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恒从昏迷之中悠悠醒转,瞧着周围的一切,都极为陌生。

  “怎么回事,我不是正在连王府的酒窖里喝酒么,怎么突然跑到这里来了,这又是哪啊。”姜恒坐起了身,瞧着四周陌生的一切,尤其是身体的那种不契合的感觉,使得他顿时感觉一阵恍惚。

  “肯定是连王爷知道我经常光顾他的酒窖,在酒里下了迷药了。”此刻姜恒头昏脑涨,实在想不起别的什么。

  姜恒此刻所在的,是一个简单的木屋,里面陈设古朴,且上面积了一层厚厚的灰尘,显然是很久都没有人打扫过了。姜恒生来就有洁癖,顿时感觉这个地方有些不适应,他站起了身,刚一推开门,就被眼前所呈现的一切都惊呆了。

  木屋之外,竟是一处绝美的桃花林,桃花树下积满了从树上掉落下来的桃花,更添几分世外桃源的景象。

  姜恒走出了木屋,朝着桃花林间走去,瞧着这里的美景,嘴里还喃喃道:“这里可真美,想不到赵国居然还有这么美的地方。”

  姜恒在林间走了许久,竟在桃花林的中央看见一位老者,这位老者年许七十有余,须发皆白,一身白衣更显仙风道骨。此刻这位老者正侧卧在一棵桃花树下的青石上打着瞌睡。

  似乎是因为姜恒的到来,这位老者缓缓的睁开了眼,瞧着站在自己身前不远处的青衣少年,越看越喜,笑道:“少年人,你能来此地,说明你我有缘,你可知道这里是哪?”

  姜恒顿时哑然,心道:“我怎么知道这是哪,我要是知道也不用在这里兜圈子了。”

  “哦?看来你是意外来此的了?”老者做起了身,掸去了身上的桃花,一脸淡然的看着姜恒。

  老者的这句话是在姜恒为之一惊,脱口道:“你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言语之间,充斥满了不可置信。

  “老夫所居之所,乃为处于清源山脉,外面布满了迷阵,根本不可能有人能来到这里,而你……却是第一个出现在我面前的人。”老者畅然一笑,脸色顿时红润了几分。

  “清源山脉?那是什么地方,还是赵国么?”姜恒对老者所说的这个清源山脉可还真是从来都没听说过,心中不免起了疑问。

  “这里没有你所说的赵国,你现在所处的地方,是东临星的清源山脉。”老者再次开口,也不知从哪取出来了一个酒葫芦,摘下了盖子直接就朝嘴里灌了两口,看这老者生龙活虎的姿态,简直比一个正值壮年的年轻人都要壮实几分。

  “东临星?清源山脉?”老者所说的这两个地方,顿时让姜恒有些懵了,他先前还趁着夜色潜进了赵国连王爷的酒窖里,正偷喝着连王爷珍藏的绝世佳酿,怎么宿醉醒来,就离开了赵国,还来到了这么一个如此陌生的地方。

  “既然你能来此,说明你我有缘,来吧,少年人,在我面前磕下三个响头,老夫便收你为唯一的弟子。”老者喝了几口酒,更显满面红光。

  姜恒正当疑惑,听了这位老者这话顿时心生疑虑“你让我拜你为师,你能教我什么?”

  “老夫凌云子于此隐居七十余万年,你是第一个能来到此处的人,我便传授你修道之法,你看如何?”老者哂然一笑,淡然道。

  “七十余万年,你蒙谁呢,谁能活的了那么长时间,再说你这修道之法又有什么用?”姜恒不禁腹诽,瞧着这位面目慈善的老者,怎么也不像是个满嘴胡话的人。

  “你不信?老夫就让你领教领教我这修道之法的奥妙之处。”凌云子当即起身,抬起左手伸出一指指着天空。

  “这位老爷子怎么总能听见我心里想什么?还真是奇了怪了。”姜恒正当疑惑,下一刻,天际突然发生了异变。

  “夜……降临!”随着凌云子的一声低喝,原本晴朗的天空,骤然间变得漆黑如墨,原本高悬于空的烈日也换做了夜空中的皓月,皓月的四周还闪烁着点点繁星,极为耀眼。

  “这……这……这怎么可能!”姜恒顿时瞠目结舌,瞧着就在自己眼前所发生的这一幕,顷刻间就颠覆了他的认知。他原本的观念,在这一刻,轰然倒塌!

