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牛带着李小婉,跟村子里的长辈们依次道别,没过几天他们一家就搬进了城里,很少回到青牛山脚下这个村子里来。

  自从大牛来到城里之后,干起活来也越发的卖力了,他帮着粮铺的老板打点着两间铺子,就如同如鱼得水一般,哪怕战事过去了,粮价也随之降下来了,可大牛做生意所赚回来的钱,可是一分没少。

  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大牛居然长着天生就会做生意的脑子,但凡他经手的买卖,绝对稳赚不赔,而且熟客都特别多。

  渐渐地,大牛不光做起了粮食的生意,攒了些钱以后又在城里开起了一间茶铺。

  这茶叶的买卖,还是大牛去外地谈买卖的时候偶然发现的,他们所在的县城里,可没有这种东西,这种东西的重量要比粮食要轻的多,而且茶叶及其容易存储,这也就让大牛动了这方面的心思。

  原本这里的人们都不怎么喜欢喝茶,可大牛从外地进回来的茶叶,浓香四溢,入口更是温润可口,也就让大牛这个茶叶铺子的生意越来越红火了起来。

  茶叶虽不是此地的特产,可大牛所卖的茶叶,渐渐的通往了各地,卖的越来越远,名声也越来越大。

  又过了三年,今年大牛二十六岁,他已经成为了青牛山附近的首富了,能够以如此年纪做生意做到他这种地步的,绝对廖无几人,而且大牛几乎都是白手起家,无论让他干些什么,生意都出奇的好。

  同样是这一年,小虎子把这里学堂的夫子给气跑了。不是因为别的,小虎子的天赋实在太好了,今年他才九岁,居然能够将许多人穷极一生都难以掌握的知识尽数记在脑海。

  有很多时候,小虎子问的问题,就连这位教了数十年书的夫子都答不上来,这位夫子实在丢不起这人,居然被学生的问题,给问的哑口无言,而且这个学生,还只是一个年仅九岁的幼子。

  因为生意越做越大的缘故,大牛一家刚刚搬进城里没几年的一家,如今就又要面临搬家了。

  这一次他们要搬去的地方,是郡都。大牛他们一家所在的地方,地属于东府郡,乃是除却皇城天府帝都之外,第二繁华的都城。

  大牛家的生意,从原本的小山村,做到了临县的小城,现如今,又做到了东府郡都,这绝对是他们一家做梦都没有想到的。

  在这里,大牛和李小婉给小虎子找了一位最好的教书先生,每天上门单独教学。

  小虎子如今也已经长得越来越健硕了,他倒也真随了他老爹的个子,才九岁的时候,就已经比同龄人高上两头了,而且他的个子,还在持续的增长着。

  如今,大牛的生意也不仅限于粮食和茶叶了,他又在东府郡都开了一间客栈。

  似乎大牛生来就带着财运来的似得,这客栈开起来之后,每天人满为患,忙的大牛夫妻俩都不亦乐乎。

  这一年,大牛三十岁,他的生意越做越大,现如今已经成为了整个东府郡的首富,就连东府郡主都不一定比他有钱,大牛家的生意,遍布整个东府郡,如今他还做起了绸缎生意。

  李小婉织了多年的锦缎,在这一方面自然是行家,她在东府郡都开了一家绸缎庄,她家的绸缎,时常都是供不应求,从来都没有存货的时候。

  如今,就连天府国都的国主都对她家生产的绸缎爱不释手,平日里皇亲贵族所穿的华服,全部都是由大牛家的绸缎庄供应着的。

  同样是这一年,小虎子十三岁了,如今的他,早就被誉为了东府郡的天才少年。

  现如今,就连一些当世大儒,都不敢说能对小虎子所问的问题对答如流,有很多时候,小虎子所发出的问题,就连这些当世大儒都有些自愧不如。

  “爹,我想去考科举!”小虎子如今已经跟大牛差不多高了,虽然还稍微比大牛还稍稍矮上一些,但是他还在成长的阶段,保不齐那一天他的个子就超了他老爹了。

  “你还不到年纪,天府国的科举制度,未满十六岁不能参加科举。”大牛放下了手中的茶杯,自从他做起了茶叶的生意之后,就有了品茶这一喜好,每日若不让他喝上几杯茶,倒真是难耐至极。

