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源山脉以西三百里处,正好有着一条小河,河水清澈见底,尤其是水面上倒映着河两岸的景色,分外秀丽可观。

  “师尊,快……我快受不了了。”姜恒再度催促,他瞧着越来越近的小河,就仿佛看见了救命稻草一般。

  凌云子倒是没有说话,于空中迈出一步,陡然间空间开始出现了涟漪,凌云子这一步落下,再出现时赫然已经到了小河的岸边上。

  姜恒眼看小河已经近在眼前,二话不说就噗通一声跳进了河里。等他再上岸时,浑身上下的污泥已经不见,只不过浑身上下凌乱不堪,身上还不断的滴落着水珠,实在好生狼狈。

  凌云子笑了一声,挥手间散落一道白色的光,白光顿时覆盖在了姜恒身上,待得白光消散之后,姜恒原本的衣衫已然变成了一套白色的长衫。

  “你现在试试,看看能不能唤出你体内的长枪。”凌云子笑颜以对,目光始终没有离开姜恒片刻。

  姜恒闻言一怔,心中也是正当疑问,先前凌云子明明是扔给了他一杆长枪,可怎么刚到自己手里就消失了。

  心念一动间,姜恒的掌间顿时浮现了两个神纹,左掌的神纹看起来像是一个赤金色的烈阳,右掌的神纹看起来就像是一个银蓝色的冷月。两个神纹骤然亮起了两色火光,一为赤金一为银蓝,火光消退之后,一杆长枪出现在了姜恒的手中。

  枪长一丈三尺八寸四分,长枪的枪杆上,还雕刻着两只金乌,其貌栩栩如生,更有一种脱跳而出之感。

  “不错……不错。”凌云子笑了笑,轻轻的捋着长髯,又道:“看来这两个小家伙与你很是有缘,刚一融合就有如此高的契合度。”

  凌云子的这句话又把姜恒给说蒙了,正当姜恒疑惑之际,手中长枪再次亮起了两色火光,长枪随之消散,取而代之的却是两只通体乌黑的三足金乌,这两只金乌带给姜恒的感觉也是各有不同,一个感觉炽热,一个感觉冰冷,这两只金乌,就仿佛是两种极致一般,一个是极致的火,一个是极致的冰。

  “喂,老头子,你到底对我干了什么,我怎么感觉我的身体都消失了。”这金乌竟然口吐人言,开口的正是那只尾后翎羽为赤金之色的金乌。

  紧接着,另一只尾后翎羽为银蓝之色的金乌也随之开口:“老头子,你到底对我们干了什么,还不快说。”

  “你们这两个小东西到底还有几分傲气。”凌云子神色如常,无形间从他的身上弥漫出了一股威压,这股威压似从远古洪荒传来一般,就仿佛一座山岳镇压而来,使得两只金乌顿时瘫软在了地上。

  “我已经将你们祭炼成了一件法器,从今往后,我的徒儿,就是你们的主人。”凌云子再度开口,此刻威压更加强悍了几分,使得这两只金乌顿时有些窒息之感。

  “你们若是愿意,以后就常伴你们的主人左右,如若不愿,那我就将你们毁去重新再为我那徒儿祭炼一件。”凌云子接连开口,言语之间尽是霸道使然。

  “我们愿意,我们愿意!”两只金乌连忙惊呼,生怕晚了一步,命就没了。

  “哼~”凌云子冷哼了一声,顿时威压消散。

  两只金乌顿时如蒙大赦一般,原本重如山岳般的威压一扫而去,两只金乌顿时剧烈的喘息了起来。

  凌云子一步跨出,留下一地残影,再出现时已经到了姜恒身前。“徒儿,我送你的这杆长枪,正是用这两只金乌祭炼而成,从今往后,你与他们两个不分彼此。”

  姜恒瞧了瞧不远处的两只金乌,朝着凌云子深深一拜:“多谢师尊。”

  凌云子畅然的笑了笑:“你想学我的修道之法,还需时日,有了他们两个,暂可保你无忧。”

  “师尊大恩,难以为报。”姜恒再次朝着凌云子深深一拜,凌云子虽然没说,但是姜恒却能从话语间感受到师尊对他的关爱之意,这绝对是姜恒第一次有此感觉,凌云子在姜恒心中的重量,无形间增加了许多。

  “徒儿,为师要去云游一番,为你去寻觅第二件拜师礼。”凌云子轻然挥手,顿时姜恒身边的空间出现了涟漪,以空间挪移之法,把姜恒挪移到了桃花林内的木屋前。就连那两只金乌都随着姜恒到了桃花林内。

  姜恒环顾了一下四周,朝着先前的方向,再次深深一拜。

  随后,姜恒把目光落在了两只金乌的身上,道:“你们两个有名字么?”

