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你带我去打劫吧!

  这片树林占地面积很大,几乎占据了方圆近十里左右的地方,且这林间的杂草茂密丛生,除却经常有人来往的那条小路之外,根本无人打理,这也就给了姜恒一个绝好的机会。

  此刻树林之中往来人群不多,这倒的确是一个绝佳的机会,姜恒在草丛之中隐匿了许久,将这片树林的地形暗自记在了心中,若是被人发觉,也好迅速远扬千里。

  突然,一阵狂风卷着地上的尘土吹进了树林当中,其中有好些人都被尘土迷住了双眼。姜恒趁着此际直接钻出了草丛,直接化身成为一道魅影,在人群之间一闪而过。

  他的速度极快,似有奔雷之势,此刻来往在林间的人又都失去了视觉,自然察觉不出身边过去了一个人,而这个人就在人群之间不断游走,时而又钻回草丛之中等待时机。

  等风停了之后,就会有人发觉,他们腰间的储物袋,没了!

  “谁,谁干的!”顿时有人呐喊道。

  可当人们在互相猜疑之际,却发觉他们的储物袋似乎全都被偷了,而且还是被偷的干干净净,丝毫没有半分察觉。

  “他娘的,这大白天的居然还能遇上这么厉害的贼。”

  “诶,我的储物袋怎么没了,那里面可装着我所有的积蓄啊!”

  “怎么回事,我的储物袋也没了,到底是谁干的!”

  顷刻间,整个树林之中,骂声传彻遍野。而犯下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早就已经鸿鸿而飞了,此刻他正背着一个白衣少年,寻找着城里哪家酒馆的菜肴最为美味。

  “姜恒,你怎么能偷人家的东西呢。你这样做,有没有考虑过别人的感受?”柳寒又开始在姜恒的耳边不断叨念了起来。

  姜恒顿时皱起了眉头,道:“不是你让我想办法的么,这就是我的办法!”姜恒的回答简单直接,似乎根本就没有丝毫要再继续辩驳的意思。

  柳寒顿时哑然,略作沉吟之后转而又道:“你怎么走这么慢啊,都快饿死了。”言语之间,略显几分抱怨之感。

  姜恒索性不予理会,脚步也没有加快半分,仍是如此慢悠悠的走着。

  “我跟你说话呢,你怎么不理我啊?”

  “说真的,你偷东西怎么这么熟练,你是不是以前就是干这个的?”

  “你以后偷东西能不能带上我啊?我感觉好刺激啊!”

  柳寒就在姜恒的耳边一直絮絮叨叨的念叨着,也不管姜恒到底理不理会自己,就在那一直自顾自的说着。

  小月一直在两人身边跟着,瞧着自家小姐的一举一动,实在与往日太过反常,不免心中疑惑道:“难不成……小姐是喜欢上了他?”想到这里,顿时皱起了眉头。

  三人几经辗转,好不容易找了一个让这个“小麻烦”觉得还算满意的酒馆,三人酒足饭饱之后,柳寒突然道:“姜恒,接下来我们去哪啊?”

  姜恒闻言一怔,道:“你还打算跟着我啊?”此刻姜恒实在是有些头痛之感,这“小麻烦”几乎无时无刻的在他耳边说长道短,听的他耳朵都快起茧子了。

  “当然了,我的腿伤了,你还得背着我呢!”说着,顿时傻笑了一声。

  姜恒顿时皱起了眉,道:“你跟我说你腿伤了,你到底哪伤了,我帮你看看。”说着,姜恒伸手就抓住了柳寒的脚踝。

  “你放手!”柳寒顿时大声喝道,姜恒这般举动实在让她慌乱不堪,下意识的就要把脚抽出来,她却没有想到姜恒的力气居然如此之大,她几经尝试都没能移动半分。此刻她的心跳如雷鼓一般,脸颊顿时通红,浑身上下顿显几分灼热之感。

  姜恒刚一握住“小麻烦”的脚踝,就发觉她的脚踝竟也如此纤细,而且他握着的地方顿时变得滚烫了起来,使得他连忙松开了手。“小麻烦,你怎么跟个女人也似的,细胳膊细腿的,哪里有个男人的样子。”

  小月实在有些看不下去了,顿时道:“姜公子,我家小……我家小公子天生体弱,自然跟你不同,你看你把我家小公子都吓成什么样了!”

  姜恒再一瞧身边的“小麻烦”只见她的脸上通红,呼吸紧促,哪怕两人之间有些距离,也能清晰地听到她那急促的心跳声。

  “小麻烦,你没事吧?”姜恒不免有些关切道。

  柳寒此刻芳心大乱,瞧着姜恒那慌乱的神情,看的实在又爱又恨,顿时道:“我跟你说了你还不信,赶紧把我背上,我的脚被你那么一捏,现在更疼了!”言语之间,满是嗔怪之意。

  姜恒连忙答应,直接把“小麻烦”背了起来,紧接着,“小麻烦”的胳膊就紧紧地抱紧了姜恒的脖子。

  “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走。”柳寒在姜恒的耳边道。

  姜恒顿时一愣,道:“咱们去哪啊?”

