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情侣》是在每周五的晚上8点放映,从拍摄到后期制作需要两周的时间才能播放,苏朵和南景飞也在这两周各忙各的,享受了一段十分平淡的生活。

  直到两周后的某一天早上,林木木给苏朵打了一通紧急电话,要求她去刷新一下微博。对于一个微博新手来说,有热度是肯定的,但是她一个小透明能有什么大事?虽说心里是这么想的,但还是忍不住点开了微博,谁知道一登陆手机就立马死机,刷都刷不动,只好换个家伙。

  当苏朵用平板电脑登陆上微博以后,惊讶的发现自己的微博被刷屏,满屏的“颜值CP在一起。”再看看罪魁祸首,居然都是南景飞的粉丝。

  终于刷到第一条微博,竟然是南景飞在我的第一条微博下评论,“你的胡萝卜在这我。”

  第二条林木木:我什么都没看到。

  第三条咩PD:《幻想情侣》第一季第一集成功播出,两位满屏的般配,在一起在一起!

  第四天房源:其实我什么都不知道,恭喜恭喜!

  这一群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天知道苏朵这会有多抓狂,她一个街道路人甲秒变网红,谁知道多久就会烂大街?她可不想莫名其妙的死在网络里,可惜身边一个靠谱的人没有。

  自第一期《幻想情侣》播出以后,收视率点击率是只增不减,开启了综艺节目明星真人秀婚恋类节目的高潮,也让其中的各种CP迅速窜红,电视台和投资方联手趁热打铁的开了一场发布会,其目的就是为了更明显的圈粉。

  发布会的化妆间里的,苏朵也后来才知道哪个实习小责编,她叫筱筱。其实筱筱她自己看到苏朵的微博之后也懊恼来着,怪自己不该大意说错了很多话,而且是当着苏朵的面,让她好尴尬,于是在第二天买了咖啡去跟苏朵赔礼道歉。

  “对不起苑总,我那天不知道是你,说了太多不合适的话,希望你不要生气,我知道错了,我以后一定会改的。”

  “没有关系的,不知者不罪嘛,你有这份心我很高兴,我也很谢谢你让我跟上时代,不至于被时代out了。”

  “呃呃……,苑总苑老师,这些话你就当我没说过吧,真的不应该说这种话的。”小丫头说完急的都快哭出来了。这时同在化妆间的苏朵的临时秘书说话了。

  “筱筱责编你就放心吧,我们苑总是很好说话的人,她说原谅你就是原谅你了,你不用再纠结了。”

  “这是真的吗,苑总?”责编抬起头惊愕的看着苏朵,一双大大的眼睛里充满了期望,苏朵怎好让她失望呢?

  “是的,我根本没有生你的气,我还要多向你请教怎么玩微博呢!再说你是我的担当责编,如果我生你的气以后还怎么拍摄啊?所以啊,我不生气。”

  “苑老师谢谢你,太谢谢你了,那我就出去工作了。”等苏朵发话同意她走便高高兴兴的出门去了,在门关上的时候苏朵才常常吁了一口气。

  人与人之间打交道往往是需要智慧的,好在从前跟着雒梓铭在商海里混迹了多年,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功夫她倒是没学会。但更多的是她清楚的知道什么时候该说什么话,才会让大家的交往才不那么累。

  苏朵这才刚坐在椅子上,化妆室的门又被推开了,还是哪个筱筱编辑,她从门缝里探出头来,咧开嘴傻笑着。苏朵从化妆镜上看见门口的她,转过身又看向她。

  “筱筱责编,还有什么事吗?”

  “哪个…,苑老师,我们微博能互关一下吗?”说完化妆室里的人包括苏朵都笑了,然后筱筱挠挠头对着众人不好意思的吐了个舌头就关上门出去了。

  “她倒是很可爱的一个小姑娘。”苏朵的秘书安茜说。

  “是啊,大学刚毕业的小姑娘总是最快乐的,无忧无虑,除了就业问题以外恐怕也不会再去思考其它的什么吧。”苏朵与安茜交谈着说。

  “那苑总你大学毕业的时候是不是也这样?”安茜好奇的问着,好像问出来的并不会对苏朵造成多大影响一般。苏朵意味深长的看了安茜一眼,的确是很陌生的脸,才原谅她的不知所谓,淡淡的回答道。

  “不,我大学刚毕业就做了YUNN的公关经理,面对别人对你的质疑,你觉得仅靠天真就能在公司里立足,就能不用担心谁会下一个顶替你的位置吗?”

