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恒先前所经过的那座城中,此刻正集结了一队人马,这些人个个身形彪悍,且看起来身上都带着几分杀伐之气。

  这队人马共有十四人,领队的,是一个书生模样的人,此人表面上看来像是一个谦谦君子,实际上却是腹黑至极,此人名叫苏翎,乃是云家支脉的少主。

  云家势大,几乎占据了十分之一的东郡,虽不能与第一修仙世家欧阳世家得以相提并论,但也算是东郡之中屈指可数的修仙世家之一了。

  苏翎的姑母,正是这一代云家家主的夫人,也就是云锦的母亲。故此,苏翎在云家的势力也就越来越大,虽不能与云锦这个正牌的大公子相提并论,但除却云锦之外,几乎没有人敢否决苏翎的意思。

  “怎么样,打听清楚了么,我的美人儿去哪了?”苏翎眼露精光,眼前似乎浮现了那个红衣女子的身影,虽此女带着面纱,可是以苏翎的毒辣的眼光,几乎一眼就看出了此女绝非寻常货色。

  苏翎好色,被他玷污过的女子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之多,虽这个数字几乎庞大到恐怖,可云家却始终坐视不理,毕竟人家有着一位家主夫人的姑母,谁又能招惹的起这位大爷。

  半月前,苏翎路过东郡极北的冰延雪原之时,曾见过夜秋雨一面,只是那时他正巧见到一人曾想摘掉夜秋雨的面纱,可伸手刚一触碰到夜秋雨的面纱,就不知因何突然暴毙而死。

  暴毙之人,生前绝对是一个道宫境巅峰的修士,夜秋雨修为不及他千分之一,自然奈何不得,只是那个道宫境巅峰的修士刚一触碰到了夜秋雨的面纱,顿时触发了禁制,一股强悍到了极致的破坏力顺着他的手,直接钻进了体内,在他的体内肆意破坏,顷刻间,道宫破碎,修为跌落至了开元境巅峰,夜秋雨一掌打在了那人胸前,掌间巨力直接震断了那人心脉,可那人毕竟曾经是一个道宫境巅峰的修士,肉身自然比常人强悍太多,以至于在他承受了夜秋雨震断其心脉的一掌之后,却没有立即死去。

  反倒是由那股在他体内肆意破坏的巨力,使得他浑身上下所有的筋脉骨骼都被这股破坏力搅成了碎渣,直到坚持到了此刻,那人才如一摊烂泥一般瘫软倒地,气息早已断绝,死得不能再死。

  那时苏翎还只是远远的观望着,根本没有靠近,待得夜秋雨离去之后,他还特意去检查了一番那人的尸体,神识扫过此人体内之后,顿时一阵骇然惊心的神情浮现在了苏翎的脸上。

  而后苏翎一直跟随着夜秋雨,一直来到了有云家势力所在的一座城池附近,苏翎自然不敢托大,他亲眼看见一个道宫境巅峰的修士就因为想要摘掉夜秋雨的面纱突然暴毙,且此人体内,浑身上下所有的筋脉骨骼,都被绞成了齑粉,他的修为也不过只是道宫境中期,自然不敢亲自去尝试。

  在苏翎跟随夜秋雨的途中,夜秋雨也曾遇到过于苏翎修为相仿之人,想要摘掉夜秋雨的面纱,可结果全部都跟最起初的那位道宫境巅峰的修士一般,浑身上下筋脉骨骼化为齑粉,死得不能再死!

  苏翎虽然好色,但也没有到了不要命的地步。可越是得不到的,他就越想要得到,想到那红衣女子的身影,心里就如同被猫抓了一般。他所组织的这一队十三个人,皆是被他视作死尸一般,他们的存在,就是要帮他去摘下美人儿的面纱,哪怕这十三个人全都死了,只要能办成他心中所想的事,这十三个人死了也是值得的。

  “苏少,那位红衣女子正在城外不远处的树林之中,不过……”回应苏翎的那人却没有将话继续说下去。

  苏翎顿时大怒,他最讨厌有人当着他的面把话说一半跟他打哑谜,怒道:“有话快说,再不说我杀了你!”苏翎虽是一身书生打扮,可死在他手下的人,根本数之不尽,这些人深知苏翎的心性,自然不敢再有所隐瞒。

  “那位红衣女子的面纱,已经被人摘掉了,而且摘掉她的面纱之人,似乎根本没有事。”先前回应过苏翎的人再次开口,声音有些颤抖,似乎对苏翎很是惧怕。

  “哦?这倒是个意外之喜!”苏翎顿时大喜,脸上的怒容一扫而去,转而一脸笑颜的瞧着众人,若是熟悉他的人,定会知道,每当苏翎露出这样的笑容的时候,断然不会有好事发生。

  “走,咱们瞧瞧去,我倒还从未见过我那位美人儿的真面目。”说着,一扬马鞭,朝着城外的树林所在飞快而去。其余的十三人纷纷策马追去,紧紧的跟在苏翎的身后,谁也不敢超过他,更没有敢与之并肩。