  “你把我弄伤了,你得补偿我。”柳寒又道。

  姜恒连连点头,显然是认同了“小麻烦”的话。

  “你想让我怎么补偿你啊?”

  柳寒略作沉吟,道:“我要你答应我三件事,要不然我就一直粘着你。”

  “行行行,别说三件事,一百件我都答应你。”

  姜恒匆忙之际,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失言。这句话顿时让他背上的“小麻烦”兴奋了起来。

  “好,这可是你说的,那就一百件事!”说完,还冷哼了一声。

  姜恒连忙解释道:“小麻烦,我跟你开玩笑呢,你可别当真。”隐隐间,姜恒的额头上紧张的布满了汗珠。

  “男子汉大丈夫,说过的话要算数,除非你才承认你不是男人!”柳寒顿时回应道。

  “这……这……你不能强人所难吧?”姜恒想跟他讲道理,只是姜恒实在找错了人。

  “我有强迫你么?”

  “没有!”

  “这话是不是你自己说出来的?”

  “是!”

  “你说这话的时候我有强迫你么?

  “没有!”

  “那你还啰嗦什么,还不想办法补偿我!”

  姜恒实在语塞,跟这个蛮不讲理的“小麻烦”讲道理,实在让他头痛不已。心道:“我怎么摊上了这么个麻烦啊……”心中实在苦涩不堪。

  “谨言,快给我出出主意,我是在应对不了了。”姜恒实在没了办法,只好求助谨言。

  姜恒本将希望寄在了谨言身上,谁知谨言竟如此回应他。

  “还出什么主意,你自己惹的麻烦,自己想办法去。”说完,无论姜恒如何呼唤,谨言再也没了回应。

  “慎行,你有办法么,只要让我快点摆脱这个麻烦,让我做什么都行。”姜恒心中急促道。

  等了许久,慎行才有回应,“现在我也没有办法,你先应付着吧。”说完,也如谨言那般没了回应。

  “你们这两个夯货,关键时刻一点用都没有!”姜恒心中顿时一阵痛骂。可谨言慎行似乎是铁了心了一般,就是不回应。

  姜恒实在头痛至极,又没有其他的办法,只好冲着自己背上的“小麻烦”道:“小麻烦,你说让我怎么补偿你啊?”

  柳寒略作沉吟之后,突然笑道:“不如……你带我去打劫吧!”

  “什么?小……小公子,这不好吧!”小月急忙道。

  小月这般提醒却是好意,却没想到柳寒竟如此回应她道:“小月,你若是再这样,你就给我回家去,别跟着我了。”正说着,下意识般的抱着姜恒的双臂更近了些,似乎生怕姜恒把她丢下一般。

  小月哪里还敢多言,心道:“小姐到底是怎么了,怎么现在变得如此怪异了。”

  “小麻烦,你让我带你去打劫,你也不用这么明目张胆的说出来吧。”姜恒顿时心生苦涩,瞧了一眼酒馆中的其他人,都十分警惕的瞧着他们。

  还没等到柳寒回应,姜恒就直接背着她往外走,顺势还拉上了丫鬟小月的手,飞快的朝着城外逃窜而去。

  酷匠f网=◇首R发◇1

  城外,三人再次回到了树林当中,此刻这里已经恢复了平静,先前被姜恒偷了储物袋的人们早就已经离去,而此时这里显然就是最好的藏身之所。

  “小麻烦,你可真会给我找麻烦。”姜恒不免抱怨了起来。

  “我怎么了,我又怎么了,你怎么这么说我,你要不跟我说明白,我就一直这么烦死你!”柳寒似乎有些怒了,顿时喝道。

  姜恒哑然以对,实在不想再理会这个不讲理的“小麻烦”。

  “小公子,你这样不好吧,再怎么说,姜公子也是为你好啊。”小月顿时开口道,她实在觉得自家小姐有些蛮不讲理,实在有些看不过去了。

  柳寒回头瞧了一眼小月,原本倒也没想着说什么,可当她看见姜恒牵着小月的手之时,顿时心生怒气,道:“姜恒,你还抓着小月的手干什么,你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啊!”说完这句话之后,她自己都觉得有些语塞,突然想到姜恒一直把她当成一个男人,当即又释然了。

  姜恒先前只想着快些离开城中,下意识的拉住了小月的手,此刻若非柳寒提醒,他倒还真忘了这事,顿时如触电了一般松开了小月。

  柳寒瞧着姜恒始终没有回应,顿时一敲姜恒的后脑勺,道:“我跟你说的听见了没有,以后你不许牵其他姑娘的手,否则我饶不了你。”言语之间,似有醋意横生之感。(未完待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