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大牛的帮忙,二老的田里的活也干的快了些,等到田里的活都干完了,一家人都到了大牛那里,欢喜的看着李小婉那日渐增长的肚子。

  秋季里,田里的农活不是很多,二老则带着几坛自家酿的好酒,聚到了大牛那里,由大牛下厨为二老做着下酒菜,这二老就在大牛家的院子里,一边喝着米酒,一边谈着趣事。

  最后大牛也被拽着去跟二老喝起了酒,这自家酿的米酒,浓醇香甜,清香可口,大牛也是第一次喝酒,没喝几碗就有些醉了,看着眼前的一切都感觉摇摇晃晃的。

  直至第二天清晨,大牛醒来以后都仍是觉得有些头疼,这米酒虽然香醇,但是对他这种从没喝过酒的人,就如同灌了迷魂汤一样,直接就喝醉了。

  自打那以后,大牛就不敢再跟他爹跟他岳父一起喝酒了,这二老的酒量实在太大,恐怕就算是十个大牛加在一起,也比不过这二老之中的一个。

  这一天,趁着家里的长辈都去了城里采办东西,大牛好不容易才跟自己媳妇儿见上了面,这几个月以来,大牛别说跟自己媳妇儿同房了,就连见上一面都挺难的,如今见到了自家媳妇儿,顿时热泪盈眶的哭了起来。

  “傻大牛,你哭什么呢?”李小婉虽是这么说,她自己的泪水,也根本止不住的落了下来。

  大牛擦去了脸上的泪水,坐在了床边,伸着大手轻轻地抚摸着李小婉的肚子,似乎都能感受到自己孩子的心跳一般。

  “媳妇儿,等着孩子出生以后,咱俩可就算是大人了,以后就算再做多了饭,也不愁吃不完了。”也不知怎么的,大牛这么没头没脑的这么一句话,却是让两人的心里都是一暖。

  “傻大牛,等这个孩子出生了,你身上的担子可就重了。”李小婉关切道。

  大牛再次小心着抚摸了几下李小婉的肚子,傻笑道:“没事,不就是担子么,早晚都是背。”说完,还冲着李小婉傻笑了一阵。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转眼间,冬季临近,虽然还没有下雪,不过此刻的寒风,已经寒冷至极。

  此刻在李小婉的床边,就燃着炭火,散发着阵阵的热量,来给屋子里的人们取暖。此刻一家子人早就换上了冬日的棉衣,只不过大牛就没有李小婉这么好的待遇了,毕竟炭火还是很贵的,想要熬过一整个冬天,还是要省着些用的。

  李小婉的身上,足足盖了三床棉被,生怕把她给冻坏了。这屋里通往别的屋里的门上,也挂上了好几层棉帘子,就怕有一点寒气跑进来。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李小婉的肚子也变得越来越大,至今已经有了半年多的时间了,再有上三四个月,来年初夏时节,这孩子就该出生了。

  冬天的来临,带给了这个村子一股宁静的气息,一年到头,也就只有冬天的时候,这个村子里是最为安静的。

  早在入冬的时候,各家各户都备好了过冬的粮食,冬季的食物不容易腐烂,所以他们根本不用担心,冬季还没过去,食物就已经吃不得了。

  酷Y匠J网首发

  这一天突然下起了大雪,这场雪足足下了七日才停,外面的雪简直堆积如山,人们穿着厚厚的棉衣,拿着铁锹推着独轮车,将自家院子里的雪一趟一趟的往外运,否则等到夜里,这些雪都凝固成了冰,到时候可就没有这么容易清理了。

  村子的两头各有一口井,人们将清理好的雪堆都倒进了这口井里面,待得雪化了之后,就能变成人们喝的水。

  大牛此刻,正呼哧呼哧的推着自家院子里的积雪,好在他家距离东头的那口井还近些,只不过这来来回回十几趟,仍是把大牛给累的够呛。

  “哎呦,可真是累死我了。”大牛把独轮车停在了一旁,自己扶着一颗老树依靠着。

  待得大牛恢复了几分气力,就又推着独轮车往他爹住的地方走了去,如今大牛他娘跟岳母都在大牛家里照顾着李小婉,也就没人帮他们推雪,大牛这个年轻力壮的,自然就得把这些都包揽了。

  等到帮着大牛他爹把院子里的雪推完了以后,大牛又跑去岳丈家里帮忙,他岳丈的年纪比他爹还长几岁,自然干这些体力活要班上一些,好在有大牛过来帮忙,不然他自己也不知道得忙活到什么时候。

