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岁月蹉跎

  转眼间,寒冬离去,一股温和的春风唤醒了沉睡已久的大地,万物开始复苏,生机越发盎然。

  此刻,村子里的人们正在田间忙碌着,这时正是播种的好时候,等到再过几天,春雨来临之际,他们播下的种子,多数也就能发芽了。

  大牛自然也在这些忙碌的人群当中,而且他的担子还更重一些,自从过年之后,大牛他爹跟岳丈又分给了大牛几亩田,现在大牛自己需要打理的,就有十亩田。

  虽是有些辛苦,大牛的心里却是欢喜的紧,毕竟能有更多的田,也就能种出更多的粮食,待得粮食收成之后,就可以把剩余的粮食拿到城里换取更多的银钱。

  初春的时节,天气也渐渐的暖和了,李小婉自幼怕冷,此刻仍是穿着些棉衣,正在院子里来回走动着。这几个月早就把她给憋坏了,一直就在床上躺着,早就想着能到外面走走。

  如今天气暖和了,这才让二老把她给放出来,若是再那么躺下去,就算没病没准也得憋出病来。

  迎着初春温和的阳光,院子里种着的那颗核桃树也生出了绿叶,相信不久就会结出果子。

  这颗核桃树是大牛特意从城里买回来的,买回来的时候还是一颗嫩苗,如今长得都有一丈多高,且去年足足结下了近五百多个核桃,足足让李小婉吃了好长时间。

  酷匠网$。唯)一正版`q,其…他都是L盗K版

  还有核桃树下种着些青菜,此刻也都长出了些嫩芽,相信不久,这些青菜也就能吃了。在这院子里种的最多的,还属小葱,大牛最喜欢吃葱,每回让他去田里,不给他薄饼还行,要是不给他几根小葱,他定是难耐至极的。

  不久,天气渐渐又转凉了,大牛他娘赶紧拉着李小婉回屋去了,至于大牛的岳母,则给自家闺女做起了她最喜欢吃的菜。

  春天里的天气有时候就是这么古怪,前一刻还晴空万里,下一刻,就乌云密布。

  田里干活的人们瞧着马上就要下雨了,连忙草草的结束了手里的活,纷纷都往家跑,下起雨来这田里的农活可就没法干了。

  大牛也是刚到家,这雨就哗啦一声倾盆而至,雨点很大,而且很是密集,这场雨一直下到了深夜,才渐渐变缓了起来,刚下过雨,这天气不免有些凉爽,李小婉从小就怕冷,这天气刚一转凉,就把她给冻醒了。

  瞧着大牛他娘跟自己的娘正安然的睡着,也不忍去打扰他们,轻手轻脚的下了床。

  此刻李小婉的行动不便,又不敢动作太大把别人吵醒,她轻轻地走到了大牛现在住的那间屋子里,大牛此刻正睡得跟个死猪也似得,呼噜打的震天响,险些是没把这房子给震塌了。

  李小婉似乎早就习惯了一般,对大牛这震耳欲聋的呼噜几乎就是充耳不闻,她缓缓的走到了床边,在大牛的额头上轻吻了一下,紧而又回到了自己那间屋子里安然的睡了去。

  翌日清晨,大牛一大早就出去了,春季里的天气阴晴不定,谁能说得准今天是个什么天气,趁着此刻没有下雨,几乎村子里的人们都到了田里去继续干起了昨天没干完的农活。

  大牛自己要打理十亩地,比之往常自然是要累了些,不过想想再有一个多月,自己的孩子就要出生了,大牛身上顿时再没了半分疲惫之感,且干劲十足的干起了农活。

  春季里万物复苏,杂草一样如此,而且这些杂草生长的速度,比粮食长的都要快,村子里的人们每天清晨都要去田里割杂草。今天把田里的杂草割完了,明天没准就又长出来了,明天再一次割完了,后天有可能还会长出来。

  今年春天里的雨天不是很多,田里都有些干旱了,这一天村子里的长辈正在田间祈雨,若是三天之内还不下雨,恐怕今年就会是一个干旱之年了。

  田间,几个上岁数的老人穿着怪里怪气的衣服,在临时搭建的台子上跳着从古至今流传下来的祈雨舞,一个百岁老人拿着一柄桃木剑,嘴里还念叨着一段冗长的咒语。

  就这么过了将近半个时辰,突然间……起风了!

