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恒的体内,顿时出现了一股修为的波动,与普通修士不同,他体内的灵力,不知要比普通开元境修士的灵力要多上多少倍。

  此刻的姜恒,就仿佛成为了一个黑洞般的存在,他吞噬着八方汇聚而来的灵气,这一道道凝实如匹练一般的灵气钻进了他的体内,顿时,他的血液开始沸腾,体内更有明显的咔咔之声传出。

  他的修为,只在顷刻间就到达了开元境初期,只是修为在到达了开元境初期之后,却没有了丝毫再度增长的波动,只是吞噬进体内的灵力在这一刻化作了滔天巨浪,席卷着姜恒身体的每一个角落,使得他的肉身,更加强劲。

  “看来这道劫,对我这徒儿来说,已经构不成威胁了。”凌云子捋着长髯,拿起酒葫芦又往嘴里灌了两口。

  与此同时,只听一声轰鸣之声震响天地,一道带着刺目之光的雷霆朝着姜恒轰然而去,这道雷霆比之先前要强上数倍不止,它的速度极快,就如同一道流光,直接划破了天际。

  姜恒在修为提升到了开元境初期之后,先前的那种窒息之感骤然一扫而去,虽然此刻威压仍在,但对他已经构不成多大的影响了。

  一道枪光闪烁,金乌长枪在姜恒的手中就如同一条游龙一般,枪尖一挑,直接将雷霆挑散。

  这道雷霆实在强悍,虽被姜恒一枪挑散,可其中传彻而出的反震之力依旧让他倒飞出了数丈。

  空中的乌云似乎有些怒了,轰然间接连降下了七道雷霆,朝着姜恒倾泻而去。

  姜恒调转枪尖,长枪横扫之下,使得三道雷霆一同溃散,他的身体,也在强烈的反震之下倒飞而去。

  可剩下的四道雷霆已然临近,姜恒在空中难以调转身形,只得挥枪一扫,再度挑散了一道雷霆,可剩下的三道雷霆,却是已然临近根本没有了机会再去将其挑散。

  轰隆一声巨响再次传彻天际,三道雷霆接连轰击在了姜恒的身上,姜恒的身体虽然在修为提升之后再有了些许提升,可这接连三道雷霆的轰击,顿时给他造成了不小的伤势。

  浑身上下麻痒难耐,就仿佛身上有着无数只蚂蚁,在来回撕咬他的血肉一般。

  姜恒体内气血翻滚如潮,脸色顿显苍白之色,就连紧握着金乌长枪的双手,都开始剧烈的颤抖了起来。

  此刻他的意识开始逐渐变得浅薄,眼前的一切都变得昏沉无比,若是他此刻昏迷,定会被再一次降下的雷霆而轰击至死。

  姜恒自然了解这一点,一咬舌尖顿时意识清明了几分,虽然此法不可持久,那也得先应付了此刻的道劫再说。

  接连降下了七道劫雷,使得乌云开始急剧的收缩,此刻的乌云已然收缩至了不足一丈大小,可他所散发出的那股威压,在这一刻变的更加强悍了起来!

  轰隆随着一声轰鸣传彻天际,天际的乌云已然消散,这仿佛已经是他的最后一击,也是竭尽全力所轰击出的最强一击。

  @最√新….章6t节Za上酷8t匠!Y网y●

  姜恒提枪纵身一跃而起,朝着这道雷霆骤然刺去,可这道雷霆又岂是他能被他如此轻易就挑散了的。

  这道雷霆在承受了姜恒的那一枪之后,顿时顺着姜恒的枪尖开始蔓延,化作电光朝着姜恒蔓延而去。

  电光蔓延的速度极快,须臾间就从枪杆蔓延至了姜恒的身体。这道雷霆的威力比之先前不知又要强了多少,顿时使得姜恒意识消散,陷入了昏迷当中。

  可在姜恒昏迷之后,他的体内顿时散发起了一道明黄色的光,顿时将这电光吞噬,成为了姜恒肉身的养分,使得姜恒肉身的强度再度有了些许的提升。

  凌云子紧忙挥手,一道柔和的白光托住了姜恒的身体不至于直接倒地,这道白光托着姜恒缓缓飞起,朝着山下桃花林间的木屋缓缓飞去。

  “我这徒儿,甚合我心。”凌云子拿起了酒葫芦再次往嘴里猛灌了两口,接着又畅然大笑了起来。

  ……

  清源山脉的迷阵中,那位身着男装的少女正在迷阵中四处寻着出路,可走了许久,始终没有找到任何出路。

  “真是的,早知道就不来这个鬼地方了。”白衣少女一咬银牙,顿时心中有些后悔了,早先她听说这清源山脉的迷阵无人能破,为了这次逃婚她也算是费劲了心机,可从进了这迷阵之后,她就仿佛一直都在一个地方兜圈子,始终找不到通往其他地方的出口。

