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恒一步步走来,浑身上下散落着一种极为狂暴的气息,这十三个道宫境修士,接连施展术法轰击而去,可此刻他们的术法,轰击到姜恒的身上之后,却变成了一阵涟漪,直接化成了他肉身的养分。

  那位道宫巅峰猛然间御空而起,他飞快的掐起了灵诀,不知为何,看着一步步走近的姜恒,在他的心里,莫名的恐慌了起来,哪怕他知道眼前这个青衣男子就只是开元境初期的修为,可每当目光看到姜恒那血红色的眼瞳之后,一种来自灵魂之中的恐惧,犹然而生。

  骤然间,天地灵力在道宫巅峰的控制下凝聚成了一柄巨斧,这是将修为提升至道宫巅峰之后才能施展的术法,以自身道宫之力,引起周围天地灵力的共振,从而完成他的术法的凝聚,只不过,这种术法,对于道宫巅峰来说,绝对是属于禁忌之法,每用过一次之后,修为就将跌落至道宫后期,想要恢复往日修为,就必须要将道宫打碎重塑,否则此生只能止步于道宫后期。

  若非生死危机,哪一个道宫巅峰愿意施展如此禁忌之法?此刻他对姜恒的恐惧,可想而知,几乎达到了一个极点。

  轰然间,巨斧猛然落下,在巨斧落下的同时,这位道宫巅峰的修士,修为也跌落到了道宫后期,且这禁忌之法一旦使出根本不受自己的控制,如果不能杀死敌人,那很可能就会被术法反噬而死。

  巨斧猛然间临近,几乎在一瞬间就到了姜恒的面前,姜恒目光冰冷,双手紧握着金乌长枪,伴随着一声怒吼,手中长枪猛然间朝着巨斧骤然而去。

  姜恒自从醒来之后,肉身之力几乎叠增了一倍不止,这把灵力巨斧,在他长枪之间所传彻而出的巨力所至,轰然间调转方向,朝着那十三个道宫境碾压而去。

  十三个道宫顿时大惊,这等术法的缺陷就在于此,他们似乎感受到了死亡的临近,疯狂的施展着自身的术法,朝着那巨斧轰击而去,可他们此刻所施展的术法,轰击到了巨斧上,就连巨斧镇压而来的速度,都没有减缓半分。

  这种禁忌之法,堪比与道灵境初期的全力一击,道灵境与道宫境之间的差距,虽只是一字之差,却如同天地之别一般。

  道灵境修士,引自身道宫之力凝聚成灵,道宫之力越强,道灵则越强,而道灵境初期的随手一击,就可以直接将道宫境后期瞬杀,更何况这把巨斧的冲击,就如同是道灵境初期的全力一击,若是不能将这巨斧轰碎,届时,这十三个道宫后期必死无疑。

  然而,这把巨斧毕竟不是道灵境修士所发出的术法,本身就有着一定的缺陷,在这十三个道宫后期的不断轰击之下,巨斧轰然碎裂,一股强悍到了极致的反震之力骤然传彻而出。

  方圆百丈之内,所有的树木,全部都因这股巨力的出现,被震的粉碎,更有一股罡风弥漫远去。

  十三个道宫境刚刚松下了一口气,姜恒的攻击,接踵而至。此刻的姜恒,就如同一个浑身浴血的杀神,一枪猛然刺出,就直接刺穿了一个道宫后期的身体。

  剩余的十二个道宫境后期,接连朝着姜恒施展术法轰击而去,此刻他们体内的道宫已然暗淡无光,先前对那巨斧的不断攻击,使得他们灵力几乎耗尽,此刻姜恒的到来,几乎让他们陷入了绝望当中。

  这些人再次轰击出的术法,已然变得绵软无力,轰击在姜恒的身上,就如同被蚊子叮了一般,根本不痛不痒。

  b更dE新o◎最快J上酷匠网

  随着姜恒的再度临近,其中有人选择了炸碎了自己的道宫,使得自己可以短暂的拥有巅峰之力,可当他力竭之后,修为也将跌落至开元境巅峰。

  此刻在死亡的恐惧下,他还哪里管得了这么多,只要能把姜恒击杀,就算重新开辟道宫也是值得的。

  那人猛然起身,直接到了姜恒的身前,接连两拳轰击在了自己的胸膛,两口鲜血喷涌而出,鲜血还未落地,就变成了熊熊燃烧的烈焰,朝着姜恒骤然而去。

  姜恒冷然一笑,猛然一枪横扫而去,枪尖划出了一道赤金色的光,直接迎上了那骤然而来的烈焰。

  只听一声轰鸣,烈焰消散,姜恒猛然间一枪刺去,一枪贯穿了此人的咽喉。

  枪尖之上,沾满了鲜血,此刻姜恒手中的枪,似乎是在散发着低吟,根本不受控制的在微弱的颤抖着。

  “现在,你们知道,杀人是什么样的感觉了么?”姜恒邪异的笑了笑,目光冰冷的看着剩余的十一个道宫后期,挥起手中长枪猛然而去。

  恐惧,顿时弥漫在了这十一个人的心中,姜恒虽然只是一个开元境初期的修士,可由他身上给这些人带来的恐惧,就如同那幽冥之地而来的魔鬼一般,此刻他们根本不受控制般的后退,看着即将临近的姜恒,几乎都忘了反击。

