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牛到底干什么去了,就连李小婉,他都没告诉,此刻夜都深了,他如此晚还不回家还真是第一次。

  “别管你爹了,他连我都没告诉,谁知道干什么去了。”虽然嘴上这么说,李小婉的目光还是没有离开府门的地方。

  小虎子现如今都快饿扁了,可大牛不回来,他可不敢先动筷子,在他小的时候,没少因为这件事挨他老爹的教训,哪怕他已经是人间帝王了,可是对大牛的惧怕,却是丝毫没有减少半分。

  “娘,你还是先把这些饭菜盖上吧,等我爹回来了再吃。”小虎子咽了口吐沫,下定决心不敢再去看桌子上摆着的饭菜了。

  李小婉倒是有些意外,道:“等着他干什么,你要是饿就先吃吧。”

  “我可不敢,要是让我爹知道了,又该打我屁股了。”说到这里,小虎子根本不自觉的哆嗦了一下。

  李小婉噗嗤一笑,缓了好一会才道:“你如此怕他做什么,难不成你忘了在你小时候他答应过你什么了?”

  “那我也不敢,万一我爹耍赖怎么办!”小虎子摇着头,无论李小婉如何劝说就是不敢在他老爹回来之前先动筷子。

  “这个死大牛,也不知道跑哪去了,这么久还不回来。”李小婉倒是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心中腹诽道。

  大牛自从出门以后,几乎没有一刻是闲着的,他托人去把东府郡所有的媒婆都找了来,叫她们为自家的小虎子说一门亲事。

  如今大牛在东府郡可算是个首屈一指的人物,就连东府郡主都动他不得,一听到这消息,自然有很多户人家带着自家还未出阁的女儿来让大牛挑选。

  今日大牛也是挑花了眼,挑了一整天调出了十余个自己看着还算满意的,想着明日带着小虎子过来看看。直到此刻他才意识到天色已晚,这才连忙往家赶。

  等大牛到家的时候,正瞧见院里厨房边上,两个人正满是幽怨的看着他,顿时心生疑惑。

  “怎么了?你们怎么都这么看着我?”大牛缓缓的走了过去,这一路小跑下来,还真把他累了个够呛,毕竟人到中年,体力大不如从前,做到了桌旁就开始剧烈的喘息了起来。

  李小婉也没问大牛今天这一天都去哪了,却道:“儿子,快吃吧,你爹都回来了,就别饿着了!”说着,就将桌上的盖子再次掀开。

  小虎子早就饿坏了,拿起了筷子一顿狼吞虎咽,虽然他感觉自己吃了不少,可这桌上的菜,却一点都没显少。

  “你慢点吃,别噎着了。”李小婉连忙关切道。

  小虎子应了一声,道:“娘,还是你做的菜最好吃,我在皇城里面每天吃的,都不及娘的手艺万分之一!”小虎子一边吃着,还一边拍起了他娘的马屁。

  “大牛,你今天一天都干什么去了,还这么晚才回来,让我跟儿子等了你这么久!”言语之间,略微带着几分怒意,若是平时,李小婉自然不会如此,可如今却不一样。小虎子在家怕他老爹就跟老鼠见了猫似得,谁知道过了这么多年,还是一点都没变,自己说话就完全不好使,非得等到大牛回来了才肯吃饭,若是大牛再回来晚些,她指不定会跟大牛闹成什么样呢。

  大牛喘了一会,又给自己倒了杯水顺了进去,这才感觉自己的气息顺畅多了,连忙道:“这个臭小子,现在都这么大了还不成亲,我这不给他挑媳妇儿去了么!”

  若是说小虎子见了大牛,就跟老鼠见了猫似得,那大牛见了自家媳妇儿,那绝对的是言听计从,倒也不是他怕李小婉,着实是他爱极了这个陪伴了几十年的人,这才会如此。

  李小婉一听这话,刚到嘴边的责怪顿时咽回了肚子里,又开始训斥起了小虎子,“我说小虎子,你也老大不小了,今年你都二十五了,你爹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你都多大了?”虽说言语之间有着几分责怪,可更多的,却是母亲对儿子的关心。

  “成亲?”这件事小虎子还真的没想过,他虽然知道人生在世,成亲是必不可免的,他的心里也没有任何抵触,只是这件事来的如此突然,却也让他有点难以接受。

  “爹,我还不着急呢,你着什么急啊?”小虎子放下了饭碗,顺手拿起了准备了半天的茶壶,给他老爹的碗里倒上了茶水。

  大牛听这话实在有些气得慌,不光是大牛如此,李小婉比大牛更加生气,“小虎子,你还不着急,你知道我跟你爹成亲的时候,我们才十六岁,你现在都二十五岁了,还不想着成亲,你还想让我们等到什么时候啊!”这下子李小婉有些急了,言语之间尽是怒意。

