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天淅沥着小雨下个不停,大牛每天都披着蓑衣,在田里干着农活,而且不仅他是如此,村子里的人们大多都是如此。

  如此淅沥的小雨,倒也妨碍不到什么,如今天气凉爽,若是不赶紧把田里的活干完了,等到大晴天的时候,那才难熬。

  这几日倒也没听见有人说小虎子捣蛋的话,小虎子自从那天被他老爹训斥了一顿之后,每天清晨吃完饭就跑的没影了,李小婉也曾偷偷的跟了小虎子几天,却发现这小虎子就如同变了个人似得,竟积极的往学堂里去了。

  最近这段时间也没听见学堂的夫子过来告状,这倒让大牛夫妻二人有些不适应。

  每天夜里,小虎子都会坐到院子里,借着月光看着李小婉从城里给他买回来的书简,虽然这些书简有些破旧,但是小虎子却视如珍宝一般,几乎都有些爱不释手了。

  一连半个多月,学堂里的夫子居然一次都没有找上过门,这倒让李小婉有些稀奇了。

  李小婉趁着这天闲暇无事,就拉着大牛去学堂里看了看。

  刚一到学堂,就传来一阵郎朗的读书声,其中就有小虎子的声音,小虎子的声音洪亮,他自己就能掩盖住好几个人的声音,大牛和李小婉刚一走到学堂外面,就能清楚的听到小虎子的声音。

  “小虎子这是怎么了?”大牛挠了挠后脑勺,顿时皱起了眉头,他突然感觉自己是不是来错了地方,或者是听错了声音。

  李小婉似乎看出了大牛在想什么,道:“不管怎么样,小虎子能有长进总是好的,你以后可不能老打他了!”言语之间,略微带着几分怒气。

  大牛连忙摆手,道:“你当我打他自己不心疼怎么的?要打你打,我反正不打!”

  “行了,那你先回去吧,我再留在这里多看看。”李小婉温婉道。

  “那你自己早些回来。”大牛倒也没说什么,直接就往家走,近几日田里没多少事,也难得他能在家里歇息一会。

  李小婉目送着大牛走远了之后,自己又偷偷的跑到了学堂的窗边,跟做贼似得露出了个头,瞧了一眼学堂里面的模样。

  学堂里面,此刻有着十几个跟小虎子差不多大的孩子,正拿着手中的书简,朗朗上口的读着书简上所记载的内容。这些孩子们的中间,一个身着儒雅长衫的中年男子正来回的走动着,似乎是在监督着他们有没有偷懒。

  李小婉一眼就找到了小虎子的所在,小虎子倒是没有偷懒,而且看起来比其他孩子还更要勤快些。李小婉在窗外偷看了半天,在她眼里小虎子就如同换了一个人似得,她也有些怀疑是不是自己看错了,可眼前的那个虎头虎脑的孩子,不是她家的小虎子又能是谁?

  “感谢上苍保佑,小虎子可算是长出息了。”李小婉也没有继续留在这里,既然已经知道小虎子在学堂里怎么样,她也就安心了。

  待得李小婉回到家里,却发觉大牛根本不在家里,可这几天田里有没有活,他也不应该到别的地方去才对。李小婉虽然有些疑惑,但是他对大牛还是挺放心的,随后又到窗边织起了锦缎。

  大牛却是没有到田里去,此刻他正在城里回来的路上,嘴里还笑呵呵的,时不时摸着怀里的捂得热乎乎的银钱。

  B看:l正版…章)F节?上^j酷t~匠网

  等大牛回到了家里,把这些从城里赚回来的银钱都交给了李小婉,李小婉当时还有些惊讶,大牛这次带回来的银钱,都够他们一家三口半年多的开销所用了。

  “大牛,你说实话,这些钱到底哪来的?!”李小婉还是有些放心不下,虽然大牛是个老实人,难说会有人坑害他。

  大牛连忙解释道:“媳妇儿,这是我从城里挣回来的,今天我也没事,本来想着给小虎子再买些书简回来,可是城里书坊的那些书简都实在太贵,我就拿着手头上的钱,想去旧货铺里看看,结果我在去的路上听说这些年正在打仗,粮食紧缺,城里的粮食都飞一般的往上涨价。”大牛说的有些口干舌燥,给自己倒了碗水连忙喝了两口。

  “你倒是说啊,后来怎么了?”大牛把话说了一半,倒是让李小婉着实有些好奇。

  “后来我去城里的其他粮铺一打听,果真是这么回事,但是咱们每一次卖给粮铺的价格他都没给咱们涨过。正好这时候粮铺里来了一个人,他说要预定一大批的粮食,而且要的就是咱们村子供给那间粮铺的粮食。我就说,我们的粮食今年收成不好,今年没有多余的卖给他们了。”大牛喝了两口水,咕嘟咕嘟的咽了下去。

