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的时光,转眼即逝,这一年大牛已经二十岁了,如今的他又长高的几分,同龄人站在他的身边,也就只能到他的肩膀。

  此刻大牛正在田里除着杂草,夏日里的阳光实在毒辣,使得皮肤本就黝黑的大牛,浑身上下更黑了些。

  “爹,娘给你做好吃的了,你快过来吧。”

  只听远处一个略显稚嫩的声音传来,大牛立即停下了手中的活,转身一看,可不是如今已经三岁了的张凡。张凡的手里,还提着一个饭盒,正朝着大牛缓缓的走了过来。

  起先李小婉并不像给张凡起小名,可之后张凡就跟大牛小时候似得,体弱多病的他,没少让李小婉操心,后来李小婉也就妥协了,给张凡取了个小名,叫小虎子。

  如今张凡生的虎头虎脑的,可不就跟个小老虎似得,没事还到处捣蛋,今天跑到张伯家里去偷鸡蛋,明天又跑到李叔家摘果子,总之这小子就是一刻都不肯安生。

  若说小虎子什么时候最安生,那就只有在大牛身边的时候了。说来倒也奇了,小虎子天不怕地不怕,可偏偏就是怕他老爹,只要大牛一瞪眼,二话不说就变乖了。

  大牛拿着手中的镰刀,迈着大步朝着小虎子也走了去,很快大牛就走到了小虎子身前,伸手摸了摸小虎子的脑袋,道:“臭小子,今天有没有捣蛋啊?”似乎大牛早就习惯了小虎子这般,一来就如此发问。

  小虎子见了大牛,就跟老鼠见了猫似得,连忙笑道:“没有没有,怎么可能呢。”

  还没等的小虎子的话音落下,就听见李小婉的声音追来了。

  “小虎子,你怎么又跑到田里来了,让你跟着学堂里的先生学识字,你天天跑出来,小心回去挨板子。”李小婉仓促的追了过来,一双柳眉都快皱到一块去了。

  听了这话,大牛顿时一瞪眼,吓得小虎子直哆嗦,大牛直接道:“臭小子,你还会骗你老子了是吧?”

  “不不不,爹,你可别听我娘瞎说,我可没逃学,是那先生说让我走了,我才出来的。”小虎子连忙道,生怕他老爹生气,先生那板子绵软无力他一点都不怕,可他老爹可不一样。

  “媳妇儿,怎么回事啊?”大牛也不缘由,故此问道。

  李小婉走了过来,怒气冲冲的看着小虎子,道:“这臭小子,居然把先生的珍藏了许久的毛笔给折断了,你说气人不气人?”

  “小虎子!!”

  大牛一瞪眼,怒道:“你说你这臭小子,怎么好的不学,偏偏就知道捣蛋,你要是一直这样,学堂你也就不用去了!”

  “说什么呢,你看咱村子里那个孩子不去学堂,你怎么能不让小虎子去呢?”李小婉顿时喝道。

  “这臭小子,去了也只会捣乱。”说着,大牛又冲着小虎子瞪了一眼,直接一巴掌打在了他的屁股上,又道:“你这个臭小子,让你去学堂是让你天天去捣乱的么?你就不能长点出息?”

  “爹,我不敢了,我以后再去学堂,我再也不给先生捣乱了。”小虎子连忙求饶,嘶哑咧嘴的摸着自己的屁股,他老爹这一巴掌打下来,还真是火辣辣的疼啊。

  “再让我听见你捣蛋试试,看我不打死你!”说着,大牛就装作了一副要打小虎子的样子。

  小虎子哪里还敢继续待在这儿,连忙跑到了母亲的身后,装出了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下意识的还摸着自己的屁股。他老爹这一巴掌可没留力,直到现在他的屁股还疼的要命。

  “娘,你快劝劝我爹,让他别打我了,我明天去了学堂就跟夫子道歉。”小虎子抱着他娘的腿,就如同抱住了救命稻草一般,连忙诚恳的道。

  李小婉自然知道大牛不会真的继续打孩子,此刻小虎子已经被大牛给吓住了,再打他除了让自己心疼意外,还能有什么用。“小虎子,男子汉大丈夫说到就得做到,你不仅要跟夫子道歉,还要好好学习,将来考上个状元,也给你爹长点出息。”

  “爹,是不是我考上状元了,你就不打我了?”小虎子也不知怎么了,突然就来了这么一句话,看他一脸坚定的表情,还真把他爹娘看得一愣。

  大牛坐在了地上,打开了饭盒拿出了一张薄饼和几根小葱,道:“这种事,等你考上状元以后再说!”他倒是没有立即答应,随后就自顾自的吃了起来。

  “好了,小虎子,娘替你爹做主了,你要真能考上状元郎,他要是敢打你,我就替你打他!”说着,李小婉还冲着大牛比了比秀拳。

  “一言为定!”