  “好歹我现在也是一个国家的帝王了,我自己的婚姻大事,你们就不能让我自己做主么?”小虎子实在有些招架不住,连忙道。

  “我管你是不是帝王呢,你在这个家,你就是我儿子,我让你成亲,你就得听我的!”大牛冲着小虎子一瞪眼,顿时吓得小虎子又是一哆嗦。

  小虎子瞧着他老爹那严厉的眼神,又瞧了瞧他娘那气急败坏的样子,顿时摇起了头,“你们说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我都听你们的。”在他老爹面前,小虎子从来都是没有主见的,有主见又能怎么样呢?他也得敢于反抗才是,看着他老爹那瞪大的双眼,顿时就变成了猫面前的一只乖巧的小老鼠。

  大牛把碗里的茶水一饮而尽,接着又松了口气,缓缓道:“小虎子,我们也是为了你好,我已经给你挑出来了十几个还算满意的,你明天都见见,若是有相中的,你就娶了她。若是没有,咱就再接着找。”大牛的态度也没有起初那般强硬了,语气之间也越发的平缓了些。

  “大牛,这种事你怎么连告诉都不告诉我一声啊,再怎么说我也是小虎子他娘,你居然把这么大的事都一手包办了?”李小婉顿时又朝着大牛撒起了气,这一天她都等了十几年了,好不容易等到了,居然还让大牛给抢先了。

  “媳妇儿,这不还有十几个呢么,你从这里边选,那不轻松多了么?”大牛连忙一阵傻笑。

  李小婉冷哼了一声,倒也没有继续在多说些什么。

  “小虎子,待会你先回去睡去吧。”大牛又吩咐了一声,自己也拿起了碗筷吃了起来,这一天他也没怎么吃饭,如今看到这一桌子的饭菜,这才感觉到了几分饥饿之感。

  小虎子无奈的摇了摇头,吃饱了以后就回到了自己屋里去了,只是一直没有熄灭屋里的油灯,从窗前的影子可以看出,他似乎还在桌旁写着什么。

  大牛劳累了一天,现下早已筋疲力乏,随便的吃了几口,就回到了屋里躺到了床上,脑袋刚一挨枕头,就听见一阵足以能把房子震塌的呼声传来。

  李小婉则收拾起了剩余的饭菜和碗筷,将这些都收拾完了之后,也回到了屋里,躺到了大牛的身边,面临大牛那震耳欲聋的呼声,似乎就跟听不见似得。

  翌日清晨,小虎子刚刚从床上起来,就听见院里有人在打拳的声音,走到院中一看,可不正是他老爹在院子里打拳么。

  自从搬到了这东府郡都以来,大牛虽然忙碌的时间占多数,可每日清晨总会抽出些许时间来打拳,也正是因为如此,如今四十出头的他,身子还如二十几岁的青年一般硬朗。

  “小虎子,你赶快去准备准备,待会儿你就该见见那些姑娘们了。”大牛拳脚没有半分停顿,却对着小虎子丢出了这么一句话。

  小虎子叹了口气,此刻他的心里紧张得很,突然让他成亲,他心里一点准备都没有。

  “爹,咱能不能缓一缓啊,给我点准备的时间行么?”

  “臭小子,给你一晚上的时间准备还不够么?你还想着拖到什么时候?”大牛一声低喝,吓得小虎子连跑带窜的就不见了踪影。

  @更新yW最C☆快#上j酷“匠网

  小虎子躲回了自己的房间里面,再也不敢出去了,心中顿生苦涩之感。

  没过多久,院子里又传来了大牛的声音,还没听清说的什么,小虎子就浑身打了个哆嗦。

  “小虎子,赶紧出来,给你选的那些姑娘都到了,你怎么还磨磨唧唧的呢?”听着声音越来越近,声音完全落地之时,大牛已经出现在了小虎子的屋里。

  “赶紧的,别让人家都等急了。”大牛正说着,身后李小婉也进来了。

  李小婉伸出手一掐大牛腰间的软肉,冷声道:“死大牛,你怎么跟儿子说话呢!”说着,指间的力度又加大了几分。

  大牛连连求饶,这才使得李小婉松开了手,根本不用特意去看,仅凭腰间传来的那种火辣辣的感觉,就能知道,被李小婉掐过的地方,不是青了就是紫了。

  “媳妇儿,你还不赶紧去招呼着,人家都来了,你不是还等着去挑合适的儿媳妇么,还不赶紧去。”大牛一阵催促把李小婉推出了小虎子的房间。(未完待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