  姜恒这一枪,就如同游龙之光,竟一枪贯穿了三个人的身体,紧接着,姜恒将金乌长枪从这几人的体内拔出,此刻就连枪杆之上,都遍布鲜血的痕迹。

  这一刻,金乌长枪的低吟更加明显,就连原本微弱的颤抖,也变得更加强烈了起来。

  这声低吟,似乎是在宣泄着杀人的快感,这种颤抖,似乎实在表现着它激动地心情。

  “你们……都要死!”姜恒看着剩余的这八个人,就如同看着待宰的羔羊一般。

  这句话,就如同由那幽冥之地的鬼魅传来的声音一般,吓的这八个人顿时驱马四散,朝着不同的方向飞快的逃去。

  姜恒倒是没有再度追去,纵使他肉身强度有所提升,接连杀了五个道宫境后期的修士,早就已经力竭,能以开元境初期斩杀五位道宫境后期,对他的身体来说自然形成了极大的负荷。

  待得那剩余的八个人的身影彻底消失之后,姜恒的眼前一黑,身体再度倒地。

  随着他的倒下,他浑身散发着的那股狂暴之感,也随之散去,眼瞳的颜色,也恢复了原本的颜色,此刻除了浑身上下传来的极为不适之感,根本没有其他的任何感觉。

  夜秋雨连忙赶至,她倒是没有在意姜恒浑身血污,直接将他背了起来,姜恒的身姿壮硕,若是常人还真不一定能把他背起来,好在夜秋雨也是个开元境巅峰的修士,虽然此刻灵力耗尽,但是体魄要超出常人太多。

  “快……把小麻烦找回来。”这句话似乎是姜恒强打着精神说出来的,害怕夜秋雨听不清自己在说什么,故此这句话几乎用尽了此刻姜恒全身的气力,话音刚落,姜恒就直接昏迷了过去。

  夜秋雨倒也没有抱怨些什么,刚想拿起姜恒的长枪,长枪顿时化作了两道火光,钻进了姜恒的体内。

  “你都虚弱成这样了,居然还惦记着别人的安危……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夜秋雨的心中,不免疑惑了起来,她背着姜恒,朝着“小麻烦”飞远的方向缓缓走去。

  夜秋雨打出的那道流光,带着柳寒和小月飞出了将近三里之外,随后就直接消散将两人掉落在了地上,柳寒也不知怎么了,心中几乎紧张到了极点,想到姜恒的时候,心中更是十分的不安。

  可正当柳寒想要回去的时候,突然耳边传来了一个极为熟悉的声音。

  “烟儿。你闹也闹够了,跟我回去吧。”

  柳寒顿时浑身一震,这个声音他怎能听不出来,她转身一看,果真是柳英来此。

  “大哥,你帮我救一个人,我就跟你回去!”柳寒连忙开口,神情之间略显急促。

  柳英倒是一愣,他倒也没想到自己这个妹妹居然会这么爽快的答应了,疑问道:“此话当真?”

  “别啰嗦了,他要是死了,你就别想着我跟你回去。”柳寒言语急促,心中更是紧张万分,连忙催促着柳英。

  柳英倒也没有迟疑,直接卷着柳寒和小月,化作了一长虹,朝着柳寒所指的方向飞了去。

  柳英乃是道元境巅峰的修士,柳寒所指的地方,几乎一闪而至,可到了她所说的地方之后,出了一地的死尸,根本没有任何发现。

  柳寒挣脱开了柳英的手,朝着那些死尸走了过去,每一个都仔细的瞧了瞧,最终确定没有她要找的人,这才舒了口气。

  紧接着,柳寒顿时又皱起了眉头,道:“大哥,我要你救的人,是一个男人,他身边应该还有一个女人,你快帮我找找,看看他到底在哪,只要找到了他,我就跟你回去。”在这里没有找到姜恒的踪迹,柳寒顿时心神慌乱了起来。

  柳英轻笑了一声,倒也没有推辞,神识顿时散开,覆盖了方圆数百里,可几经查探之下,却没有发现柳寒所说的人。

  “烟儿,方圆数百里之内,根本就没有你想要找的人。”柳英回应道。

  “什么?怎么可能,你再帮我找找,一定要找到他。”柳寒的心中顿时不安了起来,再次催促道。

  柳英将神识覆盖千里,可却依旧没有找到柳寒所说的人,紧接着道:“行了,我已经找过了,方圆千里之内,根本没有你找的人,要不然就是他们已经死了,或者,就是他们离开了这里。”

  “什么?!”

  柳寒听闻此言,顿时心中强烈的不安了起来,道:“他不会死的,他绝对不会死的!”

  “好了,烟儿,你不要再胡闹了,跟我回去吧。”柳英一甩袍袖,直接将柳寒和小月卷起,化作了一道长虹,朝着青云山脉飞去。(未完待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