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源山脉,第四峰上,此刻凌云子仍站在那里,目光瞧着远方,久久未曾动弹过半分。就在这时,第四峰上居然出现了一个中年美妇,她的身上浑身上下都充满了一股与空间不契合的感觉,似乎是空间都在无时无刻的排斥着她,若非有着强悍的修为,恐怕她是断然不能来到此处的。

  “凌云子,没想到过去了这么多年,你还是这个样子。”中年美妇突然开口,言语之间竟带着丝丝情意。

  凌云子闻言浑身一颤,这个声音他实在太过熟悉了,熟悉到他根本不可能忘记,也不敢让自己去忘记。他缓缓开口,声音却变得有几分沙哑的感觉。

  “我现在是该叫你虞倩倩,还是叫你李思瑶,又或者是梅十娘?”他的语气极为平缓,且带着几分询问之意。

  “哼~~”中年美妇冷哼了一声,道:“不过就是个名字么,你至于这么麻烦么?”

  “你还是这样,一点都没有变。”凌云子转过身来,目光与那中年美妇对视,眼神之间却带满了难以用言语所形容的心情。

  中年美妇似乎不敢与凌云子直接对视,她的目光之中略微有着几分躲闪之意,却依旧泰然自若般的道:“我来是想告诉你,我要离开了。”也不知是刻意还是无心,这句话说出来,顿时使得这里充满了一种悲伤和凄凉的感觉。

  整个第四峰上,都因为中年美妇说的这句话,草木开始凋零,花草瞬间枯萎,似进入了那寒冬腊月一般,它们只在须臾之间,就失去了原本盎然的生机。

  凌云子似乎根本没有在意这些变化,他所在意的……只有眼前这个人。“若你真的想要离去,那……我跟你一起。”凌云子的话音刚刚落地,第四峰的上空顿时布满了乌云,鹅毛般的雪花顷刻间从空中飘落,仅是一息的时间,整个第四峰上就积满了一层厚厚的雪!可偏偏除却第四峰之外,其他的地方根本没有任何的改变。

  “你的苍穹之道,现如今已经步入大成了么?”中年美妇浅笑了一声,没有发出任何的笑声,却使得这里的气氛更加冰冷了些。

  凌云子缓缓的迈出了一步,可仅是这一步,就使得他到了中年美妇的身前,两人的距离很近,近到彼此之间的呼吸都清晰可闻,近到彼此之间的心跳之声都能清晰入耳。

  #=酷0匠*C网;L首发{◎

  “距离真正的大成,尚还差一步!”凌云子倒也没有隐瞒,似乎他对眼前这个中年美妇有着绝对的信任,就算他将自己所有的隐秘都告诉她,都不担心会被泄露出去。

  “凌云子,你可有后悔过么?”中年美妇的声音陡变,说完了这句话之后,她的眼眶都略微显得通红。

  凌云子长叹了一声,道:“若是当初再让我选择一次,我的选择依旧如此。”这句话中,实在充满了无比的凄凉之感,使得第四峰上,都随之出现了几分凄厉之声。

  中年美妇本来转身欲走,却发觉自己刚要离开的时候,这里的空间……仿佛被禁锢了一般,使得她根本没有办法离去。

  “可无论什么时候,我都后悔当初做了这个决定。”凌云子的声音,再次传来,仿佛大道之音一般,环绕在中年美妇的耳边,始终回荡不绝,环绕不散!

  听完了这句话,中年美妇的眼眶顿时彻底通红,她背对着凌云子,似乎不想让他看到自己哭泣的样子。

  泪水,如连珠一般从她的眼角滑落,虽然她刻意的掩盖着自己悲伤的样子,可终究还是被凌云子看在了眼里。

  “十娘,我想我一直没有突破的原因,就在你的身上。”凌云子再度开口,这句话仿佛是他一直都隐藏在心底的一般,如今这句话脱口而出,顿时浑身感觉一阵释然。

  “怎么?你成不了道,还要怪我不成?”中年美妇转身红着眼看着凌云子,言语之间尽显幽怨之感。

  “助我成道的是你,我成不了道的原因……同样是你!”凌云子叹息了一声,转身又背对着中年美妇,他尽力的想要去掩饰自己此刻内心最真实的想法,可偏偏在她的面前,无论他怎么掩饰,都会露出破绽!

