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荏苒,正如白驹过隙,岁月如梭,更似弹指挥间。

  三年的时间悄然而逝,如今的清源山脉,此刻已经是另外的一番景象。

  此刻正值深秋,虽不至于寒冷,倒也有着几分清爽之意。姜恒就在那桃花林间不断挥舞着手中的金乌长枪,不知不觉间,这姜恒竟在过去的三年里长高了许多,身姿更显挺拔,一双星海般的眸子似能勾人魂魄一般。

  姜恒出枪如电,他手中的长枪,出枪速度很快。这枪在他手中,就如同一条游龙一般,不断游走在他的周身。

  此刻他所使的枪招,不知比初窥门径之时要强了多少,他手中的长枪,就仿佛成为了他手臂的延伸,他使枪之灵动,更胜如臂使指一般。

  能换来今日这般的成就,自然往日的辛苦是少不了的,三年的时间,终日不眠不休,期间他曾因脱力而昏倒过无数次,可每一次当他再度醒来之际,原本身体的不适之感,就随着他的醒来骤然消失不见。

  对于这个有着洁癖的姜恒来说,三年的时间,他都没有洗过澡,他对枪法所灌注的精力,可想而知。

  前几个月谨言和慎行还曾劝过他,可经过几个月的观察之后,谨言和慎行也变得沉默无言了,姜恒的恢复能力实在太过强悍,如此这般高强度的训练居然都能扛得住,那他们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就算担心姜恒也得听得进去才是。

  0最新章节G上酷3q匠CT网6

  若是换做他人,无需三年,仅让他如此这般三个月,身体必然是费了。像姜恒这般玩命的训练,又怎么能用的了三个月,若有人能像他这般坚持下来一个月,已经算是凤毛麟角了。

  与此同时,清源山脉的上空,空间不知因何出现了涟漪,悠然间,一个仙风道骨的老者踏空出现,正是云游归来的凌云子。

  凌云子拿着酒葫芦往嘴里猛灌了两口,顿时脸上浮现了几分红润之色,瞧着此刻正在桃花林中练枪的姜恒,喃喃道:“我这徒儿,倒也不知他悟性如何,不过像他这般勤奋,世间难说再能找出第二个人能与之媲美。”凌云子捋着长髯,将酒葫芦别在了腰间,脚下踏着虚空悠然而去。

  枪疾如电,奔若游龙,这一杆看似笨重的金乌长枪,在姜恒的手中却使出了不一样的姿态。每一招每一式,都如此之连贯,每一次出枪,都似若万钧之力,每一次横扫,都似能横扫八荒。

  姜恒似乎不知疲累,此刻他的眼皮已然重如山岳,顿时眼前一黑,直接倒在了地上昏睡了过去。这已经不知道是他第多少次昏倒了,可每一次醒来之后,他的枪法就会有略微的提升。

  凌云子悠然而至,瞧着倒在地上的姜恒,喃喃道:“此等毅力,若他不修习我这修道之法,那世间还能有何人比他更合适么?”说完,凌云子畅然的大笑了起来,看着姜恒的目光,就似乎是在看着通天至宝一般。

  “老夫寻觅三载,终于寻得了一丝玄黄之气来帮你锻体,这或许已经是这片星空下最后的一丝玄黄之气,希望它能助你成就不灭金身。”凌云子一拍腰间的储物袋,取出了一道明黄色的匹练。

  这道明黄色的匹练凝实的宛如实质一般,虽然看起来这道明黄色的匹练轻飘飘的,实则重若万钧。这正是天地间最为玄妙的玄黄之气。

  玄黄之气乃是浩然星空初成之际用来定界之用,如今苍茫星空已然稳定,玄黄之气也就散落在了星空的各个角落。且这玄黄之气存世不多,大多早就被各族大能收入囊中。凌云子为姜恒寻得的这一道玄黄之气,也是费了很大的力气,若非如此,也不至于直到现在才回到了东临星。

  天地浩大无际,天地之外的苍茫星空更是无边无际,凌云子几乎走遍了星空,才在一个古老的遗迹当中寻得了这一丝玄黄之气,其珍贵程度,难以估量!