  正午时分,大牛浑身瘫软的躺在了自家的床上,推了一上午的雪,实在把他累的不成样子,此刻再要他提起半分力气来,估计都是难事。

  没过多久,呼声渐起,大牛实在是累坏了,刚躺在床上就直接睡着了。

  等大牛醒来的时候,都已经是晚上了,他自己中午没有吃饭,此刻腹中饥饿难耐,刚想着到厨房里面去做些吃的,就发觉桌子上摆着些许饭菜,大牛饿的都有些眼冒金星了,直接扒拉着就吃了起来,不一会,桌上的饭菜,就如同风卷残云一般的消失不见了。

  大牛正准备把碗筷拿到厨房里面清洗一遍,可刚一出屋门,就发觉这院子里又积满了厚厚的雪,估计就是在他睡着的时候,又下了一场大雪,此刻雪已经停了,只不过明天大牛还得帮着推雪。

  倒也没有多想,大牛就直接把碗筷拿到了厨房,捧起了一块院子里的积雪,用手暖化了,再用这些雪水洗起了碗。

  转眼间,已经到了寒冬腊月,再有上个十几天,就是新年了,这几天村里的人都上城里采办起了彩纸和鞭炮,准备着迎接新年的到来。

  每一次过年的时候,绝对是青牛山下这个小村子最热闹的时候。

  虽说这里是个小山村,但是过年时的礼节倒是少不了。年前,要将自家的房子里整个收拾干净,而后贴上大红的剪裁,门前挂上红灯笼,每夜子时的时候,都要点上一挂鞭炮,每家每户的院子里,都摆放着一个贡台。贡台上摆放着鸡鸭鱼肉,还有五谷杂粮。

  听村里的老人说,这是在为来年祈福,祈求来年是一个丰收年。而这些贡品,在过年的那一天都要吃完的,如果吃不完,来年的收成肯定不比别家的好。

  而且这些贡品只能在过年的那一天吃,若是早了或者晚了,会惹神明不高兴,届时,过完年的一个月里,多灾多病,根本下不来床。

  这件事老人倒也没有说假话,他自己就是因为亲身经历过这种事,才对此事如此的清楚。

  大牛这几天,忙里忙外把自己家收拾了个遍,把任何他能找到的脏的地方,全部都清理的干干净净,他的一双手,早就冻得通红,手上还生了几个裂疮。

  到了这时候,李小婉的肚子也越来越大,过不了两三个月,他们家里就该再添一双碗筷了。想到这里,大牛又傻傻的笑了起来。

  自从入了冬,大牛他娘跟他岳母根本就不让大牛到李小婉那屋里去,生怕带进去几分凉风冷气,把李小婉给冻病了,那时可就得不偿失了。

  尤其是到了这个年终时节,每一天都很快就过去了,新年悄然而至,使得这个小山村顿时热闹了起来。

  挨家挨户都燃放这炮竹,顿时响声连天,这里本就清净,这炮竹的响声也就传的越来越远。

  这里有一个习俗,就是过年的那一天谁家燃放炮竹越多,来年的收成绝对是最好的。故此,这一天里,炮竹声几乎是从清晨响到了子时。

  大牛也挺喜欢放炮竹的,今年他也买了不少,足足让他从清晨祭祖回来之后就一直放到了正午,若不是李小婉就给了他这些银钱,他恨不得能将整个炮竹铺子都给搬回来,一直放他个三天三夜,那才痛快。

  这一天,大牛成了家里的主力军,这些贡品都必须要今天吃完,这也就大牛再一次破了戒,跟自己的老爹,还有岳丈一起喝起了酒。

  大牛第二次喝酒,跟第一次相比,他这一次倒是能都喝上了几碗,只不过他的酒量仍是比不过二老。

  待得大牛再次从床上醒来的时候,已经到了深夜,醒来以后又是一阵头痛,浑身上下的血液流动的都有些不顺畅,看东西还是那么恍恍惚惚的,过了好一会,才恢复了些。

  大牛又感觉头痛的紧,连忙躺下盖上了被子,躺下之后他就感觉自己仿佛睡在了水面上一般,晃晃悠悠的还挺舒服,不一会就又睡着了,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清晨了。

  又是一年过去,大牛长了一岁,而且不久他就要当爹了,十七岁就当爹的,在这个小村子里不算稀罕,想想这一年多的经历,大牛似乎在这一刻长大了些。

  新年的第二天,清晨起来要先去拜见自家长辈,大牛的长辈此刻就在他家里,大牛依次的给长辈们都敬了一杯茶,磕了一个头。

  随后,今天这一整天,大牛是要和自己媳妇儿一起度过的,这让许久未见过李小婉的他,实在有些欣喜若狂。

  这一天,大牛悉心的照料着妻子,两人之间没有太多的言语,见面之后,仅是相视一笑,就代表了太多的话语。(未完待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