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恒“昏倒”在地,好不容易觉得耳根子清净了些,可耳边传来了“小麻烦”的声音,却与往常不同,他的声音变的温婉动听,听这声音怎么可能是一个男人的声音?

  “怎么回事,小麻烦不是个男人么,怎么说话的声音突然变成这个样子了。”姜恒心中顿生疑惑,却又不敢有丝毫异动,生怕自己“昏迷”这件事被小麻烦所察觉,届时他又该在自己耳边喋喋不休了。

  “傻子,她本来就是个女的,也就是你一直没发现罢了。”姜恒的耳边,谨言那嘶哑的声音突然响起,语气之中似乎带着几分嘲笑之感。

  ON最K新@S章qI节上酷T‘匠G,网S

  “就是,我们早就看出来了,你居然一直都没看出来,你也真够可以的。”慎行的声音也随之在姜恒耳边响起,语气之中的嘲笑之意更为明显。

  “怎么回事,你们两个是怎么知道的?”姜恒心中的疑惑更深了,谨言和慎行这两个家伙都没见过“小麻烦”它们是怎么知道“小麻烦”是女的?

  “哎呦,你还不信啊,难不成刚才是你听错了么,难不成刚才说那句话的人,会是她的丫鬟小月么?”谨言再次发出质疑,言语之间的嘲讽之意再也没有隐藏,说完还嘶哑的笑了起来。

  “姜恒,也就是你这么个傻子,每天你都背着她,你还不知道她是个女人,你这些年都干什么了?”慎行再度接口,说完与谨言一同嘶哑的笑了起来。

  姜恒的心中越发的凝重了起来,此刻他实在是不知该如何是好了,原本他想着吓吓这个“小麻烦”,等自己清静够了,再寻一个机会“醒来”。

  这下可好,如此这般一闹,现在姜恒都不知道自己该不该“醒来”了,醒了之后该如何面对“小麻烦”还真是个问题,若是“小麻烦”不承认,自己难不成就这么一直装傻?

  想到这里,谨言的声音再度回荡在耳边。“你哪是装傻啊?你那是真傻!”话音未落,谨言就不停的在姜恒的耳边嘲讽了起来。

  “谨言说的一点都没错,你哪里是在装傻啊,你应该就是真傻才对,也就你这么傻的人,背着人家姑娘天天到处跑,还总以为人家是个男人。”接着,慎行也开始在姜恒的耳边喋喋不休的嘲讽了起来。

  这两个夯货的声音,听的姜恒实在是有些不耐烦了,顿时一声大喊。

  “够了!”

  随之他也猛然睁开了双眼,瞧着就在自己眼前的“小麻烦”顿时慌乱了起来。

  柳寒那一张俊俏的脸,就近在姜恒的眼前,姜恒的突然醒来,使得她也为之一惊,突然感觉到自己失态了,下意识的后退了些。

  刚刚退出一步,紧接着不知道触碰到了什么,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姜恒的腿上,实在尴尬至极。

  柳寒的俏脸蹭一下子就红了,脸上如同蒙了一块红布一般,浑身上下顿显一阵灼热之感,体内流动的血液都开始燥热了起来,她的心跳骤然加速,就如同雷鼓一般砰砰响彻耳边。

  姜恒顿时咬紧牙关,硬是没喊出痛来,先前绊倒“小麻烦”的,可不就是他的胳膊。紧接着他觉得自己的腿仿佛失去了知觉一般,侧目一看,“小麻烦”居然坐在了他的腿上,且那一张俏脸通红,就跟一个红透了的苹果一般,虽是身着男装,却也显得十分温婉可人。

  “小麻烦,你还不赶紧起来,我都快被你给压残了。”姜恒咬着牙,装出了一副很痛的样子,连忙道。

  柳寒一拳打在了姜恒的胸前,怒骂道:“还不是因为你,你没事怎么就躺地上了,害我这么担心,你知道我刚才……”说到这里,柳寒没有再继续说下去,生怕露出马脚。

  “你到底起不起来,难不成我们要一直这样么?”姜恒顿时有些尴尬的道。

  柳寒连忙起身,拍了拍自己身上的土,又道:“你还躺在地上干什么,还不赶紧起来。”说着,就伸出了手想要把姜恒从地上拉起来。

  姜恒略微有些迟疑,自从知道了“小麻烦”是女的了以后,心里未免有些抵触,正当他犹豫不决之时,突然耳边传来了一个娇艳可人的声音。

  “还是我来吧。”

  声音的主人,可不正是被姜恒劫回来的红衣女子,此刻她伸着玉手,同样想着把姜恒从地上拉起来,目光则盯着一旁的柳寒,隐隐之间似有敌意暗生。

  “你什么时候醒的?”柳寒自然察觉到了红衣女子对她的敌意,顿时冷声回应。

  “跟你有关系么?”红衣女子声音同样冰冷,顿时此刻的气氛实在冰冷到了极点。

  “跟我没有关系,那你在干什么?”

