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看jS正版章节《上》$酷☆*匠:@网

  清源山脉的迷阵当中,那位俊秀的白衣少女已经在里面兜兜转转已经足足一天一夜了,别说是她想要找到的阵基,就连一个准确的方位她都没能找到,期间还曾有几次与她那位俏丽丫鬟小月相遇过几次,只不过两人刚一见面,这阵法就开始变化,使得两人虽然在迷阵当中相遇过数次,都没有真正的碰面,就直接消失在了对方的眼前。

  “这破阵到底是谁布置的,我居然都寻不出一丝破绽。”白衣少女银牙一咬,顿时骂道。

  若是这清源山脉的迷阵真如这位白衣少女所言,那么容易被能人破解,也不至于无数岁月以来,但凡进入这大阵之中的人,从来就没有出来过的。

  “都怪这个云锦,非要向我爹提亲干嘛,要不然……我也不至于跑到这个鬼地方来。”白衣少女突然想起了那个云家大少爷,俏脸上顿显几分怒意。

  白衣少女走了很久,双腿早就酸软无力了,此刻身上哪里还有半分力气,好在她在逃出来的时候做了充足的准备,一拍腰间的储物袋,掌心顿时出现了一盘糕点。此刻白衣少女实在饿得难耐,反正这里也没有别人,就直接拿起了糕点就往嘴里塞。

  这白衣少女的吃相实在不敢恭维,看样子,就像是好几年没吃过饭似得,直接一顿狼吞虎咽的,转眼间这一盘糕点就风卷残云般的消失了。

  “虽然是把肚子填饱了,可也不知道我带的那些东西,够不够支撑到我找到出口……”想到这里,白衣少女顿时心里慌乱了起来,此刻她的心里早就恨透了那个云锦,若不是因为云锦非要向她爹提亲,她也不用跑到这种鬼地方来受这种罪。

  白衣少女的双腿仍是酸软无力,现在别说让她走了,想要移动几分都成问题,“看来不休息一会儿,恐怕是不行了。”她这辈子,哪里遭过这种罪,顿时心生苦涩。

  至于那个俏丽丫鬟小月,她此刻处境比之白衣少女更为不堪。白衣少女跑出来之前倒是做了充足的准备,她可根本就没有丝毫的准备。在这迷阵当中走了一天一夜,她浑身上下早就酸软无力,脸色苍白无比,意识逐渐模糊,直接瘫倒在了地上昏睡了过去。

  过了不久,在小月的附近,出现了一个人影,来人一身青衣,面如冠玉,眉如剑锋,眸若星海,容颜清朗不凡,只可惜这张脸是生在了一个男人的身上,若他是一名女子,绝对是祸乱苍生的货色!

  “这位姑娘,你怎么了?”青衣男子低下了身轻声呼唤,因为面前之人是一名女子,他不敢有所僭越。

  小月听着似乎是有人在她耳边说话,顿时意识恢复了些,想来这个鬼地方除了她家小姐也定然就没了其他的人,眼都还没睁开就想着要起身,她似乎忘却了浑身根本没有半分气力,刚站起来还没站稳,就直接摔倒在了青衣男子的怀里。

  青衣男子倒也并非有意如此,他瞧着这位姑娘似乎清醒了些,谁知她刚一起身,身体就如金山倒玉柱一般朝着自己倒了过来,他又不能让这位姑娘摔倒在地,只好伸手接住了她,谁知这位姑娘竟紧紧地抱住了他,顿时使得他心中一惊。

  “小姐,你可别再走了,你别丢下我……”小月嘟嘟囔囔的说了几句,说话也没个气力,声音小的恐怕就她自己能听得见,下意识的将身边之人抱紧,紧接着意识昏沉就又晕了过去。

  这青衣男子倒是听见小月在他身边说了些什么,只是小月实在太过虚弱,他听了半天也就听见了个“你别丢下我。”随之,小月抱的他更紧了些,似乎根本不想松开一般,这青衣男子浑身僵硬,如同木偶一般呆滞了半天。

  “你发什么呆啊,有佳人入怀,还不好好享受一番。”青衣男子的左肩上出现了一只通体乌黑的乌鸦,这乌鸦生有三足,尾后翎羽色如赤金,正是谨言。

  那个如木偶般被小月抱着的青衣男子,可不是刚从清源山脉走出来的姜恒。

  想要走出这清源山脉,就必须要经过这迷阵,只有走出了这迷阵,才能去往其他的地方。凌云子在姜恒的身上留下了一个印记,他进入了这迷阵之后,也就不会迷失方向,只要认准了一个方向往外走,很快就会走出这迷阵。

  姜恒又怎会想到在这迷阵当中还会有其他的人,让他更没想到的是,碰到的这个女子上来就抱紧了他,还对他没头没尾的说了句“你别丢下我。”