  眼前这位老者就只是说了这么一句话,就把白天变成了晚上,这若是修道之法,那还能有什么做不到的呢?姜恒顿时心中起了一个念头,却又不敢多想,生怕老者有所察觉。

  “师尊在上,请受徒儿三拜!”姜恒连忙跑到了老者身前,咚咚咚磕了三个响头,等他再抬起头来的时候,额头上已然被地上的石块磕破,鲜血也随之流出。

  老者于心不忍,挥手间洒落了点点精光,这精光洒落到了姜恒的额头上,顿时姜恒的伤口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了,就连脸上残留的血迹,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你既与我有缘,我当倾囊传授于你。”老者长笑了两声,轻轻的拍了拍姜恒的肩膀。

  “师尊,那你什么时候传我这修道之法啊,我看现在就不错,我反正也没事,你现在就教我吧。”姜恒很是急切,先前在自己眼前所发生的一切,早就让他心里充满了渴望,他巴不得早些能学会这修道之法,才能实现他心中梦想。

  “不急,你刚入门,我还没有给你准备拜师礼,你且先回去,待得明日,我自有安排。”话音未落,老者就已经消失在了桃花林中。

  姜恒显然是适应了些,老者的突然消失,他也没了多大反应,倒是也使得他的心里……掀起了滔天巨浪!

  “这修道之法果然玄妙,若是我能学会了,我定将天底下所有我喜欢的东西都偷过来。”想到这里,姜恒的脸上顿时坏坏的笑了起来。

  趁着此刻月光明亮,姜恒朝着来时的方向缓缓走去,心里还想着这修道之法,时不时还傻笑几声。

  姜恒口中所说的赵国,正是东临星所属下界的一个凡间界,而他……则是赵国有名的神偷,人称逍遥君主。

  他所看上的东西,必定手到擒来,纵使皇宫内院,他也去得。

  他的轻功超绝,赵国之中高手如云却无人能出其右,这也就使得他的这个逍遥君主的名头越传越远,整个赵国,你可以不认识皇帝是谁,也可以不知道皇帝叫什么,但你绝对不能不知道逍遥君主的名头。

  但凡是姜恒所看上的宝物,纵然被人藏得多么隐密,也能被他找到。

  当然,姜恒也并非什么大奸大恶之徒,他光顾的地方,不是贪官污吏,就是一方权臣,总之他人生有三大原则,好人的东西他不偷,女人的东西他不偷,但凡是他看的不顺眼的人,非得把那人偷的精光不可。

  很快,姜恒回到了先前的木屋,这屋子里的灰尘实在让他难以忍受,翻箱倒柜找出来了一块破旧的抹布,找了半天也没有找见水,索性就直接拿着这块抹布开始擦拭着这木屋里所有的地方,就连每一个角落,他都没有放过。

  许久,这木屋里面被姜恒打扫的焕然一新,只是这原本就破旧的抹布,肯定是要不得了。

  姜恒再仔细检查了一遍木屋里面的每一个角落,确认再也没有那个地方还有灰尘之后,直接将抹布丢掷在了一旁,倒头躺在了床上安然睡去。

  许是将他累坏了,刚一躺倒在床上,就传来了一阵呼声。

  翌日清晨温和的阳光透过窗子照射在了姜恒的脸上,姜恒习惯性的醒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就起身朝着木屋外走去。

  刚一走出了木屋,正瞧见凌云子拿着一杆长枪,正在木屋前的空地上比划着。

  (8酷i匠D网6y正S版…H首L发X

  凌云子手中的长枪约一丈三尺八寸四分,枪头为赤金之色,枪杆则是呈银蓝之色,枪杆上还雕刻着两只金乌,看着栩栩如生,更显呼之欲出之感。

  察觉姜恒醒来,凌云子直接将手中的长枪扔给了姜恒,大声道:“徒儿,这是为师送你的第一份拜师礼,你且收下吧。”

  姜恒接过这杆长枪,顿时这长枪化作了两道火光顺着他的掌心钻进了他的体内。

  顿时,一股强烈的燥热之感贯彻全身,姜恒浑身上下所有的毛孔都在冒着汗珠,可下一刻,一股极其寒冷的冰冷之感弥漫全身,使得姜恒如同进了那寒冬腊月一般。随后,燥热之感再度贯彻全身,还没持续多久,冰冷之感又已经弥漫了全身。往复循环,周而复始。如此这般数十次之后,姜恒顿时感觉浑身通泰,一股轻灵之感传彻全身。

  只不过姜恒的身上布满了一层污泥,且还有一股酸臭的味道从他身上传来,姜恒最受不得的就是这个,顿时大呼:“师尊,哪里有水,我要洗澡!”

  凌云子一步跨出就已经到了姜恒的面前,倒也没有嫌弃姜恒此刻浑身污泥,直接抓着他化作一道长虹,朝着远处飞去。

  转眼间,姜恒被凌云子带着已经飞到了万丈高空,原本高耸的山林,如今就仿佛一个小土丘一般,此刻他哪里还有心情看这些,他此刻最想的,就是赶紧找个地方将身上的污泥祛除干净,否则身上传来的酸臭的味道,实在让他难以忍受。(未完待续)

  新书上架,请大家多多支持,有什么不足的地方还望在评论区指出,求推荐票,求收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