  话音还没落,小虎子就朝着家跑了去,速度之快,就如同那离弦之箭一般,转眼就没了踪影。

  李小婉这才反应过来,连忙追了过去,一边追还一边喊着:“小虎子,你还没吃饭呢,你就算是要学,也得先吃饱了再说啊!”

  大牛瞧着这娘俩儿远去的身影,摇了摇头倒也什么都没说,三口两口的就把手里的薄饼跟小葱都吃的干干净净。

  此刻正值正午,太阳实在毒辣的厉害,大牛找了一颗大树下睡了一觉,待得醒来的时候,日头也没有先前那般灼热,再次开始干起了农活。

  夏天的午后,仍然是闷热无比,好在此刻云朵遮住了日头,使得在田里干活的人们不用再继续被那灼热的阳光照射着。只是临近黄昏的时候,天顿时变得漆黑无比,乌云顿时笼罩了天空,空中隐隐还有电光雷鸣闪烁不断。

  今年的雨天倒也不少,隔三差五总会下那么一两天的雨,这也就省的村子里的人们还得去青牛山另一边的小溪去拉水回来。

  田里的人们一瞧雨又来了,连忙收拾东西往家走,这一天的时间差不多都把田里的活都干完了,晚间下一场大雨,在合适不过了。

  大牛把田里的活干完了以后,连忙收拾东西往家走,顺手还拿起了小虎子丢在这里的饭盒,若是被雨淋了可就不能再用了。

  刚一到家,顿时起了大风,雷鸣之声更加紧促了些,大牛连忙跑进了屋里,前脚刚一进屋,如鸽子蛋那般大的雨点就滴落了下来。

  此刻李小婉正在窗前织着锦缎,虽然两人一起都攒了不少银钱,过日子也没有大手大脚,可李小婉仍是一有时间就织些锦缎,等到去城里的时候就拿着换些银钱存起来,能多给小虎子存些钱总是好的。

  大牛冲着自家媳妇儿笑了笑,道:“你快织完了么?”

  “还不行呢,这家货要的急,我得今天连夜赶出来,明天还得给人家送过去。”李小婉一抹额头上的汗珠,生怕滴落在锦缎上,若是弄脏了一点,城里的绸缎庄就该克扣她们了。

  “还没做饭吧,我先去做饭去。”大牛把手里提着的东西都放在了门边,随后又朝着自家厨房走了去。

  李小婉喜欢吃核桃,家里的这颗核桃树每年都会结下数百颗核桃,此刻还留有些去年剩下的核桃,大牛就敲碎了几个磨成了粉倒进了锅里,熬成了一锅稀粥。

  待得粥熬好了以后,大牛把锅里的粥都盛到了一个木盆里,随后又找了一个盖子盖在了上面。

  没过多久,大牛又准备出了三个菜,这菜刚一摆上桌,小虎子闻着味就过来了,一屁股坐在了桌前,正要拿起筷子吃的时候,却瞧见自己老爹冲着自己一瞪眼,吓得他连筷子都掉在了桌子上。

  “去,把你娘叫过来,咱们一块吃饭。”大牛收拾着碗筷,吩咐着小虎子到屋里把李小婉叫了过来。

  三人一齐落座,大牛先给自家媳妇儿盛了一碗粥,刚一放到她面前,她就把这碗粥又端给了小虎子。

  4●最P新a章4节@上3N酷;匠`网M

  李小婉摸着小虎子的脑袋,温婉的道:“小虎子,你多吃点,等以后长得跟你爹一样高。”说着,李小婉还拿起筷子往小虎子的碗里夹了一箸菜。

  “娘,我知道了,我一定得多吃点,等我长大了,我爹就打不过我了。”小虎子自顾自的说着,瞧着他老爹一瞪眼,顿时吓得一哆嗦。

  “吃饭就吃饭,哪来那么多话。”虽然嘴里是这么说着,大牛也往小虎子的碗里夹了一箸菜。

  一家三口吃完饭之后,由大牛收拾起了碗筷,而李小婉,则让小虎子睡觉去了之后,就点起了烛火,在窗前织起了锦缎。

  大牛收拾完了碗筷,也来到了窗边,他没有去打扰李小婉,就坐在一旁的椅子上,静静地看着她。大牛知道,这是李小婉认准了的事,他就算劝,也根本没有任何作用,索性大牛也没有多费口舌,时而还端着水递给自家媳妇儿。

  直到第二天凌晨,李小婉才把需要送到城里的锦缎织完了,此刻外面还下着淅沥小雨,趁着还有些时间,大牛就直接把自己媳妇儿扛回了屋里,把她轻轻的放在床上,看着她静静地睡了。瞧着媳妇儿的黑眼圈,自己也未免有些心疼了起来。

  这样的日子虽然算不得富裕,但是在大牛和李小婉的心里,每一天都过得很充实,他们此刻就只期盼着小虎子能长点出息,不要每天都在外面捣蛋,那就让他们安心了。(未完待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