  “哎呀,你怎么老话说一半啊。”李小婉一拍大牛的大腿,喝道。

  大牛笑了两声,紧忙道:“后来那粮铺的老板急了,当场就说要给咱们涨价,说千万要给他们供应粮食,可我听着他给咱们的价格还不如我打听到的一半多呢,当时我就往外走,谁知道那个到粮铺里买粮食的人拉住了我,说他愿意直接从我手里收粮食,而且价格跟从粮铺买的价格一样。”

  “我想着咱若是真抢了人家粮铺的生意,到时候粮铺绝对会找咱们麻烦,我就又回去跟粮铺的掌柜商量了一番,他又给我让了几成利,我这才答应他了。”

  “我给你的是咱家的那一份,还有些是要分给乡亲们的,待会我给他们都送过去,今年咱们赚的,绝对比往年要多一倍还多呢。”大牛笑道。

  李小婉听着大牛这么没头没尾的说了一通,顿时有些惊了,她还真没想到大牛居然还有这般头脑,连忙夸赞道:“傻大牛,我真没想到你居然还有这脑子,你要是能早些开窍,咱们家的情况没准能更好呢。”

  大牛伸手把自家媳妇儿拉进了怀里,轻轻的道:“现在开窍,不算晚吧?”说着,大牛就一阵坏笑了起来。

  李小婉的一张俏脸噌一下子就红了,脸上似乎就跟蒙上了一块红布似得,一直红到了耳朵根子后边。

  “媳妇儿,咱们是不是……”大牛还没说完,就瞧着李小婉娇羞的点了点头。此刻大牛就如同恶狼上身一般,李小婉被他直接抱回了屋里。

  ……

  “小虎子,今天你的课业完成的不错,你要好好努力。”

  此刻学堂已经放学了,夫子单独把小虎子给留下了。小虎子这些天的勤奋夫子也是看在眼里的,瞧着这个半月前还时常惹他生气的小虎子,此刻没了起初那般厌恶之感。

  “夫子,我这一段没怎么看懂,夫子能给我再讲讲么?”小虎子拿着一卷破旧的书简,指着上面的一段话,递给了夫子。

  夫子接过了小虎子的这卷书简,刚看了几眼就皱起了眉头,他不仅把小虎子指给他的那段话看了一遍,剩余的所有的内容他也都仔细的瞧了一眼。

  “小虎子,这卷书简你都看过了?”夫子脸色略显凝重的道。

  “夫子,我都看过了。”小虎子道。

  “其他的地方你可看得懂?”夫子再次问道。

  小虎子也没有迟疑,直接回应道:“这卷书简我已经看了很多遍,就只有刚才指给夫子的那段话不怎么懂,别的都能看懂些,唯有那句话,我细想了很久都没看懂。”

  夫子顿时倒吸了口冷气,震惊的道:“你把书简上其他的内容解释给我听听。”

  “夫子,古人有云,立德之本,莫尚乎正心。心正而后身正,身正而后左右正,左右正而后朝廷正,朝廷正而后国家正,国家正而后天下正。故天下不正,修之国家,国家不正,修之朝廷,朝廷不正,修之左右,左右不正,修之身;身不正,修之心,所修弥近,而所济弥远。”

  “立德的根本,没有高于正心的。心念端正之后自己为人行事才能合乎正道,自身端正之后才能影响身边的人行事端正,身边的人端正了之后才能扩展开来影响朝廷中人端正行事为人,朝廷中人端正了国家才能稳定,国家稳定之后才能让天下人都正心归正。所以天下人不归心,要治理国家……自身不端正,要修养已心,使自己的心意归正。修养越深入本心,所影响的使越深远。”

  小虎子把自己所能理解的地方都给夫子解释了一遍,接着又道:“夫子,我说的这些都对么?”

  “对,太对了!”夫子连忙点头,看着小虎子的目光略微有些颤抖。

  “小虎子,这些都是谁教你的?”夫子再次发问,言语之间,略显急促。

  “除了夫子教我的一些以外,其他都是我自己琢磨的,我爹说了,只要我考上状元,他就不再打我了,我可不想再挨我爹的巴掌了,打的我的屁股疼了好几天呢。”小虎子连连道,言语之间,略显着几分抱怨之感。

  “住口,你可知,为人子者,不可言父之过!”夫子顿时冷喝了一声,虽然心中满是激动,却也没有表露的十分明显。(未完待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