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虎子顿时低下了头,伸出了自己的手掌,道:“夫子,你打我吧,我错了。”

  “这……”夫子顿时哑然,他都有些怀疑,眼前这个生的虎头虎脑的小娃娃,到底是不是自己认识的那个小虎子。

  夫子从身后抽出了戒尺,接连在小虎子的手掌心上打了三下,倒也没有用多大的力气,却也使得小虎子的掌心都红了。

  “小虎子,你要记住夫子刚才说的话,为人子者,纵然父亲有不对之处,你也不可将父亲的过错讲给别人听,记住了么?”夫子压抑着自己心里的激动,又装出了一副严肃的表情。

  小虎子的手掌虽然有些痛,但他却没有喊出声,大声的回应道。“夫子,小虎子记住了。”

  “你将这卷书简带回去好好研习,这上面所记载的内容,意思你都理解的差不多了,可你要记住,前人的智慧并不止体现在字里行间,你要多多研读,记住了么?”夫子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又将小虎子的那卷书简递了过去。

  小虎子接过了书简,本想着向夫子告退,却听见夫子的声音再次传来。

  “这卷书简你也带回去,好好研读,希望你能有所明悟。”夫子略显欣慰的道。而后又从自己的桌子上拿出了一卷书简递给了小虎子。

  小虎子瞧见了这卷书简,如获至宝般的抱在了怀里,连忙冲着夫子道谢:“谢谢夫子,我一定会好好研读的。”

  “行了,天色也不早了,赶紧回去吧,别让你爹你娘等着急了。”夫子伸手摸了摸小虎子的脑袋,缓缓道。

  小虎子冲着夫子弯腰一拜,随后抱着两卷书简就朝着家里的方向跑了去。

  “此子若成气候,必定是国之栋梁。”夫子瞧着远去的小虎子,喃喃道。

  此刻已是黄昏,若是平日了小虎子早就该到家了,可等了许久小虎子都没回来,大牛和李小婉不免有些着急了。

  经过了大牛的数次讨伐,此刻李小婉浑身瘫软无力,就连动一动手指头,都觉得很费劲,若真要让她下床来,那还真是实难办到。

  “大牛,你快去看看,看看小虎子回来了没有。”李小婉攒了半天的气力,只为说出这么一句话。

  “你好生歇着吧,我去外面看看,没准这臭小子又跑哪儿玩去了。”大牛穿好了衣服,正要朝着门外走去,耳边却传来小虎子的声音。

  “爹,娘,我回来了!”

  话音未落,这臭小子就直接跑进了屋里,倒也没有进他老爹屋里,他自己也知道回来晚了,生怕又要挨老爹的打。

  “臭小子,你又野到哪去了?怎么这么晚了才回来。”大牛直接怒气冲冲的走到了小虎子的屋里。

  酷H匠8网#e正版7首j}发\|

  小虎子瞧着他老爹壮硕的身躯,吓得他直哆嗦,连忙解释道:“我向夫子请教了些问题,就回来晚了。”

  大牛闻言一怔,又道:“你这个臭小子,你编瞎话也不编个像点的,夫子又把你留堂了是吧。”

  “我可没说谎,夫子还给了我一卷书简让我研读呢。”说着,小虎子就拿着夫子给的那卷书简在他老爹面前晃了晃。

  大牛一把拿过了那卷书简,摊开看着上面密密麻麻的字就觉得头疼,又卷好了扔给了小虎子。

  “洗洗手去,等着吃饭。”说着,大牛就朝着自家厨房走了去。

  小虎子瞧着他老爹走了,连忙松了口气,喃喃道:“还好夫子给了我这卷书简,要不然又得挨我爹打了。”接着,小虎子就把原本自己拿着的书简放在了床边,摊开了夫子给他的那本书简。

  这书简刚一摊开,小虎子就被里面的内容深深的吸引住了,这里面所讲的,皆是些为君之道和治国之道。一般来说像他这么大的孩子,能把字认全了就不错了。

  小虎子不但天资聪颖,更有着过目不忘的本领,只是他没跟他老爹说过,这件事也就只有他自己知道。

  瞧着书中所记载的内容,小虎子深深地陷了进去。过了好久,大牛喊了他半天,他都跟没听见似得。

  “你这个臭小子,什么时候吃饭都这么不积极了!”大牛露胳膊挽袖子就朝着小虎子屋里来了,可刚一进来,就直接呆在了那儿。

  “我没看错吧?”大牛揉了揉眼睛,瞧着在床上坐着看书的娃娃,可不就是他家小虎子么,怎么可能错的了呢?!

