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葬之后,新任国主继位,免了当年的赋税。天府之国乃是出了名的富强之国,一年的赋税,绝对是一个天文数字,而这个新任的国主,却不顾朝堂大臣的反对,立下国法,每一位新国主继位,都要免去当年的赋税。

  天府之国,在这位新任国主的带领下,越发的富足。渐渐地,天府之国的领地,也在不断的扩大。

  这也得多亏了这位新任国主,他不动一兵一卒,就将天府之国临近的几个国家全部收入囊中,此等壮举,绝对是当世第一人。

  随着岁月的迁移,天府之国的领土越来越大,在这位新任国主二十五岁的时候,他统一了天下所有的国家,更重要的是,没有动用一兵一卒!

  自此之后,朝堂之上再也没有了反对的声音,这位国主自从统一了天下之后,将天府之国,正式更名为天府帝国,而他则成为了天府帝国的千古第一帝。

  渐渐地,帝王有些思乡了,他离家已经太久了。现如今他很想回到东府郡去,去看望一下他的父亲母亲。

  如今的大牛,已经步入中年,他家的生意,也越做越大,如今依然遍布天府帝国,成为了天府帝国第一财阀。

  虽然过去了这么久,大牛却始终没有离开东府郡,他始终都在这里,他在等自己的儿子回来。

  如今的李小婉,虽然已入中年,却仍是风韵犹存,比之双十少女也不遑多让。此刻她正与大牛一起,在等着儿子回来。

  这一天,帝王亲临东府郡,他没有去东府郡主的府邸,而是直接回到了自己的家里。

  时隔多年,这个家还是他离去时的模样,丝毫没有任何改变。他走进了家里,他的老爹,院里的核桃树下细细的品酌着刚采摘下来的茶叶。

  李小婉就坐在大牛的身旁,帮他骑着茶水,这两人看起来,实在恩爱极了。

  “爹,娘,我回来了。”他淡淡开口,时隔多年他再一次喊出这两个称呼,不禁潸然泪下。

  坐在核桃树下的两人浑身一颤,倒也没有十分的激动,只是冲着他微微的笑了笑,示意他坐到身边来。

  “小虎子,你离开了这么多年,终于舍得回来了?”大牛把茶杯放在了一旁的石台上,言语之间似乎带着几分怒意。

  能这么称呼当今帝王的,恐怕也就只有眼前这两位了。无论他在外是何身份,回到家中他始终都是大牛和李小婉的儿子。

  “爹,这么多年没见,你居然一点都没变。”小虎子突然也不知该说些什么了,想了很久也就只说了这么一句。

  “怎么可能没变呢,你十三岁离家,如今你都二十五岁了,过去了十二年,怎么可能没变呢?”大牛缓缓的出了口长气。

  小虎子瞧着他老爹的头上,隐隐间已经生出了许多白发,虽然还不是很明显却也留下了岁月的痕迹。

  “爹,我现在是天府帝国的帝王,我当初对你说的话……实现了!”小虎子亲自给大牛倒了杯茶,递到了大牛的身前。

  大牛接过茶杯,细细的品酌了一口,缓缓道:“嗯~~~自己儿子给倒的茶,味道果然不一样!”说着,就将杯中的茶水一饮而尽。

  小虎子听了这话顿时心中一颤,眼眶顿时湿润了,还没等他开口,大牛就教训了起来。

  “臭小子,你现在都是帝王了,怎么还学会哭了,你老子在你小的时候打你都没见你哭过。现如今这是怎么了?越活越回去了?”虽然言语之间有着几分调侃之意,可这句话传到了小虎子的耳边,却是父亲对他久不回家的抱怨。

  “当初你小子离开的时候,说要颠覆整个天府之国,起初我并没有怀疑你说的话,让我没想到的是,你居然能够不动一兵一卒的就将天下统一,这却是让我始料未及。”大牛再次开口,显然是不想再说先前的那个话题。

  小虎子擦去了眼角的泪水,再次给大牛的杯中倒满了水,“起初我成为了国主的时候,那时候我就发现,我需要颠覆的不仅仅是眼前的天府之国,除却天府之国以外,我都要将他们一一颠覆,让我的法,彻底流传在天下的每一个角落。”

  “如今你做到了,接下来你还有什么想法么?”大牛问道。

  这件事若是大牛不提起,小虎子也没有想到,起初他的确是想着要将自己的法传扬到天下的每一个地方,可当这件事如今已经被他完成的差不多了,可这件事完成了之后……他又该做什么呢?