  “我觉得天府之国太过迂腐,我想要颠覆他。”小虎子一脸豪言壮阔的道。虽然他此刻还仅仅只是一个十三岁的少年,可心中的大志,却是世间难能有人及其一二。

  大牛再次给自己倒上了一杯茶,细细的品酌了一口,道:“如果你想,那就去做吧,缺钱了你爹有的是,别跟我客气!”说着,大牛就拍起了自己儿子的肩膀。

  所谓知子莫若父,若说这世上谁能最了解小虎子,那绝对是大牛,就连李小婉都不及他十分之一。

  小虎子心中的报复,心中的豪言壮志,又岂是只言片语就能概括的?他的心中所想,大牛虽然了解的也不是很多,但是他了解自己的儿子。

  这一年,小虎子离开了东府郡,谁也不知道他到底去了什么地方,谁也不知道他到底去干了些什么。

  而同样是这一年,天府之国出现了一个年轻的大儒,他走遍各个府郡,传扬自身之法,从而也印证了自己还没有悟到的法。

  这位大儒实在太过年轻,虽然他的样子像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而实际上他还仅仅只是一个十多岁的少年。

  虽然年轻,可这位大儒所讲之法,却使得许多早就当世大儒都自愧不如,他所说之礼法,更是让许多大儒都深刻认同。

  天府之国,因为这位年轻大儒的出现,迎来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变革!

  他所弘扬之法,渐渐的成为了天府之国的主流,他口中所说之法,逐渐的代替了天府之国的国法,他口中所说的礼,逐渐的代替了天府之国所有地方的礼仪。

  无形中,这位年轻的大儒,在天府之国成为了一个超然的存在,他超脱庙堂之外,不理世间俗物,只为追寻自己想要的答案。

  三年后,这位大儒已经十六岁了,在天府之国他算是成年人了,他选择去参加科举,而所有人都没有想到,这位超然于世的大儒,居然会参加科举。

  这科举对他来说,自然形同虚设,夺得榜首对他来说就犹如探囊取物一般轻松。

  殿前考核之中,就连当今天府之国的国主都自愧不如,已经有了七十三岁高龄的国主,竟向一个才刚刚成年的青年拜师,这位少年,也就成为了当今帝师。

  四年后,天府之国的国主的身体日渐虚弱,已然七十七岁高龄的他,对于一个人间帝王来说,他所活的年纪,算得上长远的了。

  这一年,濒临垂死的国主做了一个所有人都没办法理解的决定,他决定把国主之位禅让给这位已经二十岁的帝师。

  就连这位帝师本人,在接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都有些意外,他从没想过要做一国之主。如今老国主濒临垂死,而老国主的几个皇子,一个比一个纨绔,若是将天府之国交在他们手里,早晚都会面临亡国的结局。

  帝师被召到了御前,国主因为久居病床不起,浑身上下没有半点气力,脸色也是苍白无比,浑身上下时时不受控制的颤抖着,见到帝师前来,顿时如回光返照一般,一把握紧了帝师的手。

  “帝师,本君欲将国主之位禅让给你,还望你莫要推辞。”老国主的声音略微有些颤抖,颤抖的还不只是声音,还有他握紧着帝师的手。

  “国主,我如今年纪尚幼,恐难当此大任。”能说出这句话的,整个天府之国,除却他之外,倒还真找不出第二个人。

  他不仅担任着帝师,还是一位当世大儒,任谁能够想到,这个人的年纪,直到如今才仅仅二十岁。

  “帝师,你莫要推辞,我将国主之位禅让给你,还需你答应我三件事。”老国主的声音颤抖的更加厉害了,似乎说这些话让他有些激动,脸上顿时浮现了几分血色。

  “第一件事,我要你好生善待黎民百姓,我天府之国,不能走向败亡!”老国主似乎说话有些急促,刚说完就咳嗽了好一阵才缓了过来。

  酷匠网T}正0☆版首V;发

  “第二件事,我不许你更改国号,我要让天府之名永远流传于世!”说完了这句话,老国主的脸色又变得苍白无比,嘴唇都有些不自觉的颤抖了起来。

  “第三件事……我要你,好生善待……我那几个不孝子,他们虽然纨绔……但却仍是我的儿子,还希望……你能给他们一块封地,让他们好好地……生存下去。”老国主的声音颤抖的越来越厉害,说到最后,都有些断断续续的,刚刚把这一句话说完,老国主缓缓的闭上了双眼,永远的离开了他守护了一生的天府之国。

  帝师遵从了老国主的意愿,担任了天府之国的国主,而且还给老国主的数个儿子都分封了封地,就算他们如何纨绔,也不至于饿死。(未完待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