  “主人,我叫谨言。”尾羽为赤金之色的金乌拍打着翅膀飞到了姜恒的左肩,瞧着姜恒的目光,满是恭敬之色。

  另一只金乌飞到了姜恒的右肩,道:“主人主人,我叫慎行。”

  “往后你们叫我姜恒就好了,不用叫我主人。”姜恒淡淡的道。

  “这……不合适吧?”谨言正说着,还冲着慎行比了一个眼神。

  谨言与慎行似乎心意相通,一眼就看出来了谨言心中所想,道:“有什么合适不合适的,我觉的就挺好的。”

  姜恒自然看出了他们两个眼神之间的交流,轻笑着摇了摇头,道:“师尊将你们祭炼成了一杆长枪,可我从来就没有使过长枪,看来还需要多加练习。”

  谨言和慎行会意,顿时身上火光一闪,金乌长枪出现在了姜恒的掌心。

  说来倒也奇了,看着如此笨重的一杆长枪,居然感觉不到丝毫的重量,心念一动之间,金乌长枪化作了两道火光,融入了自己的掌心,随后火光一闪,金乌长枪再次出现了掌心,往复数次之后,姜恒已经熟悉了些,喃喃道:“我从未使过长枪,这倒是一个新的挑战。”姜恒天性使然,现如今,又跟自己较上劲了。

  时间,缓缓流逝,转眼已是黄昏,此刻的姜恒,正在木屋前挥舞着手中的金乌长枪。经过一天的熟悉,姜恒已经略微熟悉了些使用长枪的窍门,此刻金乌长枪在他手中,也没了起初的那种生涩之感。

  姜恒自从清晨之际就开始练枪,一直到黄昏之际,中间没有停下片刻,双眼之中顿显一种推演之色,在他不断的练习当中,推演着如何才能将手中的金乌长枪使得如臂使指一般。

  直至深夜,姜恒都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浑身上下早就被汗水浸透了数次,就连此刻身上传来了一阵酸臭的味道,姜恒都如充若不闻一般。

  “姜恒,你这样练下去,你的身体会吃不消的。”姜恒的心中传来了谨言关切的声音,虽然谨言和慎行此刻化作了姜恒手中的金乌长枪,可他们两个想要与姜恒交流,却也不是难事。

  酷√匠网^唯一KH正C版/,U其、m他R都◇I是盗qX版5‘

  姜恒仿佛根本就没有听见谨言的话一样,仍是不知疲累的挥舞着手中的金乌长枪,倒是经过了一日的沉淀,他使长枪的方法,更添了几分灵动之色。

  “姜恒,你难道是想把自己练废么?”慎行的声音也在这一刻响起,言语之间略显急促,实在担心姜恒这么下去,不出几日身体定然吃不消。

  可慎行说的话,姜恒也似乎根本没有听见一般,手里的动作没有丝毫停顿,挥枪的速度更是没有丝毫减缓,内息倒是在他的控制下没有丝毫紊乱。

  纵使金乌长枪在姜恒的手中没有丝毫的重量,像他如此这般练枪,酸痛之感,早就弥漫了全身,虽是如此,却也没有使得姜恒因此有半分的停顿。

  “谨言,你说姜恒这是跟谁较劲呢,他这样练枪除了能把自己练废了,根本没有第二种可能。”谨言慎行心意相通,谨言自然能听到慎行所言。

  “谁知道呢,他又根本不听劝,照这样下去,不出三日,他的身体肯定吃不消。”谨言顿时有些担心,要是这个主人因为练枪而英年早逝了,他和慎行可怎么办。

  三天的时间,就如同白驹过隙一般,此刻姜恒仍在练枪,浑身上下都显得几分肿胀之色,酸痛之感早就传彻遍了身体的每个角落,可他就是没有停止的意思,虽然因为身体的原因,他出枪的速度,和挥枪的力度比之先前要弱了几分,可能做到如此地步的,也就只有姜恒了。

  此刻的他,就仿佛一个傀儡一般的存在,根本不知道累是什么样的感觉,更感受不到身体传来的痛感,完全机械化的不断出枪。

  这般三日不眠不休,毫不停顿的练枪,纵然是铁打的身躯也扛不住,更何况姜恒并非傀儡,他是一个真真正正的人。

  终于,姜恒的身体轰然倒地,两眼一黑直接晕了过去,不过他的双手,仍是紧握着金乌长枪丝毫没有松开的意思。

  姜恒足足昏睡了一天一夜,醒来之后二话不说就又开始练枪,说来还真是奇了,就在他醒来的那一刻,原本的不适之感,骤然全无,而且就连浑身上下的酸痛之感都一扫而空。

  似乎姜恒早就适应了这般高强度的训练,这一刻,他恢复到了前所未有的巅峰,出枪的速度,比之先前更快了几分,挥枪的力度也同样提升了几分!(未完待续)

  新书上架,请大家多多支持,有什么不足的地方还望在评论区指出,求推荐票,求收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