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是青山,此山足有万丈之高,似如一把青锋直插云霄。此山名曰青霄,乃是东临星最高的山脉。此峰并非天然而成,传闻这青霄山脉,是有人以通天彻地之力,凭空凝聚而成,虽然此山看着与普通山石无异,却始终散发着淡淡的氤氲之气。

  青霄山脉高达万丈,纵是云层也只不过是在它的半山腰而已,而在这青霄山的顶峰,有着一个修仙大派,只是这个修仙大派早已没落,过往的尘烟早已成了曾经,此时只有一个年许三十左右的女子和一个身着红衣的女弟子。

  虽然青霄山上的这个修仙大派没落已久,可始终没有人想要去占据此等灵脉,因为除非是有这个修仙大派的令牌,否则但凡有人想要接近,就会激发这青霄山脉的护宗大阵。

  这个大阵由来已久,比之柳循天这位阵道高人都要久远的多,这个大阵似乎是由那位创造青霄山脉的大能所布下的,就连柳循天都不敢靠的太近,曾有数次他来此观衍青霄山的护宗大阵,却也每次是无功而返。

  此阵乃是杀伐之阵,若非是它认可之人,但凡靠近就会被顷刻间绞杀致死,且这大阵的威力柳循天也已经鉴定过了,当时柳循天再此留下了一句话,震惊了整个东临星的所有修仙门派。

  “此阵威力极强,若非是那无上真仙之力,断然不可硬抗这大阵的攻击。”柳循天的这句话,如潮水般顷刻间就覆盖了整个东临星。

  无上真仙,那可是超越了道衍境且更为虚无缥缈的境界,东临星虽存在已有数百万年,可却始终没有出过一位真正的仙,若说是有,那也只能是七十万年前的那位青霄山脉的修仙大派中的那位绝世天骄。

  可是时间已经过了七十万年,又有谁还能记得,当初在这青霄山脉的修仙大派中曾经出过一个天骄。

  此人生性好战,同辈中人更是难觅敌手,且此人修炼速度极快,仅仅千年的时间,就将自身修为提升至了道衍境巅峰,这个绝对是创造了东临星修士修炼时间最快的记录。

  自从此人突破至了道衍境巅峰之后,便如同消失了一般,再也没了踪迹,就连他的宗门都找不到他的踪迹。

  一个绝世天骄,就如同人间蒸发了一般,足足消失了近万年的时间。

  @看RL正《L版章节上I酷?|匠;》网_7

  道衍境修士寿元几乎可以达到长达十万年的时间,而到了道衍境巅峰的境界,寿命更是可以长达二十万年左右。这万年的时光对他来说不过弹指轻挥之间,万年后他再度出现之时,劫云顿时笼罩了整个东临星,劫雷轰鸣之声,更是传彻遍了整个东临星的每一个角落,雷声响彻三日不绝,那三日的时间,天际总有雷光闪烁不断,可在这劫云消散之后,这位绝世天骄也就没了踪迹,当时有人猜测,他可能是突破了道衍境,到达了仙的境界。

  仙,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一个虚无缥缈的境界,比之道衍境更为让人仰望,自东临星有史以来,从未出现过仙的存在。修士将修为提升到了道衍境巅峰之后,就会遇到一个瓶颈。到达了道衍境巅峰就似乎到达了修为的顶峰一般,想要再度提升,仿佛成为了一件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事。

  可偏偏人们对仙的追求,对仙这个境界的向往,无论时隔多长的岁月,都是那般的狂热。

  曾有传闻说,一旦成仙,就脱离了寿元的束缚,只要苍茫星空存在,仙就永恒存在这星空之下。

  而此刻传闻最有可能出过仙的地方,早已没落。此刻的青霄山脉,早已不是七十万年前的那番景象了。

  青霄山脉的顶峰,中年女子的身上传彻着一股被空间排斥的气息,似乎她根本就不属于这里,因其修为的强悍,她能够一直存在在这里,只不过始终要承受着空间的排斥。

  “徒儿,你的修为已经到了开元境的巅峰,想来也有了自保的能力,你……该下山去了。”中年女子瞧着自己身边那个红衣女子,心中不免有些不舍。

  闻言,红衣女子顿时浑身一震,她的眼眶顿时湿润了,连忙道:“师尊,我……”她刚一开口,就被中年女子抬手打断。

  “徒儿,你与我在这里相处三载有余,我已将毕生所学尽数传授给了你。如今,你我师徒缘尽,你……离去吧。”中年女子再次开口,尽力将心中的不舍压制到了极点,生怕自己的徒儿会察觉到分毫。

