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说人红是非多,人不红事也多。

  自从上次聚会以后,南景飞接了一档婚恋类型的节目,说白了就是没有台本的明星真人婚恋假想节目,南景飞本来不想接,但在聚会的时候无意间被木木提起过,苏朵鼓励南景飞应该去,要是真的能找到失散多年的另一半那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苏朵在公司里又变成了一个大忙人,其实说忙也不忙。房源的确是个适合管理的人才,很多大事他处理的比苏朵还细心,所以苏朵每天的工作是只需要在文件上签个字,没事开开会做个旁听。

  苏朵觉得自己的公司老让房源替自己背着这样不好,于是就决定和房源分摊管理,房源负责高企账目的谈判,建设以及扩展业务。苏朵则接手公司的企划,艺人培训和各种宣传活动,总之一切的公关事宜她负责,这不,立马就出事了。

  南景飞接档的真人明星婚恋节目《假想情侣》在各大电视台火热宣传,凭借着《等爱》的余温,这档节目有未播先火的趋势。原定的男嘉宾有南景飞,沛泽,秦枫。女嘉宾有顾漫,北倾,宋筝。

  临开播前北倾的助手上报公司说北倾在录影棚录音的时候不小心摔倒崴到脚,无法参演,公司与电视台商量的结果却是临时换人。但电视台的编导提了一个不小的要求。

  假想情侣的嘉宾都是最近的大势明星,有演员有歌手,但这也只能吸引一部分的粉丝来参与。节目的保障不能仅仅只靠收视率,还需要各大赞助,若是此时能有个嘉宾身份是名媛,家族背景强大,搭配南景飞组成一个压轴cp,那节目必火,但这只是一个预想,希望公司能尽量满足。

  这是木木童鞋能反馈回来的最大信息,公司的艺人大多都是怀有梦想的有志青年,要么都是出身草根,要找一个要求合理的还真不容易,一时间成了难题。

  “哎呦,你这是怎么了?有什么事需要解决啊?”苏朵正在苦恼的时候,房源端着一杯咖啡刚从茶水间出来,路过苏朵的办公室进来看看。

  “哎,你不知道。南景飞接手的那档子节目原来不是确定北倾出演的吗?那孩子最近把脚崴了还修养呢,跟电视台商量同意换人的结果就是必须要求是名媛,还得能有拉来赞助的能力。都快愁死我了。”

  “公司的情况我也知道,这个恐怕难。大不了不演了,让电视台自己想办法去吧。”

  “不行,我有预感这个节目一定会大火,怎么能放弃这个能为公司打响名声的机会呢?”

  “其实呢…办法也不是没有,估计你不会答应的。”房源故弄玄虚的说。

  “那你先说说看是什么?”苏朵饶有兴趣的问。

  “名媛别人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你可以。你想啊,你们家那么大的个家族公司,自己还有个经纪公司。这就是你的资本。再说了,你外公可是老一代的红色先辈,也算是背景强大了。至于赞助,公司这点周转资金还是有的,拨款个一两百万还是有的。”房源很条理清楚的给苏朵陈明利害,目的还是为了她好。

  “天呐,我就知道你和木木都在打我的主意,可我真的不行。”苏朵一听是自己立刻心里打退堂鼓。

  “你没试过怎么知道不行?当然了,你不愿意也没有人勉强你,大不了公司不派人去,让电视台自己想办法去吧。”房源看出了苏朵的怯弱,故意激将的说。

  “不行,一定不能放弃这个机会。你让我想想吧!”苏朵不能放弃的决心依然很坚定,只是她没有演出经历,对自己来说的确是个不小的挑战。

  房源识相的走出办公室,安静下来的房间让苑思越发的混乱,她不知道去自己会怎样,不去公司也会错失一个好的机会,陷入了深深的矛盾之中。

  夜深,苏朵回国之后一直不敢回家,便蜗居在办公室里。感谢从前的自己按照雒梓铭的习惯在办公室的里间做出了一个卧室,否则都没有自己的容身之处了。

  她掏出手机给家里打了个电话,铃声想了很久,苏朵的心情也很复杂,先接起电话的却是张妈。

  “喂,你好,这里苑宅,我是张妈请问你找谁?”

