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大牛家的院子里,已经有了许多人在此等候,大牛连忙把李小婉给支了出去,李小婉身为一家之主,则带着这些人进入了前厅,虽然他们家的前厅已经不算小了,可随着涌入的人越来越多,前厅里能落脚的地方都越来越少了。

  “这个死大牛,不是跟我说挑出来了十几个么,怎么今天来了这么多人?”虽是有些疑惑,李小婉却也没有多想些什么。

  大牛家里没有佣人,今天这种日子,若是还没有佣人的话,恐怕会把他们夫妻俩给累死都说不定。无奈,只得临时从街上招募了些人充当起了他们家的临时佣人。

  昨天夜里大牛的确是挑选出了十余个自己还算看的过眼的女子,可是今日来的人,远比他所说的数字要多得多。

  如今在厅里妙龄女子,怎么说也得有几十人之多,而且门外时不时的还有人在往里走,显然如今的人数,还只是暂时的。

  大牛把这个烂摊子丢给了李小婉,自己则在小虎子的屋里教训起来,“小虎子,你也老大不小了,就别总是拖着了,我跟你娘都等着抱孙子呢。”

  小虎子瞧着他老爹那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顿时心生苦涩,道:“爹,你这不是在强迫我么,你让我娶一个我从来都没有接触过得人,这于理不合啊!”

  酷☆匠wN网)4永W☆久v…免费|!看W*小说

  “哎呀,你小子出去了十几年倒是长本事了,敢跟你爹讲理了?”大牛撸着胳膊挽起了袖子,冲着小虎子比划了比划,又道:“告诉你,在这个家里,我就是理!”

  小虎子心中早已苦不堪言,若是早知道回来之后会是如此这般场景,他到想着将这回来的时间再拖延些许。

  只不过事已至此,小虎子又怕大牛教训他,只得硬着头皮上了。

  大牛丢给了小虎子一个包袱,道:“臭小子,这是你娘亲手给你缝制的衣服,赶紧换上,别让人家等急了。”说着,大牛走出了小虎子的屋子。

  大牛说的后半句话小虎子几乎就是没听见,他也就只听见了那么前半句。小虎子打开包袱一瞧,里面可不是装着一套月白色的衣衫,绣工精美绝伦,这上面绣着的,可不正是一幅百鸟朝凤图。

  “娘……”小虎子轻轻的抚摸着那套月白色的衣衫,实在舍不得穿在身上。他离家十二年,也就走的时候母亲为他缝制了几套衣服,虽然过去了十二年,可那些衣服仍被小虎子视如珍宝一般保留在如今的天府帝宫当中。

  如今再一次见到母亲为自己缝制的衣服,不禁潸然泪下。

  大牛在小虎子的屋门外边等了许久,始终不见小虎子出来,不免有些急了,刚想着推门进去,就听一声“吱呀”的响声。

  小虎子打开了门,缓缓的从屋里走了出来,他身上穿着的月白色的袍子,虽然上面绣着一幅百鸟朝凤图,可所有的地方都是由银线织就而成,倒也不显衣着过于华丽。

  “爹,我准备好了。”虽然心中仍是有着几分忐忑之感,但小虎子却不想让母亲难过,他身上的袍子,显然是已经准备了许久的样子。

  小虎子离家十二年,李小婉也在这十二年里没有见过小虎子一面,可纵是如此,她所缝制的这套袍子,如今穿在了小虎子的身上,简直就是严丝合缝。

  这件袍子虽然看起来庄重且又不显过于华丽之感,可这件袍子李小婉足足缝制了一年之久,这袍子上的每一针每一线,甚至于每一个阵眼,每一个线头,李小婉都检查了无数遍,生怕等到小虎子回来的时候穿不得。

  大牛带着小虎子来到了前厅,此刻前厅之中可算是人满为患了,放眼望去,却找不到丝毫落脚的地方。

  前厅之中,此刻汇集了足有近百个妙龄少女,有的则是跟家中长辈一同前来,所以这前厅也就显得窄小了些。

  小虎子刚一走到前厅的门口,顿时吸引了前厅之中所有人的目光。小虎子随了大牛的个子,比常人都高上那么些许,生的倒也算是眉目清秀,尤其是多年身具高位,眉宇间自然而成的那股浩然之感,着实将这一屋子的少女都给迷住了。

  大牛瞧着这前厅里拥挤的人群,也是暗自捏了一把冷汗,心道:“怎么今天来了这么多人,我昨天不就只挑出来十几个么?”此刻在他眼前的又岂止是十几个人。

  让大牛根本没想到的是,他这个东府郡首富的名头实在太大,他想要给自家儿子找媳妇儿的这件事,当天就传遍了整个东府郡,就连东府郡周围的几个县级的城里的人们,也是闻名而来,当然这些人里面,也有昨天被大牛筛选下去而又不死心的,纠集各种原因,这才致使今天来了这么多的人。