  “怎么我一来就听见有人在说些不该说的事,下次再让我听见你们说苑总的事,别怪我不留情面,收拾东西走人,别在我手底下呆了。”木木进门后狠狠的将门一甩,脸色阴沉的说。

  “林…林总监…”安茜紧张的叫着木木。

  酷匠网永久!$免¤费%看…;小(%说H`

  “好啦木木,别生气了,有些事情她们不知道难免好奇,再说又是我自己说出来的,不关她们的事。”苏朵替安茜解围道。

  “你啊,我们都是为了你好,你怎么一个当事人却装个跟没事人一样?别人不了解你我还不了解你吗?总之有些事在哪说怎么说都没有关系,但是只要被我林木木看见听见什么不愉快的,我一定不会放过他的。”木木晓以大义的说着,企图说服苏朵的怜悯心,苏朵觉得木木一时半会还劝不住,见造型师做好造型以后就让安茜和造型师一起出去了,化妆间只剩了木木和苏朵。

  “木木,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既然有些事情过去了我们就得认命让他过去。何况嘴长在别人身上,你越压制就会有人越想知道,这样不是我们所希望的不是吗?”

  “可是苏朵你告诉我,你真的放得下那段感情,放下了雒梓铭吗?”

  “我…,说实话,一开始的确忘不掉,我成长了27年,就喜欢了他27年,他是我整个人生,离开他我曾一度找不到人生方向。我现在的这个样子是我能做的最大的改变,未来我也会努力做最真的自己,所以木木,有些事情过去了就回不来了,我们都应该向前看不是吗?”

  “那好吧,既然你都决定了我也不好再说什么,但我希望你能有一天是真正的快乐。”木木煽情的说完这段话,苏朵感觉自己内心深处有一块地方被深深的触动了,苏朵只能忍着飘着泪光闪烁的眼睛,没有哭出来,因为她也知道再补一次妆容是很麻烦的。

  这时木木的手机响了,她用口型告诉我是南景飞的电话,然后按了免提键,和苏朵一起听着电话。

  “喂,你现在在哪?”南景飞的声音响起,很放心的问起木木。

  “我现在在苏朵的化妆间,看她准备的怎么样了。”

  “那她收拾好了吗,需要我过来看看吗?”南景飞关心的问。

  “她收拾好了,那你要是准备好了就过来吧。”木木说完抬起手看了眼腕表,然后又对南景飞说:“现在还有点时间,你们也可以预先练习一下待会记者可能会提的问题。”

  “也好,毕竟苏朵是第一次参加带有娱乐性质的发布会,那你们等我一会,我马上过来。”南景飞赞同了木木的提议便就挂了电话。

  “好呀你,就这么把我给卖了。”苏朵怪怨的说着。

  “我这是为你好,再说了这样的场合有人带着你总是好的,何况我们小南也不是外人,你就放心吧,他的人品是圈内有名的好,要是你两能在一起,我还乐见其成呢!”

  “你啊,永远没个正形。”苏朵好笑的对着木木说着,话音刚落。化妆间的门被缓缓推开,南景飞走了进来。

  南景飞一直都是个行动派这一点不可否认,苑思正面对着化妆镜,留了个背影给南景飞,但他们也能在化妆镜中看到对方。

  南景飞穿着一件Dior的白色T-shirt,V字领的胸口有着两颗装饰性的口子,露出清晰的锁骨和白色的肌肤,隐隐有些魅惑之意。外面是一件Walter的简单的黑色外套,并没有拉上拉链。下身则是一条HugoBoss难得设计的黑色休闲裤,右边垂下一条银白色的环扣链子,闪着潮流的光芒。

  而苏朵一条纯白色的吊带连衣裙上面没有一丝一毫的修饰,但穿着她的身上,并未感到平凡,反而多了一丝高贵。

  其实有时候的故事留在这里开始:你总说外面桃花开的惊艳,在我眼里倒也不及看见你的一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