  “你在干什么,我就在干什么!”

  两女对视的目光之中,似有电光闪烁,两人争吵的喋喋不休,敌意更为明显了些。

  “不是,你们在干什么呢?”

  只听姜恒的声音响起,两女回头一看,地上哪里还有他的人影,此刻的他早就在两女毫不知情的情况下从地上爬了起来。

  两女没有说话,倒是都默契的给对方丢了一声冷哼。

  此刻姜恒的心中直暗自叫苦,他似乎感觉自己以后的日子,恐怕跟安宁两个字是挨不上边了,一个“小麻烦”还没解决,现在又来了一个!

  “这位姑娘,你……”姜恒刚一开口,却又是迎来了“小麻烦”的喋喋不休。

  “姜恒,你认识她么,你都不认识她你就她说话,”柳寒冷冷的看了一眼一旁的红衣女子,再度丢出了一声冷哼。

  姜恒实在语塞,顿时不知该如何是好,瞧着身前的两个女人,其中还有一个是女扮男装自己还得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想到这里,姜恒就觉得自己头痛的更厉害了。

  “原来你叫姜恒?”红衣女子走上前了一步,距离姜恒的距离更近了些,彼此之间的呼吸似乎都清晰可闻,姜恒点了点头,倒也没有说话,生怕“小麻烦”又借题发挥。

  红衣女子嘴角清扬,樱唇再度轻启,道:“我叫夜秋雨,从今往后……我就是你的女人了。”说着,就递上了自己的唇,直接在姜恒的唇间轻点。

  姜恒顿时如同被雷击了一般,身体根本不受控制的往后退了一步,他都有些怀疑是自己听错了,可夜秋雨的声音在他耳边如同大道之音一般,回荡不绝,萦绕不散。

  “喂,你是哪里冒出来的野女人,怎么如此轻浮。你还知不知道廉耻二字该怎么写!”柳寒闻言,顿时大声道。

  夜秋雨莞尔一笑,似乎有些嘲讽的看着柳寒,道:“你这个男人还是好生奇怪,这是我跟姜恒的事,你管得着么。”说完,就再次迈出了几步,走到了姜恒的身前,满目深情的望着眼前这个容颜清朗不凡的男子。心道:“你是我命中注定的人,我绝对不允许有其他人染指!”想到这里,下意识的瞧了一眼身后的柳寒。

  “夜姑娘,你莫不是在和姜某开玩笑吧,这种话可不是能随便乱说的。”姜恒此刻浑身冒着虚汗,尤其是被夜秋雨吻过的唇间,此刻更是有一种火辣辣的感觉。

  夜秋雨娇哼了一声,嗔道:“你这个臭男人,你摘了人家的面纱,难道还不想娶我了么?”她的一双美眸温情似水,目光中……只有对眼前之人深深的情意。

  姜恒此刻只感觉自己口干舌燥,顿时干咳了一声,道:“夜姑娘,我想你是误会了,我摘了你的面纱,纯熟是意外。”说完,姜恒还冲着眼前这个生的绝美娇艳的女子傻笑了一番。

  “谁让你毛手毛脚的,你摘了我的面纱,从今晚后,我就是你的女人了。难不成你还想对我不负责任了不成?”夜秋雨言语之间满是嗔怪之意,那娇艳可人的声音,听的姜恒都觉得自己浑身的骨头都酥了。

  “真是滑天下之大稽,摘了你的面纱就得娶你,那每个人都来摘你的面纱,是不是每个人都要娶你?”柳寒在一旁怒喝道。

  夜秋雨哂笑了一声,道:“你以为我的面纱是谁都能摘下来的么?若非是我命中注定之人,只要碰到我的面纱,就会浑身筋脉爆裂而死!”言语之间,尽显冰冷之意,隐隐间更有一丝杀机。

  夜秋雨这话倒是没有半分掺假,她的师尊的确就是这么告诉她的,如若并非是她命中注定之人,只要触碰到她的面纱,就会浑身筋脉爆裂而死。

  她自从下山以来,也的确遇到过几个想要摘掉她面纱的人,结果自然可想而知,这些人去了幽冥之地,恐怕此生他们做的最愚蠢的一件事,就是想看看夜秋雨那倾城绝艳的容颜。

  姜恒听了这话顿时打了一个冷颤,此刻心里竟有了一丝后怕,若是真如夜秋雨所说,他若非是夜秋雨命中注定之人,只要触碰到她的面纱,就会浑身筋脉爆裂而死。

  “我怎么这么倒霉啊,麻烦事全让我给赶上了。”姜恒瞧了一眼近在眼前的绝世美人夜秋雨,又瞧了一眼正怒视着他的“小麻烦”,心中顿生苦涩。(未完待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