  这迷阵之中分不出时辰,不时还有轰鸣不断的雷霆之声传来,真是古怪至极。

  “我记得爹爹曾经说过,每一个阵法都有相应的阵基,只要找到阵基就能找到出路了!”白衣少女提步欲走,却发觉身前竟多了一个人影,这个人影看着很是熟悉,可不就是日夜与她相伴的丫鬟小月。

  小月自从进入了这迷阵之后,情况与白衣少女相似,机缘巧合之下她竟在这迷阵之中瞧见了一个人影,想来必定是自家小姐,可小月刚欲开口,却发觉小姐的身影已经不见了,而自己眼前的一切,也变得极为陌生了起来,仿佛跟先前有着很大的差别。

  白衣少女顿时皱起了眉头,喃喃道:“这迷阵实在好生厉害,不知道到底是谁能有如此本事在这里布下这么大的迷阵。”说完,这白衣少女就再次找准了一个方向迈着缓慢的步伐,朝着根本不知道是何方向的地方走了去。

  ……

  姜恒缓缓从昏迷之中醒来,身上竟没有一丝不适之感,他连忙起身,朝着木屋外走了去,走出了木屋之后却没有发现凌云子的身影,心道:“想必师尊此刻,定还在那第四峰上。”随后,他便朝着第四峰的所在走了去。

  此刻阳星还未升起,漆黑的夜幕已然被阳星所散发的光驱逐了大半,想必再过不久之后,天……就会亮了。

  姜恒来到了这第四峰上,凌云子果真就在那里。姜恒走近了几步,朝着凌云子深深一拜“徒儿拜见师尊。”

  “起来吧,你可有何不适之感?”凌云子淡然开口,言语之间,充满了关切之感。

  姜恒又怎会觉察不出凌云子对他的关心,顿时心中一暖“师尊,徒儿没事。”

  “如今你已入道,看来……我也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教你的了。”凌云子拿着酒葫芦往嘴里猛灌了几口又道:“修道者,与寻常修士不同。寻常的修士可以修习他人的术法神通,可修道者不一样……”

  “每一个修道之人心中的道,都各不相同。唯有靠自己明悟,创造自身的道法……”

  “恒儿,你的修道之路,才刚刚开始,你每次明悟之时,都会触发道劫的出现,你自需小心。”

  姜恒自然知道修道之途艰难无比,可他就是那么一个喜欢挑战艰难之人,若是简单,他反倒会不自在。“师尊……师尊传道之恩,难以言谢!”

  “你不必谢我,我将你引上这条路,也不知是对是错……”凌云子再次开口,随后又缓缓的叹息了一声。

  “师尊待我视如己出,无论是对是错,姜恒自当谢过师尊。”姜恒再次朝着凌云子深深一拜。

  凌云子沉默了许久,挥手间运以自身灵力凝聚成了一枚玉简,“恒儿,这……就当是为师送你的第三件拜师礼,若你日后有危险时,你立即捏碎玉简,为师自会去救你。”说完,又从不知从哪里拿出来了一个袋子,一同交给了姜恒。

  姜恒接过了那个袋子,却也不知该如何使用,不免问道:“师尊,这是何物?”

  凌云子哂然一笑,道:“你将灵力运至手上,再摸摸他看。”

  姜恒顿时调转丹田之内的灵力运集手掌,在触摸到这袋子的时候,脑海之中竟出现了一个黑色空间,这个空间极大,似乎根本没有边际一般。

  “此物名叫储物袋,是我特意为你准备的,这里面的空间,我想应该够你用了。”凌云子捋着长髯,笑道。

  听闻此言,姜恒当即将凌云子交给他的那枚玉简放置袋口,顿时这枚玉简迅速缩小,直接被吸进了储物袋中。且脑海之中的那片黑色的空间之中,也随之出现了一枚玉简。

  “此物当真好用,若是我运用得当……”想到此处,姜恒不敢再想下去了,生怕被凌云子发觉他的想法。

  凌云子再度开口,道:“恒儿,你的逍遥之道,对风的掌控……如何了?”

  姜恒顿时一怔,他醒来之后倒还真没有运用过他对风的掌控。心念一动之间,一阵狂风突起,这风似乎对姜恒来说就如同血脉相连一般,根本不分彼此。

  心念所至,道即相随,姜恒心念急转,风……停了。

  “师尊,我对风的掌控虽还不至随心所欲,倒也可以自如运用了。”姜恒连忙回应道。

  “好……好……既然如此,那你下山去吧。”凌云子缓缓开口,虽然他与姜恒相处的时间不多,可姜恒在他心里,却如同自己的孩子一般,此刻让他下山,心中难免也有几分不舍。(未完待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