  第四峰上,顿时陷入了一种无比的沉默当中,这种气氛实在冰冷,比之寒冬腊月刺骨的罡风更要冰冷数倍不止。

  “我的徒儿,已经下山去了。”中年美妇再次开口,言语之间的冰冷之意犹为更胜,使得第四峰上的冰冷之感比之先前再度强烈了数倍不止。

  “相信不久之后,她就会遇到你的徒儿。”

  话音还未落地,凌云子顿时浑身一颤,转而又无奈的笑了笑,道:“十娘,若你真的那么做了,也是徒劳无用。”凌云子的笑声实在古怪至极,起初听起来像是自讽,可听到最后却像是嘲讽他人一般。

  “哼~”中年美妇顿时冷哼了一声,挥手间破碎了虚空就要离去,可就在她迈出那一步之前,她再度冰冷的开口道:“我曾为你放弃了一切,为了让你成道,我连你都放弃了,如今我倒要看看,你会如何处理这件事。”说完,中年美妇的身影突然消失,整个东临星都不再有了她存在过的任何痕迹,似乎她根本就不属于这里,随着她的离开,属于她的一切都随之被抹去。

  凌云子在原地呆滞了很久,目光始终都没有离开中年美妇离开时的地方,不知过了多久,他深深的叹息了一声,喃喃道:“徒儿,你命数如此,为师不愿强迫于你,只希望你不要误入歧途,早日寻得正道。”话音仍在,凌云子也消失在了原地,前一刻他还在东临星的清源山脉,下一刻他就出现在了苍茫星空之中,他的神识骤然散开,如潮水般席卷了这片星空,可他想要找的人似乎故意躲了起来,使得他的神识根本探查不到她的存在。

  “十娘,你越是躲我,就证明你心里还有我,只要你还在这片星空之中,我就不信我找不到你。”凌云子的声音,从星空之中突然散开,他的声音就宛如大道之音一般,传彻了周围所有的星域,言语之间,尽是霸道使然!

  ……

  夜秋雨背着姜恒正朝着“小麻烦”飞远的方向走着,突然一股强烈的危机之感骤然出现,如今夜秋雨的体内已经没有了丝毫的灵力,姜恒也陷入了昏迷当中,若来人真是冲着他们来的,那他们真的就只剩下死路一条了!

  夜秋雨一拍自己的储物袋,掌心出现了一枚玉简。这玉简刚一出现在手中,就被她一把捏碎,紧接着在她的周围,竟起了一阵传送的波动。

  夜秋雨的师傅曾给过她许多保命的东西,这枚玉简就是其中之一,只是想要触发这枚玉简的作用,就必须要先找到她命中注定的人才行,至于玉简到底有着什么样的作用,就连夜秋雨都不得而知。

  与此同时,树林的上空由远处飞来了一道长虹,这长虹之中是一名男子,可不正是柳循天的义子柳英。

  虽然柳循天有言在先,可他依旧是担心着这个与他根本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两人在一起相处多年,虽然并不是真正的亲兄妹,却也相差不到哪里去,如今他的妹妹离家出走,他又怎能不担心呢。

  柳寒烟根本没有半分修为,若是真让她在外四处闯荡,柳英实在是不放心,好在他先前曾在柳寒烟的身上留下了一个神识印记,如今可以很快的找到柳寒烟的所在。

  在他来到这片树林之前,曾看见了几个云家的护卫,这几个人也不过都是道宫境的修士,在他的眼里根本就是蝼蚁一般的存在,若是平常估计他连看都不会看上一眼,可偏偏在这些人的身上,让他感受到了一丝属于柳寒烟的气息波动,虽然这一丝波动极其微弱,可他却能清楚地感觉到,这一丝波动绝对属于柳寒烟!

  柳英神识陡然散开,发觉树林之中出现了一阵传送的波动,刚要出手阻止,却发觉为时已晚了。

  在这树林当中,他发现了柳寒烟的所在,他分出了一缕神识化作分身,朝着那几个云家的护卫悄然而去,而自己的本尊则朝着柳寒烟的所在猛然飞去。

  随着距离越来越近,柳英发觉柳寒烟的身上居然有一股灵力的波动,这股灵力十分微弱,只能带着她飞出不远的一段距离,显然柳寒烟先前似乎是受到了什么危险,柳英的脸色顿时变得极其冰冷,方圆百里之内,除却那几个云家护卫之外,再没有了其他任何人身上有柳寒烟的气息波动,若是柳寒烟可能遇到危险,要说跟着几个云家护卫无关,打死他都不信!

  柳英的神识分身飞快的朝着那几个云家护卫冲杀而去,以他的修为,仅需一息的时间,也就将这几个云家护卫尽数斩杀。

  柳英的神识再次朝着更远的地方散开,除了发现附近有着几具死尸之外,再没了任何的发现。

  在他飞行的同时,神识分身也迅速回归,他再次加快了几分速度,朝着柳寒烟的所在猛然飞去。

  夜秋雨和姜恒在经过了传送之后,来到了一个四处漆黑的地方,这里似乎是一个深远的洞府,而在洞府的另一头,潺潺的流水之声清晰入耳。

  在这一刻,夜秋雨几乎可以清晰的感受的到,在这洞府的另一头,望夜泉就在那里!(未完待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