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牛山下,有着数十户人家,这里的人多以耕田织布为生。白天的时候下地耕田,晚上则在家中点着烛火,在纺车前织着锦缎。

  其中有一户人家,可算是青牛山下最为恩爱的一家。这一家夫妻二人,刚刚成亲不久,正值如胶似漆之际,平日里,男的下田耕地,女的则在家纺织锦缎,待得进城之时,就可将剩余的粮食和锦缎换成银钱。

  每每在城中换回一些银钱,男的就会将这些换来的银钱交由妻子保管,而妻子则将这些银钱存放在了一个只有她自己知道的地方。

  这男的,叫大牛,生的倒是浓眉大眼,身姿魁梧挺拔,比同龄之人都要高上些许,而大牛的媳妇儿,名唤李小婉。

  这两人从小就一起长大,算得上是一对青梅竹马,大牛成年的时候,家中的长辈就替他们两个做主定下了这门亲事。

  如今他们两个成亲已有数月,大牛的父亲在大牛成亲之前,给大牛在村落的东头盖了几间瓦房,倒也还算宽敞,将来他们生儿育女也还住的开。

  这一年,大牛十六岁,他每日干着农活,且十分勤奋,家里还有一位十分爱他的妻子,生活虽不富裕,但在他们眼中却很是满足。

  正巧,今日是个雨天,大牛刚一出门,还没走到田里,就下起了大雨,这大雨很急,幸好临出门前李小婉叫大牛带上了蓑衣,倒也不至于大牛回到家里就变成了一个落汤鸡。

  大牛趟着雨水,走过了田间,回到家中,李小婉正在窗前织着锦缎,瞧见大牛回来,深情的望了他一眼,那温婉一笑,使得大牛也傻傻的笑了笑。

  “媳妇儿,亏得你提醒我带着蓑衣,你看张叔跟李伯他们,回来的时候都成了个落汤鸡。”说着大牛坐到了妻子身边,揽住了妻子那纤细的腰肢,实在好生惬意。

  李小婉的俏脸顿时通红,回应道:“你个死大牛,片刻都不肯老实,你再这样,今晚上你就给我睡地上。”言语之间,略显着几分怒意。

  大牛连忙撒手,起身坐到了一旁的椅子上,一本正经的道:“媳妇儿,睡地上就免了吧。”大牛实在是爱极了眼前的这个女子,所以根本不舍得惹她生气。

  “你个死大牛,我让你老实点,谁让你走了。”说着,李小婉还冲着大牛温婉的笑了笑。

  大牛会意,再次回到了李小婉的身旁,一双大手重新揽住了李小婉的腰肢,倒也没有迎来她其他的言语。

  有了先前李小婉的警告,大牛丝毫不敢僭越,就一直抱着自己媳妇儿,什么话也不说,只是自顾自的傻笑着。

  “你老在那笑什么呢,有什么好笑的说来我听听。”李小婉温婉一笑,还冲着大牛挑了挑柳眉,甚是妖娆。

  大牛连忙起身,朝着自家里屋走了去,道:“媳妇儿,我可不敢再打扰你了,要不然今晚上我就得睡地上了!”

  李小婉听了,一张俏脸顿时红的跟猴屁股也似得,瞧着大牛走进了里屋,这才缓和的出了一口长气。心道:“这个死大牛,你就不懂人家的意思么?”

  这场雨,下了很久,在这初夏时节,一场雨下上个三两天也不算什么稀奇。家家户户都备着数日的粮食,倒也不至于挨饿。

  正午时分,正在纺织着锦缎的李小婉,突然闻见了一阵饭菜的香气,适逢也有些饿了,也就停下了手上的活,朝着厨房那边走了去。

  平日里大牛很少做饭,倒也不是他做饭不好吃,只是大牛时常就在田里一待就是一天,哪里有时间回来做饭?