  紧接着,乌云密布,天际时而还有雷声轰鸣。待得乌云浓密之际,顿时下起了瓢泼大雨。

  台子上的老人并没有停止他们的舞步,此刻他们正欢快的跳着,尤其是那位百岁老人,此刻更显了容光焕发。

  也正是今天,李小婉正值临盆之际,大牛家里里外外都忙活了起来。大牛在厨房烧着热水,听着屋里传来的李小婉的声音,不免有些心疼。

  可是这种事又没人能代替得了,要不然大牛还真想着代替自家媳妇儿免受这遭罪。

  夜间,一阵婴儿的啼哭声传来,顿时使得大牛一家人久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不一会,大牛他娘就抱着自己的大胖孙子出来了,大牛早就准备好了热水,给孩子洗净了全身之后,连忙用准备了许久的襁褓包的严严实实的。

  大牛满是欢喜的从他娘的怀里把自己的孩子接了过来,瞧着这孩子那眉眼,实在像极了他。

  “大牛,你还愣着干什么,快把孩子抱回去,别再冻着了。”大牛他娘连忙催促道。

  “诶~”大牛应了一声,伸手摸了摸孩子的鼻子,接着就把孩子抱回了屋里。

  李小婉的脸色苍白如纸,浑身还冒着一层虚汗,瞧着大牛抱着孩子进来了,当时就想着下床跑过去,可她身上哪里还有半分力气,无奈只好就在床上坐着,等着大牛把孩子报过来。

  大牛抱起了孩子,都有些爱不释手了,好生舍不得的将怀里这个小东西交给了李小婉,“媳妇儿,你看咱给这孩子取个什么名字啊?”大牛目不识丁,这种事还得交给李小婉来解决。

  “咱们家里姓张,要不就叫他张凡吧。”李小婉思索了一会,转而道。

  “行,都听你的,你说叫啥就叫啥!”大牛傻笑着,瞧着自家媳妇儿怀里的孩子,心中甚是欢喜。

  村子里的孩子们都有大名,只不过男孩子小的时候都比较淘,所有也就有了小名,大牛的本名叫张彻,只是他小时候体弱,而且还经常生病,大牛他娘就给起了个大牛这么个名字。

  说来倒也奇了,自从大牛他娘给他起了这么一个名字之后,他的身体也就渐渐的壮实了起来,长大了就还真壮大跟头牛也似得,同辈里边,大牛几乎比所有人都高那么一头,而且自那以后,大牛就从来没有生过病。

  大牛转念一想,道:“媳妇儿,你说咱家这娃给他取个什么样的小名好呢?”说着,又傻傻的笑了起来。

  李小婉几乎下意识的把怀里的孩子抱紧了些,生怕有人抢了去似得,道:“干什么,你也想让你自己的孩子跟你似得,村里人几乎都没几个知道你大名叫什么的。”

  “这……这……”大牛语塞,事实的确如李小婉说的那样,村子里的人们,都知道大牛这么个名字,除了大牛他娘以外,就连他爹都给忘了大牛还有个大名。

  “好吧好吧,你要不愿意那咱们就不给他取小名了。”大牛顿时妥协了。

  李小婉温婉一笑,正当这时怀里的张凡醒了,顿时嚎啕大哭了起来,紧接着就把在外等候多时的长辈们给招了过来。

  大牛他们俩没带过孩子,倒还真有些手忙脚乱,若非有大牛他娘他们这些经验丰富的长辈,恐怕这俩人定会急的抓耳挠腮了。

  “哇~~~~哇~~~~~哇~~~~”

  张凡似乎继承了他爹那般,哭起来声音大的很。随着他的哭声越传越远,给这个宁静的村子,带来了阔别已久的热闹气氛。

  转眼间,张凡的百日宴上,这一天足足摆了十几桌酒席,村子里的人本就不多,今日倒是一个没落全都到了。大牛则跟着他爹还有岳丈跟乡亲们敬酒,还没敬到一半,大牛就感觉自己头昏脑涨的,实在不敢再喝了,生怕今天这个大喜的日子喝多了出些什么丑态。

  今天的张凡异常的欢喜,往日里他可没见过这么多人,今天村子里的人齐聚一堂,他倒开始捣蛋起来了,无论李小婉怎么哄他,死活就是不睡,直到大牛进到屋里来,冲他一瞪眼,张凡再也不敢捣蛋了,这才安生了下来。

  大牛这一双大眼倒是挺好使,每每张凡不听话的时候,只要他一瞪眼,立马就变乖了。

  张凡这小子半夜里不老实,总会醒那么几回,无论李小婉怎么哄,他就是不肯睡,唯有把大牛叫起来,只要大牛一瞪眼,他立马就安生了。

  李小婉伸着手刮了刮怀里张凡的小鼻子,道:“你这个臭小子,就是怕你爹是吧?”言语之间,满是嗔怪之意。

  “怕我不好么,还让你省心了呢。”大牛傻笑着,瞧着已经睡了的张凡,心中顿生欢喜。

  “好什么啊,你们爷俩儿就知道欺负我。”李小婉满是幽怨的道。

  大牛连忙道:“不敢不敢,我可从来不敢欺负你。”

  “你欺负我欺负的还少么?”说着,李小婉还冲着大牛温婉一笑。(未完待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