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夜,明月高悬,秋夜里的风显得格外的凉爽,它吹散了空中浓密的云,使得盈盈月光洒落在了地上,显得格外明亮非凡。

  清源山脉,此山脉之所以用清源为名,正是因为清源山脉的四周流淌着数条小河,即便是在夜里,这数条小河都可清澈见底。

  夜里宁静,没有白天的那般喧嚣之声,听着小河潺潺流水,何等惬意非凡。

  清源山脉共有四座山峰,唯数这第四峰上,风景秀丽怡人,由远望去,能将远处万里山河尽收眼底。

  第四峰上,姜恒与凌云子相对而坐,中间隔着一个石台,石台上被凌云子刻画成了一个棋盘,此刻两人正趁着月色,吹着晚风,在山顶上对弈。

  此刻棋盘上的局面一片混乱,姜恒本就不会下棋,他所执的黑子,只是胡乱绞杀,此刻被凌云子所执的白字围困的水泄不通。

  姜恒举棋不定,胡乱再下一子,原本的死棋,骤然间出现了一条活路,虽然损失了自己大片的棋子,却是换来了一丝生机。

  姜恒走的这一步棋,着实让凌云子都很头疼,纵然他棋艺高超,可遇到了姜恒这样的臭棋篓子,一时间也是难分胜负。

  虽然棋面上局势已定,但是经过先前姜恒胡乱下的那一子,一盘死棋顿时变成了活棋。

  凌云子思虑甚久,下了一子之后再次吃掉了姜恒大片棋子。

  紧接着,姜恒抓起了一个棋子随便得在棋盘上一扔,顿时使得这局面翻转,原本凌云子碾压式的攻击,骤然间变得只能防守。

  这一子的确是姜恒随意下的,他若是真懂得该如何下棋,此刻的局势也就不会像现在这样混乱。

  姜恒不懂棋局的规矩,只会胡乱落子,虽然他的棋子已经被吃掉了大半,可偏偏就是那一子落下,使得整个棋面起死回生,甚至有着几分压倒之意。

  凌云子顿时皱起了眉头,姜恒这毫无章法的下法,实在让他摸不着头脑,他不断推演着姜恒可能下一步会将棋子落在哪里,可每一次姜恒落子的地方,都跟他所算准的位置偏差极大。

  “臭小子,这局棋你的赢面已经显现出来了,无论我将棋子落在哪里,你都能一举将其吞并。”凌云子此刻都有些怀疑,姜恒先前告诉他,自己根本不会下棋这件事到底是不是真的。

  “师尊,我可真没骗你,要不是你告诉我,我都不知道这局棋我都快赢了。”说着,姜恒还傻笑了两声。

  此刻的局面,可不更如凌云子所说,无论他将棋子下在哪里,只要姜恒胡乱再下一子,这局棋他就输定了。

  凌云子沉默了甚久,心中思虑万千,此刻他所想之事并非只是眼前的棋局,而是他心中的大事。

  过了许久,凌云子缓缓开口,道:“恒儿,从你这棋路上来看,你虽不懂章法,不晓规则,也曾失了大片的棋子,可最终你的赢面却是无人能够破解。或许……你以后的路也会如此。”

  凌云子的这句话说得姜恒一愣一愣的,他都不知道师尊怎么又能从棋局扯到自己以后的路上面,这想法还真是让他万难及其一二。

  “师尊,徒儿不懂,还请师尊解惑。”姜恒恭敬的道。

  “我不必说,你也不必懂,待得时机成熟,你自然会懂。”凌云子捋着长髯,缓缓开口,言辞之间,满是深意,却又不曾言明。

  姜恒也没有再问,只是觉得师尊所说的话太过难懂,若要他去说这些弯弯绕绕的话,断然是做不来的。

  “恒儿,你不是想学我的修道之法么?”凌云子再次开口,这句话顿时让姜恒眼前一亮,顿时精神百倍。

  “现在,我就给你讲讲,道,究竟是什么。”凌云子的声音越发深沉,无形间,仿佛成为了大道之音,一字一句的烙印在了姜恒的心里,纵然他以后想忘,都忘不掉!