  每日大牛去田里的时候,李小婉都会给大牛装上几张薄饼,带上几个水囊。大牛中午时常就在田里就解决了,吃完饭稍作休息之后,就又开始干着田里的农活。

  大牛家倒是有着十几亩田,自从大牛成亲之后,这十几亩田有着一半都分给了大牛。分给大牛的这几亩田,足够大牛自己忙活了。

  今日适逢大雨,大牛没办法去田里,在家闲来无事,就在厨房里做起了饭来。

  酷UX匠网$唯,一正版Mb,v●其/i他#都An是盗gt版*

  很快,李小婉从北边的屋子里来到了西边的厨房里面,这几间屋子都是通着的,倒也不至于还得淋着雨跑过来。

  灶台旁的小桌上,大牛准备了三个小菜,虽然没有荤菜,但对这两人来说,却也算的上是美味佳肴。

  “大牛,你弄这么多菜,咱们俩怎么能吃的完啊?”李小婉瞧着桌子上的三个小菜,虽是有些欢喜,但这些菜两个人根本吃不完,夏日里的东西也容易坏,倒是有些浪费。

  “那咱们就赶紧添个娃娃,到时候不就吃的完了么?”说着,大牛从锅里盛出了两碗粥,放在了桌子上。

  李小婉顿时俏脸一红,道:“那你自己还不抓紧机会?”她轻咬着下唇,实在有些羞涩不堪。

  “先吃饭,你再不吃待会都凉了。”大牛丝毫根本就没有读懂李小婉的意思,拿着筷子夹起了一箸菜放在了自家媳妇儿的碗里。

  李小婉被这个傻大牛气的有些好笑,倒也没说什么,拿起了碗筷,慢条斯理的吃了起来。

  倒还真如李小婉所说,今天大牛做了这么多菜,果然是剩下了不少,好在今天是个雨天,或许饭菜放到晚上,热一热还能再吃。

  大牛收拾起了碗筷,冲着自家媳妇嘟囔了一句:“你快回屋去,我马上就来。”说着,还冲着李小婉比了一个你我都懂的眼神。

  李小婉顿时俏脸羞得通红,直接落荒而逃一般就跑回了北边的屋子里。等的大牛收拾完了碗筷,又冒着雨关上了自家的院门,回到北面的卧房的时候,顿时一脸坏笑浮现在了脸上。

  此刻正值初夏,屋子里却掀起了一阵春风,此刻大雨下的正紧,屋子里的声音根本传不到外面来,时而天际还有雷声轰鸣,使得屋子里的声音越发的微小了起来。

  转眼,黄昏以至,李小婉就枕在大牛的胳膊上香甜的睡着,经过大牛在她身上的数次讨伐之后,此刻她的身上哪里还提得起半分力气。

  大牛也是累了,此刻正打着呼噜睡得跟死猪似得,估计此刻就算是有道惊雷炸响在他耳边,估计他都不会醒。

  这场雨,一直下了三天,直至第三日的下午才显得小了些。大牛这几日,可谓是春风得意,这几天大牛与李小婉,实在恩爱极了,几乎片刻都不愿与彼此分开。

  晚上,雨停了,可月色仍被乌云笼罩,外面一片漆黑,人们也就只能等到明日白天才能到田里去。

  翌日清晨,各家各户都起了个大早,纷纷拿着镰刀往田里去了,经过三日的雨水灌溉,田里的泥土充满了养分,周围也就长满了杂草,各家各户都趁着清晨那凉爽的时刻,跑到田里去割除生在田里的杂草。

  大牛虽然起的晚了些,倒也算是勤快,毕竟年轻人干活比较快,虽然大牛来得晚,倒也跟那些来的早的人们完成的时间相差不多。

  一个月之后,李小婉突然感觉有些舒服,大牛连忙跑去村西头的那位老郎中家,把那位村里唯一会些医术的郎中给请了来。

  郎中给李小婉诊了脉之后,告知大牛,李小婉已经有了身孕,这些时日需要静养一段时间。

  大牛先是一愣,而后又喜悦的跟着郎中到家里取了些安胎所用的药物。临走的时候,大牛还连忙道谢的在郎中手里塞了些许银钱,虽然不多,但却足够聊表心意。

  紧接着,这个喜事使得大牛一家和李小婉一家欢喜了数日。

  自从李小婉有了身孕之后,她就成了家里重点保护的对象,大牛他娘跟大牛的岳母一起搬过来跟李小婉一块住,无论李小婉干些什么,都有人寸步不离的跟着,生怕出点什么差错。

  至于大牛,他则悲惨的被轰到了另外的房间去了,他连跟自己媳妇儿同房都成了难事。

  虽是如此,大牛的心里却是欢喜的,一个新的生命的出现,无疑使得大牛干起活来也就更有了动力。

  他每日依旧是在田里干着农活,家里有大牛他娘跟大牛的岳母在,他根本不用担心着家里会发生些什么,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努力干活,以后还要存些银钱给自己的孩子盖房子,娶媳妇儿。

  转眼间,盛夏离去,初秋来临,今年又是一个丰收之年,田里的粮食被人们收割完之后,又开始重新播种,种上了一些适合在冬季生长的粮食。

  此刻,田里无疑是最忙碌的时候,如今过去了三个月,李小婉的肚子已经显得略微隆起了些,而大牛他娘跟大牛的岳母整日在家照顾着这个重点保护的对象。

  大牛则在秋日的阳光下辛劳的收割着田里的粮食,随后又一趟一趟的把收好的粮食往家扛,等把这些粮食收好了之后,又开始重新播种冬季生长的粮食。

  自家的田里干完了之后,大牛还担负起了他爹跟他岳父的那两块田,毕竟二老年岁也大了,不比大牛这般年轻力壮,干活的时候,总归是慢些。(未完待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