  大牛还是有些不信,掐了掐自己的胳膊,顿时一阵吃痛,这才发觉自己看见的都是真的。

  他轻轻的退了出去,没有发出丝毫的声音,生怕会打扰到小虎子似得。

  小虎子则在自己屋里,仔细的瞧着这书简上所记载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细细的琢磨着这些话到底有什么样的意思。

  许久,小虎子的肚子饿得咕噜咕噜叫的不停,这才想起来自己还没吃饭呢,连忙喊道:“爹,饭还没好吗?我都饿了!”

  大牛似乎在小虎子的屋外等了很久,小虎子的声音还没落地,大牛就端着饭菜进了小虎子的屋里。

  “你看书那么入神,我没打扰你,赶紧吃吧,吃完早点睡,别熬夜!”大牛把饭菜放在了小虎子屋里的桌子上,随后就转身走了,虽然话语简单,但却带着浓浓的爱意。

  小虎子似乎是对这本书简着了迷一般,就连吃饭都不肯放下,一边吃,还一边研读这书里的内容。

  翌日清晨,小虎子饭都没吃就跑去学堂敲开了门,把自己不懂的地方指给了夫子。

  夫子瞧着小虎子风尘仆仆的样子,笑道:“小虎子,你还没吃饭呢吧?”

  “夫子,饭我可以不吃,这书里的道理你可得给我讲清楚,要不然晚上睡觉都睡不好。”小虎子连忙催促着夫子,昨夜他将不懂的地方都记了下来,现下正等着夫子一一为他解答。

  “好,有志气,不过饭得吃,道理也得讲。”说着,夫子就拉着小虎子进了后堂。

  后堂的庭院里,种着一颗桂花树,此刻这树上的花虽然还没开,但是那淡淡的香气,倒是挺令人心旷神怡。

  夫子拉着小虎子坐在了庭院里的石桌旁,这石桌上摆着几碟饭菜,似乎夫子早就料到小虎子会清晨登门拜访一般,转眼间,又是三年的时间过去了,如今的小虎子已经六岁了,才刚刚六岁的他,几乎把夫子所能教给他的知识全部学到了手。此刻小虎子所问出的问题,就连这夫子都要思索甚久才敢解答,生怕出了什么纰漏,那可就闹了笑话。

  再过上几天,小虎子他们家就要搬到城里去住了。这三年来,大牛没少往城里跑,东奔西跑的,竟在城里做起了生意。

  这还得多亏了那个粮铺的老板,大牛他们村子里的粮食几乎是附近村子里收上来最好的粮食,每一次收上来,都供不应求,根本就不够卖。

  粮铺的老板也就找到了大牛,想着让大牛去粮铺里给他打点生意,他支付给大牛一些工钱,大牛就能多给他供上一些粮食来。

  谁也没想到的是,这大牛居然长着一个会做生意的脑袋,这粮铺里的生意,现如今全靠大牛亲自打点,若不是大牛早就已经成亲生子,这粮铺的老板都想着把自家女儿能嫁给大牛。

  三年来,大牛给这粮铺创造的收益绝对是一个可观的数字,粮铺的老板还算厚道,他资助大牛在街对面又开了一家粮铺。

  大牛倒也不是每天就在粮铺里蹲着,他每日东奔西跑,转遍了城边上各个村子,几乎把所有产粮好的村子都拉拢了过来,一下子就把城中其他的粮铺都给比了下去。

  自然做生意麻烦事自然少不了,只不过这件事不用大牛出面解决,粮铺的老板就替大牛给解决了,大牛也就安心的打理起了粮铺里的生意,而自家的那十亩地则包给了村子里的其他人,总不能就那么荒着,虽然自家粮食少了些,但是大牛赚的钱确实比以前多了不知道多少倍。

  大牛赚了钱,都交给了李小婉手里,而李小婉则攒着这些钱,前不久就在城里买了一处宅院,这处宅院不算大,倒也够他们一家人住下,若是平时来个亲戚什么的,地方也还算宽敞。

  李小婉喜欢吃核桃,大牛也就费了把力气把自己家院子里种的那颗核桃树给起了过来,如今这核桃树已经有了将近两丈之高,每年总能结下近千个核桃,足够李小婉吃上一年的。

  大牛喜欢吃小葱,这小葱自然也没落下,这处宅院里几乎能种下小葱的地方全都种满了。

  至于小虎子,李小婉则给他找了一个新的学堂,就离她买的这处宅院不远,平日里小虎子去学堂也方便些。

  这一天,小虎子到村子里的学堂里跟夫子辞行,夫子什么也没说,就是冲着小虎子笑了笑,又给了小虎子一本封存许久的书简,这本书简质地古朴,且书简上面的字迹,看起了也有些年头了。

  小虎子拜别了夫子,回到家里跟着他老爹一起忙活了起来。(未完待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