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子已停止了转动,风也不再飘舞。刚刚骚动的士兵们也平静了下来。士兵们相互看着对方,满脸疑惑。

  c,更新w最L快$…上b酷J;匠网)/

  “哦,矿场时常会有突然挂起风,属于正常现象,各位不必惊慌,以后习惯就好。”在风范身边的李荀解释道。

  没来过矿场的士兵听李荀这样也没在多想什么了,全当做自然现象。

  ……

  凌逆被风灵拉走了,留下了随从凌逆的士兵。主子不在,他们都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

  望着这些士兵,风范开口道“你们随李场长去吧,他给你们安排工作”

  矿场本来只有一个场长,就是李荀,管理着奴隶和士兵。风范被贬来矿场后他依然是场长,不过只管理士兵,奴隶归风范管。

  “各位随我来吧,先登记,然后我再给你们安排工作。”李荀说对着士兵说道。

  士兵们跟着李荀井然有序地走进了帐篷,开始登记着名字。

  外面,只留风范一人,眉头紧锁,瞻仰着手中的剑。没有人知道他在想着什么,也没人注意他刚刚来时有没有带剑。

  矿场外,小溪旁。

  溪水缓缓地流着,微风轻轻地吹着。周围寂静,四周无人,这般情景一直都是情人约会的佳地。

  风灵静静得靠着凌逆,凌逆右手挽着风灵。两人都不说话,就这样看着游鱼戏水。

  突然,风灵回头一看,凤眉轻皱。凌逆见状,也回头看了一下,除了树,还是树。

  “灵儿,你玩我”凌逆坏笑,伸手挠着风灵的胳肢。

  “呵呵……”风灵忍不住发出笑声,扭动着纤柔的细腰,小手拼命地推开凌逆的魔爪。

  “凌哥哥……凌哥哥住手……住手啊凌哥哥……”如果旁人听开口道少女这般呼喊肯定会认为是一个妙龄少女在被……

  凌逆无动于衷,继续挠着风灵,享受着少女身上的柔感。

  “灵儿知错了,灵儿不敢了,凌哥哥住手啊,灵儿受不了了”风灵继续求饶。

  看着风灵眼角有着点点闪闪的晶莹水珠,凌逆这才住手。

  风灵呼吸渐渐平缓,看着凌逆,说道“凌哥哥,刚刚我感觉到好像有人在后面看着我们”

  看着风灵的眼神,凌逆觉得灵儿没有骗他……好吧!之前也没觉得灵儿在骗人,就是纯粹想占占便宜x_x“有人?会是范叔叔吗?”凌逆嘀咕着,凌逆第一想到了风范,毕竟在别人面前欺负别人的闺女,摸着人家闺女的肉身,就算他是皇子,也有点说不过去。

  “不是爹爹,气息有点熟悉,但不知道是谁。”凤眉轻蹙。

  “熟悉?会是谁呢?看我们干嘛呢?”凌逆想着,头微低着。

  “不过他没恶意,我没感觉到半点杀气”风灵继续说道。

  听灵儿这样说,凌逆也没多想,谁叫他没魂力,感觉不到别人的气息呢。

  灵儿继续靠着凌逆,凌逆继续挽着灵儿。享受着少女身上带来的酥麻感与少女芳芳的体香。

  第二天清晨凌逆与风范还有李荀站在矿场上,高高得看着。

  奴隶们早早已起,采矿的采矿,搬矿的搬矿,运输的运输,无一人在休息的,也不敢休息。

  “奴隶们,集合了,有事要讲”李荀先开口说道。

  昨天皇子来他一句都没和皇子说到,郁闷得很,现在有机会,当然要先发言。

  奴隶们完全没反应,就跟没听见的一样。

  “想造反啊,不打你们不听话是不是?别以为你们不归我管我就打不了你们了,”李荀愤怒的吼道。

  以前李荀管理奴隶就是动不动就打,一不听话就打,动作一慢就打,甚至擦汗都打。刚刚奴隶们在凌逆面前不给他面子,他马上就喊着打。

  “来人啊,给我狠狠”

  “李场长你息怒,何必跟他们一般见识呢”凌逆马上劝到。

  “这些奴隶犯贱,就欠打,”李荀怒气未消,但停止了喊人,毕竟皇子开口了。

  一旁的风范一语不言,看着凌逆,眼神透着些许欣慰。

  “各位,我们矿场来了一位贵客,各位请到这里集中”风范的语气温和,十分客气,完全没有命令的语气,而是“请”

  奴隶们看风范开口,纷纷放下手中的活,集中起来。

  奴隶们都集中到了眼前,望着奴隶们,凌逆小口张开,目光惊讶。

  奴隶们个个皮肤黑得发亮,瘦骨如柴皮包骨,身上还带着浅浅的疤痕。

  凌逆从小就听身边的人讲,奴隶就是底层的贱人,生来就是为了给他们服务的,给奴隶饭吃奴隶还存异心,反口咬主人。凌逆当时还有点讨厌奴隶,来的路上还略微担心,但眼前的奴隶深深震动他的心灵,很难让他把他们和别人口中的奴隶联系到一起,此时他想起了凌风对他说的“凡事不能完全听信他人,要眼见为实。”

  “在我身边的这位是我们天风国的三皇子凌逆,各位请鼓掌表示欢迎”风范微笑地说道。

  顿时矿场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奴隶们个个露出洁白的牙齿,面带笑容,神情激动,好像在看救世主般的目光落在凌逆身上。

  “各位,我是凌逆,是来和大家一起工作的,额……请多多指教!”面对如此热情的奴隶们,凌逆腼腆地说了几句。

  ……

  “好了,大家回去工作吧。”风范看出了凌逆不好意思,对奴隶们说道。

  奴隶们回到自己刚刚工作的地方,奇怪的是……他们的干活态度全变了,之前一脸被强迫的样子(虽然他们就是被强迫)而现在……面带笑容,好像在享受般。

  李荀喃喃道“怎么好像有点奇怪”但实在看不出端倪。无意识间看向了凌逆,脑一转“皇子,多亏了皇子啊,这些奴隶常年忤逆本官,着实让人头疼,皇子一到,他们就乖乖干活,也只有皇子能让他们顺从啊,皇子英明啊!”李荀对凌逆笑着拍马屁,暗自洋洋得意。

  “哦”凌逆不咸不淡得说道。

  “(⊙o⊙)”李荀的笑容顿时僵住。

  凌逆一直是个自知之明的人。身为皇子,他身边经常都会蹦出一些马屁精。从小就接触着一些阿谀奉承的人,听着吹捧的话。面对他们凌逆只觉得厌恶,整天就知道唧唧歪歪在旁边说一些没用的屁话,对他们的态度也只有冷淡。他崇拜风范就因为风范在这方面表现很好。

  ……

  凌逆抿嘴,拖着下巴,静静得看着奴隶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