  “张妈,我是柚子。”

  “哎呦柚子啊,你真的是柚子?你这一年都去哪了?可担心死老太爷先生和太太了。”

  “张妈,大晚上的是谁的电话?没什么要紧事就挂了吧,别吵到老太爷休息。”电话那头突然传来妈妈的声音。

  “太太啊,是柚子,柚子打来的电话。”张妈激动的对苑妈说。

  “真的吗?真的是柚子吗?”苑妈妈边说边飞快下楼,从张妈手里接过电话。

  “孩子,真的是你吗?”

  “妈,是我!我回来了。”

  “你回来怎么不告诉妈妈啊?你这一年都去哪了?玩够了吗,玩够了咱该回家了!”

  “嗯,妈妈,我会回家的,但是我现在有件事要请你帮忙。”

  “孩子你说,要妈妈帮你什么忙?”

  “最近公司出了点事,有个艺人受伤,她原来的节目需要有人顶替,但是电视台的条件又特别苛刻,所以公司里只有我是最合适的人选。所以妈妈,你可以给节目赞助吗?”

  “赞助完全没有问题,宝贝女儿都开口了,我怎么能不答应呢?不过孩子,上电视你真的行吗?”

  “说句实话,妈妈,我一点都不自信,我也不确定我能不能演好。但是我至少得为了公司搏一搏,也没有什么损失不是吗?”

  “孩子,妈妈支持你。决定了就去做,以后有什么需要的尽管跟妈妈说。”

  “嗯,谢谢妈妈。”

  “傻孩子,跟妈还这么客气,时候也不早了,再跟你聊下去外公都该醒了,早点睡吧。”

  “好的,再见…妈妈。”说完妈妈那边就先挂了电话,苏朵手里还攥着手机,接收到了来自妈妈的支持,她不该再有犹豫的,所以当即做了决定,让秘书小米给自己订了连夜飞往上海的机票。

  到达上海以后给房源打了电话让他处理电视台的事,自己决定出演。可谁知房源和木木私自做了决定,给苏朵选派人员成立了为数12人之多的个人服装组,造型组,以及临时秘书经纪人,统一由木木管理。

  苏朵也觉得这样不好,有搞特殊的嫌疑,但是木木却没觉得有什么不妥,最后苏朵还是妥协了,毕竟这圈里木木比自己见识的多,是不会害自己的,就放心大胆的让木木去做了。

  苏朵第二天先去见了《假想情侣》的总导演,总导演一开始还担心总台选人会胡乱凑合,没想到果然找到一个名媛,还是身价不菲的CEO。虽然他见识的多了,但是这种身份的人只能见也不会有机会接触。现在真人就出现在眼前,还是这么漂亮这么亲民的形象,顿时也让他放心了不少。

  “导演你好,我叫苑苏朵,你叫我苏朵就好。”

  “你好,我是《假想情侣》的总导演,你叫我咩PD就行。”

  “咩PD?好特别的名字,是和羊驼有关系吗?”

  “是啊,因为我属羊。”

  “呵呵,的确有趣。我在非洲当志愿者的时候见过一种驼羊。驼羊性情很善良,又很勇敢。无论多么陡峭的山崖,它都敢于攀登;无论多么凶恶的狼,它都不怕。狼来了,驼羊从从容容,昂着头颅向狼冲过去,结果狼吓得落荒而逃。于是牧羊人常用它来看护羊群,其护羊效果往往胜过最好的牧羊犬。有机会拿照片给你,希望你也能喜欢。”

  “一定,你说的也让我很有兴趣了解一下。”

  “不敢不敢,以后有机会还要向咩PD多多指教才是。”苏朵客气的说。

  “那你认为参加《假想情侣》你该怎么做呢?”咩PD若有深意的问。

  “说句实话,我没有经验,也的确不知道该怎么办。”苏朵很诚恳的说。

  “我希望当你录这个节目之后回过头看往事,你会发现,那些真正能被记得的事真的是没有多少,真正无法忘记的人屈指可数,真正有趣的日子不过是那么一些,而真正需要害怕的也是寥寥无几,何不把每个今天都过的精彩纷呈呢?”

  /酷J匠*网c=永久免、费6^看:r小(说

  咩PD的话让苏朵陷入沉思,如果不是确定自己从前就不认识他的话还以为他知道自己的事。但转念一想,导演总得见多识广才会在瞬间触发灵感,果然今天受教了。

  他说的没错,要有个像样的人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