,正当他要坐下来休息的时候,屋里传来了李小婉急促的声音。

  “大牛,小虎子逃跑了!”

  话音还没落地,李小婉就拿着一卷竹简从屋里跑了出来,转眼就到了大牛的眼前。

  大牛接过了竹简,上面写着几行小字。“爹,娘,我走了,不用为我担心,我自己的婚姻大事我想自己去选择,等我再回来的时候,一定带着你们的儿媳妇回来。”竹简上,墨迹还没完全干透,显然还是刚走不久。

  “看来这小子对咱们给他的安排并不满意。”大牛长舒了口气,将竹简卷在了一起,扔在了一旁的石桌上。

  李小婉此刻心中焦急万分,瞧着大牛的反应竟如此平淡,连声道:“大牛,怎么办啊?你倒是想想办法啊,小虎子刚回来没几天,这就又走了,要不咱们把他找回来吧。就算他不想这么快成亲也没关系,咱以后就不逼他了好么?”

  大牛似乎就根本没有听见李小婉说的话一般,自顾自的倒了一杯清茶,缓缓的顺进了口中。

  “大牛,你倒是说句话啊,真是急死我了!”李小婉跺着脚,别提有多心急了。

  “你着急有什么用呢?”大牛缓缓开口,顺手将茶杯放下,起身就朝着屋里走去。等大牛再从屋里出来的时候,却是换上了一套时常穿的衣服,朝着门外走去。

  “大牛,你要去找小虎子么?我跟你一块去。”李小婉提着裙角,连忙追了去,转眼就拦在了大牛身前。

  大牛轻笑了一声,淡淡道:“谁说我要找那个臭小子了,昨天的账目我还没有对清楚,我再去茶坊去对一下账。”

  李小婉听了这话,顿时瞪大了双眼,喝道:“大牛,小虎子好不容易回来一趟,你总不能让他这么快就走了吧!”

  “他如今是一个帝王,能抽出这么几天来陪我们已经实属不易了,你就别给他找麻烦了。”大牛拍了拍李小婉的肩膀,语气越发温和。

  随后,大牛也没有再继续停留,直接迈开了步子走出了自家大门,朝着在另外一条街道上的茶坊走了去。

  李小婉缓和了好一会儿,转而也跟大牛一般出了门,临走时还锁紧了自家的大门。随后朝着她开的那家绸缎庄走了去。

  想到大牛所说的话,李小婉不禁释然了,就连她们身居此地的两个富商,每天都有许多事使得她们从早忙到晚。小虎子如今是一个帝王,他所管辖的,可是整个帝国所有的事,他肩上的担子,绝对比她们二人要重得多。

  小虎子能够抽出了几天的时间回来看望她们已经实属不易,这几天时间,天府帝宫之中,不知得堆积了多少的奏章要小虎子去批阅,不知要有多少大大小小的事情等着小虎子去处理,若是真让他留在家中,反而会误了小虎子心中所牵挂的大事。

  转眼间,小虎子已经回到了天府帝宫的长明殿当中。

  此刻的他,并不只是大牛和李小婉的儿子,更是这人间的帝王,虽是短短几日,堆积的在长明殿中的奏折,却如同山岳一般。纵然是小虎子批阅奏折的速度极快,可想要把这些写奏折全部批阅完毕,定要花费不少的时间。

  长明殿,乃是历代天府国主批阅奏折的所在,自从小虎子成为了国主之后,这里也就成了他批阅奏折的地方,这个大殿的顶上,镶嵌着许多能够散发着明亮之光的宝物,使得即便是深夜的时候,这长明殿也如同白昼一般明亮。

  长明殿内永如白昼,长明之名也正是因此而来。倒也并非是没有盗贼光顾过着长明殿,只是这长明殿在建造之初,就被能工巧匠将这些宝物铸造在了墙体上,而这墙体也是用特殊的手段铸造而成,虽然这些宝物时时散发着光芒,可想要将其欲走一二,却是难如登天一般。

  小虎子刚刚批阅了数十斤的奏折,可这奏折还在源源不断的在送过来,若是真想将这些奏折全部批阅完毕,恐怕实在有些难度。

  大牛曾跟小虎子提出过虽然他所弘扬之法已经传遍天下,可这天下仍是有些不法之徒在肆意猖狂,此刻他所写的几道奏章之中的内容,正是关于如何处理这些不法之徒的方法。(未完待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