  树林之中,姜恒此刻正瞧着身前的两女互相争执,实在头痛难忍,突然,谨言的声音在他的耳边突然响起。

  “姜恒,有人来了,一队十四人,里面有十个道宫境后期,一个道宫境中期,一个道宫境巅峰!”言语之间,尽是凝重之感。

  “看来,这些人是冲我们来的了!”姜恒喃喃自语,他耳力超绝,此刻已有马蹄声传至他的耳边。

  “小月,小麻烦,你们两个快躲起来。”姜恒猛然一跃,脚下踩着虚空借力,轻功超绝的他直接跨越出了三丈有余。

  此时,马蹄声越来越近,依照姜恒的判断,最多还有半刻钟的时间,这些人必到他们眼前。

  “快!!”姜恒再度一声低喝,手中金乌长枪出现,目光瞧着马蹄声传来的地方,脸色更显凝重万分。

  柳寒也是被姜恒给吓了一跳,她可从未见过姜恒如此凝重的神情,倒也没说什么,也没有再继续跟夜秋雨有所争执,直接拉着小月钻进了一旁的草丛中。

  “看来是我给你惹麻烦了么?”夜秋雨缓缓走到了姜恒的身边,神色同样凝重了起来。

  “不必多说了,有我在这里,断然不会让任何人伤到你们一分半毫。”言语之间,仅是霸道使然。

  这句话传至夜秋雨的耳边,如同一柄巨锤敲打着她的心房,她的心……在这一刻,确实颤动不已。若是这句话是由一个修为高深之人说出来,她倒也没什么,可偏偏眼前之人就只是一个开元境初期,虽他有着超乎常人的实力,可以击败她这个开元境巅峰,可接下来他所面对的,可是道宫境修士,而且…还不止一个!

  “你真的,不用我帮忙么?”夜秋雨再度开口,语气之中略显几分关切之色。她轻咬着下唇,瞧着这个自己命中注定的人,心中更添几分欢喜。

  “不用你帮忙,你如果不愿意躲起来,就在这儿看着好了。”姜恒的脸色越发凝重,远处传来的马蹄声已然清晰可闻,只见远处一队十四人,正朝着他们的方向策马前来。

  正如谨言所说,这一队十四人之中,苏翎乃是道宫境中期,其中的领队是一个道宫境巅峰,其余的十二人,皆是道宫境后期。

  先前姜恒面对一个道宫境初期就觉得难以对付,可此刻来的人,随便一个都比道宫境初期的那位老妪强悍太多,姜恒握紧了枪杆,浑身灵力陡转,目光瞧着即将行至眼前的马队,脸色更是如同冰霜一般。

  K酷Y{匠网6)永《8久免Nf费5看KE小a;说f'

  夜秋雨瞧着就在自己身前站着的姜恒,手中执枪,浑身上下一股霸气使然,心中不知在想些什么,突然又浅笑了一声。

  希律律苏翎所带领的一队人马已然来至,除却苏翎这个书生模样的人之外,此刻他身后的其余十三人,浑身上下尽显一股杀伐之气,瞧着前方手执长枪的姜恒,目光极为不善。

  苏翎策马前行了几步,倒是没有注意到姜恒的存在,他的目光,始终都在夜秋雨的身上,此刻夜秋雨的面纱已经被姜恒摘掉,那惊尘绝世之容颜尽显于人前,苏翎都感觉自己有些窒息之感,夜秋雨的容颜实在绝美,几乎难以用言语来形绘,一对远山似的柳眉,一双桃花似得杏眼,一张樱红的巧嘴,还有那娇小可人的鼻梁,此刻美人轻笑,更显艳丽非凡。

  “好……我果真没有看错,你的美貌,绝对世间少有,从今往后……你就是本少爷的了!”说完,苏翎一阵狂笑,瞧着夜秋雨的目光,就如同饿了许久的恶狼,瞧见了那活蹦乱跳的小白兔一般。

  夜秋雨冷哼了一声,道:“原来你就是从冰延雪原一直跟我到此的那个人,我还当是谁有如此闲心,原来是你这个轻狂之徒。”言语之间,尽显几分厌恶之感。

  “哦?你竟早就知道我跟着你?看来你的警觉性倒也不低,只不过……那又如何呢?”说完,苏翎又开始轻狂的笑了起来。

  “聒噪!!”

  姜恒一声怒喝,运集全身之力猛然一跃,轻功几乎施展到了极致,一跃之间跨越了足足七丈多远,直接来到了苏翎面前,手中金乌长枪化作一道游龙之光,朝着苏翎猛然刺去!(未完待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