  凌云子轻然挥手,陡然间冲着姜恒隔空打出了一掌,顿时,那一道玄黄之气顺着姜恒浑身毛孔钻进了他的体内。

  此刻姜恒正处于昏迷的状态,当然不可能知道此刻他的身体,竟然出现了翻天覆地般的变化。

  这玄黄之气绝对是世间最强的炼体圣物,它并不只是将肉身的强度提升,更多的,它能将肉身的潜力提升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

  这玄黄之气进入了姜恒体内之后,顿时化作一股洪流在姜恒的体内不断奔走流淌,所过之处,肌体,骨骼,血脉,都散发起了一阵明黄色的光。

  顷刻间,玄黄之气已然贯彻全身,姜恒的身体在这一刻骤然亮起了明黄色的光。须臾之后,这明黄色的光逐渐开始内敛,姜恒的肌体莹莹,体内一阵咔咔之声更是传彻不断。

  “从此之后,我便可以放心的传你修道之法,希望你能比我……在这条路上走得更远。”言语之间,满是期望。

  翌日,姜恒再度从昏迷之中醒来,他几乎一瞬间就发觉到了自己身体比之先前要大不相同,此刻挥手间虽不说能有万钧之力,却也相差不多。

  “我这是怎么了?”姜恒正当疑惑,却发觉自己竟躺在木屋里的床上。

  姜恒连忙起身,整理了一下衣衫之后,突然闻觉自己身上的那股酸臭的味道,顿时如逃命一般就朝着木屋外冲了出去。他最好洁净,哪里忍受得了这等味道。

  过去的三年里,姜恒从来都没有洗过一次澡,身上的味道可想而知,若非他先前将所有的精力全都放在了练习枪法之上,又怎会出现如今的这等场景。

  姜恒刚一跑出木屋,就发觉自己的师尊凌云子,正悠然自得的坐在一颗桃花树下的石台旁,时不时还拿着酒葫芦在自己的嘴里灌上两口。

  “师尊,我……”姜恒还没说完,就被凌云子抬手打断。

  “不必说了,我知道你想说什么。”随后,凌云子一挥手,空间再次出现涟漪,姜恒直接被凌云子以空间挪移之法送到了先前去过的那条小河旁。

  姜恒对此也没有感到丝毫意外,此刻他哪里还顾得了其他,直接纵身一跃跳进了河里。此刻正值深秋时节,这河中的水虽不至于冰冷刺骨,倒也是十分清凉,姜恒很快就从河里窜到了岸上,闻觉自己身上还有些许异味,再次一跃跳进了河里。

  往复数次之后,姜恒终于觉得自己身上没有了丝毫异味,这才拧了拧湿透的衣衫,正当此际,他的身上顿时闪起了一道白光,白光消退之后,原本凌乱不堪的衣衫已然消失,取而代之的却是一套与之前相同且十分整洁的长衫。

  正当姜恒寻思着该如何回去的时候,他身边的空间又一次出现了涟漪,再次出现之时,他已经回到了凌云子的面前。

  “拜见师尊。”姜恒当然知道,自己身体的变化,肯定是凌云子所为,顿时恭敬道。

  凌云子拿着酒葫芦又往嘴里灌了几口,淡然道:“我外出这三年,你的枪法长进如何?”

  姜恒闻言,当即应道:“还请师尊指教。”说着,掌间火光一闪,金乌长枪出现在了手中。

  凌云子悠然起身,淡然道:“你尽可大胆的像我攻过来,不必顾念其他。”

  “师尊,小心了!”姜恒陡然起身,枪如疾电,朝着凌云子猛然而去,姜恒暗中收了几分力,生怕伤到师尊一分半豪。

  凌云子站在那里如同山岳,挥手间就化解了姜恒的一枪,随后轻飘飘的打出了一掌,使得姜恒足足倒飞了数丈。

  “你还敢有所保留,莫不是你以为真能伤了我不成?尽管放心攻过来!”凌云子自然察觉姜恒并未使出全力,顿时一脸严肃的道。

  姜恒倒飞出了数丈之外,好不容易才稳住身形,猛然一跃又是一枪刺去。这一次,姜恒没有半分保留,数丈之间的距离,一闪而至。

  凌云子再度打出了轻飘飘的一掌,以手掌去抵挡迎面而来的一枪,凌云子的手掌如同金铁一般坚固,哪怕姜恒如何用力,都没有刺破凌云子半分。

  “枪法虽然不错,但是力道还差得远。”凌云子猛然一运力,顿时一股极为强悍的距离顺着他的掌心传彻而出。

  这股距离顺着枪杆贯彻到了姜恒的身上,姜恒的身上就仿佛挨了一记重掌,骤然间再次倒飞出了数丈。

  姜恒稳住身形之后再次挥枪而来,结果自然可想而知,接连如此不知多少次之后,姜恒浑身上下哪里还有半分力气,虽然金乌长枪在他手中没有丝毫的重量,可此刻在他手中也重若万钧一般。

  “师尊,我还需多少时日,才能到达你这样的境界。”姜恒猛烈的喘息着,浑身上下冒着一身虚汗,脸色苍白如纸,顿显虚弱之感。

  凌云子顿时哂笑了起来,道:“徒儿,你想到为师这个境界,那你还差的远呢!”(未完待续)

  新书上架,请大家多多支持,有什么不足的地方还望在评论区指出,求推荐票,求收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