  姜恒一脸茫然的看着师尊,聆听着他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就连他说话的语气都不敢错漏半分。

  “这世间有一种人,被人称之为仙人,实则他们应该被称之为修士,修士所修的是法,法因道而生,却不可居在道之上。道可衍生万法,万法却难能成道。道能衍生万物,万物却无法载道。道能衍生天地,天地亦不能得道。”

  “修法者,可飞天遁地,可有通天彻地之神通,可明悟世间千万本源,可逆天改命,可长久存活于世,可……却不能得道。”

  “修士有开元,道宫,道灵,道海,道虚,道元,道神,道衍等境界。法,可借助天地之造化而逆天改命,却……不能成道。”

  “万物皆有法,法…即天地之灵,天地之灵不仅只是人,还有妖,魔,鬼,神,再则更有草木生灵,先天生灵。”凌云子的声音,越发低沉,似从远古洪荒传来一般,一字一句传至姜恒的耳边,时时在耳边回荡不绝。

  “我所修之道,乃是我心中所想,乃是我心中之念。道念苍茫,全凭我心中一念。我心一念,道则永恒。”

  “我道在心,道则随心。我心永恒,道则永恒。我心不灭,道则不灭……”

  “道,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你若能明悟,才可真正入道!”凌云子缓缓的站起了身,挥手间洒落了一滴精纯的灵力,可顷刻间这灵力竟然化作了一颗种子,种子钻进了土壤当中,很快就开始生根,发芽,须臾之后,就已经成了一颗小树,紧接着,小树如同疯了一般迅速的吸收着土壤中的养分,顿时生长的速度也急剧加快了太多。

  仅是盏茶功夫,一颗参天巨木就出现在了姜恒的眼前。

  他亲眼见证了这颗树的生长过程。这颗树,从生根到发芽,再从发芽到生长成为一颗树苗,又从树苗变成了此刻眼前的参天巨木。

  只见凌云子再次一挥袍袖,顿时这参天巨木就开始缩小,时间……就仿佛倒流了一般,转眼间,这颗参天巨木再次变回了凌云子掌心的一滴灵力化作的种子。

  “恒儿,你可看清楚了?”凌云子背对着姜恒,瞧着远处的天际,淡淡道。

  姜恒并未立即作答,思索甚久之后,“道,可化天地万物,可衍天地万法,更可逆转天地规则。而法……虽生于道,却比不得道的万分之一。”姜恒也不知为何此刻自己会发出此言,他只是将他心中所想,心中所念,全部说了出来。

  凌云子轻捋着长髯,笑道:“好,既然你能了解道为何物,那你可知,如何修道?”

  正如凌云子先前所说,道,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修道之法更有着千万种,而如何入道,还在于修道人心中的道,到底如何。

  “修道,就是寻找修道人心中之道,寻找修道人中之所想,寻找修道人心中之所念,这……即为道。”姜恒缓缓开口,此刻的他,如同陷入了一种深层次的明悟的状态。

  “你所说的道,既是道,也不是道。”凌云子再次拿着酒葫芦往嘴里灌了两口,而后又道:“道,的确是寻修道人心中之道,那可你知道,你的道,是什么?”凌云子的声音,在这一刻越发沉重,一字一句就如同滔天劫雷轰击在姜恒的脑海之中。

  姜恒顿时皱起了眉头。凌云子所言,的确没有错。他已经明悟了道,乃是心中之所想,乃是心中之所念,可他道到底是什么?

  “如法一般,道更有千万种,每一个修道人,所修之道都各不相同。恒儿,你可知……你心中之道,到底是什么?”凌云子的声音,宛如大道之音,传至姜恒耳边,回荡不绝。

  “我心中的道,是什么?”姜恒的脸上顿显迷茫之色,心中还不断问着自己,他所追寻的道,到底是什么?

  “想要悟道,必先入道,你若不知你所寻之道是何,又何谈入道?”凌云子再度开口,声音略显温和。

  姜恒坐在那里,始终没有动弹半分,唯有嘴唇微微嗡动过几分,嘴里喃喃的念叨着:“我所寻之道,到底是什么?”

  时间易逝,转眼已是清晨,凌云子还站在那个地方,抬头望着远方的天际,时不时的还拿着酒葫芦往自己嘴里灌上几口。

  至于姜恒,他仍坐在石台前,根本没有移动过半分,此刻他的双眼紧闭,脑海之中的思绪飞快闪过,他曾想过有无数条道,可这其中根本没有一种,能让他说服自己的心。

  入道,也可称之为问道,询问自己心中的道,到底是什么。而这答案,唯有一个。

  修道者,有太多人困在问道这一阶段,若能跨过,方可入道,若跨不过,此生与道无缘。

  姜恒此刻,正处于问道这一阶段,也正是修道最难的一步。

  修道难,问道……更难!

  i更新B#最S快:上+K酷)。匠/网

  道,不讲缘法,不受法则所束缚,不存天地之间。真是因为如此,道,才难寻。

  道,乃是修道人心中之所想,乃是修道人心中之所念。

  道,不宣于口,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可想要入道,再则悟道,难比登天。(未完待续)

  新书上架,请大家多多支持,有什么不足的地方还望在评论区指出,求推荐票,求收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