  “天下已经被你统一,但是难免会有些不法之徒,你接下来要做的,可明白了?”大牛再次开口,却犹如当头棒喝一般击在了小虎子的头上。

  “不法之徒,这倒是我从来没想过的。”小虎子将这句话念叨了两句,说着就朝着院子里自己的屋子里走了去。

  李小婉有些生气了,自己儿子回来以后就一直跟大牛说话,自己在一旁看了半天,始终也没能插上话,现在又被大牛没头没尾的一句,说的连自己理都不理。

  大牛似乎看出了李小婉在想些什么,还没等她开口责怪,就连忙道:“媳妇儿,小虎子待会肯定就又忘了吃饭了,你先去做些饭菜备着,待会有你们说话的时候。”

  李小婉顿时也没有责怪的意思,直接起身朝着自家的厨房走了去,不久就传来了一阵饭菜的香气。

  小虎子这个一想事情就会忘了吃饭的毛病,就连他自己都未曾察觉过。大牛却始终都在惦念着这件事,想来小虎子到现在也没有成亲,身边也没有个照顾的人,顿时又皱起了眉头。

  “这小子在这件事上一点都不像我,我像他这么大的时候,他都九岁了,现在还不找个姑娘成亲,指着给我老张家断后不成?”想到这里,大牛顿时有些着急了,思索了一会又朝着门外走了去。

  李小婉做了一桌子的饭菜,虽然这些年她跟大牛两人家境越来越好,却也始终没有顾过佣人,家里大大小小的事,始终都是自己亲力亲为。

  满打满算他们家里算上刚回来的小虎子也就一共只有三个人,李小婉做的这一桌子饭菜,足够他们一家人吃上好几天的了。

  小虎子在想事情的时候,也正是他最不能被人打扰的时候,身为他的母亲,李小婉又怎么可能会不了解这一点,她将一桌子饭菜都找了盖子盖住,等到小虎子饿了的时候,还能是热乎的。

  小虎子回到自己房间的时候,就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这个十二年没有回来过的家,一直都保持着他离开时的样子,什么都没动过。

  "酷E匠5网永c◇久B。免.j费}看M小{说S%

  或许是他对这里太过熟悉的缘故,随手从窗前的书架上抽出了一个空白的书简,拿起笔墨就开始记起了此刻他心中所想的事。

  的确正如大牛所说,小虎子虽然将他的法传扬到了天下各地,却始终会有着许多不法之徒为非作歹,这一点是他最开始没有想到的,被他老爹提醒了一句才恍然大悟,他现下要想出一些对策,来惩治这些不法之徒。

  惩治自然解决不了问题,他最想的是,让这些不法之徒遵从他所传扬之法,这才是最主要的。

  小虎子刚回到家,就陷入了沉思当中,这件事虽然说起来简短,可实际上想要解决这个问题,却是难上加难!

  直至深夜,小虎子将他心中所想的问题略微规整完了之后,这时他才发觉自己的肚子早就咕噜咕噜的叫个不停了。

  走出屋外,厨房的那边,此刻还亮着灯,桌旁,李小婉正在那里等待着。

  小虎子顿时心中一颤,连忙走了过去,坐到了母亲的旁边,“娘,这么晚了,你怎么还没睡啊?”

  “你这个臭小子,一想起事情来,就不知道吃饭,这不……我都给你做好了。”说着,李小婉掀开了桌子上的盖子,此刻桌子上的饭菜还正冒着腾腾的热气。

  这些饭菜其实早就凉了好多次了,李小婉也不知道小虎子会想到什么时候,也不想去打扰他,每一次饭菜凉了,她就拿着热一遍,一直到了现在,就连她都忘了这些饭菜已经热过多少遍了。

  瞧着这一桌子饭菜,小虎子顿时热泪盈眶,连忙道:“娘,你辛苦了!”说着,他就钻进了李小婉的怀里。

  李小婉满足的笑了笑,伸手摸了摸时隔十二年才回到家的儿子,道:“我曾经有很多次想去天府帝都去看看你,可是你爹他始终都不让我去,他说如果我去了,会妨碍到你。如今看到你回来,我已经很满足了。”这过去的十二年,无数个日日夜夜,她身为一个母亲,又怎么可能会不思念自己的儿子,若非大牛始终都拦着她,恐怕她早就跑到天府帝都去了。

  “我爹……他人呢?”小虎子这才意识到,他老爹自从跟他说了几句话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未完待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