  红衣女子抹去了脸上的泪痕,问道:“师尊,我们……还会有相见之日么?”她瞧着师尊如此坚决,显然她不能违背师尊的意思,她只期望能够早日……再与师尊相见。

  中年女子背对着她,似乎害怕自己的徒儿看到她脸上的神情,就不愿意走了。

  缓和了许久之后,中年女子从储物袋中取出了一眼灵泉,此泉有灵,就在泉眼。“此泉名为望夜泉,它会带你找到你命中注定的人。你所带的面纱,我早就设下了禁制,除非是你命中注定之人,没有人能将其摘下。他……或许能够带你,来见我。”说完,中年女子的身影化作了一缕青烟,直接消失在了红衣女子的眼前。

  这中年女子似乎本就不属于这里,随着她的离去,那一股空间排斥之感,也随之消失的无影无踪,就连她曾经存在过的痕迹,都在无形间消失不见。

  “师尊……师尊……”

  红衣女子大喊,她所发出的声音,却是越发深远,随而逐渐消散。这时,她眼前的一切,都开始变得恍惚不定,原本真实的一切,都变成了虚假的影像一般。

  随着一声惊呼,红衣女子从梦中惊醒,原来她眼前所浮现的一切,都是一场梦。

  虽说是一场梦,但是她所看见的一切,都真实存在过。

  红衣女子缓缓的睁开美眸,正瞧见自己面前正有着两个人在争吵的喋喋不休,这两人的旁边,还站着一个丫鬟打扮的少女。

  她此刻只感觉自己头痛万分,眼前的一切都恍惚不定,眼前更是浮现了一种迷茫之感。

  “我的面纱呢?”她顿时发觉自己头上戴着的面纱居然没了,顿时一阵大惊,她陡然间站起了身,瞧着眼前的那个青衣男子,似乎想起了些什么,只是眼前又是一阵恍惚之感,她连连退出了几步,依靠住了身后的大树才得以没有摔倒在地。

  此刻她的体内根本没有半分灵力的存在,先前她与那个青衣男子的交战,几乎耗尽了她所有的灵力,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这个看起来不过开元境初期的青衣男子,居然能够将她击败,想到这里,心中顿时一颤。

  “你所带的面纱,我早就设下了禁止,除非是你命中注定之人,没有人能将其摘下。他……或许能够带你,来见我。”这句话,如从远古传来一般,在她的耳边环绕不绝,回荡不散。

  红衣女子顿时皱起了眉头,瞧着身前不远处正与另外一个白衣少年争吵的青衣男子,心里喃喃道:“难道,真的就如同师尊所言,此人……就是我命中注定的人么?”

  此刻,她的心中掀起了轩然大波,似有惊涛骇浪拍打在她的心头一般,虽说先前她下山之前,师尊曾经提醒过她,她会遇到自己命中注定之人,可真当她遇到了之后,却发觉……自己的心里竟有些惶恐和害怕。

  相互从未见过,更从不了解的两个人,虽说是命中注定,可这一时之间,的确让她难以接受。

  “他能以开元境初期的修为击败我,想来身上也定有过人之处,师尊所言定有她的道理,虽然他此刻还只是一个开元境初期,可能以开元境初期的修为击败一个比自己相差三个境界的修士……这世间恐怕难有几人能及。”红衣女子的心中越发凝重了起来,一双美眸根本不受控制的就盯上了青衣男子的面庞。

  “他生的倒是俊朗非凡,尤其是那犹如星海般的眸子,就仿佛有一股能够吸人魂魄的感觉。”红衣女子看着眼前的“他”,自己的目光如同被他深深的吸引住了一般,根本不能挪动片刻。瞧着他与白衣少年争吵着喋喋不休的样子,心中越发欣喜,不禁还娇笑了一声。

  与此同时,只见那青衣男子的脸色顿显苍白,顷刻间就没了半分血色,嘴唇更是显得发紫,脸上挂满了汗珠,而后就直接“昏倒”在了地上。

  红衣女子瞧了顿时一惊,可细细想来,她与之对战之时,明明是他的攻击一直碾压着自己,虽然不知道自己因何昏迷,但是他绝不应该受伤才对。想到这里,心中不禁释然。

  “你怎么了,你可不能有事啊,我还要你背着我呢!”

  只听那之前与“他”争吵的白衣少年突然开口,声音温婉动听,能发出如此温婉动人的声音,此人怎么可能是一个男子。

  红衣女子顿时大惊,心中更是有着几分警惕之感,瞧着那白衣少年的目光,顿时有了几分敌意,虽并不明显,但是她也没有丝毫有所隐藏。(未完待续)周一加一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