  此刻姜恒就如同受了雷击了一般,直接呆在了原地,纵是他先前对抗道劫之时也没有如此紧张,此刻他的心里,实在是紧张到了极点,心跳的声音就如同雷鼓一般,顿时浑身血液燥热了起来,脸上还出了一层虚汗。

  “这……这是什么事儿啊,我这……我这还没出去呢,先给自己找了个麻烦。”姜恒顿感语塞,对于自己的如此际遇实在有些头疼。

  这还是二十年来他第一次与异性接触的如此之近,浑身上下燥热难耐,顿时有些口干舌燥,他此刻……实在尴尬极了。

  “你干什么呢,你到底上不上?!”慎行也出现在了姜恒的右肩,瞧了一眼谨言的眼神,顿时会意催促道。

  “你们这两个夯货,就不能说点有用的!”姜恒无奈道。

  “算了,你既然没那兴趣,就当我们什么也没说好了。”谨言那双赤金色的眼珠顿时一转,再次冲着慎行比了一个你我都懂的眼神。

  谨言慎行心意相通,慎行顿时明白了谨言的意思,连忙道:“行了,你还走不走了,难道你想就这么在这待下去啊。”

  姜恒哑然,小月抱得他实在太紧,不用尝试就知道肯定挣脱不开,倒也并非是他真的挣脱不开,只是他若是挣脱开了,怀中这女子的两只胳膊恐怕就废了。

  “现在怎么办?”姜恒实在是感觉头疼,没办法也就只好询问谨言慎行这两个夯货。

  “抱起来啊,不然你怎么走啊。”谨言顿时坏笑道。

  慎行也接着道:“你到底犹豫什么呢啊?”

  “我……我……没抱过人。”姜恒尴尬道。

  “真是的,你就把她当做一杆枪,想怎么抱就怎么抱。”谨言催促道。

  慎行顿时也打趣道:“你平时抱着枪的时候,就跟抱着个女人似的,死活就是不撒手,怎么到现在怂了。”言语之间,略显几分嘲讽之意。

  姜恒听着这两个夯货在耳边你一句我一句的念叨,顿时有些烦躁“行了,别说了,再说我让你们都说不出话来。”姜恒这话,听着倒像是几分玩笑话,丝毫没有半分威慑力。

  谨言慎行就跟没听见似得,你一言我一句的说个不停,说的姜恒实在受不了了,直接将这两个夯货收进了体内。他原本以为这两个被他收进体内之后就清净了,谁知道他的耳边这两个家伙的声音仍是环绕不绝。

  索性,姜恒直接一把将小月抱了起来,接着就朝着迷阵之外走去。

  姜恒体内有着凌云子的印记,所过之处迷阵的变换也就随之停止,而当他走过之后,迷阵的变换也就恢复如常,虽然速度有些缓慢,随着时间的推移,距离迷阵的边缘,也就越来越近了些。

  很快,姜恒抱着小月走出了这迷阵,一直守在迷阵之外的老妪陡然间睁开了双眼,一步跨出就到了姜恒的面前。

  姜恒暗自一惊,他还真没想到刚一走出迷阵就又遇上了麻烦,下意识的就要退回迷阵当中,顿时一股强烈的威压朝着他镇压而来,这威压重如山岳一般,使得姜恒的身体,都在这一刻沉重万分,想要后退的那一步,始终都没能迈出。

  “臭小子,这清源山脉的迷阵多少年来就没有人能活着出来,你是怎么从里面走出来的!”老妪声音嘶哑,冲着姜恒一声低喝,又瞧见了姜恒怀里抱着的小月,顿时皱起了眉头,额间仿佛出现了一道道深不见底的沟壑一般。

  “你管我怎么出来的呢,有本事你让我进去,我还能走出来你信不信!”姜恒似乎是从老妪的目光之中瞧出了些端倪,心道:“看来这迷阵当中定还有其他人,很可能就跟这个老不死的有着莫大的关系。”想到这里,姜恒顿时有了几分底气,若是这老妪敢进着迷阵当中,恐怕她早就进去了,又怎会在此等候?

  老妪闻言一怔,略微沉吟道:“你这个臭小子,莫要诓骗于我,我就不信你能走进去还能走出来!”说着,威压消散。

  “你现在就进去,若是你能走出来便罢,你若是走不出来……我现在就杀了你!”老妪的脸色顿显阴沉,顿时一股杀气弥漫。

  姜恒此刻他已经确定,这迷阵中定有老妪想救之人,她又不敢亲自进这迷阵,这才想拿自己做实验。

  “你来啊,你现在就杀了我吧,我还就告诉你了,这世上除了我根本没有第二个人能在这迷阵当中找出你想要的人,你随便吧,反正我是没什么关系,大不了就是一死,不过我死了以后,可就没有人能帮你在迷阵当中找人了。”姜恒此刻……颇有一副滚刀肉的形态。(未完待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