  “爹,咱们说好的十几个人呢?”小虎子瞧着前厅里的人们,顿时心中生起了几分退缩之意。

  “咳~~”大牛干咳了一声,道:“这是个意外!”话音还没落地,大牛就不知道跑哪去了,他此刻的速度,绝对超出了他平生的极限,若是再让他发挥出这等速度,也断然不可能了。

  小虎子本来还想再说些什么,可回头一看哪里还有他老爹的人影,心中实在苦涩的紧“爹啊,你这是在坑我呢么?”

  “小虎子,你还在那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进来。”只听李小婉的声音在小虎子的耳边响起。

  大牛落荒而逃般的跑出了自己家的府邸,到了街上有钻进了自家的客栈里面,掌柜一瞧是东家来了,连忙笑脸迎了上去。

  “东家,您今天怎么有空到咱们这儿来了?”这家客栈开了十几年,大牛来过的次数倒是不多,通常就只是每月的月初和月尾分别来上一次,来了以后也只是在账房对完账本就走了,如今既非月初,也不是月尾的,大牛突然到这里来了,倒是让着客栈掌柜有些意外。

  “咳~”大牛又干咳了一声,刚才跑的实在太快,现在他的嗓子都快冒烟了,哪里还能说得出话来,连忙比划着让掌柜的去给他端过一壶茶来。

  大牛隔空那么比划了那么几下子,看的掌柜的一愣一愣的,瞧了半天觉得他可能是来那账本的,连忙跑到了账房去把这个月的月绩给翻了出来。

  掌柜的把账本拿来之后,把大牛看的也是一愣,此刻他的嗓子疼的要紧,把账本接过来往旁边的柜台上一扔,自己坐到了柜台旁的椅子上,又冲着掌柜的比划了几下,示意他端一壶茶过来。

  大牛的这反映,倒是看的掌柜的又是一愣,瞧着大牛又冲着自己比划了几下,实在看不懂他在表达着什么,问道:“东家,您是想要什么啊?您说出来不得了?”

  掌柜的这句话着实把大牛气得够呛,这掌柜的平日里多么精明的一个人,怎么今天出门没带脑子出门不成?心道:“我要是能说得出话来,还用得着这么费劲给你笔画比划么?”

  大牛嘶哑着想要开口,刚一开口就觉得喉咙一阵刺痛之感,实在发不出半点声音,索性自己跑到客栈的后堂去找,掌柜的也就一直跟着他,看着自家东家翻箱倒柜的找了半天,也不知道在找什么。又问道:“东家,您要不要先歇会,找什么您吩咐给我,我帮您找。”

  此刻大牛一脑门子的黑线,实在没了办法,拉过掌柜的手来,在他掌心写了一个“水”字,掌柜的这才会意,连忙给沏了一壶茶端了过来。

  自家东家喝茶不喜欢喝温茶,这件事掌柜的自然了解,特意将茶沏好之后,在里面加了几块冰。

  大牛接过了茶壶,咕嘟咕嘟的就往嘴里灌,一整壶凉茶都被他喝完了以后,这才感觉喉咙没有先前那般的痛感了,这才松了一口长气。

  “东家,您今天来这是……”掌柜的再次询问道。

  大牛此刻实在烦透了这个没带脑子出门的掌柜的,直接嘶哑的开口道:“你去忙你的去吧,我这里你不用管。”刚说了这么一句话,就感觉喉咙一阵难受,就又把茶壶交给了掌柜的,示意他再沏一壶茶过来。

  此刻家里是断然回不去了,大牛想着在这里熬到天黑,等人们都走了之后,他在悄悄的溜回家,到时候小虎子再想埋怨他什么,也好有应对之策了。

  不久掌柜的又端来了一壶茶,大牛瞧见这个没带脑子出门的掌柜的就有些来气,要不是他平日里打点客栈还算不错,单凭刚才那件事大牛那个倔脾气肯定就把他给轰走了。

  “你要是没事,就把今年的账目核对一遍待会给我报备过来,别再我眼前晃来晃去的。”大牛一把接过了掌柜手里的茶壶,直接严肃的道。

  掌柜的一听有些不对劲,连忙奉承了两句,可瞧着东家的眼神还是有些不对劲,也就没有再继续说些什么连忙退了出去。

  “失策啊,真是失策啊,我先前找了那么多的媒婆,没想到造成了这般局面。”如今大牛也是有些后悔了,可事已至此,多说已然无用。(未完待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